媽媽眼兩隻、大小不一樣

按理說,家醜不外揚,
但是這件事實在太誇張了,
所以我一定要在這裡參某人一本,
(而且我已經洩口風出去,早就不是秘密了).
在說故事前要先說一下故事背景,
咱家的媽媽經沒有別的,不求功,不求名,
但求身體健康,子孫滿堂,如此而已;
不過也因為目標明確簡潔,
所以家母的媽媽經已經接近偏執的境界了,
還徹底應用在生活各方面上,舉凡吃、喝、玩、樂,
皆有一定規範,來我家吃過飯的人,
評語都只有一個字:「淡。」
弄得後來有朋友來,都帶出去自己解決。

.
舉個聽起來很誇張的案例,
有次我吃完白飯配白煮肉,最後再喝口白開水,
三白裡面是白開水的味道比較重 . . . . . . . .
據說那次的白煮肉過了好幾次的水 . . . . . . . .
你如果問說:「白煮肉不是會淋醬油嗎?」
問得太好了,那個醬油被白開水稀釋過了,還有問題嗎?

.
最近最常聽到的,就是家母耳提面命的提醒:
.

「儘量不要吃外頭的啦,外面的都是炸的。」

.
還不忘加以威嚇:
.

「會得癌症喔。」

.
第一、我不是被嚇大的。
第二、我這個人十之八九跟蜀漢魏文長一樣有反骨。
第三、在這種環境長大,我的口味還重的起來嗎?
我個人倒認為以平均值來說,我吃得算清淡了,
不過這種言論家母不接受,駁回,繼續「灌輸」。

.
好了,故事背景交代的差不多,來說故事吧:

.
話說,某天結束了一天的工作,回到家後,
赫然發現客廳桌上擺了塊雞排,而且還是吃一半的,
這怎麼回事?

.
家裡會買雞排的只有陽光柏牛(我沒特別喜好),
而且他已經有好幾次前科,擺那麼明顯,
不是明著挑戰公權力嗎?太囂張了,
當過兵的人還不曉得「不打勤、不打懶,就打不長眼。」
眼睛實在太白了,這種事情就算要做也要偷偷的來啊,
討罵來著的。

.
一邊心裡犯嘀咕,一邊隨口問家母:
.
「誰買的啊?」才剛問完就覺得自己問的實在是廢話,還會有誰?

.
家母一邊看電視,一邊小聲的說:
.
「襪。」(簡易台語教學:這個字的發音)

.
誰?怎麼不是陽光柏牛?誰啊?

.
追問之下,家母繼續看電視,小聲的說:
.

「襪。」(簡易台語教學:這個字的發音)

.
我很難表現、形容我當時受到的衝擊,
那種感覺好像整個世界都變了,
我也懷疑我剛剛是不是走錯門進來,
還是我太想吃味道重一點的東西,所以產生幻覺、幻聽?
我也不排除眼前這位女士其實是大野狼化妝來著的。
.

「娘,是我聽錯嗎?還是您,轉性啦?」還是妳根本不是我媽?
.

「謀啊,阿丟中午沒煮阿。」沒煮所以吃雞排?這種話說給誰信阿?

.
我開始考慮是不是要報警了,眼前這個人太詭異了,
不然就是我要請救護車來,我們當中一定有個人有問題。
.

「阿丟 . . . . 阿丟 . . . . 阿丟波波亞艾口甲啊。」家母的聲音越來越小。

.
眼前果然是家母,一個心虛,眼神會亂飄的家母,
眼前果然是家母,一個做壞事,聲音會很微弱的家母,
眼前果然是家母,一個已經寵壞狗公主的家母,
而且寵愛程度無限上綱,下次我看到牛排或是全豬大餐也不該意外。
.

以上簡單爆料。

媽媽眼兩隻、大小不一樣 有 “ 1 則迴響 ”

心有所感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標誌

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com 帳號。 登出 /  變更 )

Google photo

您的留言將使用 Google 帳號。 登出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 登出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 登出 /  變更 )

連結到 %s

This site uses Akismet to reduce spam. Learn how your comment data is process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