這一生˙至少當一次傻瓜
 
石川拓治 著
王蘊潔 譯
圓神 出版
 
注意下文中包含記述作品情節的段落,或許會降低欣賞原作的興致。
根據維基百科的說法:顯著地提供一個「掃興警示」是基本的禮貌。
 
 
我已經很久沒有用一個晚上的時間把一本書看完了 .
這有幾個原因要澄清一下 .
其中一個原因是最近看的書都不薄 . 要一個晚上看完本就是吃力的事 .
另外一個原因是最近看的書多是論述分析的書籍 . 需要有相當的思考空間 .
再加上PC+TV的干擾 . 看書的速度無可避免被拖慢了 .
 
這本書雖然被歸納在勵志書系 . 但實則是傳記文學的書 .
一者不厚 . 二者也多為平鋪直敘 . 所以不用花太多時間 . 趴趴趴就過去了 .
再加上紫陽雙鏡 . 菊花與劍在後頭等著 . 無形中也敦促自己加快閱讀的腳步 .
不過如果說這樣 . 就囫圇吞棗 . 對作者對書籍恐有不敬之嫌 .
所以還是用心在看 . 剛好也有所感 . 就撰寫一下心得 .
 
 
傻勁
誠如書名所透露的 . 主角木村秋則有一股傻勁 .
是一種不可思議 . 超乎尋常的傻勁 .
以至於有人說這是恐怖小說 . 實在有他的幾分道理在 .
 
木村一頭栽進了他的理想 . 信念中 . 實是性格所然 .
從傳記中早年的敘述 . 會有這樣的行為並不是突然的 .
不尋常的是他選擇了一條很難走 . 甚至像是死胡同的無解之路 .
在字裡行間 . 看到木村用盡許多想的到的方式 .
希望達到無農藥蘋果的理想 . 雖然初衷本心並無太多可書之處 .
但是一股腦的不放棄 . 卻成就非凡之功 .
 
與字義不同的是 . 他的傻並非智識上的 . 而是動力上的 . 
從石川對木村的記載可見 . 木村不僅好學 . 而且勤於將所學付諸實行 .
其幼時拆解玩具 . 少時研究引擎 . 無一不是對真實的渴求 .
及至投入無農藥的追求時 . 依然可以看到他怎樣運用知識的影子 .
利用瓶罐去觀察怎麼樣的條件生長較快 . 嚐試各種方式除去害蟲疾病 .
這都需要相當的心力與分析 . 期間的過程與投入 . 委實可佩 .

雖然封面上笑容可掬 . 然而從文中來看 .
木村亦經過許多不外人道的苦楚 . 許多晦暗的心路 .
身上所背負的不單是自己的夢想而已 . 尚有整個家庭的生存 .
更顯得沉重 . 難以揮灑自如 . 在如此低成就的長時間摸索奮鬥 .
恐怕不是一個傻字可以詮釋清楚的 .
 
 
扎根
從蘋果樹來看 . 我們還是可以有些探討的 .
木村的蘋果樹看起來 . 跟其他的蘋果樹 . 並無殊異 .
然而所結出的果子 . 卻有天淵之別 .
這其中的差異分別之處 . 在於蘋果樹本身的體質 .
而較為外顯的差異 . 即是根的深淺 . 
據調查木村的蘋果樹根之深有廿公尺之譜 .
遠深於其他蘋果樹的兩三公尺 .
這樣的情形使得蘋果樹緊緊抓著大地 . 並且接受大地各樣的養分 .
從起頭一推即搖 . 到後來颱風來亦無法動搖分毫 . 可見前後變化之巨 .
 
木村在這點上也像他的蘋果樹一樣 .
長年的失敗與實驗 . 否定既有常規重新摸索所累積的知識 .
成為木村的根深深扎在地上 . 讓他在面對各種狀況時 .
得知如何應變 . 並進一步尋求盡善盡美 .
從起頭老老實實的手抓蟲子 .
進一步覺察到哪些蟲卵該應時處理 .
最終到誘使飛蛾溺斃水中 . 進一步降低蟲害 .
這些都體現木村對相關各樣知識的熟悉 .
都如樹根般深深扎在地上 .
 
 
支持
木村後來發現 . 原來他也像蘋果樹一樣 .
都不是獨立存在的個體 . 是被支持的 .
雖然好像一個人悶著頭在衝 . 但是也有不少人直接 . 間接的支持著 .
木村一家的共體時艱 . 默默承受他人的非難 .
朋友鄰里間暗暗的奧援 . 不時的安慰鼓勵 .
這些都是在木村往前衝時所忽略的 .
也因著這些支持 . 木村可以走下去 .
也因著這些支持 . 木村體認到他跟蘋果樹並無二異 .
都是整體中的一員 . 與其他的成員有千絲萬縷的關係 .
 
同樣的 . 我們今天亦是如此 .  跟遠近的人都有一定程度的關連 .
諷刺的是現代人希冀獨立 . 強調自主 .
可是我們這個世代的人 . 卻遠比我們的祖先更難獨立生活 .
我們吃的米不是自己種的 .
我們喝的水不是自己挖的 .
我們穿的衣服不是自己紡織的 .
更別提現在被大量倚重的傳媒 . 大眾運輸 .
使用者與生產者總不是相同的個體 .
 
 
宗哲
這本書中不時會看到許多宗哲方面的訊息 .
文中曾引用新約聖經不為明日憂慮 . 援引舊約方舟典故 .
也有禪宗公案 . 希臘神話穿插 .
然而木村的表現精神 . 是比較接近道家的"法自然" .
從起頭捨棄使用農藥 . 到後期的依循自然法則 . 順其發展 .
有濃厚道家無為的味道 .
 
這比較難判斷是木村的路或是石川的筆 .
但就閱讀者來說 . 是有這樣的體會感受 .
 
 
後記
寫到最後 . 有一件一定要肯定的事 .
作者石川拓治雖深受木村的感動 .
但還是盡其所能 . 中肯的談到其他果農的感受與難處 .
而非一昧的歌詠木村所行 . 固然其有可敬可佩之處 .
可是其他人之所以不能 . 實有一定的根源與挑戰 .
木村給予的省思在於挑戰歷史與傳統 . 打破既有規則 .
然而成者王敗者寇 . 倘若木村的蘋果終究不結果 .
人們會記上他一筆嗎 ? 我想答案是顯而易見的 .
木村不是第一個傻瓜 . 歷史上因此被淹沒的傻瓜不可勝數 .
然而因為有這些傻瓜衝在前頭 . 我們因此看到了改變 .
 
About these ad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