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們怎麼能?

1854年.
華盛頓特區的新印地安事務長官艾薩克.史蒂文.
前往拜訪普傑灣的印地安部落.
他告訴布洛裡面的人.官方正準備購買他們的土地.
強迫他們搬到保留區去.
部落的西雅圖酋長如此回應……
 
當這些話由翻譯員口中說出.
我看到憤怒在部落的年輕人眼中燃燒.
但垂垂老矣的我.哀傷要多過憤怒.
憤怒與仇恨只會帶來痛苦.
 
我們不該想著要打敗他們.
當他們的領袖逼我們回答時.
我慢慢起身.指向天空.
開始回答.
 
我們怎麼能買賣天空? 
我們怎麼能買賣大地?
對紅人來說.每一根閃亮的松針.
每一片潮來潮往的海岸.
每一塊青翠的草地.
每一隻在風中振翅鳴叫的昆蟲.
都是我們綿延不盡的記憶和過往.
 
你聽到流水的聲音嗎?
紅人相信.河川是神聖的.
明淨的河水.
曾清晰的倒映著一張又一張祖先們的臉孔.
而潺潺的水聲.彷彿是他們般般的叮嚀.
渴了.它解除我們的渴.
餓了.它給我們鮮美的魚蝦.
它還用溫柔的雙臂.載著我們的獨木舟四處奔流.
它是河水.也是我們的兄弟.
 
你聞過池塘上漂來的香甜微風嗎?
你聞過午後大地被雨洗刷過.潮濕清甜的芳香嗎?
紅人相信.空氣是神聖的.
就如同它給予樹木.野獸和昆蟲的一樣.
它公平的看顧大地上的每一份子.
給我們第一次呼吸.也接受我們最後一抹嘆息.
 
你觸摸過大樹的樹幹.小草的草莖嗎?
你是否感覺到那泊泊流動的汁液?
好似我們體內奔流的血液?
紅人相信.不論人.動物.職務.河流.山川…….
都是大地的的一部份.而大地也是我們的一部分.
紅人相信.大地是我們的母親.
花朵是我們的姐妹.
熊和兀鷹都是我們的兄弟.
山崖絕壁.
草莖中的汁液.
馬身上的體溫.
和人都屬於同一個家族.
 
我們是一家人.
我們共同分享陽光.雨露.土地.
 
但白人來了.在他們的槍口下.
成千上萬的野牛死去.
屍骨在陽光下潰爛.
在他們的利斧下.一顆顆的大樹倒下.
濃密的森林.轉眼間變成光禿禿的荒漠.
 
灌木叢哪裡去了?
野馬哪裡去了?
老鷹哪裡去了?
當母親.兄弟.姐妹都不見了.
我們就成為大地的孤兒.
我們再也不能騎馬奔馳在草原上.
我們在也無法聽到春葉在風中舒展.
和昆蟲振翅的窸窣聲.
 
這樣的生活.
除了孤單.寂寞.
還剩下什麼?
 
我的人民問我.
白人究竟要買什麼?
這個想法對我們而言太不可思議了.
你們怎麼能夠買賣天空?土地的溫柔.羚羊的奔馳?
這些東西並不屬於我們.
我們如何賣給你們?
而你們又如何能購買?
紅人不相信.僅憑薄薄的一紙契約.
白人就能對土地為所欲為.
當野牛全部死光.你們還能把他們買回來嗎?
                                                        節錄自<用圖說故事˙格林出版>
 
 
這是我家兄弟在圖書館借的書.
裡面的一則短文.
我很受感動.即便事隔一百五十年.
中間還有個太平洋.
老酋長的話.
卻把我帶到人煙稀少的原野.
充滿神秘不可知的森林.
潺潺的溪水.宛若流動在四周.
 
老酋長的心聲.
仇恨與憤怒只帶來痛苦.
蘊含了多少的人生經驗與智慧?
(所以我喜歡與老人相處.
當然不是所有長者都有很豐富的體會啦….)
當老酋長娓娓道出對大地的看法.
與紅人們所相信的.
更叫我這城市鄉巴佬心生嚮往.
這個世代.我們得到了很多.
但同時我們也失去不少.
或許我們的先祖會羨慕我們的生活吧?
 
出門.不用坐著顛簸的馬車.甚或徒步.
吃水果.不用叫人快馬加鞭由天南送到地北. 
聽音樂看戲.不用勞駕樂團伶人.
夏天.不用由人持扇伺候.
寫信著書.不用磨墨洗筆.
 
今非昔比.今日便利多了.
然而.
今非昔比.昨日單純自然多了.
正如一位老師所提.
歷史不能開倒車.
過去的.終是過去.
傳道書也記著.這樣說不是出於智慧(傳7:10)
但是.愚昧的我.忍不住要問.
我們是所得的多呢?
還是失去的多?
 
我不知道.
但是我知道.
這有一天都要過去.
那信心創始成終的主耶穌.
祂來的那日要將天地都更新.
所信.所盼望.所愛的.
是祂.

心有所感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標誌

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com 帳號。 登出 /  變更 )

Google photo

您的留言將使用 Google 帳號。 登出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 登出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 登出 /  變更 )

連結到 %s

This site uses Akismet to reduce spam. Learn how your comment data is process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