可以理解的耶穌

.
可以理解的耶穌」,這是看了美國伊朗籍學者雷薩.阿斯蘭(Reza Aslan)的著作《革命分子耶穌:重返拿撒勒人耶穌的生平與時代》(Zealot: The Life and Times of Jesus of Nazareth)介紹的第一個直覺,
這不是書評,事實上,我還真的不太想看這本書,因為時間實在有限,
寫這篇文章的代價就是不少時間會因此被消磨,故此意願實在不高,
活到這把年歲,本該有些取捨,想完成所有的事,代價是一事無成;
而且,看了相關書介、導言時,我大概可以想像得出這本書的輪廓,
可是為什麼我還是要寫這篇文章?沒有看過這本書的我,可以寫什麼嗎?
必須承認,這是一個衝動,想要對話的衝動,
結果因為這衝動,一不小心就買了一本,
這樣,至少有比較,不至於淪為自是之詞。
(還可以測試一下,究竟我的預測是否失準,結果沒有)
.
.
真實的耶穌
這些年來,也許是後現代主義(Postmodernism)吧?
人們對已知的歷史總是抱持著懷疑的態度,
認為寫歷史的人,要不就當局者迷而有失偏頗,要不就是存心構築另一個思維,
事實上,我們也得承認,話術是很有趣的,有時整句話都是實話,沒一點虛假,
但只是一點修飾,卻能造成與事實截然不同的認知;
人們發現歷史是勝利者所寫,帶有濃厚的主觀意識,
人們留意到留下文字的人可能意圖灌輸、扭曲事實,
而新考據出來的史證,似乎也常常佐證這種現象,
使得既有的歷史受到了挑戰,「再詮釋」也就成了顯學。
.
而《革命分子耶穌:重返拿撒勒人耶穌的生平與時代》,
便是非常符合後現代主義思維的書籍,作者做了很多的研究,
宣稱找到了那個被歷史掩埋、被改變了形象的耶穌,
撥開了層層煙霧,還原了兩千年前猶太拉比的真貌;
作者注意到聖經若干矛盾之處,於是刻下苦功,
在經過了大量的研究後,主要以歷史證據為主、福音書為佐,
指出真正的耶穌,並不如基督教會所傳揚,是坐在高天、超然世外的神祇,
而是與我們相同,會為了不公義的事發怒,為了剝削的事動氣,
甚至為了他的血肉至親,不惜挺身與殖民的羅馬政權敵對,
及至得罪了羅馬政權以及既得利益的猶太宗教高層而惹禍,
因此遭到構陷謀害,死在我們所熟悉的十字架上。
.
在作者阿斯蘭的研究中,耶穌的行徑是可以理解的,
他如同所有的民族英雄般,有著對民族的關懷,並且為之拋顱灑血,
他結合了以色列自古以來的彌賽亞傳說,以之為號召、宣傳、動員,
告訴當時的猶太人說,將有一個上帝國要被建立,外來、不義的政權將要被逐出,
這樣,該撒的物當歸給該撒;神的物當歸給神。」(馬太福音廿二章21節)
作者認為,耶穌這話明確的指出,應許之地,應當歸還給以色列人,
以之作為建國的理論基礎,正如古時大衛王朝一般;
(作者還認為,稀奇的是竟然兩千年來沒有人發現,竟都誤會了耶穌的意思)
耶穌的訴求成功的凝聚了一股不容當局小覷的力量,
使人想起百餘年前起而抗爭的馬加比家族(Maccabees);
這是阿斯蘭研究後所得的耶穌,於是乎,我們可以引用中譯本對這位曾經以穆斯林的身分歸信基督教、後又因發現矛盾之處復歸伊斯蘭的學者,有了以下形容:
隨後他轉以學者的身分研究耶穌,在經過二十年的嚴謹研究之後,如今他更信從耶穌了,只不過他信仰的是身為凡人的拿撒勒人耶穌,而非做為神的基督耶穌。
.
就我來看,這樣的耶穌,是容易讓人理解並且接受的,
因為有血有肉,不是嗎?目的清楚、作為具體,不是嗎?
為這個不公不義的世界仗義執言,並且付諸行動,不是嗎?
最起碼,這個耶穌不會說是為罪人、為有病的人來,(馬太福音九章12、13節)
激烈歸激烈,並不會指出人有罪而讓人難受、排斥而厭惡,
這只有一個問題必須克服。
.
.
說謊的使徒
什麼樣的問題呢?
因為這樣的詮釋,明顯與過去的認知牴觸;
為了解決這個問題,在阿斯蘭的著作中,指出耶穌死後,跟隨者分裂成兩派,
一者以耶穌的兄弟雅各、彼得為首,認為應該保持耶穌革命者的形象,
一者則認為,為了要讓耶穌更為人、特別是當時的人所接受,必須淡化革命者形象,
並且結合希臘對諸神世界的架構,形塑出一個超然的崇拜對象,以保羅最為著名;
由於前者在之後提圖斯(Titus Flavius Vespasianus)對耶路撒冷的攻擊中元氣大傷,
使得詮釋權交與後者,也決定了日後基督教的發展;
於是,在阿斯蘭的眼中,耶穌是可理解、親近的,
但是,這本見證耶穌的聖經,卻充斥了為了「造神」而有的牽強附會。
.
說直白些,便是認為聖經是不可信的,至少,關於耶穌是上帝兒子的部分;
而那些見證基督復活的使徒,若不是被認為是改了事實、假托耶穌之言,
就是被認為是淡化了耶穌屬人性、特別是對抗羅馬政權的激烈作為,好使耶穌為羅馬人所接受,
在作者的眼中,使徒明顯是「妄作見證的。」(哥林多前書十五章15節)
從不時可見「捏造」、「竄改」等對學術而言極為嚴厲的詞彙可見一斑,
這本著作,有著聖經與人子作為區別的暗示。
.
我不曉得有多少人會把阿斯蘭的研究當真,
(可是看到有牧師寫導讀,感到不太妙啊)
才疏學淺的我,也無意、無力、無暇進行駁斥,
更何況,若不服膺聖經的見證,我們沒有對話的基礎,只是各說各話,
請原諒我的愚拙,也求主加添夠用的能力,如同保羅般;(使徒行傳九章22節)
很明顯,他所信從的,與基督徒所信的,並不相同,
基督徒所信的,是「聖經所見證的耶穌基督」,正如約翰在他的福音書末了所言,(約翰福音廿章31節)
這個耶穌,有著與我們相同的成長背景與挑戰,只是他沒有犯罪,(希伯來書四章15節)
這個耶穌,也明確的向著世人見證,不但能使人吃餅得飽,也能令「瞎子看見,瘸子行走,長大痲瘋的潔淨,聾子聽見,死人復活,窮人有福音傳給他們。」(馬太福音十一章5節)
作者也否定了「我的國不屬這世界;」(約翰福音十八章36節)指出耶穌的國度不屬地上的傳統解釋,
他認為,這句話真正的意思是「耶穌的國不同於這世界的國家,其本質仍是地上國」,
不過他倒沒有解釋這段後來的話:「我的國若屬這世界,我的臣僕必要爭戰,使我不至於被交給猶太人。只是我的國不屬這世界。」(約翰福音十八章36節)就算有解釋,大抵也不出是約翰加添的解釋吧?
這句話明明的駁斥作者的論點,而耶穌在地上的末了,
更以復活顯明他是上帝的兒子,(羅馬書一章4節)
只是,復活因為有違於歷史記載,人類理性,所以作者略去不提。
.
.
尋找信德的人子
但我可以想像這些話,是很難達到共識的,因為沒有共通的基礎,
只是我們為基督門徒,我們當有個儆醒分辨的心,去留意這世界的思想,
而這顆心需要以唯獨聖經(Sola Scriptura)為根基,深深扎根在我們的生命中;
並不是說,言必稱基督、耶穌、聖經等詞彙,就是了,我們還當謹慎其中內含,
或有人要說:「這樣不是很累?有這個必要嗎?」
.
就是有必要,我們且假設阿斯蘭的研究是對的好了,那會如何呢?
如果耶穌是那個為猶太人揭竿起義、挑戰羅馬政權的革命分子,那會怎麼樣呢?
簡單來說,這個耶穌,不需要我們相信,也不需要我們跟隨,因為,不值得;
這個革命分子並沒有什麼獨特的,
單在猶太歷史中,起來對抗者雖非過江之鯽不可勝數,但也非絕無僅有,
除了之前所提的馬加比之外,提圖斯所以毀滅耶路撒冷,正是因為猶太戰爭(First Jewish–Roman War)猶太人起身對抗羅馬政權之故;
就更別提人類悠久歷史中,無數英雄豪傑在非常時期立下非常作為,
有些迄今仍有影響力,如法國政治家拿破崙.波拿巴(Napoléon Bonaparte),
除鞏固了法國大革命(Révolution française)的成果、在軍事史的影響外,
下令起草的《拿破崙法典》(Napoleonic code),與1896年德國所頒布的《德國民法典》(Bürgerliches Gesetzbuch)並列大陸法系的兩大基礎;
被尊稱「聖雄」的印度民族主義運動領袖莫罕達斯.卡拉姆昌德.甘地(Mohandas Karamchand Gandhi),其非暴力的反抗奠定了現代印度的根基;
如曾任南非總統的納爾遜.曼德拉(Nelson Mandela),其堅忍與包容成功的改變了南非;
這些,豈不更使我們心生嚮往?如果耶穌只是革命分子,恐怕相形見絀啊,
這樣的耶穌,是我們今日可以起而效尤、以之跟隨腳蹤的嗎?
即或是,他也不具獨特性,因為他只是為數雖不多,值得崇仰中的一個;
再者,我們且再思想一個問題,這樣的耶穌,
可以使我們得永生嗎?
可以使我們進入真理嗎?
可以使我們坦然無懼來到天父面前嗎?
若是這樣的耶穌,你我,將死在罪中,我們可以掙扎,但結局是毫無盼望的。
.
這就提醒了我們,耶穌是基督的獨一,普天之下,別無他名,
我們實在需要盡我們所能的追求認識,
至少,在這樣的論述出現時,我們有個分辨的心,可以面對,不致隨波;
按我的秉性,我不太喜歡有如一隻鬥雞般到處找人論戰,我也不太喜歡衝突,
但是我想,在這樣的世代,我們謹慎自守,以之等候主;
不過剛剛確實提到一個具體的問題,那就是我們的時間、精神、能力實在是有限,
哪有辦法每個議題都面面俱到?不嫌太貪心嗎?
這個我有個籠統的答案,除了基督為元首、聖靈光照之外,
一個很重要的元素,那就是教會,藉由彼此的幫助、不同的恩賜,
我們在主裡同得建造,所誇的,是那建立教會、以自己為根基的救主。
.
.
小結
說句實在話,寫到後來,我還真的寫不太下去,
因為這個主題實在是太大,而且作者雖然沒有明言,
但是卻也不相信聖經所見證的,基礎不同,我也不好說什麼,
只是,我認為,應當以基督徒為對象,提些領受;
自然,神人二性一直是基督論(Christology)所關切的主題之一,
阿斯蘭的研究,除卻了將聖經與耶穌分離之外,也否定了基督的神性,
也因此,這個耶穌可讓阿斯蘭理解,卻無益於我們跟隨基督、回到父家,
阿斯蘭所提的,是另一個耶穌,如此而已。(哥林多後書十一章4節)
.
我認為,我們不一定需要花太多時間在辯白上面,
因為這樣的錯謬,或明顯或隱晦,只會越來越多,
我們需要把極其有限的時間、資源用在有建設性的事上,
使我們深知所信,這或許是這本書具有建設性的地方,
求主幫助我們。
.
.
參考資料:
黃煜文譯(2014年5月),Reza Aslan,《革命分子耶穌:重返拿撒勒人耶穌的生平與時代》(Zealot: The Life and Times of Jesus of Nazareth),臺北:衛城出版
.
.

心有所感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標誌

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com 帳號。 登出 /  變更 )

Google photo

您的留言將使用 Google 帳號。 登出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 登出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 登出 /  變更 )

連結到 %s

This site uses Akismet to reduce spam. Learn how your comment data is process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