畫中有道—指著耶穌說的更美約定

The baptism of the eunich *oil on panel *63,5 x 48 cm *signed b.r.: RH 1626

資料來源:Wikipedia
.
誠然在今日的歐美,人們對聖經和基督信仰的重視已不若從前,
若要研究西方美術史,便不能忽略宗教對藝術發展過程的影響。
昔時不少作品以聖經作為主題創作,動機不盡相同,
有的源於贊助者的期望,有的是畫家作為信仰告白的方式,
有的則是藝術家取材創作的依據。
於我們而言,這些作品同時也成為今日認識當時宗教、賞析藝術的佐證。
.
荷蘭巴洛克藝術代表畫家林布蘭.哈爾曼松.范.萊因(Rembrandt Harmenszoon van Rijn,1606~1669年)於1626年所畫的《太監的洗禮》(De doop van de kamerling)即是一例。
這幅畫現收藏於荷蘭烏特勒支的加大肋納會院博物館(Museum Catharijneconvent),
反映出17世紀人們對聖經記載的想法。
.
以使徒行傳8章記載為主題的作品雖非絕無僅有,但在藝術史並不多見。
在林布蘭之前,被認為影響他甚深的前輩彼得.拉斯曼(Pieter Lastman,1583~1633年)便有以此主題創作的作品,
林布蘭的這幅作品中可觀察到參考拉斯曼作品的痕跡。
.
只是在林布蘭的畫作中,腓利替埃提阿伯太監施洗的主題一目了然,拉斯曼作品中諸多
與主題關聯性不高的細節如岩層和傘均被捨棄,構圖方面提高主要人物的比例、整體色彩的配置選用,
使得林布蘭雖是後起之秀,這幅作品也非他已臻成熟的代表作,
但較之拉斯曼的作品卻更為醒目。
.
在藝術史中,這個處於荷蘭黃金時代(Gouden Eeuw)的畫家以聖經主題、自畫像聞名,
這幅作品中的戲劇性,同時也顯出林布蘭作品帶有濃厚舞台形式的特性。
.
.
對世界更寬廣的認識
在林布蘭這幅作品中,
首先攫取觀賞者目光的,無疑是埃提阿伯太監和隨從的膚色五官,
顯見隨著15世紀起的地理大發現(Age of Discovery),
居住在歐洲的人們對於世界有更寬廣、具體的認識,
畫家在創作時也有更多的考據,作品不至於出現金髮碧眼的埃提阿伯太監。
從這幅作品中,可推論林布蘭當時雖年僅20歲,但必然與來自非洲的人們有所接觸。
.
林布蘭亦巧妙地運用色彩區別出主從,
作為主角的腓利與埃提阿伯太監所穿著的衣服都較為明亮,
隨行的人們若不是穿著冷色系的服飾,便是因距離而顯得模糊。
他們所行的注目禮,也令作品的主角與主題獲得聚焦,
腓利專注的神情以及埃提阿伯太監堅定莊重的態度,
更讓整幅以洗禮為主題的作品顯得寧靜而肅穆。
.
林布蘭這幅油畫表現出一定的藝術水準,
不過仍存在知識方面的落差,即一個侍從所捧的書籍,
我們從使徒行傳記載曉得那是以賽亞書,
只是這種書籍裝禎的形式,在腓利那個以卷軸為主流的時代尚未存在。
考慮到當時知識不若現代容易獲取,
也不如我們可以從更遼闊的歷史縱深探究,
故較之此作的藝術價值,我想這點是瑕不掩瑜。
.
.
對聖經更多明白
藝術價值固有吸引人之處,
對基督徒而言,更值得關心、聚焦的並不是畫作的藝術表現和價值,
而是這段聖經呈現的意涵,對聖經的探究,正展現基督徒迥異於世人的眼光。
這幅畫作的主題太監受洗事件,
在聖經記載中是一件頗有討論空間的福音事工,
之前被選為執事的腓利被差遣南行,不意竟邂逅了埃提阿伯太監,
這個甫離開耶路撒冷的權臣正讀著先知以賽亞的書。
.
從這些記載,我們可以認識到埃提阿伯太監的認真,
兩人的互動也成為我們今日思想的內涵。
腓利與埃提阿伯太監的相會誠然是聖靈的帶領,
腓利受到差遣而啟程時,尚不知道會遭遇什麼事,
而返國途中的埃提阿伯太監也沒有預期會在曠野路上得到疑惑的解答。
這值得細思的相會,提醒我們無論是生活還是服事,
經常不知道下一步主要帶領我們去哪裡,
我們現在所做的事、所處的情境對未來產生何種影響,也是未知數。
.
但腓利的順服和太監對聖經的認真,譜成一則可貴的見證,
腓利沒有因為對曠野的未知而停下他的腳步,
太監也沒有因為對聖經的不明白而擱下尋求。
.
聖經沒有對這位埃提阿伯重臣的背景細節多加著墨,
因為相對於他對聖經的窮究,他是什麼人反倒不是那麼重要了,
他就算是隨處可見的尋常百姓,他的追求仍有屬靈價值。
.
有時會聽聞有些人讀不懂聖經而感到挫折,
我想這不是特殊的個案,也不難理解為何發生,
因為聖經雖然以人可以閱讀的文字記載,卻仍是全智全能至高上帝的話語,
若不是在基督裡,若不是有聖靈的指教,
我們這些本屬血氣、應當死在罪中的人不明白道理並不是奇怪的事,
正如經上所說:「然而,屬血氣的人不領會神聖靈的事,
反倒以為愚拙,並且不能知道,
因為這些事唯有屬靈的人才能看透。」(哥林多前書2章14節)
保惠師,就是父因我的名所要差來的聖靈,
他要將一切的事指教你們,並且要叫你們想起我對你們所說的一切話。」(約翰福音14章26節)
.
太監的見證,指出了即使現時仍有疑惑,
我們仍需要竭力尋求認識,賜人智慧和啟示的靈將使我們真知道祂(以弗所書1章17節)。
.
.
救恩更清晰顯明
另一方面,太監也犀利地提出這段聖經所指是誰的疑問,
是先知以賽亞自己,還是另有其人?
這位外邦的重臣如此提問實非尋常,
顯示他意識到先知的話語不僅是表面意涵,而且另有所指。
.
腓利從以賽亞這段記載對他傳講耶穌,隨之太監便要求受洗,
這一幕也成了拉斯曼和林布蘭創作《太監的洗禮》的主題。
.
基督耶穌是聖經的焦點,乃是開啟新舊兩約的關鍵樞紐。
舊約中的律法和先知,雖然是上帝口裡所說的話、是永遠不廢的真理,
由於基督還沒有顯明,救恩因此顯得晦暗不明,稱義成為高不可攀的障礙,
因為人無法藉著行為滿足律法的要求、成全上帝的標準。
.
如果只有舊約,我們便不能明白舊約裡影子的本體為何,
難免產生埃提阿伯太監的疑難。
反之,如果沒有舊約,我們對基督的認識便大受侷限,
因為關於太初便與上帝同在的道,早已見諸於古時藉著先知所說的話,
神既在古時藉著眾先知多次多方地曉諭列祖。」(希伯來書1章1節),
直到日期滿足,始向這個本屬於祂的世界顯明,
且如同以賽亞的記載,祂如羊被牽到宰殺之地,
上帝的羔羊成就了更美之約的祭,成為一切相信者的贖價。
.
這樣看來,埃提阿伯太監的疑惑反而較之後來的受洗更值得深思,
因為藝術家取材的那個洗禮不過是蒙恩的結果;
可是在這之前,聖靈對腓利的帶領、對兩人相會的安排、埃提阿伯太監對聖經的查考、從中發現隱藏的意涵等,
就是對今日的我們,也仍有不少值得探討的空間、值得省思之處。
.
我們因此確信,獨獨藉著新舊兩約的見證可認識主耶穌基督,
誠如同耶穌所表明:「給我作見證的就是這經。」(約翰福音5章39節)
聖經是我們認識基督的根基,而我們也能如腓利回答太監那般,
看明這一切都是指著耶穌基督說的。
.
.
參考資料:
http://nl.wikipedia.org/wiki/Rembrandt_van_Rijn
http://nl.wikipedia.org/wiki/De_doop_van_de_kamerling
http://rkd.nl/en/images/2932
http://www.pubhist.com/w3329
.
.
拉斯曼版本,1623年
3329
.
於主後2015年10月28日蒙刊於《台灣教會公報》3322期
http://www.tcnn.org.tw/news-detail.php?nid=10649
.

心有所感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標誌

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com 帳號。 登出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 登出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 登出 /  變更 )

連結到 %s

This site uses Akismet to reduce spam. Learn how your comment data is process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