敗家紀念

.
敗家有什麼好紀念的?
敗家值得紀念,是因為背後的故事與價值,
主後2012年10月16日,我買了《台語聖詩全集》。
.
就某些狀況而言,我預算編列不太會手軟,
這似乎與我平日的形象不符,但這是事實,
而什麼樣的狀況會讓我如此,或許從這篇紀念文可以窺見一些端倪。
.
.
先來提個遠因吧,在若干年前,一次機會與人聊到台語聖詩,
隨後就提及坊間是否有聖詩的專輯,搜尋之後還真的有呢,
當時興致勃勃的去詢價,不過熱情馬上被售價澆熄,
對那時的我而言,那個數字並不是很親切,
這件事情就因此告個段落,未再被提起。
.
老實說,小時候我不是很喜歡台語聖詩,語言的隔閡固然是個重要的原因,
還有個技術上的困難,在於台語聖詩的旋律有時起音稍高,唱男低音的我根本上不去;
但更讓我感到索然無味的,普遍四節的聖詩是好像都唱不完,
年少的我,對台語聖詩的興趣實在不高,這也是我看到售價打退堂鼓的主因;
我會重拾對台語的學習,其實來自一份挫折與需要,
在嘉義服役的日子,因為服務內容的關係,有著與民眾頻繁接觸的需要,
讓我「不輪轉」的台語極為明顯,最為羞愧的一次,是民眾聽完我的台語後,
跟我說:「你說國語好了,我聽得懂。」言下之意我的台語讓他困惑了;
為此,我的台語在嘉義雖然談不上進步,但至少多了些練習。
.
不過這還不足夠,近年來有兩件事的組成,正式成為喜愛台語的動機;
一件來自於數年前,成人主日學為了配合一位不識中文、但會讀白話字的長輩,
開始以白話字讀經,客觀來說,那是個很有趣的畫面,因為台語的用字遣詞、邏輯,
部分與國語是有別的,不能直接以國語的使用方式套用於台語,
這樣聽起來會很怪,用個我們比較熟悉的狀況舉例,當我們問候:「你好嗎?」
我們曉得英文會說:「How are you?」而不會說:「You good?」
當然,如果哪天來個老美問我們說:「如何是你?」我們也會聽不懂什麼意思,
台語與國語的分歧沒有那麼大,不過還是有很多差異,把會與不會分別出來,
這類笑話我鬧過很多次,為了我已經快蕩然無存的形象,我就不提了。
.
講到白話字聖經,這裡要岔題講些心中的感動,
翻譯白話字聖經的是英國蘇格蘭牧師湯瑪斯.巴克禮(Thomas Barclay),
巴克禮牧師的知名度在台灣不如來自加拿大的喬治.萊斯里.馬偕(George Leslie Mackay),
然而就造就教會而言,巴克禮有著難以估計的深遠影響,最主要的即是聖經翻譯,
這位牧師在翻譯聖經前,曾考量到是否使用漢字(即中文)翻譯,
只是在當時教育並不普及的情形下,漢字聖經難以讓弟兄姐妹閱讀,
因此巴克禮牧師改以容易學習、僅以拼音的白話字(即羅馬拼音),
巴克禮認為:「若要有健全而有活命的教會,每一信徒不分男女,都要研讀聖經」,
而白話字是可以很快讓弟兄姐妹自己閱讀主的話,1885年七月的白話字刊《台灣府城教會報》如此說:「你們自己讀聖經,會受聖靈的感動,雖然沒有人講道給你們聽,仍然會明白上帝的旨意。
這是何等的美意,至今我還會感到深深的悸動,
我們不難想像,當時無論教育水平、聚會地點都不如今日普及,
這樣的設想讓信徒即使沒有機會聚會,仍可藉著聖經認識主;
雖然今日我們的教育水平提升,不需學習白話字,
然而,巴克禮牧師認為信徒應當自己讀聖經,這樣的原則是至今依然;
事實上我們在這世代,是無可推諉的,聖經比過去任何時代都容易取得,
即或沒有紙本,依然有電子版,更應該如巴克禮牧師所說,
雖可能無人講道,我們仍可以自己藉著聖經尋求主自己,
這並不是忽略否定講道的恩賜與需要,但我們總有我們的責任。
.
資料來源:http://www.laijohn.com/BOOK1/020.htm
.
我們回題吧,第二件成為喜愛台語聖詩的理由,
則來自於當對台語有多一點點認識時,深深被歌詞中的意境所吸引,
特別是歌詞中的層次感與起承轉合,通常第一節是初信或未信,
第二節與第三節則開始有些經歷、學習、領受,
最末節則可以感到離世之前對屬天盼望的確信,早期的一些詩歌都有這種特性,
《奇異恩典》(Amazing Grace)可以說是個經典,第一節有初蒙恩、昔瞎眼的感嘆,
最末節則有「將來禧年,聖徒歡聚」的盼望,每一節都有不同的層次,
當我們在主裡略有些經歷、走過一段天路時,當中的共鳴難以言盡;
五百多首詩歌陌生的還是比較多,但是有好些卻已經深深烙印至心中,
這點容後再述,總而言之,這幾年我的品味越活越回去,會觸動我心的詩歌,
是那些已經傳唱百年,漸漸不合時宜的古老詩歌。
.
直到近日留意到新眼光有在販售《台語聖詩全集》,在這幾年心境的改變之下,
趕緊編列預算購買,其實貼出訊息的九月就想下手了,只是當月預算不足,
雖然上面寫的是「送給父母、長輩的好禮物」,可是就我個人來說,
那是我想要的(反而我家長輩對這個可能興趣沒有太高),
接到訂單的姐妹還很錯愕,很意外這份禮物是要給一位卅歲出頭的人;
會如此迫切還有個環境因素,就我所知,台灣基督長老教會現在推廣的是新聖詩,
新聖詩我看過幾次,有幾首我聽過,新歌不少,也很多元,
但那種歌詞中的雋永深沉、對屬天生命的經驗體會、基督信仰的內涵,相較顯得薄弱;
無論如何,新聖詩的出現讓我意識到聖詩淡出人們記憶甚至消失的可能,
這讓我怎麼樣也要趁有機會的時候先保存下來,代價雖然是好幾個小朋友一齊出走,
但就結果而言是欣然接受的,我已經很長舌了,詩歌簡介就留待下篇罷。
.
.

心有所感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標誌

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com 帳號。 登出 /  變更 )

Google photo

您的留言將使用 Google 帳號。 登出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 登出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 登出 /  變更 )

連結到 %s

This site uses Akismet to reduce spam. Learn how your comment data is process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