畫中有道—跨越時空的救贖根源

Nativita_con_i_santi_Francesco_e_Lorenzo
資料來源:Wikipedia
.
在藝術史中,作品獲得重視討論自有其因,
有的因為藝術價值,有的則源於背後的故事,
而義大利畫家卡拉瓦喬(Caravaggio,1571~1610年)於1600或1609年完成的作品《聖誕與聖羅倫斯、聖法蘭西斯》(Natività con isanti Lorenzoe Francesco d’Assisi),
則是兩者兼而有之。
.
.
失竊的巨作
卡拉瓦喬最為人所驚豔的,就是對明暗對比的掌握,
這幅作品依然流露出這位義大利畫家的嫻熟技法。
畫作中,產後的婦人雖然一臉寧靜,仍難掩疲倦;
一旁轉身向後的丈夫比劃著他的肢體,
像是在對來訪者描述這一路走來發生的種種;
來訪者們外型大異其趣,最右邊的已呈老態,
拄著杖頭聆聽著男子的解說,我們從聖經的記述,推測他應該是應天使之邀的曠野牧人;
牧人身側的男子作祈禱狀,位在左側的男子則和旁邊的牛隻,
俯身望著躺臥地上、甫出生的嬰孩,這兩人或許是博士吧?
.
就我們的認知,這實在不是一個理想的產房,也不太像是一個合宜招待訪客的空間。
卡拉瓦喬具象了福音書中人子降生的卑微、貧窮以及軟弱,
在那個難以被人注意到的角落,上帝為世人預備的救主,悄悄地來到祂創造的世界;
也因如此,在那個世代少有人接受這孩子竟是所應許、榮耀的彌賽亞。
在畫家的筆下,祂也沒有四射的榮光,只有一個天使指出這個嬰孩的不尋常,
若沒有這位天使,不知情的人可能以為這是樁社會邊緣家庭的悲劇,
卡拉瓦喬實在捕捉了聖經記載的氛圍。
.
其實在這幅以聖誕為主題的作品中,
有趣的是多了兩個聖經中沒有記載的人物,正是那兩名看似博士的人。
畫作左邊是羅馬的聖羅倫斯(San Lorenzo,225~258年),
他是早期羅馬教會教宗西斯篤二世(Sixtus II,215~258年)在位期間七位執事之一,
負責管理教會的財產,賙濟窮人等事工;
另一位則是侍立於馬利亞身後、正在祈禱的聖法蘭西斯(Francesco d’Assisi,1182~1226年)。
.
卡拉瓦喬將這兩個分屬不同時空的人放入作品,並非一時興起、天馬行空的想法,
乃是因為當初他受到的委託,正是為了記念聖羅倫斯以及聖法蘭西斯,
藉由與聖誕嬰孩同列,突顯了兩人的地位,
而聖羅倫斯與聖法蘭西斯的共通點是幫助貧弱的事工,
這也呼應了第一次聖誕節的困窘。
.
不過除了創作的動機與背景,對現代而言,
這幅作品在現代受到關注,還有一個令人詫異的理由。
我們若有心想親睹這幅卡拉瓦喬晚期之作,怕是要失望了,
因為沒有一座美術館或藝廊陳列這幅作品,這幅原本收藏於西西里島西北部巴勒摩大教堂的畫作,已於1969年失竊。
畫作下落眾說紛紜,或是黑手黨作的案,或是已經損毀,迄今仍未有定論。
由於這幅作品價值不斐,美國聯邦調查局(FBI)更將此案列為藝術品犯罪前十大案件。
.
.
超越時空
我們不需要太多分辨,便知道這幅以聖誕節為主題的作品,呈現的畫面並非真實,
三個分屬不同時空的人,之所以產生了連結,乃是出自於畫家的描繪。
但仔細想想,這不也是基督徒的情形?
我們不也遙望著兩千餘年前的伯利恆?
.
差別的是,我們不是被畫家列在畫面之中,
我們是憑藉著信心,而這信心的根基乃是聖經,也唯獨聖經,
使我們的肉眼雖不曾看見,卻認定這位看似軟弱無比的孩子是上帝的羔羊,來除去世人的罪孽(約翰福音1章29節)。
.
然而,這個孩子憑什麼、有什麼使他與無數嬰孩有別,能夠拯救世人呢?
在以色列的歷史中,亞伯拉罕、以撒、雅各的神不也興起士師、君王拯救祂的百姓,設立祭司、先知挽回祂的子民,
這個孩子有差異嗎?還是他只是另一個有如參孫、出世前即預示拯救事工的器皿?
這些問題直接困擾了那個世代的人,他們忍不住抨擊、試探這個自稱是神的人(約翰福音10章33節)。
過了兩百餘年,亞流為了維護神的獨一性,更直接聲稱這個人只是受造,而不是神。
.
如果,這個孩子不是如祂自稱,是以父神為念的獨生子;
不是如先知指明,是所應許的以馬內利;
不是如使徒見證,是住在人中間的道成肉身;
那麼,祂就沒有能力拯救世人,因為聖經坦言,人能救自己脫離死亡,已經是非常難得的事了(以西結書14章14節),
何況拯救他人離開死亡的根源──罪呢?
坦白說,凡與罪惡角力過的人,都知道這是何等絕望的挑戰,人不僅不能幫助他人脫離罪惡,就是自救也不可得。
.
這卻是耶穌基督的工作,是祂的名字所表明的信息(馬太福音1章21節),
祂的拯救更是福音的核心(羅馬書1章16節)。
按聖善的靈所說,因從死裡復活、以大能顯明是神的兒子(羅馬書1章4節),
藉由父懷裡的獨生子,人更看見祂表明太初、那不可見的神(約翰福音1章18節)。
.
.
道成肉身
只是,這嬰孩是否如希臘神話的傳說,是一時興起來到人間遊歷一番的諸神?
如果那起初就與上帝同在的道只是神,祂的拯救工作就不具代表性,不能夠代替你我,
成為上帝所設立的挽回祭。
人子虛己、取了奴僕的樣式,在世30餘載,如同這幅油畫中所描繪的,
經歷過嬰孩的稚嫩,也經歷過人所會有的飢餓、限制、試探,更在客西馬尼園大聲哀哭、流淚禱告,
因而能夠體恤我們的軟弱(希伯來書4章15節),最後更因順服而死在十字架上,
成了順從者永遠得救的根源。
若要祂有什麼與我們差異,那就是這個凡事與我們相同、有資格擔任更美之約大祭司的人(希伯來書2章17節),
祂沒有罪!
.
這實在是件非同小可的事,自第一個人亞當以降數千年,從來沒有一個未犯過罪的人,
除了基督耶穌,直到今日我們還是沒有找到另一個無罪的人。
獨獨在這個時刻,一個不是生在罪中、未犯過罪的神降世為人,為要拯救罪人(提摩太前書1章15節),
也因著這人完成的恩典,人得以因信稱義。
在亞當的過犯、悖逆中,所有的人都成為罪人,在死亡的權勢下;
而在基督的恩典、順從中,眾人得成為義、得生命(羅馬書5章)。
.
這樣的改變,並不是說公義的神對罪惡睜一隻眼閉一隻眼,
亙古到永遠不改變的神,未曾改變祂的旨意、標準,
具體地說,是因這個無罪的人,替我們成為罪,好使我們在祂裡面成為神的義(哥林多後書5章21節)。
正如先知預先所看見的:神定意將祂壓傷、使祂痛苦,以祂為贖罪祭(以賽亞書53章10節)。
.
.
只是開始
這樣,卡拉瓦喬的《聖誕與聖羅倫斯、聖法蘭西斯》一作,
固然有畫家的想像空間,但呈現的乃是一個起點:
從伯利恆到各各他,從馬槽到十字架,從聖誕到受難,
其中見證的是聖子對聖父旨意的順服,是上帝羔羊對我們罪孽的背負,是使我們可以效法的兒子模樣。
.
祂的血,不僅買了我們這些本該死在罪中的人,成為贖價(使徒行傳20章28節),
又立了新約,挽回了我們,開了一條又新又活的路,
使我們可以藉著祂的身體坦然進到至聖所,與神親近、相和,
並得以與神的性情、榮耀有分,這是上帝的福音,要救一切相信的人。
.
.
參考資料:
https://it.wikipedia.org/wiki/Michelangelo_Merisi_da_Caravaggio
https://it.wikipedia.org/wiki/Nativit%C3%A0_con_i_santi_Lorenzo_e_Francesco_d%27Assisi
https://en.wikipedia.org/wiki/Francis_of_Assisi
https://en.wikipedia.org/wiki/Lawrence_of_Rome
.
.
於主後2015年12月15日蒙刊於《台灣教會公報》3329期
http://www.tcnn.org.tw/news-detail.php?nid=10945
.

畫中有道—跨越時空的救贖根源 有 “ 1 則迴響 ”

心有所感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標誌

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com 帳號。 登出 /  變更 )

Google photo

您的留言將使用 Google 帳號。 登出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 登出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 登出 /  變更 )

連結到 %s

This site uses Akismet to reduce spam. Learn how your comment data is process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