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嬤的糖葫蘆

.
陽光穿過樹影灑落,微風經過林蔭輕拂,午後的公園好不熱鬧;
三五位老人圍著棋盤聚精會神,除了捉對廝殺的兩造,
圍觀者也沒輕鬆到哪裡去,像是親身上陣般緊張;
幾個稚齡孩童打鬧在一塊,宣洩著沒有盡頭的精力、享受著還不知道憂慮的童年;
那幾位可能是帶著孩子來公園遊玩的婦人,自然不過的聚在一起,
交換著柴米油鹽醬醋茶的心得;
小販零星的圍著公園擺攤,試著為自己一家的溫飽爭取些機會,
彼此也趁著空檔漫無邊際的閒談。
.
在這陣喧嘩中,那個獨坐一隅、宛如塑像的老太太顯得有些格格不入,應該是帶著兒孫來的吧?
更為扞格的是阿嬤拿著糖葫蘆,那明顯不是這個歲數的人會有興趣的點心;
這幅不是很協調的畫面,就這麼出現在公園的角落,
老人家靜靜的伴隨著熙攘人群,像靜止般似的,凝視著手中的糖葫蘆,
滿臉的皺紋、樸素的衣著,與光滑、鮮豔的糖葫蘆,形成強烈的對比。
.
糖葫蘆真正的主人,阿嬤的孫子,正在不遠處與同伴開心的打鬧著,
渾然不知剛剛吵著要阿嬤買、並且因玩伴到來而塞給阿嬤暫時託管的糖葫蘆,
已經有如一把鑰匙,在阿嬤的心中,產生了自己無法理解的心情;
向來緊盯著寶貝孫子的阿嬤,心緒在這個時候,已經不是繫在男孩身上。
.
看著糖葫蘆,阿嬤覺得,時間好像回到那個久遠的年代;
和現在這時候一樣,自己與糖葫蘆的關係,是只能看,碰不得的,
尤其當年的情形與今日相比更為艱難,糖葫蘆與奢侈品無異。
.
記得她也曾向父母吵過要買糖葫蘆,
對那時候所有的孩子們而言,糖葫蘆是天底下最美味、甜蜜的,
哪個孩子如果擁有了糖葫蘆,自己不但要細細品嚐,捨不得一口氣吃掉它,
同時還會像擁有了國王的權杖般驕傲,定要大肆宣揚一番,
吸引大夥兒艷羨的眼光,引領所有人前往朝見;
阿嬤記得,村子裡不知道有多少個小孩跟父母要過幾個子兒買糖葫蘆,
自己當然也不能例外。
.
那是一次深刻的往事,之所以記得那麼清楚,
是因為向來木訥,但為人還算客氣的父親,
很嚴肅直接的拒絕了她的要求,任憑她再怎麼死皮賴臉的哭求,
再怎麼形容糖葫蘆的美味,再怎麼比較其他的小孩如何如何,
父親的態度立場總沒有改變,直到自己不知怎麼的,
不知道從哪裡來的一句說「你攏不疼我,我甘是你的查某囝?」
父親才答應她的要求,這讓她高興了好一段時間,
當然也如願以償的享受到了糖葫蘆甜蜜的滋味。
.
而也不知道多少時間之後,她才漸漸體會,
為什麼與她的欣喜若狂、宿願得償相比,當下父親好像被打了一拳,
表情那麼複雜,傷心、憤怒、羞愧、痛苦、掙扎,一時間全寫在父親滄桑的臉上,
當年尚算青壯的男人,頓時竟有老邁之感;
又為什麼,父親自皮夾子拿出那幾個硬幣時,是那麼慎重,那麼嚴肅,那麼的緩慢;
記得第一次認知父親心情的那晚,讓她不知道哭了多久,
多年前所享受的甘甜不再,換來的是筆墨、言語難以形容、也無法挽回的苦澀;
至此之後,阿嬤就對糖葫蘆有種說不出的情懷,
好像在記念父親無以回報的付出,又好像是給自己難以抹滅的刻痕;
兩者之間,哪一個重?那個曾經懵懂的女孩已經說不清楚,
但是每每看到糖葫蘆的豔紅,總是不由自主的想起父親與這段往事。
.
想著想著,陷入回憶的阿嬤已經想的渾然忘我,
竟然連孫子跑到眼前仍不自覺,孫子看著呆呆出神的阿嬤,
想伸手去取糖葫蘆,又不知該如何回應阿嬤的異狀,陷入兩難;
隱約看到阿嬤眼眶裡隱隱若現的淚花,更加不敢妄動,
莫非…莫非阿嬤也想吃糖葫蘆?自己因為想去拿,所以阿嬤急得想哭?
剛上幼稚園的孫子心裡想著各種可能性,小心翼翼的問著阿嬤:
「阿嬤,妳要吃糖葫蘆嗎?那、那我們一人一半好不好?」
雖然這樣失去一半的糖葫蘆很捨不得,
但阿嬤不曾見過的情形也讓他不知如何是好;
阿嬤聽見孫子稚嫩、貼心的童語,
加上勾起的往事,淚水終究不聽使喚,潰堤而出。
.
.
改編自阿嬤的糖葫蘆
.
於主後2016年1月13日蒙刊於《台灣教會公報》3332期
http://www.tcnn.org.tw/news-detail.php?nid=11143
.

心有所感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標誌

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com 帳號。 登出 /  變更 )

Google photo

您的留言將使用 Google 帳號。 登出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 登出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 登出 /  變更 )

連結到 %s

This site uses Akismet to reduce spam. Learn how your comment data is process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