畫中有道—平安的到來

Pieter_Bruegel_the_Elder_-_The_Census_at_Bethlehem_-_WGA03379
資料來源:Wikipedia
.
在西方美術史中,宗教一直是重要的元素、主題,
即令是文藝復興時期對人文主義的重視、對中世紀宗教觀的反動,
還是有不少作品以宗教為主題。
彼得.布勒哲爾(Pieter Bruegel de Oude,1525~1569年)於1566年創作、目前收藏於比利時皇家美術館的《伯利恆的報名上冊》(The Censusat Bethlehem),即是這樣的作品。
這位荷蘭畫家以創作融會百餘則荷蘭諺語的《尼德蘭箴言》(Netherlandish Proverbs),
奠定他在藝術史地位,以簡明的繪畫手法、擅長鄉間生活主題著稱,
有「農夫布勒哲爾」(Peasant Bruegel)的稱號。
為了與他同名的兒子區別,通稱老彼得.布勒哲爾;
在西方世界中,他是第一批跳脫過去「藝術為宗教服務」的框架、以個人需要而作畫的風景畫家。
不過即使如此,他的作品中仍有不少以聖經為主題的作品,
以供我們今日欣賞並思想當中蘊含的信息。
.
.
喧囂的寒夜
在這幅《伯利恆的報名上冊》中,
各個角落厚厚的積雪暗示著稍早之前的降雪,只餘風雪後的平靜。
為數可觀的人們呈現一種熱鬧忙碌的氣氛,
有好些人從遠方而來,僅見模糊身影,
有些人預備薪柴以抵禦冬日的寒冷,
有人修繕毀壞的車子,
有人正在興建他的新居,
而更攫取欣賞者目光的,是多數人往左方的建物簇擁,
讓這棟建築門庭若市,屋內人影幢幢,
二樓有人開窗觀看外頭的人群……
.
種種元素的結合讓畫面顯得生動活潑,
我們彷彿能聽見隱隱傳來的喧囂。
當然,布勒哲爾沒有忘記這幅作品的主角,
年輕夫婦也在人群中。馬利亞騎在驢上,已屆臨盆,
不幸的是客店已沒有地方了。
我們曉得接下來他們要往哪裡歇腳、發生了什麼事,
布勒哲爾的作品凝聚了這個時間、畫面。
不過正如前述,布勒哲爾非以創作服務宗教,
這幅作品雖有聖經主題,但種種細節表明了這作品並非以宗教為訴求。
.
首先,如若我們不知道這幅作品名稱,
恐怕很難聯想這竟是以路加福音為主題的創作,
而以為只是歐洲鄉村的冬景一隅,
畫作偏上方的廢墟還是以阿姆斯特丹的塔門為藍圖描繪呢!
順道一提,布勒哲爾此時期關於冬景的作品,
被視為是歐洲處於小冰期(Little Ice Age)的證據之一。
總之,一般畫家創作這個主題,就算沒有給馬利亞光環,也少不了給她顯眼的位置、端莊的容顏,好讓人可以敬仰,
不過布勒哲爾的作品都找不著這些。
.
.
想不到的姿態
我們無從考究布勒哲爾的創作初衷,
但有趣的是這幅作品正因這樣平凡不過的情境,
反而貼近路加的記載。較之其他宗教色彩濃厚的作品,
更能反映以色列引頸企盼的彌賽亞,
竟以如此隱藏、毫不起眼的方式來到彌迦預言的伯利恆(彌迦書5章2節)。
.
當時的人竟不曉得摩西所指的那先知(申命記18章15節)、
大衛口中坐至高者右邊的主(詩篇110篇1節)、
以賽亞給亞哈斯的兆頭(以賽亞書7章14節),
在這塊尋常土地上降臨。
.
即或有馬太與路加的文字,有博士來訪,有天使在曠野報信,
道成肉身來到地上,仍是很隱密、沒有大張旗鼓宣揚。
使徒看明,伯利恆的馬槽雖然與各各他的挽回祭仍有一段距離,
卻是虛己的起頭,是祂自取奴僕形像的開始(腓立比書2章7節)。
這姿態之所以難以想像,原因是人們不了解基督耶穌降世真正的目的。
固然我們聽到如阿摩司、彌迦等先知對社會不公義、敗壞的譴責,
我們也如詩人憧憬「慈愛和誠實彼此相遇、公義和平安彼此相親」(詩篇85篇10節);
.
然而,基督耶穌降世並不是要復興以色列國,
乃是要解決罪在人類中掌權為王、使人在罪的轄下的問題,
使罪人因信十字架所成的救贖大功,能得稱義、成聖,
與本來因罪孽而隔絕的上帝相和(歌羅西書1章20~22節)。
人子來,有如逾越節的羊羔使人在滅命的天使手下存活,
有如利未記記載使人罪愆得贖的祭物,
以祂自己所受的刑罰讓人得平安,
以祂受的鞭傷讓人得醫治。
綜覽耶穌三十餘年在地上的日子,
所取的形像、
所受的試探、
所遇的苦難,
伯利恆的平凡、馬槽的卑微,不過只是呼應主題的序曲而已。
.
.
想不到的時候
另一面,《伯利恆的報名上冊》所呈現的畫面還使人想到,
沒有一個先知知道自己宣講的何時成就。
他們所說的,是按著主給他們的呼召、指示而說,
內容遠過於他們的知識、經歷。
主耶穌在離世前後對門徒說的話不只於我們有重要價值,
對舊約因信等候、盼望以色列安慰者的人們也有實質意義:
父憑著自己的權柄所定的時候、日期,不是你們可以知道的。」(使徒行傳1章7節)
這讓我們可以認識一個貫穿新舊兩約、人在主面前的原則,
那就是信心,因承認、接受主話語,
進而產生取捨、舉止的信心。
人因這信而得以稱義如同亞伯拉罕(創世記15章6節),
因這信而活如哈巴谷所言(哈巴谷書2章4節)。
.
舊約雖然讓我們看到嚴謹、具體的律法,
好像注重行為,但一方面舊約也是人類全然敗壞的歷史,
誡命是聖潔、但人是軟弱不能行的(羅馬書7章12節、8章3節),
我們的敗壞使得所有義行只能是污穢的衣服(以賽亞書64章6節)。
另一方面又藉先知應許將來的拯救,
如耶利米宣明新約(耶利米書31章31節),
如撒迦利亞預見大衛苗裔擔負尊榮、
在君王與祭司兩職之間籌定和平(撒迦利亞書6章12、13節),
他們就算接受、承認、順服先知傳的話,
能如西面、亞拿在有生之年看到預言成就是何等稀少?
但他們有因沒有看到就質疑嗎?
他們有因沒有得到就恣意而行嗎?
.
他們的信心是即使眼不能見、未曾親身經驗,
仍篤定相信上帝話語,
聖經沒有記全這些因信等候救主者的名字,
但是他們名錄在生命冊上,
已因著信主藉先知所說的話,
而得主的喜悅(希伯來書11章6節)。
他們的見證提醒我們,今天不也在等候主耶穌再來嗎?
保羅沒等到、奧古斯丁沒等到、加爾文沒等到、衛斯理沒等到、巴克禮沒等到,
但他們仍信基督所說的話,度在世寄居的日子。
.
如此,我們藉著老彼得.布勒哲爾的畫作,
遙想兩千年前的那一刻,畫面雖然平凡無奇,
我們或許不滿足於這個畫面,
但當我們以新舊兩約對照,卻可知這是一個全新的開始,
是創造天地的主繼創世之後所做的一件新事,
使人藉著末後的亞當,可以得永遠的生命(哥林多前書15章45節)。
.
.
參考資料:
http://en.wikipedia.org/wiki/The_Census_at_Bethlehem
http://en.wikipedia.org/wiki/Pieter_Bruegel_the_Elder
http://en.wikipedia.org/wiki/Netherlandish_Proverbs
.
.
於主後2014年12月19日蒙刊於《台灣教會公報》3277期
http://www.tcnn.org.tw/news-detail.php?nid=8527
.

畫中有道—平安的到來 有 “ 1 則迴響 ”

心有所感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標誌

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com 帳號。 登出 /  變更 )

Google photo

您的留言將使用 Google 帳號。 登出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 登出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 登出 /  變更 )

連結到 %s

This site uses Akismet to reduce spam. Learn how your comment data is process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