之前服務的單位雖然在四樓.
不過有個小庭園.有種一些景觀植物.
每天固定有兩個時間幫它們澆澆水.免得枯乾而死.

不過因為大部分是外來種的植物(水土不服)
加上土只有淺淺的一層(根基不深)
而且畢竟人工澆水的水量實在不比天降的甘霖.
所以這些植物的日子過的都不是很好.
不是病厭厭的.就是垂死邊緣.

可是在這些傷病患當中.有些卻更顯的綠意盎然.
那是不知道從哪裡來的雜草.
是風帶來的嗎?我想可能性很高.

我的個性其實有點被動.而且崇尚自然.
所以就任由這些外來的客人自由發展.
不過單位的人後來看不下去.認為雜草叢生太煞風景.
於是就叫我去處理那些雜草.

我鋤草的方式是連根拔起.
一來沒什麼工具.二來也略略知道草的生命力.
古有斬草不除根.春風吹又生的名句.
所以我就一搓一搓的拔.

在過程中.生命的堅韌深深的震撼到我.
前面說過.土.並不厚.可是當我將草連根拉起來時.
卻是幾乎把整片土拉起來.草似乎在透露著.
它不願意輕易放棄生命.每當想到這裡.
我的手似乎又浮現那一次與草拉鋸的感覺.
對草來說.我是個劊子手吧.
可是它卻讓我這劊子手領會生命的韌性.
草的根不深.可是卻緊緊抓住提供它生命的源頭.
絲毫一點不願意放手.

我很欣賞草.甚至喜歡草.
喜歡草的一些特性.希望像草一樣.
草不比樹.與樹相比.它的生命轉眼就過.
草不比花.與花相比.它的容貌顯得平庸.
雖然如此.我還是喜歡草.

我喜歡草.
存在.但不吸引人注意.

我喜歡草.
縱然被踐踏.可是還是不願意就此放棄.

我喜歡草.
雖然生命短暫.但卻不會妄自菲薄.盡它裝飾大地的本分.

人生雖有數十寒暑.足夠讓小樹變成大樹.

在你看來,千年如已過的昨日,
又如夜間的一更。你叫他們如水沖去;
他們如睡一覺。早晨,他們如生長的草,
早晨發芽生長,晚上割下枯乾。

我們因你的怒氣而消滅,因你的忿怒而驚惶。
你將我們的罪孽擺在你面前,
將我們的隱惡擺在你面光之中。
我們經過的日子都在你震怒之下;
我們度盡的年歲好像一聲嘆息。

我們一生的年日是七十歲,若是強壯可到八十歲;
但其中所矜誇的不過是勞苦愁煩,轉眼成空,
我們便如飛而去。

我們的生命比之如草.也許比草多很多很多.
可是以永恆來說.以 神來看.不若是一聲嘆息.
以時間來說.我們也許都像草吧.起碼我覺得我像.

後記~~
並不是說只有草是堅韌的植物.
我想生命的韌性.都是一樣令人佩服.驚嘆的.
只是每個呈現的方式不同.對於生命的熱誠.我想是一樣的.

有 “ 2 則迴響 ”

  1. 引用通告: 遙想2005 | 虛吾小築
  2. 引用通告: 草與樹 | 虛吾小築

心有所感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標誌

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com 帳號。 登出 /  變更 )

Google photo

您的留言將使用 Google 帳號。 登出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 登出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 登出 /  變更 )

連結到 %s

This site uses Akismet to reduce spam. Learn how your comment data is process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