達陣

.
打從我對基督信仰有點點概念時,我就常遇著一種說法,
那即是基督信仰很好,但是不要這個時候信,
要信,也要等到年紀老邁、行將就木,
最好,是要到臨終大限,受洗得救、獲得天堂門票,皆大歡喜,
最理想的典範即是路加福音廿三章十字架上的強盜,在死前蒙主應許、相見樂園;
於是乎,有些傳道人就會面對一種情形,那就是必須三更半夜跑到病房或急診室,
然後搶在最後一口氣嚥下之前替他(或她)受洗,(想像壘審比出Safe的手勢)
在這之後也能比較安心的在告別禮拜中唱「佇天堂極榮光贏日晝」,
雖然技術上有些問題需要克服,比如說要找「故人愛吟」會有點點棘手,
但是就結果而言,似乎是讓大家比較欣慰的。
.
我覺得,這種狀況,有點像是上班快遲到,趕上最後一分鐘打卡達陣的那種感覺,
我可以體會那種感受,甫就業時年輕時比較不懂事,上班經常是這樣,
出勤記錄經常是很精準的在臨界值上下游離,說好聽些是時間觀念很強,
講難聽點是經常遲到的黑名單,畢竟不是每次都那麼精準。
.
不過,當我對基督信仰有多一點領受時,越覺得這種觀念,
隱含了許多的風險與不確定性,甚至以本質探究,
存這觀念的人,不就是投機嗎?套句教會中的俗諺:
「地上作財主,天上作拉撒路。」既想在地上享財主之福,又想得拉撒路天上的安息,
兩者兼而有之,恩,很理想;不過,真可以如此理想嗎?
我這話可能會得罪不少人,也會讓許多人傷心,
但是一個人若不負起自己的十架,天天跟隨基督,只因在離世前宣稱歸信並受洗,
這樣可以稱為基督徒嗎?我不知道主怎麼看,但我是比較保守些的。
.
.
死亡
我們先從比較基本的層面切入探討,先擱置這種觀念是否合乎聖經的問題,
這種觀念存在技術上的盲點,那就是對死亡時間的評估過於樂觀;
雖然以我們現在的平均壽命、醫療科技,死亡好像是很遙遠的事,
至少,不是那麼切身之感,然而實情真是如此嗎?
我們不用很多的事證,就可以證明「意外」的存在,
我們對未來有許多的期待,自然不會歡迎死亡的造訪,
但必須承認,這個訪客並不需要經過我們的同意,
所以,那些想趕在死前歸信受洗、以獲得天堂門票的,
單在實踐方面便遊走在邊緣之間,一個不小心、一個意外就出界了。
.
雖然這個世代倡導我們要做自己的主人,這很吸引人,也有很多人奉為圭臬;
但是說真的,我們能掌握的事情有多少?按著我們自己意思發展的又有多少?
理想之所以叫做理想,不就因為現實往往與預期、想法有出入?
我們既不能呼風,也不能喚雨,大的不說,我們連頭髮變黑變白,都無法決定了,
更何況如何預測自己的死期,然後歸信受洗?
這說法有很多的假設,但在我來看,這些假設的基礎是很不牢靠的,
這些假設更禁不起事實的檢驗。
.
另外再說一點,請不要跟我說自殺可以決定死期,
先不說自殺也有失敗的,就是成功,自殺者有否得救這問題尚有爭議;
但我想,即便是一個得救的基督徒,會以自殺了斷餘生,
不僅不珍惜所託付的一切、妥善經營所擁有的恩賜、生命,
對基督的盼望、對聖經的認識,都是大有問題的。
.
.
得救
我承認有人對於時間的掌握還是很精準的,在傳道人、醫療人員的多方配合下,
還是有一定比例的人在嚥下最後一口氣前趕上受洗,也就是在時限內完成相關程序;
如此,我們有近一步討論的機會,事實上這部分的討論也可以應用在一般狀況,
那即是「重生得救」的問題,這誠然是個極大的問題,我不認為在這篇短文中可以論述清楚,我也承認,我雖已確定重生得救,但在具體的分享上,我仍是不成熟的。
.
不過我們仍可以從「重生得救」的角度著眼,
究竟這樣情形的人可以重生得救嗎?
用較通俗的說法,可以獲得天堂門票嗎?
我覺得,這是很值得思考的問題,在我對今日教會運作的觀察,
對重生往往依據「信而受洗的必然得救」(馬可福音十六章16節),
這點也使人有個直覺「受洗等於得救」,不過這段聖經邏輯上是先有對基督的確信,
才有洗禮的儀式,才有重生得救;
就我對聖經的些微領受,洗禮卻是當中重要性較低的,
主要的依據是聖經中有些得救的人,不一定有受過洗禮,十字架上的強盜即是一例,
再者受洗的意義,除了表明對基督的信以外,我們從多處聖經都可以看到,
所象徵的是基督的死,基督徒在受洗上與基督的死聯合,舊事已過,都變成新,
羅馬書第六章3到8節如此說:「豈不知我們這受洗歸入基督耶穌的人是受洗歸入他的死嗎?所以,我們藉著洗禮歸入死,和他一同埋葬,原是叫我們一舉一動有新生的樣式,像基督藉著父的榮耀從死裡復活一樣。我們若在他死的形狀上與他聯合,也要在他復活的形狀上與他聯合;因為知道我們的舊人和他同釘十字架,使罪身滅絕,叫我們不再作罪的奴僕;因為已死的人是脫離了罪。我們若是與基督同死,就信必與他同活。
歌羅西書也如此說:「你們既受洗與他一同埋葬,也就在此與他一同復活,都因信那叫他從死裡復活神的功用。」(歌羅西書二章12節)
.
這些都指出受洗的意義是「死」,而緊接而來的「死裡復活」講的才是重生得救,
受洗與得救有緊密關係,然而在本質上仍是有差異的,也沒有必然關係,
我們並沒有辦法用一個儀式使人得救,一個人能得救,是因著他對基督的信,
受洗的儀式並不具有神奇的功效,我聽聞一種說法,
好像說受洗了之後就會熱心、就會追求,聖靈也會住入這人的心中,
但是若沒有信,這受洗本身並沒有意義,只是徒然,只是自欺,
我說的話有些重,但是我們回到聖經來看,當清楚「信」才是基礎,
一個人能得救,是本乎恩,也是因著信(以弗所書二章8節),這段聖經有提到受洗嗎?
很抱歉,並沒有,我們之所以如此嚴肅、如此嚴謹,
是因為這種「受洗等於得救」的觀念,給人虛假的平安與盼望,
直到有一天面對到真正的挑戰時,便遭到徹底的摧毀,
沒有根基的房子焉能抵擋洪流呢?
沒有扎根的樹木焉能熬過風雨呢?
照樣,沒有基督生命的,同樣不能經過生死的試驗,
這種臨終趕著受洗,是否真正因信而受洗、進而得著屬天生命與盼望,
我不曉得,但我是有疑慮的。
.
.
成聖
即令真的重生得救、有分屬天恩福好了,我們仍然可以進一步探討一個問題,
那就是基督徒道路、生命的問題,前面有假設一種情境,
這種趕著在最後一口氣嚥下之前受洗的受洗像是趕著打上班的卡,
可我們有沒有想過,就算是趕上了打上班卡,也是要上班的啊。
.
正如千萬聖徒所走過、跟隨基督的路,重生得救其實只是個開始而已,
即或重生得救、在屬靈上得著基督生命的,以生命成熟度而言仍是稚嫩的,
就像嬰孩幼童一般,還有許多需要成長的地方,聖經提到這種光景,
是用很具體的說,是「吃奶的」(希伯來書五章12~13節),
這並不是貶抑,而是生命本來就有不同的階段,
成熟雖然是目標,但是卻不是一蹴可及,因此跟隨基督便是基督徒一生的路,
每個人有主所給的十字架,我們背起這十字架,天天跟隨為我們捨己、以血買贖我們的,
這是基督的腳蹤、這是基督徒的路、這是作門徒的代價。
.
如此,一個即將離開這世界的人,即或真正得救歸主,名字記在生命冊上,
我仍深感這是件憾事,因為沒有更多的時間面對成聖、成熟的問題,
這是需要時間、需要主動工、需要養分甚至需要管教擊打的;
至少,以我自己來說,雖然以平均壽命而言尚算年輕,在主裡也有些領受,
然而仍然感到標竿是遙遠的,仍感到自己尚未成熟、完全,
這十餘年的時間雖然讓我看到了長進,但也更讓我看到了不足,
那個成熟,不過是小學一年級進階到小學二年級吧,也更能體會保羅所說:
這不是說我已經得著了,已經完全了;
我乃是竭力追求,或者可以得著基督耶穌所以得著我的(或作:所要我得的)。
弟兄們,我不是以為自己已經得著了;
我只有一件事,就是忘記背後,努力面前的,向著標竿直跑,
要得 神在基督耶穌裡從上面召我來得的獎賞。」(腓立比書三章12~14節)
這也是我們一生當尋求的完全,而這目標不是飄渺的,這目標如同保羅的見證:
因為他預先所知道的人,就預先定下效法他兒子的模樣,
使他兒子在許多弟兄中作長子。」(羅馬書八章29節)
直等到我們眾人在真道上同歸於一,認識神的兒子,
得以長大成人,滿有基督長成的身量。」(以弗所書四章13節)
.
其實,走筆至此,這已經不只是對臨終受洗的議題所說的,
也包含今日我們在世寄居、每個屬乎主的人所行之道說的。
.
.
天家
末了,我們還可以從一個問題切入這個議題,
我們奔走這條屬天道路,會渴慕天上的家鄉嗎?
假若一個走到生命終點,才想歸信的人,即便得救了,
會認識、渴慕將要去的地方嗎?會因主的拯救得著真正、屬天的平安嗎?
倘若會,感謝主,但我想,相關的問題仍然是值得我們進一步思想的,
這篇文章雖然因為想探討臨終受洗的狀況而萌生,
但是在構思、撰寫的過程中,感到這其實與我們今日也有密切關係,
我們走的是什麼樣的路?
我們要往何方?
有一天與主相會,我們是歡然相見?還是對主毫無所悉?
.
這是我們當面對的。
.
.

心有所感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標誌

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com 帳號。 登出 /  變更 )

Google photo

您的留言將使用 Google 帳號。 登出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 登出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 登出 /  變更 )

連結到 %s

This site uses Akismet to reduce spam. Learn how your comment data is process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