繞路

.
有聽人說,繞路是為了欣賞另一片風景,
我不太喜歡繞路,但我卻是個繞過路的人;
去年底時把自己的怪胎工作之路稍微整理一下,
如果覺得以卅一歲之齡在一間公司累積十四年年資(我有認識十六年的)、
而這樣還可以接觸許多看起來毫不相干的領域還不夠怪,
那我們再來談談怪胎的學習之路吧,相較於快速累積的工作經驗,
我的學習顯得較為曲折,繞了好些遠路,
冤枉嗎?我個人覺得很難說。
.
.
簡歷
先談些個人基本資料,
主後1988年,就讀國小;
主後1994年,國小畢業,就讀國中;
主後1996年,國中畢業,就讀高中,同時開始就業;
主後1999年,高中畢業;
主後2005年,就讀大學;
主後2009年,大學畢業。
.
有沒有看出什麼端倪呢?沒有的話沒關係,反正我會說;
不過我要先爆點家中狀況的料,家父是個純樸的人,只是家父不是個讀書的人,
家母對於學業也不是很在意,加上家中家境不算理想,
所以對讀書不反對,卻也沒特別鼓勵,因為這會花不少錢,
我家的教育預算並不是很充裕,這是我們兄弟自小就感受到了,
舉幾個簡單的情形,說明我家的學習環境:
.
一、我家沒有書桌,直到今天我家的書桌仍然只有我房間有,陽光柏牛的桌子是工作桌。
.
二、我家沒有什麼書,我從小閱讀頻率最高的書叫做「字典」,那本字典已經被翻爛了,這倒是奠定了我的中文底子,另外還有幾本舅舅留下來、由吳碧涵女士所著的《吳姐姐講歷史故事》,這幾本書很重要,引發我對歷史的興趣,不過只到宋朝而已。
.
三、我聽說有位長輩常感嘆我「欠栽培」,我很感激,不過大概可以說明我的狀況。
.
這幾點大概可以說明了我家的讀書風氣,可以說是個有點惡劣的環境,
似乎已經為這條遠路埋下了些伏筆,故事背景就大概說到這裡吧。
.
.
放棄
我的學習之路,大概只有國小是比較普通,這部分沒什麼可以討論的地方,
這時期的成績不上不下的,倒也過著快樂、但也可以說肆無忌憚的童年。
.
國中則是我人生重要的一段時期,以學習的角度,這段時間充滿了挫折,
在英文、數學的夾殺之下,我的國中學業只能靠國文、歷史等科目撐場面,
也因為家中經濟因素,所以補習、課後輔導這碼事跟我沒有關係;
當然我也要說,我國中那班的讀書風氣,基本上也乏善可陳,
如果我沒記錯的話,當時三年級分班時,那一班只有一位同學是A段班,
當敝校全三年級都在為聯考備戰時,我們班發出陣陣干擾軍心的歡笑聲;
而我們班也是訓導系統緊盯的對象,每每學校有什麼人闖了禍,
當時的生教組長第一個行動通常是來關切我們班,十次通常有七、八次可以找到事主。
.
我們班導對我們也是莫可奈何,印象很深刻的一次是他老人家語重心長的說:
以後出了社會,要好好做人。」在畢業前夕說這話,想想是令人哭笑不得,
用以佐證我們班的狀況,是很有力道的。
.
也因學業方面的不盡如意,我國中時參加了烘培技藝班,
畢業的時候,考量到家中經濟狀況,選擇了建教合作班,
又可以在公司的補助下完成高中學業,又可以獲得收入;
這可以說是一舉兩得,不過代價就是高中學業,
在半工半讀的狀況之下,學習效率更是慘不忍睹,
我也獲得了不靠任何支撐物打瞌睡的高等技能。
.
高中另外一個對學習打擊的,是我們是末代學年,也就是說我們沒有學弟妹,
在這樣的情況下,老師根本不敢留我們的級,因為也沒班級可以收我們,
如此,我們過著毫無顧忌的高中生活,學習的事情更被拋到九霄雲外,
我當時也想,高中大概是我的最高學歷了。
.
.
玩票
高中畢業後,同學多有去補習進修,也多在隔年考上夜二專,而我則沒有;
不過倒是玩票性質的去考了幾次四技二專的考試,我還記得幾次細節,
.
如果沒記錯的話第一次是主後2001年跟陽光柏牛去中國工專考美工,
第二次則是主後2002年在智光高職考電子,這兩次順序記的不是很清楚,
不過都是玩票性質的就是了,成績想當然爾也不怎麼樣,尤其主後2002年當兵去了,
也就不在乎成績如何。
.
第三次比較認真一點,在主後2004年服替代役時去考的,
不過因為在嘉義考,依據當時的規則只能報南部的學校,所以這次也沒去登記。
.
第四次則是主後2005年在智光高職考電子,也是在這次考上了未來待四年的學校。
.
這樣算起來,我總共交了四次報名費用,前後歷時六年,
這六年,是蹉跎嗎?是冤枉嗎?我覺得有這樣的味道,
而也因這段時間的近乎空白的歷程,我對於學習有近乎執著的企圖。
.
.
醒悟
讓我想要在學歷上有所充實的,除了來自於許多長輩的口頭鼓勵外,
更有許多長輩即使已經有所成就、甚至已經屆退之齡,仍然戮力學習;
我一位敬愛的主日學老師,跑到美國學美術,即使已經四五十歲;
老朋友的母親,為了專業上的進修,禮拜五乘車到台南上課,禮拜日回台北;
服役時的同事,假日到附近的學校攻讀碩士,即使工作的需求不大;
一起聚會的許多長輩,即使在人生的尾聲,仍希冀更多在主的話上下工夫;
這些對我這個已經近乎放棄學習的人,是很大的刺激,
比他們年輕的我,不當自省嗎?不當試著走出一條路嗎?
.
也因此,我第三次、第四次,較之前兩次認真不少,
但這只是刺激我考取學校而已,對學習而言最大的刺激,來自於我的高中同學,
我還記得,那時甫考上學校,開學前剛好有機會分別與兩位高中同學閒聊,
他們都在畢業後一兩年考上夜二專,當時也都完成學業,
其中一位他視他的畢業證書,做為這些年來的繳費證明;
另一同學的切身經歷是當他抱著畢業證書,前往謀職時,
面試的人事給了他一張電路圖,以及若干題目,過著快樂學生生活,
考試以各種非正規技巧過關的他,並沒有獲得這分工作。
.
這兩位同學的感觸讓我悚然而驚,我們來自同一個班級,有類似的學習背景,
他們昨天的故事,可能是我明天的遭遇,這適時的提醒給我很大的影響,
此後四年我雖然不敢說學業有成,也不敢說彌補了之前的荒蕪,
但我想我稱得上盡心在學習上,而且儘量把握可以使用的時間,
這具體反應在通識課的選擇,我通常都避免找容易過的課程,而選擇可以學習的,
即或這學期有空堂,也會找課程旁聽,最明顯的一次是放無薪假時的七學分
.
總而言之,我想大學的四年留下一個尚算滿意的句點
即使,我很清楚這不是我學習的句點。
.
.
非常規
繞了這麼長的一段路,我比同齡的人晚了六年畢業,
但是這多走的路,卻使我燃起了對學習的熱誠,雖然我的外表看起來比較冷漠,
我也沒有辦法什麼都學,但是對於學習,卻有種純粹為了學習而學習的態度;
所以這些年來,一有學習的機會,我通常都不會放過,即或這跟我的工作毫無關係,
倒也累積了些看起來有些雜的東西(說好聽些叫多元);
總的來說,我的學習之路不是來自於書香世家,這家庭並未給我好的學習環境;
也不是來自於正規的教育體系,國中起就在不太用功讀書的我,一度曾放棄學業,
即令大學稍有幾分認真,半工半讀的夜貓子生活,讀書效率並不算理想,
那麼,是什麼造就了今日好像有點學習態度的我?
.
我曉得人會說,這是我的努力,但我很清楚,
如果不是主在我生命中的帶領與恩賜,不會有今日的我;
如果主沒有讓我去服替代役、沒有認識這些長輩,不會有這些刺激;
如果主讓我高中畢業後就去讀夜二專,那這三年不過是高中荒唐的延續;
如果主沒有讓我繞這麼一段路,我不會體會學習的可貴;
這當中還有很多我說不盡的恩典,我很清楚,今日如我,蒙主恩成,
或許多走了一點路,耽擱了幾年的光陰,也有了許多曲折起伏,
我也不認為我這是常規、是可以依循的,
但也因此確定,我的限制與缺點,以及主在我身上所施的厚恩,
這些都是我這短短的文章難以道盡,也是我感恩不盡的。
.
.

繞路 有 “ 8 則迴響 ”

  1. 引用通告: 淺談見證 | 虛吾小築
  2. 引用通告: 銜筆十載 | 虛吾小築
  3. 引用通告: 匯流2015 | 虛吾小築
  4. 引用通告: 銘心片語 | 虛吾小築

心有所感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標誌

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com 帳號。 登出 /  變更 )

Google photo

您的留言將使用 Google 帳號。 登出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 登出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 登出 /  變更 )

連結到 %s

This site uses Akismet to reduce spam. Learn how your comment data is process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