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兵戰鬥體驗日記

.
在台灣,複雜的兩性關係中,有一部份是這樣的,
女性朋友永遠不曉得為什麼男性喜歡聊軍中經歷,
女性朋友永遠不能理解為什麼平日話不多的男性,
一談起軍旅生活就像是開了話匣子侃侃而談,而且欲罷不能,
因為,故事真的很多。
.
最近赫然發現,我竟然沒有寫我去新兵訓練的事情,
這真是條大尾的漏網之魚啊,自己覺得很好笑的說。
.
.
生日禮物
話說主後2002年生日,收到一個有點點意外的禮物,
國家需要我了。」隔天上班我帶著有點複雜的心情跟主管報告,
準備辦理相關手續,基本上主管看多了,所以倒是心平氣和的隨口問:
哦?什麼兵種?去哪裡?」我國最多的兵種是陸軍,
雖然我不知道為何四面環海的台灣為何如此,而我也不能免俗的是陸軍。
.
喔,我是陸軍,要去新中受訓。」我照實回答了。
.
心中?什麼地方?你想玩我在你心中當兵的哏嗎?」主管一臉的不屑與質疑。
.
不是啦,是真的叫新中,新舊的新、中間的中,在台南。」我趕緊解釋,
台灣真的有這種地方,請相信我,我去過,在台南;
這似乎已經預告了未來有點黑色幽默的劇情。
.
.
謀定後動
由於我很多高中同學都已經入伍,有的還已經快退伍,
所以我心理建設做得還不錯,不過我還是虛心求教各路前輩;
(為此我還換了本容易攜帶的聖經,使用至今)
.
那個時候我爸爸,也就是你爺爺,給我抽到三年的役期。
父親如此說,我突然慶幸我的役期只有一年十個月。
.
我教你折豆腐的祕技。」生產線的學長興致勃勃的說,豆腐指的是棉被與蚊帳。
.
我介紹你本書,你入伍前找時間好好看一下,參考參考。
廖弟兄寫下幾個字給我,拿起來一看,劉墉先生的大作《我不是教你詐》。
.
牙齒是拿來幹什麼的?咬緊牙根的啊。」仲凡如此說。
.
菜鳥時多順服、凡事撿起來做、不須計較,老鳥時將心比心。
有退伍多年、曾經擔任過班長的弟兄如此說。
.
遇到什麼事情,不用在乎,只要求告主。
時任中校的弟兄在電話中如此期勉,隔天還來台北車站壯行,
父親事後知道後笑稱:「沒看過中校送新兵的。」真的很感動。
.
總而言之,主後2002年5月2日,我帶著眾人的期許鼓勵,
彷彿要上戰場般的悲壯心情踏上月台,搭乘前往新訓中心的火車,
月台上好些家長、眷屬擦拭著淚水,哭喊目送即將遠行、邁向未知的青年,
更讓人感到哀戚壯烈的氛圍,彷彿列車的終點是熱戰方酣的前線。
(我的形容詞或許誇張了點,但是真的有很多人到月台上演十八相送,我們繼續)
.
.
新兵入列
列車到站,迎接我們的不是槍林、也不是彈雨,而是映著夕陽餘暉的稻田,
我們一行人站在意境很美的稻田間,感覺跟畫面有點突兀,
不過這時候也顧不上什麼其他的,懷著揣測的複雜心情到了新訓中心—新中,
我要再次強調,新中是台南的一個地名,我沒有開什麼在「心中當兵」的玩笑,
新中更不是新訓中心的簡稱,以上報告完畢。
.
總而言之,名字對我們之後並沒有意義,我們每個人都被分配到一個號碼,
如果我沒記錯,我應該是「洞四拐」,也就是四十七號,這是我的新名字,
從姓氏這點來看,我們還真的是一家人,因為我們同時都改複姓為「新兵」,
這聽起來是不是很像坐監?是有那麼一點點,尤其沒有人身自由、大光頭、
集體行動、有役期(徒刑)、吃公家飯這幾點來看,還真的有點像。
.
.
多元世界
雖然很多人認為當兵浪費時間,但是我現在回想,
如果有心經歷多采多姿的人生,其實不用遠渡重洋到異鄉,
只要去當個兵,就會體會到家鄉是個如此可愛的名詞;
只要去當個兵,就會體會到自由竟是如此美好的境界;
只要去當個兵,就會體會到世界是如此的寬廣與多元。
.
這麼說吧,我們那一連,其實都是台北來的,但是我們這一梯,
並不是所謂的大專兵,所以素質參差不齊,各路豪傑齊聚一堂,
第一天晚上睡覺時,隔壁鄰兵脫下長褲,小腿赫然花花綠綠的。
.
安怎?沒看過喔?」口氣不是很愉悅,可能這是專業素養。
呃,很少看過以鬼為主題的,刺青師技術不錯。」我還真的沒聽過刺鬼的。
對嘛,我就覺得我們很投緣,回台北記得來找我阿,我罩你。」這位大哥裂嘴一笑,
後來他說他是某某大哥的愛將,在道上吃的很開之類的。
.
這位仁兄的上舖外號叫「螞蟻」,這不是說他的個頭,
我猜他好歹有百八的身高,破百的體重,可能再重一點點就不用當兵了,
回題是岸,螞蟻指的是他的膽子,具體事證我們之後再談,
螞蟻當兵前是拉皮條的,懇親會客那天,我們很傻眼的看著一位清秀的女子把他領走,
其實我已經記不太清那位女性外表如何,我印象比較深的是這位偉大的女性手牽一個、
背上背一個、旁邊似乎有個可以自己走、肚子裡還有一個,總共四個;
總而言之,螞蟻是有資格過父親節的,而我沒記錯的話,他好像年紀比我還小。
.
螞蟻的鄰兵,也就是我上鋪,進來以前的職業是從事宗教服務,
據他的說法,他跟閻羅王很熟,他有隻筆可以在閻王爺那邊寫些有的沒的;
不過他顯然比較擅長畫符,中文比較不在行,因為有次他跑來找我,
請我幫他個忙,也算是積點功德之類的,基於我的信仰,我沒馬上答應,
先問問是什麼再說,原來是幫他老兄代筆,他要寫信給愛慕的對象,
不過擔心字寫的像畫符,所以找人幫忙,這是我的榮幸嗎?
託他的福,沒交過女朋友的我也是有寫過情書的。
.
後來才知道,光我們那一間寢室,就有四個乩童,成天都在說些專業術語;
後來才知道,原來當時僅高中畢業的我,學歷竟然算中高的,因為有很多人只國中畢業,
有人國中沒讀完,有人國小沒畢業,而他們很多都住我家附近;
後來才知道,原來我們那一連沒前科的竟然是相對少數,很多人多少都有感化院的經驗,
我承認我的孤陋寡聞在那個時候是開了眼界。
.
.
吞雲吐霧
在工廠工作時,我就知道有很多人喜歡抽菸,
但是到了軍中,我才知道有那麼多人喜歡抽菸,
剛剛說我們那一連沒前科的是相對少數,現在要說沒抽菸的是絕對弱勢;
由於連長有抽菸,所以知道一個菸槍沒有菸,跟要賭鬼不賭博、酒鬼不喝酒是一樣的,
當兵都那麼辛苦了,有必要剝奪一個菸槍的最後樂趣嗎?
與其要防堵有人偷偷抽菸,還不如開放定時定點讓大家抽個痛快,
這跟大禹治水的道理是一樣的,疏浚嘛。
.
於是,我們這些不抽菸的人,也抽了,抽二手的,
因為定時定點放大家抽菸的時候,我們不抽菸的絕對弱勢根本沒地方去,
只好憋著氣跟眾菸槍和在一起,老實說將近一百支菸槍一起開槍還滿壯觀的,
連集合場竟然出現了人造霧,大太陽底下伸手不見五指,只看到朦朧的影子。
.
可我們這些不抽菸的人也見識到抽菸的另一種化學效應,
我加入兩個交談熱烈、好像肝膽相照的新兵中間的對話,
你們之前就認識了啊?真難得當兵還在一起。」沒話找話聊。
.
沒有,今天第一次。」其中一位吐出一個圈圈。
.
呃,那怎麼聊的那麼熱絡?」這我真不明白了。
.
開心嘛,管那麼多,欸,借個火。」另外一位大笑;
我猜,尼古丁裡面十之八九有緩和情緒、催化友誼、強化凝聚的成分,
因為我看到平日一臉兇神惡煞的教育班長們也在人群中跟大家有說有笑的,
當然手上也有菸。
.
.
游擊作戰
由於我在台南當兵,實在不好意思叫家人來懇親會客,
所以當兵前就再三與父母強調,不用來看我,我會過得好好的;
於是乎,當懇親會客當天,不到五個人在寢室裡頭面面相覷,
按規定要有人來接才能出寢室,沒有人來接的就只好在寢室裡,
而最後,其他人都被家人接出去相聚了,就剩我們幾個。
.
你家人沒來?」試探性的問了旁邊的新兵。
.
家人?」這位仁兄冷冷的笑了一下,我還是不要再問下去好了。
.
你們幾個家人沒來?」倒是班長沉不住氣了,為了要盯我們幾個,
他必須在寢室裡面陪著我們,跟著我們一起遭到外頭歡笑聲、美食味的折磨。
報告班長,沒有。」「報告班長,不會有。」班長聽到這答案涼了半截,
於是權衡一下,告誡幾句,就放我們自由、也放自己自由了。
.
可是在營區裡實在沒什麼好晃的,其實這與我們在寢室裡差不多,
差只差在我們可以比較沒顧忌的在營區內飄來飄去,不過我們後來就找到可以做的事了,
那就是四處去關心同袍,跟他們的家人請安問好,這時候通常可以獲得額外的戰備資源,
很有趣的,親朋好友總會覺得軍中吃不好,所以會帶很多美食過來,
我後來去看柏牛時也犯了同樣的毛病,總之,「吃不好」與「吃不飽」是兩碼子事,
這麼多食物誰吃的完啊?於是就需要我們這些患難兄弟的火力支援,
總而言之,晃了一圈之後我也吃飽了,謝謝招待。
.
.
靈異事件
在台灣,鬼故事的七大場合分別是墳墓、醫院、學校、軍營、隧道、廁所與凶宅,
反正只要會死人、特別是冤死的地方,總是會有些有的沒有的故事可以說;
這樣我就奇怪了,為什麼學校與廁所也是呢?學校還可以說是小朋友不想去上學,
對家長編出學校有鬼不敢去的故事,那廁所…是真的有臭死人過嗎?我愚魯啊
當然我們營區也不例外,弔詭的是,新兵們會以既期待又害怕受傷害的心情,
要求班長說說這營區不能說的祕密,而班長則會以極盡嚇人之能事,
盡可能的把這個營區說的像是鬼門入口,各式各樣訪客絡繹不絕之類的,
我想,這對於酷熱的夏天有消暑的效果,這樣軍營可以省下一筆可觀的開銷。
.
然而鬼故事如果遇到那種天不怕地不怕的聽眾,那實在是無趣掃興的事,
好在連隊上滿編一百五十人,總會有人是很捧場的聽眾,比如剛剛介紹的螞蟻;
就這方面來說,螞蟻真是個很捧場的好聽眾,螞蟻每當聽到精彩之處,
總會發出捧場的音效,其實我們比較常被他的叫聲嚇到,
前面說到,螞蟻的身材也許不算標準,但絕對稱的上是大塊頭,
這種人發出高頻短促的尖叫聲,在夜黑風高的晚上,還真的會讓人嚇出身雞皮疙瘩。
.
說真的,這個社會總是有些人喜歡欺負人,而像是螞蟻這種被人知道要害的人,
就有可能遭到欺負,不是可能,是已經,聽了那麼多鬼故事的螞蟻,
怎麼樣也不敢半夜一個人去寢室卅公尺外的廁所上如廁,所以一定要找人陪他,
畢竟廁所與到廁所的路上都有故事,螞蟻光想到就受不了了;
不過螞蟻所託非人,有一次我們聽到一陣淒厲的尖叫聲,隨之而來的是一連串髒話,
原來螞蟻在蹲廁所時,有人惡意的把燈給關了,還附贈一段音效,想當然爾,
螞蟻差點以為他的大限已到,髒話還沒罵完馬上是一段略帶哭音的說:
拜託開個燈啦,好不好?我知道你們在外面……..
.
我印象最深的,是有一次與螞蟻一起站夜哨,兩個人有一搭沒一搭的聊,
當作幫對方提神,避免遭到瞌睡蟲擊潰,其實晚上蚊子很多,我比較想擊潰蚊子;
突然之間,在二樓寢室門口站哨的螞蟻以顫抖的聲音說:
.
有…有人…」老實說,聽他這樣說還真的毛毛的,原來恐懼是會傳染的。
.
有…有嗎…」說真的,我還真的看不到哪裡有人,還是只有螞蟻看到嗎?
.
有…白衣服…在榕樹下…」白衣服?軍中大家都穿綠的阿,誰穿白衣服?
螞蟻說完沒多久,換我也看到了,連集合場的榕樹下幽幽的出現道白色的人影,
這時我們可以確定不是傳說中的查哨官,查哨官會穿軍服,那…那是?
我突然想起班長之前所說,榕樹下的那個故事……
.
正當我們在疑惑驚懼之間,白色人影以極快的速度朝向我們飄來,
我用顫抖的聲音發問:「佔住!口令!誰?」這時白色人影已經近在眼前,
悠悠的說了三個字:(請容我喘口氣,休息一下)
.
.
.
是連長。」然後快速與我錯身而過,原來是連長收假回營,
我後來想想應該拿木槍往他頭上敲的,因為「是連長」並不是口令,
按照我們所受的訓練,所有沒有回答口令的都可以視為敵人對待,
不過我得承認我沒那個膽,這是我在軍中遇到最恐怖的故事,
我可以確定敲下去會變成更恐怖的故事。
.
.
公差
我忘記什麼原因,導致於我常有出公差的記憶,
反正出公差這件事情,讓我經歷些有的沒的,
比如說有次去掃中庭,看到地上散落十元硬幣大小的小紅花,
香甜的味道吸引許多蒼蠅,看起來是挺礙眼的。
.
班長,這是什麼花?」我承認我是個城市鄉巴佬,班長以奇怪的眼神看著我:
.
這不是花,這是蓮霧。」啊?蓮霧?我所知道的蓮霧不是這麼小的啊。
.
沒施肥的蓮霧就是長這樣。」班長忍著笑這麼說,我承認我是露餡了,
吃蓮霧不知道蓮霧長什麼樣子、怎麼成長。
.
還有一次的公差是幫忙批改日記,雖然這樣公布別人日記是很不道德的,
但是有的真的比較誇張,背離了常理的認知,我就偷偷引述一段好了:
.
昨天我作夢,夢到閻羅王,閻羅王要我轉告連長,叫他對我好一點,不然…
看了我差點笑出來,翻到封面一看,竟然是我摟上那位乩童,
這段連長有批示:「給我正經一點,不然…
.
.
錯愕
在軍中,時間的流動與外頭不太一樣,我們好像經過了漫長的時間,
都已經淬鍊出肝膽相照、坦承相見的情誼(一起洗澡),
但是其實時間卻過了不到兩個禮拜,兩個禮拜後也是第一次點放的時間,
一群渴望自由的新兵熱烈討論放假之後的安排,
有人說要好好的去玩個一天,有人說要去旅館好好洗個澡,
不然平時只洗一兩分鐘,流汗量又比平日大,實在是很受不了;
整個連隊呈現一種平常罕見的高昂士氣,這時候長官只能用在營休假嚇阻這支快失控的部隊,這時我打定主意要加入好好洗澡團。
.
部隊解散之前,教育班長大吼:「新兵洞四拐、解散之後留下來。
新兵洞四拐、新兵洞四拐,好熟悉,那不是在叫我嗎?要出公差嗎?
解散後趕緊跑去找班長報到,等候任務交付。
.
新兵洞四拐,打電話叫你的家人來接你。」教育班長的表情有點複雜,
我聽的很疑惑,家裡有什麼變故嗎?不然怎麼會這樣說?哪知有變故的是我。
你被驗退了,打電話叫你的家人來接你。」啊?驗退?
.
我很難形容那種複雜的心情,我是有準備的啊,
事前做的功課、進來之後的努力適應、全部都消散在這一句話中;
以汗水與二手菸所建立起來的同袍情誼,
開始習慣起床五分鐘內把棉被、蚊帳折好、刷牙洗臉完畢、全付武裝連集合場集合;
開始習慣三分鐘內衝到浴室裡洗完澡後再衝出來集合;
開始習慣被班長罵的狗血淋頭而毫不在乎,好多的習慣就如此的瓦解,
那種感覺就好像是被退貨的感覺,整個五味雜陳啊。
.
柏牛,請把我領回家吧,國家不要我了。」撥了電話,
請柏牛坐了趟火車,南下把我領回家,於是乎,我又在台北的天空下,
就這樣,我帶著灑脫的心情踏上征途,帶著錯愕的表情走上歸途,
後續替代役是另外的故事,但是陸軍前後只過了十四天,像是去參加戰鬥營啊。
.
「相聲瓦舍」的《兩光康樂隊》裡有個段子是這樣肯定軍中生活的:
對一個藝術工作者而言,軍中是提供創作靈感來源、動力的地方啊。
誠然如此,君不見我才進去兩個禮拜,就寫出這麼長的文章?
雖然很錯愕,但是我很感謝主給我這段經歷,讓我看到這世界的更多面貌,
也讓我第一次體會這樣緊密的群體生活,我也第一次體會到,
不能聚會是怎麼樣的情形,總之,這短短的十四天中,
有很多的學習與體認,不相信的話請再把本文看一次。
.

心有所感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標誌

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com 帳號。 登出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 登出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 登出 /  變更 )

連結到 %s

This site uses Akismet to reduce spam. Learn how your comment data is process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