約櫃三證—三證亞倫杖

.
被放到約櫃的第三個事物,是亞倫發芽的杖,
相對於嗎哪、約版,亞倫的杖在聖經其他地方是較少被提及的,
但亞倫的杖之所以被放進約櫃作為見證,亦有其值得今日思考的意義。
亞倫的杖並不是一開始就被放入約櫃中的,在這之前,
亞倫的杖曾經變作蛇,吞吃了埃及術士的杖所變成的蛇,(出埃及記七章12節)
但是這不足以作為放入約櫃的依據,亞倫的杖之所以放入約櫃,
有其緣由,這杖放入約櫃,見證了 神在以色列人中的選召。
.
.
θ、緣由
我們若要認識亞倫發芽的杖,需要對當時的背景有些認識,
這個背景是可拉的背叛(民數記十六章),在民數記中,記載了可拉一黨的攻擊,
他們認為摩西、亞倫自高,擅自取了祭司的職任,
按他們的說法,以色列人俱都聖潔,不獨摩西、亞倫而已,(民數記十六章3節)
按摩西對他們的回應,他們更圖謀祭司的職任,(民數記十六章10節)
這在摩西來看,這已經越過了主的旨意,所以摩西也不與可拉一黨爭辯,
乃是將此事擺在 神跟前裁決,而這件事也以可拉一黨的覆滅了結。(民數記十六章28~35節)
可拉的背叛還有好些值得探討的地方,到新約時還引以為戒,(猶大書11節)
但若我們的主題是亞倫發芽的杖,可拉的背叛只是個引言。
.
嚴格而論,可拉的事件並未因覆滅而結束,可拉一黨誠然挑起了以色列人對摩西亞倫的敵意,
於是以色列人因著他們的死亡而發怨言說:「你們殺了耶和華的百姓了。」(民數記十六章41節)
這問題致使 神介入,以祂的方式顯明祂的揀選,而這方式,便是將十二支派族長的杖,
放在會幕中、法櫃前,明確的說,蒙揀選的那人,杖必發芽。(民數記十七章1~5節)
藉著這樣的方式, 神使亞倫的杖在一夜之間「發了芽,生了花苞,開了花,結了熟杏。」(民數記十七章8節)
並隨即論到:「把亞倫的杖還放在法櫃前,給這些背叛之子留作記號。
這樣,你就使他們向我發的怨言止息,免得他們死亡。」(民數記十七章10節)
.
.
ι、選召
這便是亞倫發芽的杖放在約櫃中的緣由,顯明對亞倫的選召,
這固然是 神旨意的顯明,而值得思想的是所使用的方法;
我們曉得木杖在一夜之間發芽、開花、結果,大違我們對自然科學的認識,
很明顯有超越自然的能力介入,不僅時間上不可能如此快速,
單就已然是死物的木杖可以發芽,便是讓人驚異的事,我們在當中實在看到主的作為,
這不是死裡復活嗎?在生機斷絕的地方,有新的生命萌生。
.
賜生命的主,以此顯明祂的選召,我想是很具思想價值的;
可拉的問題,固然是對聖職的圖謀,但更有討論空間的,是生命的問題,
在這選召中,主以死裡復活作為對亞倫的揀選,不僅是記號,更是聖事的特質。
.
亞倫的杖對今日我們而言,我們當如何看待呢?
就我不是很成熟的領受與觀察,亞倫的杖反映出今日我們對「呼召」、「服事」的輕忽,
我曉得今日有很多人,有個熱誠,希望能夠在教會、在聖工上有分,
我們姑且不論這個熱誠的源頭,倘若我們存敬畏的心在主跟前,我們不當尋求主人的意思嗎?
當耶穌對門徒說:「要收的莊稼多,做工的人少。」這話讓人充滿使命感,
然而主旋即又說:「所以,你們當求莊稼的主打發工人出去收他的莊稼。」(馬太福音九章38節)
路加福音十章也有同樣的記載,在屬 神的事上,我們確實看到需求,
但這段話,我想也足以讓我們看到,我們應當尋求、順從主人的意思。
.
再者,我們既認定屬靈事務必須出於主的旨意,我們豈不當思想,
我們就是在職場上也會擇人共事,主在屬祂的事上不也會揀選祂所需要的人?
那怕這個人垂垂老矣,如米甸的摩西?
那怕這個人曾經抵擋,如大數的掃羅?
那怕這個人被禁荒島,如拔摩的約翰?
「呼召」與「揀選」顯出主的絕對主權,保羅論到呼召與揀選,先說:
雙子還沒有生下來,善惡還沒有做出來,只因要顯明 神揀選人的旨意,
不在乎人的行為,乃在乎召人的主。」(羅馬書九章11節)後又說道:
這不在乎那定意的,也不在乎那奔跑的,只在乎發憐憫的 神。」(羅馬書九章16節)
今日我們在服事之前,我想應當注重的是主的心意如何,
有些事,是出於主的旨意,願主使我們順服;
有些事,是做了很好,不做也無妨,是主給我們的自由;
有些事,是做了無益,反而遭致虧損;
有些事,是出於血氣,甚至可能敵擋 神,這不是沒可能的,
基督在世的時候,就明說:「人要把你們趕出會堂,並且時候將到,
凡殺你們的就以為是事奉 神。」(約翰福音十六章2節)
過不多時,大數的掃羅就是這群人中的一份子,
我們的宗教熱心,若無聖經真知識為基礎,有很高的風險。
.
.
κ、生命
再者,亞倫發芽的杖,也表明了死而復活的生命,是我們之前提過的,
但我們還有著重的需要與價值,因為今日我們或許對「生命」感到有興趣,
我們也很容易將之朗朗上口,然就我對聖經的粗淺認識,當聖經在提到生命,
是有豐富的意涵,不只是生理機能、意識活動所定義的生命而已,
聖經對於生命,並不滿足於這一層面的定義,同樣,我們也可延伸說一些,
與生命相對的「死亡」,在聖經中的定義,也不僅只是在生理、意識這個層面,
我們若有些這樣的認識,我們就不會因創世記「只是分別善惡樹上的果子,
你不可吃,因為你吃的日子必定死!」(創世記二章17結)侷限在生理層面而困擾,
而我們也因此對聖經中所提的「死亡」有更深刻的認識。
.
論道生理層面的生死,不只聖經不滿足於此,事實上人也是如此,
多年前我曾經看過兩部電影,分別是湯姆.漢克(Tom Hanks)主演的《綠色奇蹟》(The Green Mile)與羅賓.威廉斯(Robin Williams)主演的《變人》(Bicentennial Man),
這兩部主題不同的電影,卻不約而同的加入了對「永遠生命」的元素,
而兩部電影也在人類的理解中,指出人若只是生理層面的活著,是禍非福,
按著傳道者的見證,那在日光之下只是虛空而使人恨惡(傳道書二章17節)。
.
那麼,我們就當思想,什麼是「生命」?聖經中所說的「生命」?
我得承認我對談論這個主題,是有猶豫的,因為這是個很重要的主題,
我甚擔心我的認識不僅膚淺,也可能存在偏差,因此實在需要從上頭來的保守,
而我們藉此,也可以提一下,這正是事奉所需要的,我們不是倚靠自己的膀臂,
乃是靠著上頭所賜的恩典,所加添的能力,這對我們這極其有限的人而言,
是很重要、寶貴的事,我們窮其一生都無法完全認識聖經、認識信道、認識基督,
如保羅所嘆,我們如今都是「彷彿對著鏡子觀看,糢糊不清。」(歌林多前書十三章12節),
保羅尚且如此,我們又何能誇口我們對聖經有多少認識?反而越深入,越看見屬天奧秘的深邃;
但願我們藉著主所給話,靠著應許與我們同在、真理的聖靈,對這模糊的輪廓有更真實的認識,
作為一個軟弱無知者,我想這樣的認識是很基本、合宜的。
.
我們可以從聖經中所說的生命(聖經有更多地方提到這生命),
就亞倫發芽的杖所能給我們的見證與提醒進行粗略的討論;
在此之前必須先提點中文與原文的差異,中文翻譯成「生命」一詞的,
在希臘文中有兩個字,分別是(G5590)ψυχή與(G2222)ζωή,
前者有時會翻成「靈魂」或「魂」,這可以幫助我們釐清些問題,而後者是我們要聚焦的,
這生命的特質,是在基督裡的恩賜,當保羅在羅馬書論及「罪的工價乃是死」後,
旋即又說「惟有 神的恩賜,在我們的主基督耶穌裡,乃是永生。」(羅馬書六章23節)
這裡有兩個對比,除了生與死之外,也比較了「罪的工價」與「 神的恩賜」,
前者犯罪所必須承擔的,工價意指明確的因果關係,種什麼,收什麼,這是工價的特性,
行善的,得賞賜,行惡的,受懲治,這是工價的特性,於是,罪的工價,就是死;
但與工價比較的,竟是恩賜,恩賜並不在乎行為,在羅馬書有段這樣的論述:
做工的得工價,不算恩典,乃是該得的。」(羅馬書四章4節)
你們得救是本乎恩,也因著信;這並不是出於自己,乃是神所賜的,
也不是出於行為,免得有人自誇。」(以弗所書二章8、9節)
若說這恩賜有什麼條件,那即是「在基督裡」,並不是給予普世,
乃是給了凡在基督裡的,這與主耶穌基督在世時論及葡萄樹比喻相合,(約翰福音十五章)
使我們在基督之外看不到盼望,看不到拯救,看不到平安與生命;
關於亞倫的杖,我們也可以順著去談一點,那就是在這段論述中,
我是葡萄樹,你們是枝子。常在我裡面的,我也常在他裡面,這人就多結果子;
因為離了我,你們就不能做什麼。」(約翰福音十五章5節)
看到這一段了嗎?不能做什麼,如果我們離了主,離了真葡萄樹,
這不僅對於服事,也關乎我們的存活,在主裡的生活。
.
這生命的另一個重要的特性,那就是不是出於人,
正如約翰福音論到信了的人:「這等人不是從血氣生的,不是從情慾生的,
也不是從人意生的,乃是從 神生的。」(約翰福音一章13節)
保羅的見證也很清楚,這生命是聖靈工作的結果:
順著聖靈撒種的,必從聖靈收永生。」(加拉太書六章8節)
我想這是屬靈事務很重要的,我們不是憑藉著自己的能力行事,乃是靠著上頭加給我們的力量,
我們就是能做什麼,若不是出於主的選召,出於聖靈的工作,
不但不榮耀主,與人的益處也很有限而短暫,
天曉得我們這必朽壞的,若不是有屬天生命在我們裡面,
我們不過如亞倫的杖,只是死物而已,但那生命的大能在我們裡面,
我們有了另一個全新的故事,我們應當記得,
若有人在基督裡,他就是新造的人,舊事已過,都變成新的了。」(哥林多後書五章17節)
從此,我們可以看到屬靈的事,並不是我們隨己意、按熱心去行,
乃是出於主的旨意,照著上頭來的能力,藉著聖靈隨時的幫助。
.
論到這生命,最為重要的,不是特性,也不是影響,而是,這生命是什麼?
保羅對歌羅西教會論到屬天生命時,直接指出這生命的本質,不是別的,是基督:
基督是我們的生命。」(歌羅西書三章4節)
這是極具震撼力的一件事,基督的信仰,並不是改善一個人,使他棄惡從善,
而是從亙古永遠長存、賜生命的主,把他自己給了人,願我們看見基督徒的可貴,
我們有這寶貝放在瓦器裡,要顯明這莫大的能力是出於 神,不是出於我們。」(哥林多後書四章7節)
我們這瓦器,竟然放了這寶貝,這是何等的不配、是何等的不堪,
而主竟願意,也如此行,如此,我們還以自己誇口嗎?
我們豈不當與保羅同聲說:「我已經與基督同釘十字架,現在活著的不再是我,
乃是基督在我裡面活著;並且我如今在肉身活著,是因信神的兒子而活;
他是愛我,為我捨己。」(加拉太書二章20節)
.
如此,我們可以輕看亞倫發芽的杖所顯出的生命嗎?
這樣的選召,是從死亡所出、以生命為印記的,
今天我們的服事,豈不應當帶著這樣的特性嗎?
很遺憾的是,我所看到的一些服事,似乎是帶著人意、血氣與熱心較多些,
若真是如此,可以榮 神益人嗎?我們不若可拉一黨滅亡,或許只是主的任憑與寬容;
願主的旨意,成就在我們這些生來敵擋至高者、虧缺祂榮耀的人身上,
雖有許多艱難,在聖經的光照下也看到自己有諸多汙穢不堪、軟弱無助,
但仍仰望我們靈魂的大牧者,我們的盼望,不在我們的軟弱,
而是在成就萬事的主身上,我們因信,所以如此說。
.
.

心有所感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標誌

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com 帳號。 登出 /  變更 )

Google photo

您的留言將使用 Google 帳號。 登出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 登出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 登出 /  變更 )

連結到 %s

This site uses Akismet to reduce spam. Learn how your comment data is process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