惡者三試

.
免得撒但趁著機會勝過我們,因我們並非不曉得他的詭計。」(哥林多後書二章11節)
.
與惡者之間的爭戰、衝突,是聖經自創世記起,貫穿至啟示錄的主題之一,
也常因著他的二元對立,受到相當程度的重視,諸多元素更受到小說、電影援引運用;
不過我們必須說,在聖經的記載中,這個主題並不總是鮮明地呈現在我們眼前,
我們對這敵擋者的認識,是散見於如創世記、約伯記、先知書、福音書、書信書、啟示錄等,
當我們看到聖經關於撒但、魔鬼的記載時,多數都是一閃即過,
如創世記只出現一章,爾後就沒有關於古蛇的論述;
如約伯記只是初期出現,接下來便不知所蹤;
如福音書只登場於少數幾幕如曠野、進了猶大的心等;
部分如但以理、啟示錄有較完整的記述,
其他的聖經並不是不提,但稱之為零散並不為過。
.
為何會如此呢?聖經對於這個最終在末世將要一決的對象竟如此沉默?
保羅不也說我們是與天空屬靈氣的惡魔爭戰嗎(以弗所書六章12節)?
雅各不是期勉我們順服 神,抵擋魔鬼嗎(雅各書四章7節)?
彼得不是提醒我們當警醒,因為魔鬼有如吼叫的獅子遍地遊行嗎(彼得前書五章8節)?
約翰不是稱許少年人剛強、勝過惡者嗎(約翰壹書二章13~14節)?
可是相比於聖經的篇幅,這些經文卻有如鳳毛麟角。
.
.
α、不只惡者
於此,我有點不是很成熟、堪稱粗略的看法,
第一,基督徒要抵擋、相敵的,不只是惡者而已,
他還需要避免效法世界(羅馬書十二章2節)、避免戀慕世界(約翰壹書二章15節),
更要避免以此為友(雅各書四章4節),免得有如以掃一般(希伯來書十二章16節);
他的生命無可避免地成為聖靈和肉體的戰場(加拉太書五章17節),這兩者彼此相爭為敵;
我們為了跟隨基督也走一條世界所不理解、捨棄自己的十架道路(馬太福音十六章24節),
並且效仿基督與罪惡相爭(希伯來書十二章4節);
我們的自己也是應當捨棄的,因為這是門徒跟隨基督的記號之一(馬太福音十六章24節)。
.
其次,真正的焦點並不是勝過惡者,而是討主的喜悅,使主得滿足、榮耀,
勝過惡者並非不重要,而是相對於伊甸園之後所造成的隔絕,
人的罪惡、必死的終局,無疑是那愛我們、為我們捨己的主更加關注的,
這也成為救恩的主要內涵與目的,我們也可在聖經中看到大量關於救恩的論述,
他關心的是我們是否因信稱義、是否重生得救?
他關懷的是我們是否跟隨基督、有著因順服聖靈、結出屬 神性情的果子?
他關切的是我們是否有分於永遠的基業,得以與天父、眾聖徒同聚榮美家鄉?
.
因此,我想與惡者爭戰固然是一個重要的主題,
但於我們而言卻有更迫切需要面對的,那是我們與永生 神之間原本為敵的關係;
不過即使如此,我們還是必須注意,惡者有個常見的作為,是我們必須警醒的,
那即是「試探」,福音書甚至以此稱呼撒但(馬太福音四章3節),
且主所教導的禱告中,也提及了試探和兇惡(馬太福音六章13節),
顯示這是我們時常需要放在禱告中、免得我們絆跌、軟弱;
早些時日便萌生若干想法寫這個主題,這次在介紹完俄羅斯畫家伊凡.尼古拉耶維奇.克拉姆斯柯伊(Крамской, Иван Николаевич,1837~1887)於1872年創作的《基督在曠野》(Христос в пустыне)之後,
感到有些之前發散的領受已略有雛型,因此便開始著手整理思緒,
雖然論及試探不只是這段聖經,聖經提到魔鬼也不只是試探,
只是耶穌在曠野所受的試探卻具有相當的代表性,
人們或許不陌生,只是當中的意義,卻值得屬主的人一再思考。
.
.

心有所感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標誌

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com 帳號。 登出 /  變更 )

Google photo

您的留言將使用 Google 帳號。 登出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 登出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 登出 /  變更 )

連結到 %s

This site uses Akismet to reduce spam. Learn how your comment data is process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