問道理,堅信的禮

.
這次的聚會流露著不一樣的氣氛,
因為對一個聚會人數不多的地方而言,有人要接受洗禮不是小事,
而且還是一次好幾個,不難從好些人身上感受到興奮與緊張。
看著這幾個年紀稍輕的年輕人站在台前告白信仰,
除了在主裡的代禱與祝福之外,不由得將記憶中自己的身影與他們重疊……
.
那一年,我也是如此站在眾人面前,
表白自己的信仰、領受了堅信禮。
只是,或許與他們不同的是,時年16歲的我對於聖經所見證的基督信仰仍是懵懵懂懂,
當時之所以決定受洗,也不是因為對基督有堅定的信心,只是因為弟兄邀請而已。
.
.
洗禮、未保證得救
每次我回顧,都感到那次堅信禮實在名不符實,
這樣的儀式,是否有屬靈的價值?是否有分於屬天生命?
我是很保留的。
.
況且,我記憶猶新的是,
當天我只是在聚會前被叫去問了幾個很簡單、不具鑑別度的問題,
就確定了洗禮,我想就算我當時答錯了,還是會照既定程序進行吧?
教會名錄、組織編制會因為那次的儀式而增加了一個正式會員,
不過,永生上帝的生命冊,是否因此添一個名字?這我就不好說了,
至少,我確定自己重生得救,已經是若干年後的事。
.
顯而易見的是,我受洗當下不僅沒有想像中的特殊經歷,
往後的一段時日,我的生命與聖經見證的基督徒舉止也有明顯的落差。
我的生活依然故我,和未信主的人相比並沒有太大區別,
仍是在罪中活著,仍是血氣方剛而任意妄為。
.
若要說有什麼差異,大概就是我過著外在的宗教生活,
有相較周遭人更嚴格的道德規範,即使那是達不到而極為勉強的標準。
.
如此的過程中,除了徒增挫折和疲倦以外,
少不了對真理、對自己信仰的疑惑,甚至一度質疑自己是否重生得救。
我如同一個坐在幽暗中的人,眼睜睜地望向明光照耀的區域,
也掙扎著邁出蹣跚的步伐,卻仍然感到遙不可及。
.
這樣的情境無疑充滿了痛苦、糾結、沮喪以及對自己的厭惡,
也格外能體會保羅的哀聲:「我真是苦啊!誰能救我脫離這取死的身體呢?」(羅馬書7章24節)
.
幸而蒙主恩典,後來另外有轉變、更新的故事,
我也因此花了點心思、時間檢視當初所受的堅信禮,
思想何為聖經所說的洗禮,這只是個表徵儀式嗎?
還是有更深層的意義,是當年我在受洗時未曾領會、面對的?
.
.
問道理、辨明信心
也因為這層疑惑、遺憾,後來讀到巴克禮(Thomas Barclay,1849~1935年)問道理的紀錄時,心中特別感到激動不已。
《新使者雜誌》刊載陳信惠撰寫〈巴克禮牧師問道記〉一文記載廖桃姊妹受洗前經過,
當時大家都知道巴牧師問道理「很不簡單」,
巴牧師除了問廖姊妹上帝是誰、耶穌是誰、洗禮及聖餐的意義,
還從保羅和西拉在腓立比與獄卒相遇的故事、問到得救的條件。
.
理當如此啊!這樣才夠嚴謹。在巴克禮的時候歸信基督的人較之今日更少,
但巴克禮那一輩的人,並沒有因為要使教會人數增加,就隨便對人施洗,
甚至情願請他這次先不要受洗,等對信仰清楚些再領受洗禮。
這實在是向弟兄姊妹負責、向所信的救主負責、向所傳的真道負責的態度。
.
對比自己所經過的洗禮,實在令我非常不踏實,
因為根本不是聖經所說的:
信而受洗的,必然得救;不信的,必被定罪。」(馬可福音16章16節)
充其量只是滿足了後面那部分。
.
.
信而受洗、歸入祂的死
但看到、欣羨巴克禮等人昔年問道理的嚴謹,
仍不能滿足我對受洗意義的探求,只是初步看到一個心生嚮往的見證。
.
若我們查考聖經,我們會發現舊約並沒有關於洗禮的記載,
對洗禮的記載,始於新約的施洗約翰,「施洗」甚至成為他的標記。
到了新約,洗禮似乎成為一個具有代表性的儀式,
無論是施洗約翰,抑或耶穌的門徒替人施洗(約翰福音4章2節),
或是耶穌要求門徒「奉父、子、聖靈的名給他們施洗」(馬太福音28章19節),
或是彼得的傳道:「你們各人要悔改,奉耶穌基督的名受洗,叫你們的罪得赦,就必領受所賜的聖靈。」(使徒行傳2章38節)、
埃提阿伯太監的受洗(使徒行傳8章36節),
受洗都與歸信有直接的關係。
.
從使徒的書信,我們可以看到洗禮有一定的意義,這是我們思考的根據。
據此可知,洗禮不會只是徒具形式,而是與我們的生命、信仰有密切關係,有豐富的意涵。
.
然而,我們也不當以為受洗是神奇的儀式,或具有神祕的魔力,
單憑洗禮無法使我們重生得救、領受應許的聖靈。
我過去想像受洗後會有特殊經歷,實在是不符合聖經的想法,只是我個人的想像而已。
.
那麼,受洗這個儀式究竟象徵什麼?保羅向羅馬教會論及恩典時如此分述:
豈不知我們這受洗歸入基督耶穌的人是受洗歸入祂的死嗎?」(羅馬書6章3節)
他提起一個可能讓我們為之皺眉的觀念──「死亡」,
有人主張蒙恩之後,還可以在罪中活,好使恩典顯多,
保羅駁斥說,當一個人歸入基督,是與基督耶穌同死,並且與他同活。
保羅還說,我們受洗,乃是表明與人子受難的連結,表示這個人在世界有如死人,不再照著律法活,
因為一個死人不受律法的管轄(羅馬書7章4節),
世界也看這個人如同死人,因為這個人已經釘在十字架上(加拉太書6章14節)。
.
更具體地說,在保羅的觀念中,受洗是一個象徵,是一個分水嶺,
在受洗之前,我們與世人無異,
在受洗之後,我們與世人無分,
這世界的驕傲、情慾,不再對我們有權力。
.
然而,這些仍然是以信心為基礎,不是受洗的儀式產生效力,
而是我們因信基督、歸入基督,才以洗禮承認所信的道;
這聽起來有些玄妙,但並不是神祕主義的觀念,而是基督的工作,
使我們與祂同死,也與祂同活(羅馬書6章8節)。
.
.
為主而活、新生樣式
若我們依循保羅領受的真理,可發覺他認定受洗、歸入基督只是一個開始,而非一個終點。
隨之而來是截然不同的新生命,與主同活,舉止間有新生的樣式,
像基督藉著父的榮耀從死裡復活一樣(羅馬書6章4節),
不只外在的行為,更包含內在的思想,會思慕、祈求上頭的事(歌羅西書3章1節)。
.
這些,不是教條要求,而是神活潑的道重生了我們(彼得前書1章3、23節)。
如此,再回頭檢視自己當年所領的堅信禮,以及這幾個年輕弟兄姊妹的領洗,心情感到格外複雜。
當年對受洗意義的不清楚、受洗後生命的起伏、隨後對聖經的追求,
種種元素的結合,都令我今次觀禮感觸良多。
.
當中固然有好些觸景傷情,但經過好些主允許的擊打,
藉著真理的光照得知自己的敗壞,靠著聖靈隨時的幫助與保守,今日已能感謝著說:
基督為我死,我願為主活。
.
.
參考資料:
http://gospel.pct.org.tw/AssociatorArticle.aspx?strSiteID=S001&strBlockID=B00007&strContentID=C2006091400001&strDesc=Y&strCTID=CT0005&strASP=default
.
.
於主後2015年12月4日蒙刊於《台灣教會公報》3327期
http://www.tcnn.org.tw/news-detail.php?nid=10885
.

問道理,堅信的禮 有 “ 1 則迴響 ”

  1. 引用通告: 匯流2015 | 虛吾小築

心有所感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標誌

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com 帳號。 登出 /  變更 )

Google photo

您的留言將使用 Google 帳號。 登出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 登出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 登出 /  變更 )

連結到 %s

This site uses Akismet to reduce spam. Learn how your comment data is process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