西ㄟ恩滴歪

.
在嘉義所留下的記憶中,有一部份是一隻叫做Candy的狗留下來的。
.
那是牧師家養的狗,
聽說,牠是牧師來嘉義、在民雄暫居時加入的成員;
聽說,當牧師一家遷來朴子時,即使沒有把牠帶上,依然在民雄守候著;
聽說,有次大專中心的狗阿布被帶去作客,與王糖果同一屋簷共度一夜,
適逢Candy遇到經期,隔天的狼藉讓人忍不住瓜田李下的聯想,忍不住大罵:
「阿布,你這畜生,看你幹的什麼好事?」
阿布:「汪?」
.
記得,當我把鹹酥雞放在機車上,一個不留神就被偷偷的解決;
記得,我是牧師家以外主要照顧牠的人之一,有時牧師有事,我會代為料理牠的吃喝拉撒;
記得,牽著牠散步時比較像是被暴衝的牠拖著走;
記得,這樣的牠面對小主人牽著牠散步時,只是安靜溫順的前進,深怕傷害小主人;
記得,牠是隻會養寵物的狗,假如養的不是錢鼠,應該會很受鼓勵;
記得,這是一隻很挑食的狗,不想吃的食物還不屑一顧;
記得,當我牽著胖哈散步遇到牠時,牠表現出挑釁的態度;(註)
記得,有些姐妹(如李晚)對牠的熱情難以招架,我要幫忙擋駕;
記得,牠對於這個家的守護與陪伴,當我們在嘉義時,是不可分的一部份。
.
後來我離開了嘉義,回到了北部,
聽說,牠當了七隻小狗的媽媽,當時暱稱這七隻是七小福,加媽媽是八寶粥;
聽說,牠去後壁住以後,整隻胖了半圈有餘;
聽說,牠被誤會在社區隨處便溺,為了杜絕這樣的謠言,過著深居簡出的日子;
聽說,主後2012年12月21日,牠閉上眼睛,從此沒再睜開過。
.
我們知道總有這一天的,我們每個都有來的時候,也有離開的時候,
可是真正面對時,我們還是感到,為什麼相聚的時間總是太少?
我想,更感傷的是,曾經相處的點滴只能回憶,
更是因為又少了個曾經一起相處、留下記憶的同伴,
離開,帶走了一份關係,帶走了一份彼此的記憶,這塊被帶走的拼圖,難以被取代,
Candy,請收下我們對你的懷念,
而你,會在我們心中留下一個位置。
.
.
.
.
註:此事件被牧師機會教育,帶女性出去要小心被另外一個女性看見。
(不巧的是這兩隻都是母的)
.
.

心有所感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標誌

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com 帳號。 登出 /  變更 )

Google photo

您的留言將使用 Google 帳號。 登出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 登出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 登出 /  變更 )

連結到 %s

This site uses Akismet to reduce spam. Learn how your comment data is process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