錘與鑄

.
好幾年了,這些年來的多數聚會,都是在讀舊約,
其中有三個聚會始自於創世記,不過因為好些原因,目前進度不一;
談進度太傷感情了,我們略過不談吧,不過也因此,對舊約有些粗略的認識,
最起碼,白紙黑字總是讀過了。
以此為前言,最主要的目的,是要談點前些日子讀過的會幕建造,
當中有兩個工法吸引了我的注意,那就是這篇短文的標題「錘」與「鑄」,
我們且擷取當中兩個用法,作為代表:
.
要用金子錘出兩個基路伯來,安在施恩座的兩頭。」(出埃及記廿五章18節)
除基路伯外,如燈台、祭司袍的金線,都會經過錘的程序。
.
也要鑄四個金環,安在櫃的四腳上;這邊兩環,那邊兩環。」(出埃及記廿五章12節)
諸如金環、卯座,都是鑄造完成的。
.
我似乎聽到哀嚎了,我知道有些人自創世記起,
亞當、亞伯、以諾、挪亞的事蹟讓人津津有味,
亞伯拉罕、以撒、雅各的經歷也使人反覆誦讀,
摩西亞倫兩兄弟經十災、過紅海更是精彩絕倫;
然後就停下來了,原因無他,從此之後就是西乃山賜下律法、指示會幕建造,
細節瑣碎令人感到索然,糟糕的是還來個兩次,一次指示如何製作,一次紀錄製作過程;
這還不是最讓人感到難過的,更讓人無奈的是,爾後的律法如獻祭、祭司規範、生活規範,
無一不是挑戰著我們的耐心,於是乎,我聽過有人擱置,有人跳過,
當然也有人像小弟我,硬是給他讀過,不過就是白紙黑字罷了,內容是什麼,也就算了。
(或許學機械、建築的人會讀出興致來,然後試著按記載畫圖重現)
.
.
金屬加工小知識
只是說好說歹,我還是讀過了,這兩個製程上的要求,差異是什麼呢?
我很虛心的去求教柏牛,畢竟在美工、技術這方面,他比我專業不少;
根據陽光柏牛的說法,「錘」與「鑄」都是金屬加工的技術,
在「車床」問世之前,「錘」與「鑄」是金屬加工的主要方式,
「錘」是透過搥打、雕刻等作為改變金屬的形狀,
而重複的搥打則可以改變其密度、延展性以提升強度,
基於工作環境溫度,可分為在常溫作業的冷作與高溫作業的熱作兩種;
「鑄」則是將金屬加熱至熔點,將液態金屬倒入模具中成形,
可以進行量產,也因加熱至熔點的高溫,有除去金屬中雜質的好處。
.
我相信有些人可能還沒看到這裡已經關閉視窗,總之認識到這些知識,
讓我對會幕的建造有點認識,耶和華在山上指示摩西建造會幕,
這些工法細節的要求,一方面有實際作業的必要,一方面也有屬靈的層次;
用「錘」的原因,是要求精緻、獨特,我們可以觀察到,運用錘的地方不多,
卻都是很核心的細節,諸如基路伯、燈台乃至於祭司袍的金線,都是很細緻的工作,
錘可以作出微小的細節以之呈現美感,並且以反覆錘打強化金屬的強度、韌性;
而「鑄」的目的,除了上述的量產、煉淨雜質的優點,也與會幕的結構息息相關,
西乃山上所指示的樣式,並不像日後所羅門所建造的殿宇是固定的,
摩西所領受的會幕,是有如帳篷,可以拆卸、組裝,
是以,如果這些扮演連結角色的環、卯,如果不是統一模具鑄造,
我們大概可以想到,會發生什麼悲劇了。
.
.
基督徒的生命類比
糟糕,看完上述這些可能跟我們專業毫無關係的知識,
連我都有點想跳過了,不過這與我們的屬靈生命是有關係的,
最主要的是,這呈現我們在主裡生命、聖靈工作的兩個面向,
一個是針對我們個人的,一個則是每個基督徒都會有的,
前者是「錘」,後者是「鑄」。
.
對於「錘」,我們不難發現,每個基督徒、每個主所用的僕人,
都有屬於他獨特的那一面,他們的人格特質不同、呼召不同、恩賜不同,
他們當中,有的如摩西必須領以色列人出埃及、進迦南;
有的如大衛作歌,在他的救主前頌讚、哀告、傾心吐意;
還有如保羅著述,及至今日我們仍受極大的益處;
也有如約翰在孤島領受異象,使人耐心等候主來;
這些,他們所經歷、領受的,各有差異,聖靈在他們身上的工作,也是如此,
但總的來說,這是他們所得的那一份,使得他們呈現獨特的樣式。
.
而「鑄」呢,可以從兩面探討,
其一是煉淨,我們雖然今日蒙主恩典、得稱為義,
但我們也不當忘記,我們身上還有許多源自於亞當的遺傳,
我們有我們的血氣、肉體、情慾,甚至是那蠢蠢欲動的犯罪天性;
我們因信蒙恩,得所應許的屬天生命,但上述這些,並沒有一剎那就除去啊,
他經常是蟄伏在我們的生命中,伺機復辟掌權,
這使得基督徒的成聖之路,格外的艱難,因為那挑戰不是外在的,而是隱伏於內在;
這是需要煉淨的,主耶穌接納的是我們這個人,並沒有接納我們的罪愆呢,
公義的 神恨惡罪惡,我們豈不當與祂同心、同情嗎?
.
此外,鑄造的量產、標準化特性,
表明了教會彼此連結的需要,這連結是在聖靈的合一裡完成的,
這標準顯出我們作為肢體雖多,但身子卻是一個,(哥林多前書十二章12節)
而我們的盼望、所倚靠的聖靈、所信的主、所守的道、所領的洗,是一,(以弗所書四章4~6節)
我們主裡弟兄姐妹的連結,不是別的,乃是聖靈在我們裡面的工作,
使我們雖然有差異,卻有著共同的生命,以此往來,
這是「鑄」的可貴與重要,遙指的將來的教會。
.
.
小結
事實上,無論「錘」與「鑄」,都不是讓人愉快的,
搥打,不是打擊嗎?鑄造,不是在水深火熱中嗎?
可是主允許好些難處擊打,這些個人的經歷使我們得到一些特質、能力,
這恩賜使我們可以榮神、益人,這是「錘」的效益;
可是主容許我們在熬煉中,除去我們裏頭的汙穢,使我們不隨從肉體血氣,
讓我們可以與主裡的肢體相連結,這是「鑄」的結果,
我們蒙主所召奔行天路,有許多主在我們身上的工作,
使我們一面有著獨特性,而彼此也有共通性可以與相合,
而這一切,都是如會幕般,是要合乎主用;
但必須提醒的是,「錘」也好,「鑄」也罷,如果我們不是金銀寶石、而是草木禾稭,
那麼,我們可以承受這些作為嗎?這不是外在作為、而是本質的問題,
是可以讓我們思想的。
.
總之,「錘」與「鑄」,是會幕當中金屬製程中的兩種,
分別應用在不同的事物上,有的精緻獨特、有的連結一致,
都是基督徒生命必須的,我們在古老的會幕中,看到基督徒生命的特質;
可能有好些人知道,我很喜歡的一首詩歌《煉我越精》,副歌是這樣的:
每次的打擊,都是真利益,如果你收去的東西,你以自己來代替。
是的,「錘」與「鑄」讓我們感到沉重,
但我們若想到是主允許,我們就有個禱告,願你的旨意成就。
.
.

心有所感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標誌

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com 帳號。 登出 /  變更 )

Google photo

您的留言將使用 Google 帳號。 登出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 登出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 登出 /  變更 )

連結到 %s

This site uses Akismet to reduce spam. Learn how your comment data is process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