破碎的真理

.
這個標題「破碎的真理」,是這次讀完士師記十七章之後的第一直覺;
士師記是我主要聚會中的一個讀經進度,以前在讀士師記時,
總感到一陣子的不舒服,因為其間有著太多不堪入目之處,
記載了許多富爭議的事件,讓人感到聖經何以記下這些敗壞,
尤其士師記是緊接著摩西五經、堪稱以色列一個高峰的約書亞記後,
更讓人有著相當的疑惑,不是有著這麼好的傳統?
他們的祖父輩,不是經過極大的拯救與恩典嗎?
不過三、四百年的時間,竟然敗落如斯?
且自十七章之後,基本上不再紀錄士師,而是圍繞幾個的事件,
其中一個,是以法蓮人米迦起首的。
.
.
米迦的神像
在這個事件中,米迦取了母親的銀子,
母親在尋索銀子不果後,咒詛取了銀子的人,
米迦因此表明銀子是自己所取,他的母親一改過去的咒詛,改而祝福,
且分別其中一部份給他的兒子造了一個神像,米迦更派自己的一個兒子為祭司;
之後,有個從猶大地來的利未人,到了米迦的家,
雙方談妥薪酬後,這個年輕的利未人就住到米迦的家中,成為他家中的祭司,
米迦因此感謝說:「現在我知道耶和華必賜福與我,因我有一個利未人作祭司。」(士師記十七章13節)
.
.
無王的時代
士師記對這段記載堪稱平舖直述,不加任何情感,不加任何評判,
只是說了句:「那時以色列中沒有王,各人任意而行。」(士師記十七章6節)
但是我們查究聖經,便會發現短短的十三節中,多少的荒謬、偏差,
米迦取了母親的銀子,無疑是竊盜的行為;
母親因是米迦取去,由咒詛變為祝福,我們也看到其中的私心;
米迦以此製作神像,更直接違反了十誡;
派自己的兒子為祭司,更有違祭司的相關條例;
如若依照士師記十八章,這個利未仍更非亞倫的子孫;
即使之後相遇那個利未少年,其互動更無異於交易,
談判過程雖短,但觀其程序、內涵,讓人有種哭笑不得的熟悉感,
我們這個世代並沒有進步到哪裡去呀。
(人家是算年薪且包吃包住,而且以此作為物價水平,米迦拿母親的銀子的不算小數目啊)
.
.
必賜福與我
這些熟悉感是上一次讀士師記即有的感觸,
(有些人知道,近年來我參加了三個聚會,是從創世記起一個禮拜一章讀起,
這是第二個讀到這裡的聚會,上次還談了點關於傳道人的問題)
但這一次讀到這章聖經,有些字眼讓我有些感觸,尤其是最後米迦所說的話,
這句話傳遞出一個訊息,那就是他對於祖宗所傳下來的信仰,是有一些認識的;
他知道利未人是被分別出、歸主事奉的,
他知道他祖宗所信仰的對象是耶和華,
他知道這一位獨一真神能夠賜福,這些,都是他所曉得的。
.
但這要如何與他所行的錯謬調和呢?
他究竟是信、還是不信?他究竟是敬虔、還是悖逆?
這一段有點類同西乃山下的金牛犢,他們的相似性,
是都有著一部份的真理,但是整體合起來,則不是那麼一回事,
有著對真理的片面認識,可是所行的卻是敵擋,引人入了歧途;
也因著他仍把握到了一部份的真理,所以形成一種似是而非的論述,
較之明顯的錯謬更難分辨,且對於米迦自己而言,說不定也沒這份自知,
所以說不定他是很真誠的看待這件事,於己、於人,都有著極大的損害。
.
.
今日基督教
有些人知道,當我使用「今日基督教」這個詞彙,基本上是貶抑的用法,
因為在我心中,她誠然已經偏離了古舊十架、當行古道;
士師記這段記載讓我有種熟悉感,因為米迦的故事,並不是塵封歷史的單一事件,
相反的,只要我們只持守一部份的真理,而忽略真理的其他面向,
那可能我們在重蹈米迦的覆轍,且還以為可以蒙主祝福。
.
我並不是說我們今天就要全部都照著聖經的記載行事為人,
有諸多記載屬於相對領域的,有很好、沒有也無妨,毋庸堅持,
是不是要吃素、是不是要守日,我們都有在基督裡的自由;
有好些論述屬於絕對領域的,不能妥協,
譬如當使徒們聽到有人認為必須行律法、才能得救(使徒行傳十五章1節),
因為已經牴觸了因信稱義,他們便為真道竭力爭辯(猶大書一章3節)。
我也不是說我們今天就要回到初代教會變賣一切、凡物公用的情形,
那是聖靈所做的工作,我們不能用人的制度、要求、熱誠重現;
但是我們不能忽略教會的元首是基督,教會並不是以人數評斷成熟、復興與否,
而是她有沒有基督長成的樣式?
而是她是不是照著元首的旨意行事?
而是她是不是如新婦般歸與基督?
.
今日基督教所傳的,就我井觀之見,
恰似米迦事件所傳遞出的感觸:「破碎的真理」;
不時,我們會看到有人對政治、社會公平正義的關切,
這很好,但是我們不當忘卻,福音才是真正、永恆的解決方案;
不時,我們會聽到講台介紹、強調、重視聖靈,
卻只是非常薄弱的只引用少數幾節聖經,可以說是以偏概全;
不時,我們會看到有人分享一段聖經,
但是節錄的結果,使人不知道前後文的關係,也不知道這段信息的意涵;
不時,我們會聽到有人對參與服事、奉獻委身的強調,
卻對於認識基督興趣缺缺,對於尋求主藉著聖經的自我啟示索然無味。
.
.
基督和十架
我們能做的,其實沒有別的,
仍與五百年前改教家所做的沒有差別:「回歸聖經」,
以之檢視,我們所走的,是不是與歷世歷代聖徒相仿?
基督亙古不變,我們所信的,是不是與信心見證人相同?
是的,「回歸聖經」聽起來很基本,但基本是重要,而不是簡單,
我們要持守這基本、唯一的根基,並不容易啊,
米迦的事件不是讓我們看到,他離這個基本有多遙遠?
我們較之米迦,條件已然更為豐富,我們有諸多譯本、參考書、見證人與鑑誡,
但我們處的環境,恐怕也更加嚴峻,因為我們以為我們甚麼都有了,
卻不知我們所受的試探更為精緻,我們將世界的思維、方法融入教會已經理所當然。
.
宗教改革的見證,讓我們看到當我們回轉、尋求、查考聖經,可以看到改變、更新;
神的永能和真實,也令我們有著蒙拯救、真認識至高者的盼望,
惟願米迦的事件,只是故事,惟願我們持守的真理,不致破碎。
.
.

心有所感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標誌

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com 帳號。 登出 /  變更 )

Google photo

您的留言將使用 Google 帳號。 登出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 登出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 登出 /  變更 )

連結到 %s

This site uses Akismet to reduce spam. Learn how your comment data is process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