淺論要理—苦難

.
當我們傳揚神愛世人,並且也見證我們如何蒙恩,
而諸如愛的真諦等詩歌、我們愛因神先愛我們等聖經朗朗上口時,
人們有個印象,認為基督信仰與愛有密切關係,基督徒所信的,是慈愛的神;
這個印象不能說有問題,問題在對基督信仰認識並不全面,不過這不是我們在這裡要談的,
我們想談的,是這個印象產生了一個衝突、糾結,
那就是苦難仍是真實存在、深深烙印至我們的主客觀經驗,
相比於慈愛的甜蜜,苦難的存在無疑是教人苦澀不已,
甚至質疑神的真實、慈愛以及能力,我們也看到好些人因此跌倒。
.
.
1. 人類共同的經驗。
在談論聖經如何看待苦難這一主題之前,
我們不難注意,苦難實是人類共通的經驗,也有不少賢哲試著提出解答;
譬如佛教將苦列為四聖諦之一、而貪嗔癡三毒是受苦之因,
既然這三毒是苦難的源頭,就以滅此三毒為苦難的解方,
而對學佛者而言,脫離苦難、不入六道的終極境界則稱涅槃。
.
儒家對苦難頗為正面,具體於孟子之「天將降大任於斯人也」,
事實上大凡成大事者,多能指出其非常人之處,
苦難對於他們而言,不但不是摧殘壓迫,反而是滋養激勵;
孟子之言很具啟發,也能解釋不少成功者的歷程,
不過比較難以說明,在堪當大任者之外,有更多人因苦難而遭到擊潰。
.
而堪為刁鑽的,是希臘古哲伊比鳩魯(Ἐπίκουρος,341~270 B.C.)所提出悖論,
伊比鳩魯悖論(Epicurean Paradox)又稱罪惡問題,
這位希臘哲學家提了幾個前提,具體的推論過程我們不多贅述,
但伊比鳩魯確實勾起了人類的共同經驗,人們不禁問:
如果神是良善、全能的,為什麼這世界會有苦難?
還是因為神不是良善,所以無意解決苦難?
抑或神是良善,但不是全能,所以無法阻止苦難?
.
參考資料:
https://en.wikipedia.org/wiki/Problem_of_evil
.
成功神學的朋友大概會告訴我們,苦難是因為犯罪、不敬虔的緣故,
因為只要敬虔就會得世上富足,只是要順服就可蒙主賜福;
很吸引人的說詞,不過不太能解釋聖經中的幾個見證,
譬如約伯義人受禍遭難的經歷,又如亞薩對惡人享福安泰的觀察。
.
依我的領受,聖經對於苦難的觀點是很豐富的,
而從聖經尋求問題的答案,亦是基督徒應當有的本能,
這並非迷信,乃是深知所信,也藉此知道至高者的意思如何,
因為我們得說,我們的意思常常與天父的意思相左,對苦難的看法即是一例;
這麼說吧,我們若稍加留意,就可以看出苦難在聖經中出現的頻繁,
而在這頻繁出現中,又有不同面向的意義,呈現出聖經對苦難各方面的看法;
只是這有助於我們回答伊比鳩魯的問題嗎?這位哲人誠然設下不易回答、具有意義的問題,
這世界的苦難是真實的,那良善又全能的上帝怎麼會讓苦難存在?
我們不清楚主前三百年出生的希臘古哲有否讀過聖經,但是聖經中所啟示的主,
確實是全能、良善、慈愛與公義的,我們不一定要回應伊比鳩魯,
我也沒興趣來場伊比鳩魯悖論的論戰,但是我們有需要藉著聖經,
認識苦難這個千古大哉問,也是與我們有切身相關的。
.
.
2. 罪。
罪是苦難的源頭之一,這點並無疑義,問題在於,誰的罪造成了這苦難?
比方說,我在賣場順手牽羊一樣小商品,我被抓了,因此受刑,
這雖苦,卻是我應當的,我也應當甘心承受;
但同樣的例子,若不只因我受刑,我的世世代代子孫也要因此受禍,
這不只我的子孫要抗議,我自己也不會服氣,罪刑不符嘛!
然而這卻是創世記第三章之後的歷史,亞當犯罪之後,所有的人都陷在罪裡,
從此,我們所有人都在死亡的權下,在死亡這苦難之中(羅馬書五章14節);
當然,亞當所犯的罪與順手牽羊並不是同一個等級,不能與之相比,這我們有機會再談。
.
總之,神造人原是正直(傳道書七章27節),但是創世記三章後有另一個故事,
也是我們必須討論苦難的原因,因為罪使神必須審判人(創世記三章16~19節),
死也因此進了世界(羅馬書五章12~15節),尤有甚者,受造之物都在轄制之中(羅馬書八章19~22節),人也有因為犯罪受苦(受刑)的情形。
.
如果從這個基礎,伊比鳩魯將苦難作為神存在與否、或全能良善與否的辯論,
是單將論證焦點放在神的身上,但忽略了在這個主題中,人所扮演的角色;
創世記第三章記載了神審判的原因,也就是人不聽神的話,犯了罪,
這是一切的來源,良善、慈愛、全能同時也公義的神,把人所當得的給了我們。
.
但施加苦難、刑罰、咒詛與人,是神的不義、邪惡嗎?答案正好相反,
所以如果當時神沒有咒詛、沒有審判,那即是背乎自己,祂對罪,就不公義;
人是很有趣的,當事不關己、或是有了冤屈,都希望公義得彰,
但當自己是在被控告的地位,為自己喊冤、百般辯駁、認為定罪自己的司法不公,
卻是我們不陌生的畫面,也因此我們不意外我們否認創世記三章對罪行的記載,
我們不意外我們會質疑數千年的陳案對我們今天有影響,
我們不意外我們釜底抽薪,乾脆否認聖經、否認造物主、否認審判者,一勞永逸。
.
自創世記三章之後,包括肉體、心靈等各樣的苦難便出現了,
包括女人懷胎服苦、男人勞苦方能得飽、地出荊棘蒺藜、被逐出樂園,
死亡進了世界、並且獲得王權(羅馬書五章12~15節),
死亡可以說是苦難最終極的形式,它的存在使得一切都受到了時間的限制,
它的存在使得一切都失去了意義,使得日光之下萬務有時、盡是虛空,
人們知道永遠,但是偏偏未曾得到永遠,所行所為、所經所歷,都是極為暫時的;
那些聲稱不會犯亞當夏娃之罪的,不也在死亡的權下?有一天要歸於塵土?
那些聲稱不會犯亞當夏娃之罪的,不也是直接否認 神所說的一切話,
其實與亞當夏娃沒差別,這樣的否認無異於指神是說謊的(約翰壹書一章10節),
因此聖經追本溯源,直指苦難的起頭乃是因罪的緣故,
而這苦難,則又以死亡為最終極的形式進入這世界,使一切所有的都在這苦難中。
.
但是感謝主,聖經不是只有寫到創世記第三章而已,聖經更不是只有創世記一卷,
所以對苦難的認識,也不能僅止於此,創世記第三章說明了苦難的來源,
但是對於苦難所帶來的結果、我們應當如何看待苦難,在聖經其他地方都有闡述,我們不應簡化苦難的來源,而是在聖經中得著啟示。
.
.
3. 學基督,與基督受苦。
為何我們會說,苦難的源頭不只是罪?
因為我們受苦的原因,可能是神聖的;
在兩千年前,有一個無罪的人,為了眾人犯罪的緣故,嚐了死味,
他所受的苦,成了順從的榜樣,留下可以跟隨的腳蹤,立下了受苦的心志,
聖經表明,我們當就了他去(希伯來書十三章12~13節),
同受至暫至輕的苦楚、同得榮耀(羅馬書八章17~18節)。
.
這無疑是聖經最具震撼力的一件事,
是永遠無限的神,進到短暫有限的世界,
太初與神同在的道,成了肉身住在人中間,
不須受苦的,竟然虛己、取了奴僕的樣式,來到人間,
無瑕疵的羔羊,擔負世人罪惡,成為更美的祭物、成為更美之約的中保;
在世卅三載,無顯赫家世、無佳形美容、無豐功偉業,人生的盡頭更在罪犯中間,
這本不是他該受的,可是為著順服父的旨意、為我們的過犯、為著使我們得醫治,
為此,基督來、並且走上這條背負十字架的苦路。
.
藉由聖經的啟示,我們在基督裡認識,苦難有新的答案;
苦難是成為基督順從的記號(希伯來書五章8節),
我們因此在日光之下的虛空看到一條嶄新的道路,在黑暗中看到大光照耀,
在死亡中看到進入生命的盼望,在認清自己惡貫滿盈的同時看到十架救贖,
這一切,都因基督耶穌降世,一切信祂的,不致滅亡,反得永生,
我們在這有苦難的世界中看到全新的故事,在這必死的人身上看到全新的生命。
.
這也為跟隨他的門徒留下腳蹤,基督信仰的核心雖然不是受苦,
但是受苦卻是必然、會遭遇到的,首先就是學基督,這是基督門徒的必要功課,
這為苦難放入了全然不同的價值與豐富的意涵,基督在肉身受苦,
我們學基督的,也當以此為心志,負十架跟隨基督,
並不是自取苦楚難處,但是若我們因基督、因行善受苦,
這在主來看是可喜愛的(彼得前書二章19~25節),
這是主走過的路,也是聖經中要我們當走的路。
.
保羅在羅馬書的見證更令人心生羨慕,他如此說論到基督與弟兄姐妹的關係:
既是兒女,便是後嗣,就是 神的後嗣,和基督同作後嗣。
如果我們和他一同受苦,也必和他一同得榮耀。」(羅馬書八章17節)
隨著又說:「我想,現在的苦楚若比起將來要顯於我們的榮耀就不足介意了。」(18節)
希伯來書論到基督為罪受苦後,也說了段值得思想的話,是如此記載的:
所以,耶穌要用自己的血叫百姓成聖,也就在城門外受苦,這樣,我們也當出到營外,就了他去,忍受他所受的凌辱。」(希伯來書十三章12~13節)
對基督徒的道路而言,受苦、經歷苦難是必然的,但這不是因為犯罪的緣故,
不像是創世記三章所受的咒詛,而是跟隨基督的路,是即使心純正、舉止正當,
仍遭遇苦楚逼迫時,知道是與主同受苦,就不介懷了。
.
.
4. 世界與肉體。
除了人的罪、基督受苦的榜樣,
聖經對於苦難還有另外的解釋,分別是世界與肉體;
前者,是基督徒特有的艱難,是一個因歸屬之分而造成的分歧;
後者,是基督徒深知如何面對的艱困窘境,兩者,都是苦難。
.
我們今天不太常提的是,基督徒的路本身與這世界是對立的(馬太福音十章24節、約翰福音十五章20節),
或是舊約的先知、新約的使徒,他們多是如此經歷他們事奉的路程;
此外,基督徒順服聖靈的生命,也與我們屬血氣的生命相爭,
若是如約伯如此者,更遭到惡者的控告與攻擊;
這些使得基督徒若堅持在這條路上,世界會恨不屬自己的人,
說句更白的話,我們的血氣私慾也討厭基督的十字架,
在這情況下,苦難幾乎是必然的,
我們或許不會像印度、中國的弟兄姐妹因信遭迫,也不至絕命於伊斯蘭國聖戰士刀下,
但是這世界的主流價值不也跟基督的信仰格格不入嗎?
就連宣稱屬主的教會,所行所知所信不也跟聖經上所寫的有出入嗎?
主的旨意與我們屬肉體的私慾,不也存在相爭的衝突嗎?
在這情況下,會有一定程度的苦難,至少內心的煎熬是有的,
這不是受苦嗎?我想這是受苦,如同保羅的哀嘆:
我真是苦啊!誰能救我脫離這取死的身體呢?」(羅馬書七章24節)
.
當然,這苦難是不是要自取?這是另外一個問題,
但就我一點在這條路上的經驗,這是無法迴避的,
無論是外在的世界,還是我們內在屬血氣的生命,
在面對到聖經中所見證的一切,衝突與對立是難免的,
差別在於它以什麼形式出現,是激烈的如許多殉道者被殺,
或是較輕微者如眾人的捉弄取笑、冷嘲熱諷、孤立排擠、不予認同;
從這點而言,倘若我們堅持這條屬天道路,難免受到一定程度的剝奪。
.
於此,聖經吸引我們的眼睛仰望、心思,思想基督自己:
我們既有這許多的見證人,如同雲彩圍著我們,就當放下各樣的重擔,
脫去容易纏累我們的罪,存心忍耐,奔那擺在我們前頭的路程,
仰望為我們信心創始成終的耶穌(或作:仰望那將真道創始成終的耶穌)。
他因那擺在前面的喜樂,就輕看羞辱,忍受了十字架的苦難,
便坐在神寶座的右邊。那忍受罪人這樣頂撞的,你們要思想,免得疲倦灰心。
你們與罪惡相爭,還沒有抵擋到流血的地步。」(希伯來書十二章1~4節)。
.
無論是從聖經的見證人,還是教會的歷史,我們不乏這些人的足跡,
從亞伯起、摩西、以利亞、彼得、保羅、約翰等,
他們都因所信、所堅持的受了程度不等的苦難,這些事,
他們若不信、馬虎妥協,這些苦楚就與他們無分,但我們知道這不是他們的選擇,
我想希伯來書提及摩西的信心見證,可以作為這種受苦觀的事例,
在這一段敘述中,摩西是因著信、因著看為基督受的凌辱比埃及的財寶更寶貴,
所以甘與 神的百姓同受苦害,也不願享罪中之樂;
因著極重無比、永遠的榮耀,我們今日所受的苦難,不過至暫至輕。
.
.
5. 管教。
還有一種苦,是我們應當重視的,因為與我們意義重大,那就是管教;
很重要的一點,管教與苦修主義不同,苦修主義希望刻苦己身,以之提升、達至善,
這本質仍是行為,與基督信仰非靠行為稱義牴觸。
會在這裡談管教,是因為我們都有經驗,被管教的當下,是苦澀的(希伯來書十二章11節),
從時間點切入,我們是之為苦難,是與我們感受息息相關。
.
那管教的目的是什麼?管教的性質接近於刑罰,是罪所衍生;
但較之於罪刑,管教不僅更加積極,且本質也與刑罰有別,
管教是出於天父的旨意,出於愛(箴言十三章24節、啟示錄三章19節);
刑罰,是法律的用詞,是公義性質的,而非愛,這是本質上的差異,
更重要的是,管教是手段,其目的是要與聖潔有分(希伯來書十二章10節)。
.
對神的兒女而言,管教是必要的,因為們雖然蒙恩,有這層認識,
但我們真合主心意嗎?就連保羅也不以自己為完全,我們算什麼呢?
基督徒誠然因信稱義、因信得生,這是很明確的事,
但是屬靈生命的成長、成聖的道路卻需要相當長的時間,
甚至這是終其一生都在走的路,都在面對的課題,
因此基督徒在面對的,不只來自於世界的難處,更有來自於天父的管教,
而這管教的終極目的,是要我們效法祂兒子的模樣(羅馬書八章29節)。
.
我們因信得了 神兒女的身分,也因信得了屬天生命,
但是在屬靈生命而言,我們在真道上起頭還是有如孩童稚嫩的,
像孩童不好嗎?我們很多人喜歡孩子們的天真,好像沒有受這世界的汙染,
然而我們也得說,孩子們也是無知軟弱的,所以沒有人會放膽把事情交託幼兒,
所以這不是聖經要我們僅僅得救而已,在多處我們都可以看到長大成人的期許,
保羅對以弗所人說:「直等到我們眾人在真道上同歸於一,認識神的兒子,
得以長大成人,滿有基督長成的身量。」(以弗所書四章13節)
希伯來書也如此說:「惟獨長大成人的才能吃乾糧;他們的心竅習練得通達,
就能分辨好歹了。」(希伯來書五章14節)
.
而管教就是達到成人的過程之一,藉由適度的難處、擊打,
我們承認在過程中並不好受,這也是聖經裡明說的(希伯來書十二章11節),
但卻是於我們屬天生命有極大的益處,我很受感動的詩歌《煉我越精》:
每次的打擊,都是真利益,如果你收去的東西,你以自己來代替。
詩人也同樣見證,受苦是與我有益,藉此可以認識神(詩篇一百一十九篇71節),
感謝主,主以自己來代替,過程雖然有許多難擔的苦楚,但與所得的相比,
實在微不足道,也不足以介懷了,這是何等大的救恩?
實在過於我們的思想,卻是我們當思想。
.
.
這樣,我們可以怎麼說呢?
聖經對於苦難的描述,無論是起頭的咒詛、或是屬靈生命的管教,是豐富而多面向的,
不是如伊比鳩魯忽視苦難的來源,非因神的無能或不義,我們乃是始作俑者;
不是成功神學般簡化苦難的因由,認為行善得福行惡受苦,不僅過度簡化,也暗示了行為得償的概念;
不是苦修主義認為受苦是精進的途徑,管教的觀念提醒了我們父的意思;
是的,主使用苦難確實常有這樣的結果,但這不是聖經論及苦難的必然結果,
如果不在對神的認識、真理的基礎、永生的盼望中探討,
苦難本身並沒有意義、反而只讓一切變得毫無意義,只有如傳道書所說的虛空。
.
論到苦難與苦修,重要的差別是,
聖經中的苦難,無論是來源、目的,則是聚焦在主自己身上;
基督的信仰不是棄絕享樂、接受苦難,以此為成長精進的途徑,
但是藉由聖經,我們曉得苦難的不可避免,與苦修主義所不同的,
不是追求個人的成長,乃是滿足主的心,使屬主的人、活出基督的樣式,
背起自己的十字架,天天跟從那為我們捨己的主,踏上祂為門徒所留的腳蹤,
同時,苦難也使我們更清楚這世界不過是暫時,我們所聚焦的是那有根有基的城,
這是基督使這世界的苦難,具有另一層意義的地方。
.
如此,我們雖然在這世界看到有苦難,卻也在基督裡看到了屬天平安。
.
改編自淺談苦難
.
參考書目
《西敏小要理問答—註解與經文根據》(The Shorter Catechism with commentary and Scripture proofs
《海德堡要理問答》(The Heidelberg Catechism
《認識神》(Knowing God
.
參考閱讀
基督教小小羊園地
http://blog.roodo.com/yml
.
.

心有所感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標誌

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com 帳號。 登出 /  變更 )

Google photo

您的留言將使用 Google 帳號。 登出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 登出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 登出 /  變更 )

連結到 %s

This site uses Akismet to reduce spam. Learn how your comment data is process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