電影《鐘點戰》—珍惜一生的年日

in-time-poster
資料來源:http://antalainen.wordpress.com/
.
這些年欣賞電影時,總是有個期盼,
希望在當中看到具啟發性的內容、原則或概念,
而非只是視聽感官上的衝擊──那或許很直接,
也是近年來電影因著技術進步而經常著重的地方,
然卻缺乏了咀嚼與思考的空間。
尤其隨著年歲漸長,越感到不應只注意事物的表面,
而當探索更深層的哲理,雖是形而上,卻較表象更具思想、淬鍊的價值,
也能陶冶一個人的心性。
.
也因這種期待,所以近幾年除非受議題吸引,
否則罕有獨自去看電影,那曾經是年輕時常有的行為。
言及此,我似乎已經聽到有人在反彈,
怎麼看個電影弄得那麼嚴肅?
不就是要輕鬆、娛樂才看電影的嗎?
或許接下來所要分享的電影感想,稍微可以呼應這種聲音。
.
.
時間就是金錢
雖然期待發人深省,但若時間允許,
基於人情世故,還是會去看一些可能娛樂有餘、深度不足的電影,
因此前些時日與同事們看了
安德魯.尼可(Andrew Niccol)導演的科幻電影《鐘點戰》(In Time)。
憑良心說,依同事喜愛動作片的性子,
我對於這部電影並沒有什麼期待;
但是看了之後倒是感到意外,
當中有好些元素是有討論空間呢!
.
其實若把這些元素挪走,這部電影實在是乏善可陳,
我有把握在很短的時間內把劇情說完:
有個貧民窟的小賭鬼拿著意外之財去高級賭場,
除了狠狠贏了一把以外,還順便獲得富家千金的宴會邀請函,
參加後又順便拐走富家千金,然後灌輸她有別於過去的價值觀,
兩人成為鴛鴦大盜闖蕩天下劫富濟貧,
其中有個被搶的富人就是那位千金的有錢老爸。」以上完畢。
.
如果這部電影只是如此,我有點想退票,
順道哀悼那注定追不回的兩個小時;
慶幸的是這部電影沒那麼糟,因為《鐘點戰》有兩個很有趣的設定,
這兩個要素成為這個架空世界的價值,也形塑了這部科幻電影的世界觀,
這兩個要素我們並不陌生,源自於一句俗諺:
.
時間就是金錢。」(Time ismoney.)
.
簡單來說,劇中以「時間」取代了貨幣,並在此基礎延伸,
當「time over」等於「life over」,
因此此世界中所有人都為著「時間」汲汲營營,付出時間來賺取時間。
事實上,劇情我已講完了,情節不但普通,設定也有諸多不合理之處,
不值得浪費時間探討著墨;
我想探討的是這部電影可以討論、具有啟發的地方,
也只有探討這些,這部電影、這篇文章才有意義,
不然我們只是在浪費彼此的時間而已。
.
.
有限的資源
這部電影最高明的地方,在於將時間轉換成具體可運用、計算的貨幣,
且所有交易、計算基準都以時間作為單位,從而也形成這個世界的資產階級;
這種設定促使我們去思考一個我們每個人都擁有卻極為有限的資源,
也就是「時間」。
.
基本上我們這個社會價值是以金錢作為主要價值依據,
但說實在的,沒有錢會死嗎?
在資本社會中,沒有錢可能會,因為我們必須以金錢換取維生所需
(我們也因此釐清,貨幣是「手段」,而不是「目的」)。
但是如果在原始部落,我們的鈔票燒來取暖可能還嫌不夠,
更別說沾醬油果腹了,有誰吃鈔票、啃金幣當正餐嗎?
當然歷史是不可逆的,但電影中這種設定促使觀眾思考最基礎的問題,
偏偏最基礎的問題,往往也是最容易被忽略、卻最重要的。
.
那個基本的問題就是:如果沒有了時間、沒有了生命,
一切還有意義嗎?答案是明顯的。
偏偏有趣的是,正如電影中新格林威治時區的居民一樣,
還有「時間」的我們並不太會思考這個問題,
我們的步伐不急,我們會去做一些事後覺得浪費時間的事,
因為我們覺得我們還有時間。我刻意用「覺得」這個字眼,
是因為這是一個假設,並不是事實,
當然我們不遭逢意外的話,活到六、七十歲應該不是問題,
但人生沒意外還叫人生嗎?我們這個假設並不是事實,
不是有俗語說:「棺材不是裝老人,是裝死人」?
曾經有位長輩語重心長地對我說:
「到了這年紀,今天脫下的鞋,明天不一定穿得上啊。」
他那個年紀有這種體會並不奇怪,也是每個人的寫照,
即或時值壯年的我,同樣也有資格說這話,
我們其實沒辦法保證下一秒我們還存活,
若有人可以保證,我不想反駁,但我曉得那保證來自於「沒有意外」的假設,
就這個世界而言,這假設並不成立。
.
我想這部電影的題材是個很好的提醒,
提醒我們面對決策時的思維,
應該更宏觀、應該更敏銳、應該擁有四度空間的縱深。
而且我們比電影裡的人更糟的是,
我們的手臂上並沒有一個計時器,
這在電影中是個很理想的設計,
提醒處於那個世界的人們應當如何規劃僅餘的時間;
況且,我們也不能如這部電影的設定,
將時間分給心愛的人,也不能搶奪憎嫌的人的時間,
我們有專屬於我們的「時間」,雖不知長短,卻很嚴肅與真實,
值得我們藉由這部電影反思。
.
.
永遠的生命
上述可視為現代時間管理、人生哲學的範疇,
然而作為基督徒,我們不能僅止於此,必須具備以聖經為根基的思維、價值,
那是我們分別什麼是效法世界、什麼是跟隨基督的唯一根據,
那是使我們不受這世界時空侷限、遙望永恆的指引,
基督徒所謂新的眼光,並不是時間上的先後,而是在基督裡與否(哥林多後書5章17節)。
.
這部電影中,有一些人擁有難以想像、近乎永恆的時間,
他們被視為富人、居住在新格林威治時區,
但是當他們擁有這些用之不竭的時間,幾乎可以永遠不死的時候,
他們的生活態度是耐人尋味的。
.
當時間有缺乏時,會不斷追尋,
但是不虞匱乏時,卻會產生倦怠與疲乏,而傾向死亡與終結
──主角最初就是因此獲得為數可觀的時間,
一位擁有可觀時間的人,在享受過一切宴樂、富足之後,
疲倦了、厭倦了,所以將一切所有給了一位素昧平生的陌生人,
告別了這個對他而言索然無味的世界。
這種情節並不是好萊塢頭一遭,我在《變人》(Bicentiennal Man)與《綠色奇蹟》(The Green Mile)中都觀察到類似的觀念,
主角都因某些原因獲得較旁人更長的生命,
但他們最後也厭倦如此而等候死亡的來臨。
.
這是個有趣的現象,當人們追求永生時,
如果只是如現在仍在罪中、仍在肉體而沒有基督,
那麼永遠活著與永刑無異。電影中的永生是人們對永生的假想,
若永生只是今日世界的無限延伸,永遠活著又如何呢?
我們彷彿聽到傳道者絕望的哀鳴:
誰知都是虛空,都是捕風;在日光之下毫無益處。」(傳道書2章15節)
.
我們若得到聖經的啟示,並不難理解這樣態度。
世人並不清楚永生的意義與價值,
「信耶穌有永生」所指的永生,並不是生理上永遠活著,
那讓基督徒為之滿足、快跑跟隨的,
是與基督同在、在基督裡生命更新變化、有基督長成的樣式,
有說不出的喜樂,有說不出的榮耀,
也因此吸引一個一個因信基督有永生的人,
求主幫助屬基督的,雖處在這邪惡的世代,懂得珍惜一生的年日。
.
.
改編自鐘點戰(In Time)
.
.
於主後2014年7月15日蒙刊於《台灣教會公報》3255期
http://www.tcnn.org.tw/news-detail.php?nid=7390
.

電影《鐘點戰》—珍惜一生的年日 有 “ 1 則迴響 ”

心有所感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標誌

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com 帳號。 登出 /  變更 )

Google photo

您的留言將使用 Google 帳號。 登出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 登出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 登出 /  變更 )

連結到 %s

This site uses Akismet to reduce spam. Learn how your comment data is process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