宗教改革在今天

.
首先,我必須很慚愧的說,我是到今年才知道有宗教改革紀念日這回事,
這除了我沒過紀念日的性子之外,孤陋寡聞也是不爭的事實;
總之,近五百年前的今天,主後1517年10月31日,
當馬丁.路德(Martin Luther,1483~1546年)將《九十五條論綱》(The Ninety-Five Theses)貼在維滕貝格城教堂大門上時,這一天被定為宗教改革(Protestant Reformation)的起點,路德也因此與之後活躍於瑞士的胡爾德萊斯.慈運理(Huldrych Zwingli, 1484-1531)、約翰.加爾文(John Calvin, 1509-1564)等人被認為是宗教改革的重要人物,尤其是加爾文,其成書於1536年的著作《基督教要義》(Institutio Christianae religionis),更是第一個系統神學的經典。
.
當然,如果要談論宗教改革,
在英國開啟翻譯聖經工作的的約翰.威克里夫(John Wyclif, 1320-1384)、
在捷克強調聖潔、聖經與基督的楊.胡斯(Jan Hus, 1369-1415)、
重洗派(Anabaptist)等,都在宗教改革中扮演一定的角色;
我雖然沒有針對宗教改革進行研究,不過之前讀過羅傑.奧爾森(Roger E. Olson, 1952-)的著作《神學的故事》(The Story of Christian Theology),所以略知一二;
咦?你說還有聖公宗(Anglicanism)沒有被提到?
當然這個宗派後來還有故事如衛斯理宗(Wesleyans)、清教徒(Puritan)等,
但在創始之初,實在沒什麼可探討之處。
.
.
文之濫觴
會想寫這篇文章,除了延續上兩篇與宗教改革有關的文章之外,還有兩個原因,
第一是很多人知道我是基督徒後,常常會提出一個問題:
「基督教與天主教有什麼不一樣?」
對台灣人而言,難以理解都來自西方、都會掛十字架、都有教堂、都稱信耶穌,
名稱卻有分歧,咳,這真是個大哉問,目前我還沒有提出讓我自己滿意的答案,
所以這篇文章,略帶這一點期許,至少整理些自己的想法。
.
另外一個原因,是就我非常粗略,也有如井蛙的見識,
怎麼好像今日基督教有向天主教靠攏的趨勢?
看到好些人分享在天主教的經驗、相關的論述,
競相分享天主教知名人士的觀點、言談、構想,
我不知道這是不假分辨,還是已經認同天主教?
無論是哪一個,都讓我感到有重新思想宗教改革的需要;
宗教改革的重要原則:「五個唯獨」(Five Sola),至今仍是我的立場,
.
「唯獨聖經」(Sola Scriptura)、
「唯獨恩典」(Sola Gratia)、
「唯獨信心」(Sola Fide)、
「唯獨基督」(Sola Christo)、
「唯獨榮耀上帝」(Soli Deo Gloria),
.
是的,或許好像古板不合時宜,但我們當思想的,
是我們在創造天地、救贖我們出黑暗罪惡之主面前,是如何?
是的,或許好像刺耳令人不以為然,但我們當尋求的,
是主又真又活的話刺入我們的心中,使我們曉得懊悔死行,
使我們離棄浪子的路,回到那伸手招呼罪人悔改的主面前。
.
.
心趨羅馬
我同意,今日無論是基督教或天主教,都不同於宗教改革當年,
彼此之間不再如過去壁壘分明、針鋒相對,
但是,這種現象背後所反映的,是對教義分歧的擱置,
天主教有否如此,我不清楚,但今日基督教,是有的,
好像我們感到今日基督教是有缺乏,所以要向她的源頭取經,
好像我們感到今日基督教是被孤立,所以要向普世宗教交流,
要銜接那自宗教改革以後就分開的統緒;
好像我們看到修女德蕾莎(Teresa, 1910-1997)的奉獻、
看到若望.保祿二世(Saint John Paul II, 1920-2005)的開明風格、
看到方濟各(Pope Francis, 1936-)的簡樸、「開明」以及對國際事務的關心,
我們便心生嚮往嗎?
.
我不否認他們的行為值得尊敬,
我不否認基督教自宗教改革以降從沒取得一致性,
我曉得當年改教家也有一些爭議作為,
我同意有部分在天主教聚會的人是可以稱之為弟兄的,
我知道天特會議(The Council of Trent)後天主教進行了若干變革;
然而,這是我們向天主教靠攏的理由嗎?
對於今日不少人競相轉貼宗座新聞、言論,
對於今日不少人鼓勵參與靈修活動如泰澤(Taizé),
我深不以為然,也以之感到憂心。
.
.
分辨
就我來看,這反映出今日基督教的分辨力已不容樂觀,
天主教雖然也宣稱相信三位一體(Trinity)、承認因信稱義,
然而以後者論,當中解釋隱含因行為稱義的意涵,背離了聖經對恩典、信心的重視;
雖然同樣宣稱唯獨基督,但是卻仍然不忘對聖人的景仰,尤其是對馬利亞的尊崇,
更有無染原罪(Immaculate Conception)、蒙召升天(Assumption of Mary)的謬論;
雖然同樣宣稱唯獨聖經,但《玫瑰經》(Rosary)、《聖母經》(Hail Mary)仍有地位;雖然有好些人認為天主教與基督教是一樣的,只是一些細節的差異,
但是上述卻反映出天主教與基督教在關鍵之處仍有分歧,
這分歧使得我對於天主教仍保持謹慎之心,不輕易稱之為主內肢體。
.
簡言之,當我們對某人特別的強調、敬仰,除了可能將焦點從基督身上移開之外,
更隱含著對行為的肯定,好像說這人有什麼值得一提的行為而被封聖,
每每看到有人被梵諦岡封為聖人,我都深不以為然;
固然蒙主恩與聖徒同國,但是我們的行為並沒有可誇、可稱讚之處,
誇口的,不是當指著主誇口嗎?(哥林多前書一章31節)
我們的好行為,乃是聖靈運行在我們這等罪人身上的結果,
於我們並沒有可稱許之處,怎麼會有封聖之舉?
再者,我們要思想,即或這個人真有可肯定之處好了,
我們哪個人可以使人成聖呢?我們都是應該死在罪中、屬肉體的人,
罪人要提升罪人,這是緣木求魚,希伯來書給了我們清楚的定義,那是基督的工作:
因那使人成聖的和那些得以成聖的,都是出於一。
所以,他稱他們為弟兄也不以為恥。」(希伯來書二章11節)
這段聖經有非常偉大、重要的內涵值得探討,未免離題在此不多贅言,
但是足堪讓我們看到成聖的工作,不是人的遴選、判斷,乃是出於主的。
.
.
缺乏
除了分辨力之外,這也體現了今日基督教對於聖經所見證的信道認識太少,
致使需要外求,不管這種尋求是尋求世界的思潮,或是天主教、猶太教的「傳統」,
我想這都忽略了聖經本身就有極其豐富的內涵,
耶穌基督並他釘十字架的福音本身就難以窮究,
教會歷史中無數弟兄姐妹領受聖道、得認識主,
這些,不值得、不吸引我們專心尋求嗎?
.
我自然不敢誇口了解很多,事實上所知道的是很匱乏的,
但看到今日在各式各樣、五花八門的尋求,心中還是感到非常不妥,
今日的光景,引用耶利米的話是很合適的,這位被稱為流淚的先知如此說:
耶和華如此說:你們當站在路上察看,
訪問古道,哪是善道,便行在其間;這樣,你們心裡必得安息。
這時代的人也如此回應:「我們不行在其間。」(耶利米書六章16節)
或有人要說,天主教不是新教的「古道」嗎?
說這話的,可能不清楚宗教改革的目的本質,
昔年如路德、慈運理、加爾文者,並不是要創立一個新的宗教,
他們的目的,是當他們回到聖經中,赫然發現:
行為沒有價值,人能稱義唯獨信心;
贖罪卷沒有效用,人的罪得赦免唯獨恩典;
梵諦岡的解釋不是權威,基督徒的根基唯獨聖經;
沒有馬利亞等其他的中保, 神與人之間唯獨基督;
人的生命、存留、言行,沒有別的目的,唯獨榮耀上帝。
.
如此,我們可以更精確、大膽的說,
我們雖然同意聖經是基督信仰的基石,
但由於缺乏了對聖經深刻、真實認識,這經典反而成為盲點;
這令宗教改革雖已過數個世紀,今日許多主客觀條件也更迭,
但我們今日仍需要宗教改革,甚至,更迫切需要,因為今日不僅有天主教,
犖犖大者還有如新派對理性的推崇、靈恩對經驗的重視,
新興的議題如猶太教復辟、保羅新觀萌芽,
各種異端猖獗,異教林立,世俗價值衝擊,
今日的基督徒需要敏銳的分辨,需要堅定的信心,
需要從聖靈的光照,需要從上頭來的恩賜與能力;
於此,我沒有什麼策略與建議,若要我說,
我們需要的是如當年的改教家相同,回到唯獨聖經為根基的信仰,
我們俾能在現今的墨闇中見著明光,即或有生之年仍未得著應許,仍能因著主藉著聖經的指引,行事為人好像在光明白晝中(帖撒羅尼迦前書五章1~10節)。
.
.
改變
最重要的,是宗教改革不只是「改變」,那只是相較於當時情境的現象,
它的本質、核心,是要回歸聖經、回歸已經被大公教會扭曲的基督信仰,
它的精神不是「與時俱進」,而是回到昨日、今日永不改變的耶穌面前,
不只他們如此,使徒如此、人子如此、先知如此,
固然他們所發出的疾呼有著時代的針對性,
但是亙古到永遠、今昔不改的真理是他們批判時局的依據,
而非以自己的理性、感性、世界的思潮而追求所謂的「改變」,
還以為是承襲宗教改革的精神?我感到哀傷難過。
.
再者,有人注意到,改教家們對於「教義」的關注,
遠高於對宗教事務的改革,有人以為這是改教家的不足;
誠然,人力有窮,他們也有些讓我們感到爭議的作為,
但是我們必須認識,對「教義」的重視,是哲學層面、核心關鍵的,
今日我們所談論、嘗試的「改變」,都是一些枝微末節的,
比如說把插花改成盆栽,尋求這種相對性的「調整」,對,我認為這只是調整,
還以為是延續宗教改革的作為?我感到哭笑不得。
.
看到這些徵候,都讓人感到今日基督教,已經變得面目全非,
她只剩下基督教的名稱,但是不斷的改變,偏離使徒的教訓、先知的呼聲,
尚以為自己是在一種「進步」當中而沾沾自喜?我感到沉痛憂慮;
情願我的感覺太過、太離譜、太偏頗,而不是今日基督教的實情,
如是,那只是我個人偏激、憤世嫉俗,那也就算了,
可是,真實如何呢?
.
我們還記得這道門是窄的嗎?
我們還記得這條路是小的嗎?
我們還記得跟隨基督的人是少的嗎?
我們知道先知最常說的詞彙是(H7725)שׁוּב,轉向、歸回嗎?
我們還記得耶穌來,並不是要創造一個新的道理教訓,而是要成全律法嗎?
我們還記得如保羅、彼得、司提反,他們的論述指出隱藏在舊約的實情嗎?
我們竟然以為他們像我們一樣,在新的時代、賦予信仰新的意義?
我們竟然以為他們像我們一樣,只是不斷在尋求所謂的「改變」?
求主真理的光照我們,使我們曉得好歹,知道是非。
.
.
宗教改革
無論如何,還是有些正面的事,
十六世紀的宗教改革讓我們感到激勵、安慰的是,
世局更迭、人事變換,但是, 神的道永活常新;
當年,雖然經過了天主教的種種紛擾、對真理的種種添加扭曲,
然而當人們回到以聖經為根基的信仰時,
主改變了一切,雖然按著今日的標準好像還有未及盡善之處,
但那可是經過了不知道多少世代的黑暗,所迸發出的真光啊!
我們今日所處的環境或許還是艱難的,但是又真又活的 神,
曾經做事,今日仍然做事,我們會過去,但主的話長存,
這不僅是亙古至今的歷史,也是今天屬主之人的故事,
我們因著信,所以如此說,如此奔跑在世寄居的旅程。
.
.

心有所感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標誌

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com 帳號。 登出 /  變更 )

Google photo

您的留言將使用 Google 帳號。 登出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 登出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 登出 /  變更 )

連結到 %s

This site uses Akismet to reduce spam. Learn how your comment data is process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