巴勒與巴蘭

.
在進入這篇的主題前先說一聲,我用的是新注音輸入法,
這種輸入法精準度不能算高,因此有校正的需要;
會說這件事,是因為在下標題是,我看到了「芭樂與巴蘭」…….
這是啥?
.
不過,即使我鬧了這個笑話,我想這知道這兩個人是誰的,應該也不會太多;
這兩個人分別是摩押王、西撥的兒子巴勒,以及米甸的先知、比珥的兒子巴蘭。
會想談這兩個人,有很大的一部份原因是因為最近聚會讀到了民數記廿二章,
由於新約有三次提及巴蘭,所以對這個先知雖然談不上熟捻,不過也是有些印象的,
在民數記廿二章,記載了以色列人即將進入所應許的迦南,
下個階段,就是要越過約旦河,這一段聖經如此起首:
以色列人起行,在摩押平原、約但河東,對著耶利哥安營。」(民數記廿二章1節)
.
而此時,在左近活動的摩押人,因之前以色列人與亞摩利人爭戰而憂心,
所以摩押王巴勒差遣使者去請求米甸的先知巴蘭,求他咒詛以色列人,
而巴蘭則第一次拒絕了摩押王的邀請,第二次則是欣然赴約。
就篇幅而言,民數記共有四章記錄這個事件,就民數記卅六章而言並不算少;
就影響而言,直到啟示錄都還以此事件作為教訓,
無論就篇幅或影響而言,都顯示這當中有相當程度的重要性。
.
.
世界的觀點
其實,就這世界的觀點,
巴勒與巴蘭的作為不但不難理解,還合情合理;
巴勒的反應顯然符合現實主義(Realism)對國際衝突的觀察,
現實主義者認為兩個政治主體之間,會因安全的緣故追求實力的提升,
又因國家擴張、侵略的前設,一者的實力提升必然引起另一方的不安,
於是乎兩者便陷入了「安全困境」,意即兩者陷入國家層級的零和遊戲。
.
摩押人的不安是有理由的,
因為在這之前,以色列人剛與北方的希實本王西宏、巴珊王噩爆發一系列的戰爭,
並且在很短的時間內將這兩個王滅盡、奪了他們的土地,(參民數記廿一章)
然後這個民族就駐紮到摩押平原了,我們可以理解摩押人感到大事不妙的心情。
找到巴蘭實際上也算是對症,因為巴蘭並不是招搖撞騙的神棍,
無論是巴勒對巴蘭的稱讚(民數記廿二章6節),抑或主對他說話、指示甚至攔阻,
我們都可認定這個米甸先知並非假先知。
.
巴蘭的反應也不算是難以領會,
就正如巴勒的提問:「我豈不能使你得尊榮嗎?」(民數記廿二章37節)
試想,巴蘭與以色列人非親非故,
就算是摩西與米甸有淵源,那也是四十年前的事了;
再者,有淵源又何妨?富貴擺在眼前垂手可得,
不拿可真的是傻子了。
.
這兩人的反應,對世人而言都是可以理解的,
讓這世界感到困惑的是,為何這兩人的表現,
都被聖經定為是負面的鑑誡?
而我們又可從中得什麼提醒?
.
.
巴勒的問題—尋求人,而非尋求至高者
在這段聖經中,我們可以明白摩押王確實是遇到問題了,他擔心與以色列人的爭戰;
不過在探討巴勒的問題之前,我們其實可以說,他的擔憂是多慮的,
因為摩押不是以色列人交戰的對象,摩押不只不是迦南人,還是羅得的子孫,
主也藉摩西對以色列人明言:「不可擾害、不可與之爭戰。」(申命記二章9節)
事實上直到這次事件結束,以色列人也未與摩押人爆發預期中的衝突,
考慮到摩押王不曉得 神的心意、也不尋求,這點我們好像也沒有多言的空間。
.
巴勒值得我們省思的,可以從兩者切入探討,
第一他所尋求的,不是問題的答案,而是滿足他想法的作法;
再者他所尋求的,是人,而非 神。
對於前者,我們看到他遭遇到問題時,已經有了答案了,
他所作所為,都是完成這答案的方法;
然而,我們也曉得,這答案不僅悖離事實,也使得他選擇了錯誤的方法處理問題,
從他會去找巴蘭這件事,可以推論他並非無神論者,
但他想在巴蘭身上得到的,並非主藉著先知所說的話,
而是希望先知說他想聽的話,所以我們在之後看到巴勒聽到巴蘭祝福以色列人的反應,
便可知道在這件事上,他所希冀得著的,並非曉得主的意思,
而是巴望他的目的達成。
.
巴勒在尋求時,所依據的不是主的旨意,而是人的經驗,
這個先知過去是有成功案例的,他的祝福、咒詛並非空口白話,所以巴勒找上他;
然而所當尋求的對象,豈是人嗎?不當是創造天地、獨一之主嗎?
巴勒所看重的,不就是那藉著巴蘭說話的主?抑或他認定,巴蘭說出來就算?
.
或許在巴勒那時候,人不能直接向主禱告、親近、尋求,
所以需要透過先知得知至高主的意思如何;
或許在巴勒的情境,他只顧得他先入為主的答案,而非尋求問題的本質與實情;
只是,巴勒的情形不值得我們今日思考嗎?
他尋求的標的,不也常是我們的禱告?先立下目標,然後求主成就?
他尋求的對象,不也常是我們的方向?我們認定有哪個人比較屬靈、認識主,
就認為在那裏有我們所追求的答案,好像說找某些人比較「靈驗」?
這樣,我們的基督信仰,與巴勒有什麼差別嗎?
他的作為,當作為我們的提醒,好使我們的禱告如耶穌相同:
不要照我的意思,只要照你的意思。」(馬太福音廿六章39節)
即使主的旨意與我們的利益、想訪衝突,我們仍尋求順服;
好使我們唯獨元首基督之外,沒有別的中保,
我們也不高舉哪一個肢體或哪個屬靈經驗。
.
.
巴蘭的問題—為利進入錯謬
作為一個先知,巴蘭很具代表性,
因為綜觀聖經歷史,以敬虔為得利門路者有之,
不過有被記載的,巴蘭應該是第一位吧?
新約三次提及巴蘭,有兩次都是指出他為了利益走差了路。
.
我們從民數記的記載,看到巴蘭其實第一次是謹守分際的,
當巴勒的使者來,主很具體地給了他否定的命令:
你不可同他們去,也不可咒詛那民,因為那民是蒙福的。」(民數記廿二章12節)
所以巴蘭也很明確地回應巴勒的使者主的旨意如何。
可是當第二次,更豐富、尊榮的邀請向巴蘭提出時,這個先知動搖了,
他一面保持他的矜持,一面留下後路:
巴勒就是將他滿屋的金銀給我,我行大事小事也不得越過耶和華─我 神的命。
現在我請你們今夜在這裡住宿,等我得知耶和華還要對我說什麼。」(民數記廿二章12節)
可能在巴蘭的心中,他認為主會因這樣的富足而改變心意,
他以為他的 神與他一樣,這是一個很危險的錯謬,
以為 神會改變、可以賄買動搖的想法,及後巴勒也出現過,
他的差池,是從這裡開始的,
往後所有種種,都不過是延伸出來的問題。
.
有人可能會指著20節說:「主不是許了巴蘭了嗎?」
那麼我們當比較的是前後文,以及思想主對以色列人的應允、引導;
再者,「主的許可」與「主的旨意」從來不是同一件事,
「主的許可」有時候是含著「任憑」的成分,
這雖然不是這事件的主題,我們還是可以從中得提醒。
.
那麼,我們當思想,巴蘭的問題於我們而言有何警戒,
我想,可以從兩個階段切入討論,前者是試探,後者是貪財。
就試探而言,我們雖不敢、也不能誇口我們可以勝過試探,
但是巴蘭讓我們意識到試探的誘人、可怕;
當第一次巴勒的使者拜訪的時候,巴蘭尚可拒絕,
然而再一次試探來臨時,巴蘭已然鬆動了;
我們或許不會遭遇到財富的誘惑,但是我們與試探是何等相近,
試探以各種形式出現在我們的生命中,軟硬兼施的動搖我們的信心與立場,
隨著年歲的增長、經歷的增加,深感主耶穌的那句禱詞:
不叫我們遇見試探;」(馬太福音六章13節)是何等精闢,
我們對於試探,經常是軟弱、犯罪的,試探,是能躲則躲,能避則避。
.
再進一步,巴蘭明顯的問題是貪財,
這使得他好像仍保有先知的位份,也因此可祝福、咒詛,
然而卻已經與主的旨意背道而馳了,這也成為他的難處;
保羅對提摩太論及知足的時候所說的話,直到今日對我們仍有深刻的提醒:
但那些想要發財的人,就陷在迷惑、落在網羅和許多無知有害的私慾裡,
叫人沉在敗壞和滅亡中。 貪財是萬惡之根。有人貪戀錢財,就被引誘離了真道,
用許多愁苦把自己刺透了。」(提摩太前書六章9~10節)
這話應用在巴蘭身上,是洽當不過了。
.
保羅的話同時也提供了我們因應之道,這位使徒如此說:
但你這屬 神的人要逃避這些事,追求公義、敬虔、信心、愛心、忍耐、溫柔。」(提摩太前書六章11節)
顯然,保羅所說的與主耶穌說的相似,都是要躲避,而非敵擋,
有些事情我們應當奮勇以對,但是對於試探、貪財這類的事,
我們不當對自己有太多的自信,認為可以勝過這些根植於本性中的劣根,
歷史讓我們看到,有太多自信的人,栽在他們自以為有把握的事了。
.
.
兩人的問題—雇主與雇工
末了,我們也可以再多說一點他們兩個人的問題,
在這件事上,財富尊榮是他們的連結點,一者供、一者需;
我們可以說,他們形成雇主與雇工的關係,
這也可以作為我們思考的方向。
.
在談這個想法前,我先表明,我並不反對在教會中有雇主與雇工的關係;
然而,我在意的是由於這關係的特殊以及敏感,我認為這當中有特別謹慎的必要,
巴勒與巴蘭之間所產生的互動關係,足堪為我們思想這個議題的參考。
.
令人感到凜然的,就是他們不僅產生了供需關係,他們也產生了相互影響的關係,
巴勒對巴蘭的影響,固然是決定了巴蘭信息的主題,雖然蒙主的保守,巴蘭的咒詛成為祝福;
巴蘭對巴勒的影響,則是提供了一條毀壞以色列人的謀略。(民數記卅一章16節、啟示錄二章14節)
就某種程度而言,巴蘭的計謀,正是巴勒所要的,
然而這樣的相互關係,正是我們在主的教會中所當警醒;
因為先不談互動的內容,今日這樣的關係確實是充盈在我們的環境中,
也因此,我們有格外重視的需要,一面工人得工價是應當的,(提摩太前書五章8節)
但是工價的存在,不能成為迎合、配合雇主的理由,
在主裡做工人的,當持守主的話,而非按照薪酬說話,
在主裡做工的人,他所應該供應的是按著主的話、表明主的心意,
而非傳講符合雇主利益、想法的信息,
這是巴勒與巴蘭給我們的鑑誡。
.
況且,真要講雇主,還有誰比主基督耶穌大呢?
我們不是主在十字架上所流的寶血所買贖的人嗎?
這樣,我們不是為自己活的人,或活或死,總是主的人;
這樣說來,我們實在沒有傳講附和人想法的信息,
乃是照著主所給我們的話,按著正意分解真理的道。
.
.
後記
稍微補充一點想法,保羅雖然認定工人得工價是應當,
不過我們都曉得保羅自己是織帳棚維生,並且還可以供應給同工,(使徒行傳廿章34節)
這不只是他的見證,同樣也是他的智慧,顯示在謹守分際、不願自己接觸任何偏差的可能;
他因為親手做工,所以沒有雇主與雇工的關係,
他可以單單依著從主領受的,放膽傳講;
雖然保羅並沒有提及巴勒與巴蘭的問題,
但顯然他並不是不知道,而且一勞永逸的杜絕,
按兩千年後的今日觀點,保羅的作為仍教人感到折服;
我們不見得可以有同樣的作為,事實上保羅也沒有以此要求,
但仍足夠我們以此思考、警醒所行,
求主幫助我們。
.
.

心有所感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標誌

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com 帳號。 登出 /  變更 )

Google photo

您的留言將使用 Google 帳號。 登出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 登出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 登出 /  變更 )

連結到 %s

This site uses Akismet to reduce spam. Learn how your comment data is process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