垂首老者

.
一個尋常的早晨,一個平凡的年輕人,
晨光為冷冬帶來一片溫暖,年輕人踏著單調的步伐,開始一天的生活;
故事總是從接觸而開始的,年輕人與一位老人家交會而過,
老者白髮蒼蒼、拄著雨傘、緩緩而行,這並不特別,隨著年歲增長,許多人都如此,
特別的是他的頭垂在胸前,頸骨與脊椎骨呈誇張的九十度,
老者停下腳步喚住年輕人,但因聲音微弱含糊,年輕人一度以為與己無關。
.
「…郵局…快到了嗎?」老人家勉力撐起身子,盡量面對年輕人,
年輕人不無疑惑,回頭看著後方約莫卅公尺處外的郵局,
有些懷疑自己是否聽錯了:「…郵局嗎?是快到了。」
才剛去郵局提過款,也不過幾步路的光景,距離是不遠,
「是快到了,就在前面而已。」年輕人指著郵局的方向。
.
「…幫…幫我一把,好嗎?」老人家的聲音依然含糊,但可以感到他的努力…與難堪,
年輕人看著老人伸出來、顫抖的手,忽然領略老人家的需要,伸出自己的手讓老人扶著,
距離上班的時間還早,就陪長輩走上這遭吧。
.
走著走著,也不過幾步路的距離,老人停下腳步,怯怯的問:
「…郵局…快到了嗎?」同樣的問題,讓年輕人有點不知如何措辭,
就他來看,這幾步路似乎沒有縮短與郵局的距離,耐著性子說:
「是快到了,就在前面而已。」同時他也注意到,老人家停下步伐,
其實是在休息,這勾起了年輕人的好奇:
「請問,您打哪來?」老者嘟嚷了幾句,年輕人並沒有聽清楚。
.
就這樣,一老一少走走停停,老人家不時詢問著郵局是否到達,
年輕人總是回答著:「快到了。」心想著郵局有座椅,到時候,老人就可以歇歇吧?
卅公尺不到的路,卻花了兩、三分鐘有餘,老人嘗試著說些什麼,
卻因垂首在胸前的緣故,聲音也悶在懷中;
已經很久沒有以此步伐行走的年輕人,不禁想像著老人的故事。
.
從沒感覺到這段路這麼漫長,老少兩人在郵局門口道別,
結束這段偶然的緣分,老人家勉力撐起身子,盡量面對年輕人,
這時年輕人聽懂老人所說的話了,那是句「謝謝。」
年輕人在心中也說了聲「謝謝。」這似短而漫長的路,
開闊的,並不是時間或空間,而是想像,是思考,
年輕人在這段插曲中,彷彿上了一課,預見了未來,
原來,這幾步路,是這麼遙遠,
原來,聲聲說「快到了」,對老人家來說是多麼奢侈,
原來,當肉體衰敗時,有許多故事,不再一樣,
年輕人結束這段插曲,腳步依然單調,可落腳,卻沉重了。
.

心有所感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標誌

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com 帳號。 登出 /  變更 )

Google photo

您的留言將使用 Google 帳號。 登出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 登出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 登出 /  變更 )

連結到 %s

This site uses Akismet to reduce spam. Learn how your comment data is process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