任俠看護觀後感

 
說實在的,我已經忘記我上次看續劇,
是什麼時候了,依稀記得是看未授權的Rookies…..
經過了好長好長的一段時間再度接觸的,
是草弓剪 剛主演的任俠看護
草弓剪先生是我們所不陌生的,
經過調查,身為日韓兩棲的草弓剪先生,
常於知名節目料理東西軍發揮其兩棲特性,
縱橫於東西兩陣營之間,謀取節目最大效果,
也曾獨挑大樑,一人分飾多角進行樂團演出;
 
也因為如此,當我看到眼前這位逞凶鬥狠的組頭,
竟然是草弓剪先生所主演,
對於日本演藝生態陌生的小弟我著實吃了一驚:
 
這仁兄怎麼那麼眼熟?
長的跟草弓剪 剛好像,是兄弟嗎?
(不,是本人……)
 
事實上眼熟的還不止組長翼 彥一,
湯舟 哲郎辜負了川藤的教誨跑去混黑道…. 
更正,五十嵐 隼士換了一齣劇,但好像忘了換造型,
早坂 夏美醫生轉行經營照護產業也好像說得過去,
而那個厚生省官員,不就是池內家的爸爸嗎?
看過的日劇不多,認識的演員也少,
不小心把他們混在一起了。
 
該放的還是要放:
 
注意下文中包含記述作品情節的段落,或許會降低欣賞原作的興致。
根據維基百科的說法:顯著地提供一個「掃興警示」是基本的禮貌。 
 
 
 
一言以蔽之,這部日劇的重點核心,
就是日本日趨嚴重的老人問題(而我國以不落人後的氣勢迎頭趕上),
雖然片頭的櫻花飄散、街頭喋血讓人無法聯想到主題,
黑道老大的指示也讓人質疑費解:
到底這群基層幹部是來受訓受試,還是被流放邊疆?
(還深入敵陣呢,這應該是整肅異己吧?我非常懷疑老大的用心。)
但,無可否認的是這部日劇是聚焦於老人問題的,
那些逞凶鬥狠搞曖昧,不過是花絮、襯托,
真正的重點在呈現已經逐漸改變日本社會的老人問題。 
 
當然只有一部日劇是無法具體而微的將所有問題提出,
但好過漠然、好過等閒視之,不少日劇是有議題性的,
單就這點而言,實在是強過許多連續劇,
使觀眾不單以娛樂的角度來看待,更留意到他的訴求,
任俠看護緊緊扣住老人所面對的各種問題,
 
 
 詐騙  
 
第一個切入的議題,即是我們也不陌生的詐騙
初時翼組成員利用老人關心則切、以及資訊不足的狀況下詐騙得逞,
以及之後翼組長藉千代奶奶因阿茲海默症之故誤認為其子,以進行詐騙,
在後來許多片段,也再把這議題提出探討,個人認為編劇如此,
至少有兩個用意:
 
一者表示詐騙手段的多樣,
再者顯示詐騙案件的猖獗,
 
以致於在短短十來集的日劇中,
這個問題被多次以不同的角度提出, 
這是很有必要的一件事,雖然我們說談錢俗氣,
可這個是在這個社會中不得不談的規則,
特別老人已無收入來源,過去的儲蓄,或是福利政策的補貼,
而平均餘命的增加,加上社會型態的變遷,
不若以往鄰里部落間對耆老的尊重與照顧,
若沒有子嗣扶養,確實需要金錢面對庶務的支出,
而有心人這麼一剝奪老人生活的倚靠,
會有什麼結果,實在叫人不敢設想;
 
故本劇起頭以詐騙為首要問題,有其考量,
就這點來看,以極道做為角色背景,用心似乎略見一點端倪,
多一點設身處地,我們的思考會縝密許多,
多一點設身處地,我們的行動會少了許多衝動,
編劇以此做為角色塑造的基礎,讓人多了許多省思,
是否會有所改變,這很難說,
但發出呼籲,卻是這部日劇不忘提出的,
期望這個社會少些傷害、少些悲劇、少些淚水。
 
 
 適應  
 
如果,我們有幸可以活到日暮黃昏,
仍然有需要學習的功課,需要適應的事情,
古云活到老學到老,直到如今依然是需要的,
一方面學習可以抑制老化,
一方面我們需要學習、適應老化, 
 
當第二集那個倔強的本村老先生堅持過去的生活型態時,
心中一陣凜然,
本村堅持不使用輪椅、不使用尿布、不需照料,
堅定認為自己雖年邁,卻仍保當年之勇,
不時以成列的獎盃自詡,不時以當日的照片新聞為樂,
就一個老人來說,本村是夠強壯了,
能夠把正值壯年的翼摔出去,憑的可不是只有技術而已,
最起碼具備相當的力量與身體強韌程度;
 
但這樣的堅持,說穿了是一種謊言,欺騙自己的謊言,
我們無法責怪本村欺騙自己,因為面對真實,是一種痛苦,
昔年健步如飛,今卻步履蹣跚,
昔年眼神銳利,今卻兩眼昏花,
昔年過目不忘,今卻轉目即忘,
昔年一頭烏髮,今卻白髮幾希,
昔年大快朵頤,今卻難以下嚥,
往日輕而易舉、有若反掌的許多事情,
如今卻是奢侈的行為、是只可追念的雲煙,
這樣的真實,是衰敗,是痛苦,
我們難以苛責,這確實讓人難以承受,
但指出這是事實,卻也是不得不然,
當我們面對真實,或許會感到挫折晦暗,
但當我們否定它,我們也難以找到解決或共處之道,
所以指出這件事,有其正面價值存在;
 
我輩理工背景的,喜歡談變數常數,
老人面對太多變數了,而過去所建立的尊嚴、榮耀、自信,
卻又有形無形的阻礙著去面對這些令人不快的改變,
本村如是,千代奶奶何嘗不是?
雖然那時的主題是詐騙,而千代奶奶所以如此,主要也因病而致,
但所表現出來的,卻是仍然以為孩子需要她的照顧、庇蔭,
我無意責備這些老人家,因為我知道他們之所以如此,
而我如果有幸活到這個年歲,面對到同樣的處境,
我恐怕也難免沉浸在少年的快意自在;
 
但這部日劇把這問題點出來了,
身為閱讀者的我無法與編劇互動,難解其初衷,
但就著一點理解,我想有兩個想法是可以分享的,
 
一個是幫助我們更理解老人家,
時值壯年的我們,往後與老者互動的機會與日俱增,
在這樣的情形下,我們有必要認識到老人家的點點滴滴,
長者理解我們,是較容易的,因為他們曾經年輕,
我們認識長者,是較困難的,因為我們尚未老朽,
在這樣的情形下,這部日劇以老人為主軸,
雖不能說盡顯老人特性、幫助我們透徹認識老者,
但仍然提出一個管道與媒體讓我們有所接觸。
 
另一個是提醒我們將來的生活,
我們並非永遠長青的,肉體的限制並不可免,
假若我們不逢旦夕禍福,也不遇飛來橫禍,
在無意外的狀況下(偏偏意外之所以稱意外,是它總在意料之外),
我們終會碰到這樣的生活,諸多限制的生活,
我相信這對很多人來說是很恐怖的事,
想想半身不遂、生理難以自主、
慢性病纏身、記憶力衰退、成為家人的負累、
了無生趣、失去未來的期待、死亡隨時前來叩門…..
難怪現在人不但怕死,也怕老,
上述那些雖未必然發生在每個人身上,
可是光拿出來提已經比那些以殭屍、妖魔鬼怪為題的恐怖片還驚悚了,
但如若這是未來很有可能遇到的事,就有我們認真面對的必要,
我認為這是這部作品多次對各年齡層所發出的呼籲。
 
 
  孤寂  
 
我個人把這個老人問題從適應裡分別出來,
是因為它某種程度來說,其解決門檻是較低的,需要的是陪伴;
然而換個角度來說,改善這種問題的難度卻很高,需要的是理解;
本劇對於這議題的呈現,具體在本村對過去的緬懷,
不得不說,情感面的分析與探討非我所長,
但是這是不得不討論的問題,因為這是個必然會產生的問題;

孤寂這種狀況可以是很基本的孤單,
但是更可以是很深層、接近曲高和寡那種味道的孤寂,
前者有人陪伴,即可達到相當的舒緩,
後者卻須要有特定的人應和,才有可能填補那個缺口,

雖說無論是哪種孤寂,都是當事人與照顧者需要面對的課題,
但我對於後者的那種感觸,是較深的,
有一些經歷,是要一起走過,才有共鳴的,
有一些體會,是要有些年歲,才會有點理解的,

那種可以在彼此的聚首間,將已經是曾經的悲歡離合呼喚回來,

那種可以在彼此的呼應間,再次肯定自己曾經精采的活過,
缺少這種共鳴的對象,所產生的孤寂,更進一步的說,
是失去了過去存在的見證,
是失去了曾經風光的注腳,
 
對木村先生的描寫,無疑的將這種寂寞表達的淋漓盡致,
失去了一起競爭的對象,讓他發現可以證明他們的血汗辛酸的,
只剩下泛黃的報導,
只剩下蒙塵的獎盃,
只剩下依稀的回憶, 
病塌上回應的,是一陣陣規律卻無感情的呼吸,
過去光榮的經歷反而成為無比諷刺的對比。
 
這樣的情境,無疑是很難堪的,
但卻值得我們認真以對,
不管是為著我們所關心的人也好,
或者是來年我們有一天會親身面對,
我們總有機會接觸到,
為此,認真以對,總是於我們有益的。 
 
 
  戀情  
 
至於風間先生的黃昏之戀,
類似的案例之前在服務時略有所聞,
但是這方面實非我所長,亦非我所能體會的,
只感到編劇將這面向呈現出來,是件不容易處理的課題,
我除了感佩之外,也不好說什麼,
 
長者也有情感的需求,可以體會他們尋求暮年之戀的想法,
但由於本劇多著眼於風間先生,較少著墨德田奶奶的看法,
雖然德田奶奶至終是接納風間先生了,
可是她怎麼看待這個在生命最末了的日子叩著心門的男子,
是我個人很有興趣的地方,但可惜的是劇中未有太多描寫,
或許是要給予想像空間吧,只是於我來說只留下個問號。
 
 
  照顧  
 
貫穿本劇的另一個重大議題,除了老人所面對的問題以外,
就是照顧者的問題,雖說都是長者,
每個年長者所面對的問題還是有所不同,
每個長輩所需要的照顧還是有層次之分,
以本劇來說,像風間先生那種情形屬於照顧需求較低者,
還可以自己跑去跟人約會,自然不會需要人幫助用餐、盥洗、便溺等;
但我們也在本劇看到不同層度照顧需求的人,
夏川 結衣所飾演的羽鳥,即是以照顧者的角度出發,
希望能解決照顧者的負擔。
 
但照顧這個議題並非那麼單純的,
本劇以多角度切入照顧議題,
除了羽鳥純粹以效率為最終目標進行照顧、
主角們所服務的太陽以受照顧者感受為出發點、
或是在家庭中不仗其他資源自行照顧的、
以及無力負擔照顧的單位、
非法執業的照顧體系、
以及政府扮演的角色。
(以營利為目標的就不列入討論了) 
 
我的學養不足以針對每個角度進行深入探討,
但概略性的將一些感受進行反饋,我想還是可以的,
隨著社會型態的變遷以及平均餘命的增加,照顧議題會越趨重要,
而少子化的現象,也將使得依賴家庭照顧的老人越來越少,
雖然在過去所蒐集到的資料顯示,國人還是期望在家裡受照顧,
但從現階段條件觀察,這樣的期望將只會是期望而已,
 
所以像是劇中所提的,不論是羽鳥,或是太陽等養護機構,
將會成為整個社會的主要照顧者,但是我們繼續追根究底,
誰來照顧?在養護機構服務的人,固然是照顧的人,可是他們是誰?
以劇中的太陽為例,這群照顧者年紀尚偏輕,
但是前面有提到少子化的問題,
以致於無法期待太多的年輕新血投入照顧產業,
僅以我國為例,事實上養護機構中多為中高年者投入照顧,
以及一定比例的外籍看護進行照顧,這些社會問題是環環相扣的;
 
我們或許可以獨立看待某些問題,但至終必須以整體的角度看待,
羽鳥的理念以照顧者出發,是一個可以思考的出發點,
畢竟照顧者也是人,他們會累、會有怨懟、會有疑惑、會有逃避,
這是人之常情,無可厚非,我們也有「久病無孝子」 這樣的話;
羽鳥的理念僅以照顧者出發,這卻有失周密,
畢竟羽鳥雖然以企業化、效率管理,不可否認有其具體成效與優勢,
但服務的對象畢竟是人,將心比心,誰願意受那種接近對待物品的對待呢?
 
然而照顧究竟還是一個很重要的課題,
誠如本劇末了,以制度面來說,她還有很多不完全、不成熟之處, 
但這表示有修正空間,而非漠視迴避,
所以「投入」,是這部作品發出的呼籲,
「暴露問題」,是這部劇集提出的期待,
我們暫時不能解決問題,但我們要把這些問題指出來,
希望本篇心得也有類似的功能。
 
 
 後話  
 
人生中每個階段,或起或落,或絢麗或平淡,
都有其意義存在,過去有形無形的影響著今天,
在我人生有數的幾個階段中,
有個被我視為整合期的時期,
就是在服役的那段日子。
 
當然這篇並不是要談那段日子的點滴,
但作為引言的,卻是要談談那些時間的服務對象,
也就是老人與身心障礙者(不含精障),
 
當年政府以老人與身心障礙者同時需要社政衛政資源,
可是這兩個資源分屬不同的主管機關,
故成立具整合性質與統一窗口的長期照護管理服務中心,
希望提供有需要的民眾單一窗口,他若有需要,
不需要跑社會局再跑衛生局,而只需要到這個窗口,
就可以獲得兩方面的資源;
 
又或以另一方面,
我們也可以在一個尋求社政資源的民眾身上,
看到他對衛政資源的需要(但也許他本身不知道),

這是當年成立長期照護管理服務中心的初衷構想;
我就在這樣的單位開始了一年半的服務,
從起頭對社政、衛政兩大系統的懵懂,
到後來已經略能與民眾有些應對,提供一些資訊建議,
這當中有很多的學習(當然也有許多挫折),
也因為這樣的背景,所以我略能從劇中各樣角度切入體會;

照樣,我也不認為我們現行的社衛政所提供的是成熟的,
由於現行政策一定程度的會受到選舉的影響,
而民眾又對短期、具體的福利感受較深,
在這樣交叉影響下,我們現在所提供的津貼補助,
多以提供金錢為主,讓受惠民眾感受是很直接強烈的;

這是不是好的政策,我不敢說,
但是由於這樣的政策受惠層面較廣,相對也較不深入,
在這樣的框架下,相信有依賴這份補助津貼的民眾,
只是也存在一個現象:就是資源較多的民眾,並不缺這筆所得,
而另一面,資源極度匱乏的民眾,這筆金額只是杯水車薪,
我們不能否認政策制定下有其多方考量,
我們不能忽略公眾資源有其限制(我們各級政府大多是負債狀況的),
在這樣的情形下,我們在面對這樣的問題需要有更多的思考,
在這樣的情形下,我們也不能以現有的政策為滿足,
它還有很多修正、改善空間。

換個角度來說,只靠政府或公眾資源是不夠的,
不管是公權力也好、法律也好、政策也好,
它都是最後一條防線,在這之前,還有更根本的問題,
我不認為今日的問題,只靠公權力、法律、政策就能解決,
問題根源是上述這些,若是,我們就須從它著手,
我們知道不是,我的學養不足以回答分析問題核心,
但我想本劇已經提出問題是存在的,
而編劇巧妙的以老中青三代呈現問題,
暗示所有人只要活的夠長,都有可能面對這些問題,
甚至以羽鳥 晶突顯我們可能在壯年時就遇到相關問題,
我們若及早面對,當真正置身其中時,
雖不敢說可以完全解決問題(人力實在微小),
但我想我們可以多一份篤定,多一些面對現狀的想法,
更重要的是:現在就有些長者需要我們青壯年者的協助,

 
我們暫時不能解決問題,但我們要把這些問題指出來,
希望本篇心得也有類似的功能。
 
 
 寫在後話以後的後話  
 
這個可以算是一點聲明,這一篇其實在七月初就寫好了,
以時間點來看,甚至比去金包里插花OH麥尬還早,
換言之,從那一篇起,全部都算是插進來的意外,
不過因為這些意外有時效性,所以輕重緩急之下,
這篇就讓它一直躺在草稿匣裡面,
(反正它本來就已經拖稿很久了,此風不可長,此風不可長)
不過也因為這樣,所以有一些可以補充的想法,
算是閒聊吧,可以拿出來在茶餘飯後聊的是非。
 
這陣子有時間就在整理房間,我清出面牆壁,
把替代役時期的制服整套掛在上頭,以茲紀念,
那段時期對我幫助很大,特別是為未來多方涉獵的特質立下了基礎;
 
前頭說過,因為接觸到社政與衛政兩個重要的內政資源,
所以我最常接觸的是社工員與公衛護士,甚至是醫生,
而在公門之內,多少會與官員有直接的(雖不深入)互動,
實在話,這些都不是我這個電子科學生過去有的經驗,
當然在這當中還有許多故事可提,可是正正因為這些跨領域的互動,
所以砥礪我不斷的學習,深以自己為不足,
也試著與不同專業的人進行互動、學習,
或許程度上難以達到專業的水平,但至少可以達到對話的門檻。
 
這是我那段日子最重要的收穫之一,
我現在已經太久沒使用,而忘卻當年所學習的許多專業名詞,
但那個從茫然無知開始的學習,卻是直到今日仍然受益無窮的。
 

心有所感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標誌

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com 帳號。 登出 /  變更 )

Google photo

您的留言將使用 Google 帳號。 登出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 登出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 登出 /  變更 )

連結到 %s

This site uses Akismet to reduce spam. Learn how your comment data is process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