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選雜響

.
讀里山
讀了有關里山的觀念後,心中頗有感觸,
曾何幾時,也嚮往無拘無束的漫步在田野之間,
在山明水秀的花東地區,或是哪個不知名的山林之間,尋得一畝小土地,終了此生;
假如老師期望看著冰天雪地而去,那在我心中,
無盡的竹林或是深海之處,是我嚮往的地方;
也許是對城市諸多紛擾的反動,抑或是對好些生活難處的逃避,
但總而言之,自小生於都市,長於都市的我.確實對山林田野、離群索居,
是有一份傾心與渴想。
.
我想對於居住在都市的人們,
也都在尋找這樣的一塊可以令自己平靜下來的空間或時間,
特別在這個步伐大、腳步快的今天,
有些人寄情於書桌上的一缸魚,
有人則鍾情於陽台上的小花園,但這都反應出人心中對里山概念的期待;
在都市叢林密佈的環境下,人們心中還是對自然有一定程度的嚮往。
只是當我們走進自然之中,能否珍惜、體會自然帶給我們的感受,這恐怕又是另外一回事了,
很痛心的看到許多風景區留下許多訪客的痕跡,
部分人們在感官上是體會到自然了,不過心靈的部分卻未投入其中,空留許多遺憾;
以致於里山的觀念雖美,但是我們卻也必須提醒,
過去的里山消失、減少的原因為何,
在我們走進自然的同時,我們同時也須具備走進自然的心。
.
雖然過去也對自然有所憧憬,也期待能夠尋得屬於自己一個與自然相依的小天地,
不過過了好些年的今天,心態略有變化,已非必要遠走山林,或是離群索居,
而是認識到尋求平靜與安歇,並不是由外在環境而得,
外在的環境可以幫助我們靜下心來,但是那並不是主因,
內裡的平靜與否,才是關鍵所在;
所以現在生活雖然還是有所繁忙,時常還是有難題需要面對與克服,
但對於遠離塵囂的想法,卻也漸漸淡了;
我想這也回應阮慶岳先生對「寧為宋時民」的感慨,
或許今時今日的我們無法產生像過去的人們這樣的感觸與體會,
「宋時民」已不再,但我認為我們還是有屬於我們一份可以擁有、珍惜的空間,
不見得在崇山峻嶺、壯麗河川,而是在生命中的每個體會、每個經歷;
我想,於我來說,過去會想隱於山林田野,
而今日卻是隱於市井之中,雖然平淡,但是很踏實的去經歷每一天的點滴,
盡力完成每個身分應盡的責任,或許這樣聽起來很乏味,好似流水帳般,
但我卻認為這是過去所嚮往、可以得到平靜的淨土,
雖未見完全,可是已初見雛形。
.
.
讀遠山含笑
說實在的,讀了遠山含笑,我心有戚戚焉,
對於山水,我沒有那麼浪漫,山水不盡然只是陶冶性情、供人享受而已,
對許多人來說,山水不但供應他們生活,同時是與之奮鬥的對象;
透過這次柯羅莎等幾次颱風,心中有更多不一樣的想法,
雖然長時間生活在都市的人們,對自然是一種嚮往,是一條尋求平靜的路,
但是對於許多長時間與自然為伍的人們,是不是也持這樣的看法呢?
雖然沒有實際去尋得他們的看法,可是透過許多消息側面去觀察,
對他們而言,與自然為伍,雖然有其美好儉樸的一面,可是更多成分是:
與之奮鬥的精神,日頭、山風、土地、流水,不但從之受益,也從之受禍,
小至果園裡未成熟的水果、田裡頭尚未熟透的稻禾,大至生死存亡,
遠山含笑裡,作者親身的經歷,驗證了山水的浪漫與艱難。
.
.
讀荒廢的肉體
老實說,看到這篇短詩,著實愣了許久,
第一個想法是,很頹廢、灰色,也有自怨自艾、自愛的味道,
這篇短詩難以引起我的共鳴,特別是第一句:「趁我頭顱還美麗將它砍去」,
或許作者覺得當保留人生最美好的那部份,
但是我認為,生命的美好與價值,並不單在我們自己當時的定義與判斷;
有時候回頭想想、看看,許多價值與成長,是建立在許多不堪與失敗上,
雖然當時頗為難受與窘迫,但是經過了掙扎與歷練,生命顯得豐盛與成熟;
或許當下看是醜惡討厭,但好死,仍不如歹活,
或許作者沒有厭世這樣的意思,但在生命的路上與看法,
我還是不由自主的有了些其他的聲音。
.
.

心有所感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標誌

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com 帳號。 登出 /  變更 )

Google photo

您的留言將使用 Google 帳號。 登出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 登出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 登出 /  變更 )

連結到 %s

This site uses Akismet to reduce spam. Learn how your comment data is process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