古韻仍新

古韻仍新
資料來源:http://holykaw.alltop.com/things-classical-musicians-hate
.
古韻仍新若陳釀,悠悠響起溢滿懷

.
在不知不覺之間,「古韻仍新」系列已經累積到了一定的數量,
是起頭所未預期的,這個系列的濫觴,只是一篇對聖詩的緬懷,
也是為自己的「未來」做點規劃,雖然是不知道多遙遠的未來;
另外,我們不難發現,近幾年來有不少詩歌創作,
個人、團體的作品不斷的推出,讓人有目不暇給之感;
而台灣基督長老教會作為台語聖詩的發行者,也有跟上推陳出新的趨勢,
無論是《世紀新聖詩》、《新聖詩》的編撰推行,都顯出時代的改變;
然而,做為一個藉藉無名、平凡不過的基督徒,
看到自小所熟悉、但當時沒好感的聖詩可能走入歷史,
心中還是有著難以道盡的複雜心情。
.
我不是堅持聖詩一定是傳統的好;
我能了解創作者希冀與人分享信仰的出發點;
我也能理解各民族、文化在領略基督真理時,會產生不同的作品;
我也略知長老教會近年對「本土化」的努力;
但是,一個很清楚的對比,讓我產生對這些古老詩歌的喜好,
(這對年幼時覺得這些詩歌沒吸引力、沒完沒了的我而言,是個改變)
那就是信仰的深度、對基督的深刻認識,
即使有些旋律今日吟唱感到拗口,
過程可能經過翻譯的折損,
如今仍閃爍著真理的光輝。
.
詩歌的目的之一,是為了使人得造就,(哥林多前書十四章26節)
是要把基督的道理豐豐富富的存在心理;(歌羅西書三章16節)
這個要素我在好些年長的弟兄姊妹身上感觸很深,
就今天的標準而言,他們的學養是很粗略的,
他們對基督信仰的認識,除了講道、聚會之外,
就是白話字聖經以及聖詩,這使他們雖無高言大智,
可是有著向基督的純一、認真、敬虔,
是以我們的知識雖已非他們能及,
但是他們在基督信仰的成熟、老練,同樣使我自嘆弗如。
.
我不知道是什麼原因,令如美國盲人詩人芬妮.珍.柯洛絲珮(Fanny Jane Crosby,1823 – 1915)女士那個世代的弟兄姐妹,
創作出無論是質與量,令今日望其項背的作品,
我真的不曉得原因,但這無礙於我對今昔的比較;
今日所創作的詩歌,無論是詞曲,或許有些旋律還可以,
然而咀嚼歌詞中的涵義,偏差有之,粗淺有之,感性有之,
有不少人朗朗上口、有不少人激動落淚、有不少人廣為傳唱,
只是有多少人因此認識、親近基督,在主裡得建造?
有些人或許會宣稱從中得益處,就當是這樣好了,
那麼我們再進一步,以聖經分辨是非好歹,
這些今日所創作的詩歌能留下多少呢?
我不知道。
.
所以,就我的想法,
我們雖然不能故步自封,
也不需要緊緊擁抱著古老詩歌不放;
但是為了教會的屬靈益處、建造,
如果現在無法有更好的選擇,
那麼,我們不當重視前人所留下的遺產嗎?
古老的音韻迴盪在天路上,我們若棄絕他們,
對他們而言是沒損失的,因為他們已經見證了他們的信仰歷程;
於我們而言卻是損失的,因為我們不僅還沒追上他們,也放棄他們給我們的幫助;
我不曉得有多少人還受這些詩歌吸引,
但我在跟隨基督的路上聽到這些歌聲,
我心有著共鳴,我也願意如此說,
這是我的歌。
.
.

古韻仍新 有 “ 1 則迴響 ”

心有所感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標誌

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com 帳號。 登出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 登出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 登出 /  變更 )

連結到 %s

This site uses Akismet to reduce spam. Learn how your comment data is process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