懷朱敘昔

這篇文字不在我的預期之內,
我本來想說三篇就足了,
甚至說實的,一篇對朱伯伯來說,都嫌太多,
可是就著事實來說,主的恩典實在述說不盡。

原來,我們都只領略到一部分,
當我們聚合在一起,把個人領會的拿出來,
有同樣之感、更有殊異之處,
而這些體會,叫我們真真認識到,
不是我們有什麼、能做什麼,
乃是凡事都有主旨意,都有主掌權,
人可以拒絕、抗拒祂的心意,
但無法叫祂的旨意不成就。

今天雖然讀利未記的最後一章,
但有弟兄深受感動,再提起數日前的聚會,
那實是個聚會,而不是一個儀式。

因為一些原因,以至於這個告別式就時間來說,
沒有多少準備、緩衝空間(我沒意識到,我只顧著遞假條),
本來若全照朱伯伯的意思,根本不會有這場聚會,
但為著我們這些還沒回家、在世寄居的,我們還是聚集了;

本來只想在家裡有些禱告、有些交通、有些分享,
不過後來發現好像家裡的空間不大夠,所以借了二殯至誠廳,
想說十幾個人簡單聚一下,也就好了;
朱媽媽顧念到許多弟兄姊妹都在上班,
禮拜三下午這時間點不方便,加上大肆宣揚也非朱伯伯所願,
所以沒告訴多少人這件事,自然連訃聞也沒有發;

結果參與的人超過估計的多,以至於我接到最新消息時,
已經改到空間較大的懷源廳,大家真不曉得從哪裡來的消息,
已知最有趣的是住楊梅的David O,當天早上打個電話過來,
本來是想跟朱伯伯約個時間談些事,看當天時間方便與否,
沒意料弟兄不但蒙主恩召,告別式還在當天下午,
當下二話不說就來了。

在這樣時間窘迫之下,所有主要服事的人都是臨陣磨槍,
負責司會的到開始時還有點搞不清楚誰是誰,有點沒進入狀況,
這樣的聚會,我們看到主實在是動工在聚會當中,
據說我們當中最擅長搞企畫的,似乎現在還不知道弟兄回家了,
這領域第二把交椅的,也只是聽命行事,
這場聚會主要是平常看起來不太有組織力、號召力的人來負責,
以至於我們更確認,若不是主行事,哪有成事之理?

過去我們參加過的告別式,不管是主內的、未信的,
有些元素似乎是共通的,比如說場面哀戚,
也因為時空關係,各宗教各種儀式都同在一起,
也因為各路人馬齊聚,有很多限制與干擾,
這次的聚會完全沒看到那些問題出現;

領大體的弟兄見證,領大體時完全沒有其他人,
送火葬場時也是,只有我們這些人,
好像整個台北市第二殯儀館都是為朱伯伯預備的,
沒有什麼誦經團、沒有什麼披麻帶孝的,沒有什麼敲鑼打鼓的,
整個聚會從頭到尾,我們沒見著別的喪事,
這是我參與喪禮的有限經驗中,未曾經驗到的,
自然也不會有什麼譬如說唱故人愛吟時,旁邊傳來誦經聲的干擾,
我們在這當中看到若不是主做工,怎麼會有這麼奇妙的事?
看電子布告看板,明明上個時間點每個廳都有人使用,
就我們這時間點僅此一家,感謝主。

因為我到的早,所以我知道有個開放的分享時間,
也因如此,我也聽說有哪幾位弟兄已經有預備心,
想要分享些裡頭的感覺,也稍微在聚會前聽了一些;
等到真正聚會分享時,完全不是那麼一回事,
原因我不是很清楚,不過我之前聽到的人,沒有一個上去,
每個上去分享、見證的,都是一個一個的意外;
尤其是第二個李弟兄,今天才知道他根本不知道天之高地之厚,
就這樣跑上去了,說好聽點是大無畏,難聽的就不用提了,
還好他沒說什麼貽笑大方的話;
總而言之,沒有一個是在預期之內,預期之內的,不見一個,
雖說如此,整個聚會,卻也出乎預期的流暢感人;

這也正是我們詫異、感恩的地方,
聽到弟兄姐妹分享,才深深感到原來有那麼多狀況,
原本以為是幾位弟兄姊妹費心戮力,在這麼短時間籌出這樣的聚會,
因為當中有幾位弟兄姊妹都有好些這方面的經驗,
原來當時有這麼多有的沒的狀況,可我們一點都感覺不出來,
一切就是這麼流暢自然,當我們憶起:
若不是主,人怎麼能做這事?
若不是出於主,人怎麼能成就這樣的工?

我們雖然各個看到的地方有所不同,但我們都有共同的感觸:
那就是我們雖然不捨,但有更多喜樂,這種經驗是很少見的,

這並非說我們不熟,好像事不關己所以可以不太感傷,
光以我個人來說,憑心而論,為一件事情連寫四篇感想,
這就不是尋常的事,其他人就不用說了,有很多人有更深的情誼;

這並非說我們因朱伯伯息了地上的勞苦而欣然,
若果是這樣,我們只有得安慰,不會有喜樂的;

這並非說我們對生死已經看開看淡,承認生死有命,
若是這樣,我們只有泰然,而非歡喜;

這並非說我們主要服事的營造出很好的氣氛,所以我們深受感染,
我們說直接點,這些臨時湊在一起的,沒出什麼狀況已經是主保守了,
怎麼能夠再進一步營造氣氛,感染會眾?
況且經驗上來說,要營造氣氛也是朝感傷、哀戚、肅穆的方向營造,
可沒聽說朝喜樂的方向的,可是這卻是我們好多弟兄姐妹共同的體會,
當下我們沒有說什麼,可是再聚首時,
才知道原來不是單一個體的感覺,是許多與會者共同的領受,
甚至以我來說,我連在婚禮也未曾有這樣的喜樂,
感謝主,主安排了這樣的聚會。

我想,我們喜樂,至少有一點是對彼此永恆生命的盼望,
我們清楚,今天離我們而去的弟兄因著耶穌基督的救贖有永生,
我們確信,今日我們雖還在世寄居,但來日我們到主那裡去,
是坦然無懼的,若缺少了對彼此永生盼望的確認,
我認為我們無法那麼的歡喜,我們的喜樂不只是無法形容的原因,
我們的喜樂根據於 神藉著祂話語的應許、藉祂羔羊所成就的恩典。

也因此,我們有一天躺下來,息了地上的勞苦,
我們也可以歡然的說,我要去見主了,
我們也可以喜樂的說,與基督面對面,這是好的無比的,
我們也可以肯定的說,當跑的路,我已跑盡,所信的道,已經守住,
我們也可以無懼的說,我雖軟弱,罪愆重重,卻因信蒙恩稱義,
所以,我們喜樂,是因信全能 神藉著聖經的見證;
所以,我們喜樂,是因靠著永生 神對一切信靠者的應許;
所以,我們喜樂,是因這世界有至暫至輕的勞苦愁煩;
可是我們卻是向著那應許我們,存到永遠的冠冕快跑追求;

所以,我們喜樂。

朱伯伯樹葬在木柵,不只讓我們多了點新知,
更要緊的是,也再次提醒塵歸塵、土歸土的事實,
當我們面對嚴肅的生死問題時,正是挑戰我們跟主的關係,
當我們面對不可迴避的存亡問題時,正是挑戰我們對聖經的信與否?
台北市政府主辦的樹葬,很特別的沒有任何的碑與記號,
這跟華人的一些傳統觀念不太相符,
我們總希望有些什麼可以幫助我們緬懷先人的;
我們知道我們的弟兄去哪裡,所以塵土的事,也就不是那麼在意了,

我們在地上或許有好些名望,受好些肯定,但有否名錄在天?
這才是我們需要在意的,當有天生命冊打開,我們有分與否?
地上的一塊碑,不過就是一塊石頭罷了,
天上的藉著基督而有的生命,確是存到永遠的。

我希望這是最後一篇了,再多好像在高舉人,
我想這是朱伯伯與許多弟兄姐妹不願意的,
我也確信這是主所不喜悅的,誇口的當指著主誇口,
所以我們感謝今天主預備這樣的聚集,我們深受激勵造就,
我們在許多事情上看到不是人能夠成就這事,
乃是 神讓我們看到祂自己所成就的作為,
讓這於人來看本應該是悲歌的事,
卻讓我們不由自主的又流淚又喜樂,
聚會中有許多人是我們不認識的,但確信主實在恩待祝福,
有些出乎我們預料、認知的事在發生,

這篇文字雖以敘昔為題,但盼望能夠幫助我們奔跑前頭的道路。

願我主耶穌基督得著當得的稱讚與榮耀,
願成做萬事的父 神旨意成就,在地如天,
願聖靈將一切屬天的事指教我們,幫助我們走前頭的道路,
我們如此盼望,也如此信這些事必成就在我們身上,
所憑的不是我們的想法,乃是 神所說的一切話,

感謝主。

懷朱敘昔 有 “ 1 則迴響 ”

  1. 生離死別教人感到惆悵,
    尤其對還在世的人,要習慣未來獨自一人的生活,更是倍感煎熬難堪;
    一道起居的空間,滿滿的回憶,入目俱是傷情。

    但在至暫的歲月中,遇著一個可以執手白頭的對象,
    卻也是極之感恩牧者預備的美事。

心有所感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標誌

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com 帳號。 登出 /  變更 )

Google photo

您的留言將使用 Google 帳號。 登出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 登出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 登出 /  變更 )

連結到 %s

This site uses Akismet to reduce spam. Learn how your comment data is process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