那一年,成功嶺,小盲

.
國旗在飛揚,聲威浩壯,我們在成功領上……
一隊新兵邊行進,邊唱著剛學會的〈成功嶺之歌〉,
新兵的生活有許多需要適應的地方,紀律、團體、要求、準則等對軍人的規範,
等著這群幾天前還是一般老百姓的年輕人;班長的命令以及斥喝穿插在歌聲之中,
讓這群菜鳥們的壓力倍增……。
.
.
新兵
你還好吧?」在難得的休息空檔中,
一個新兵對旁邊的同袍隨口開了話頭,
那個新兵聳聳肩,以肢體語言表示還可以;
無論如何,都是難得啦,我叫游衍興,朋友都叫我阿衍。
顯然他對於交朋友這件事情很積極,
一隻手已經伸過去了,那個新兵猶豫了一下,
禮貌性地握手回應:「叫我小李就好。
.
阿衍找到了講話的對象,話匣子就關不起來了,
一股腦地把這幾天的見聞、感受,連珠炮似地說出來,
小李一邊點頭表示有聽到,一邊百無聊賴地看著四周。
.
忽然旁邊草叢動了一下,阿衍和小李反射性望過去,
映入眼簾的是一雙有如科幻片的外星人般、沒有瞳孔、藍色的眼睛,
這雙奇異的眼睛著實嚇到了阿衍與小李。
.
.
小盲
驚嚇之後細看,那不過是一隻小狗,
之所以有這對讓人為之側目的眼睛,
有養狗經驗的阿衍逮著發揮的機會,以一副專家的姿態說明:
應該是眼睛感染,可能是看不到了。
.
小李聞言心頭為之一緊,這是很有說服力的說法,
除了那雙眼睛之外,那瘦弱的身形、對環境遲鈍畏縮的反應,都支持阿衍的說法。
小李雖然沒有養過狗,但是對狗的喜愛,讓他為這隻小狗的命運感到淒然。
.
那天午餐過後,小李獨自回到了那個樹叢,尋覓那隻小狗,
剛才特別從午飯中偷渡些食物,或許可以讓那隻小狗得到點溫飽。
結果還沒找到小狗,意外地先看見阿衍,
阿衍一臉被抓到似的不好意思,小李看著他手上的食物,
忍不住露出會心的一笑。想當然耳,小狗那一頓得到了飽足,
而那或許是牠出生之後的第一次。
.
小李管小狗叫做「小盲」,自是針對牠的眼睛所取的名字。
根據阿衍的觀察,小盲出生的時間,說不定與小李與阿衍踏上成功嶺的日子相仿,
於是小李與阿衍多了小盲這個「同梯」。
.
.
默契
此後替小盲留一點食物,成了小李與阿衍的默契,
兩人每天進了餐廳,先看看今天餐盤中有沒有可以給狗吃的食物,
一方面狗與人的食物本來就不盡相同,
二來小盲牙齒還沒有長出來,不能吃太硬、需要咀嚼的食物,
所以著實也讓兩人傷了些腦筋。
所幸雖然不多,但還是有些食物讓小盲果腹,
小盲也漸漸知道,時間到了就可以被餵食,並且與兩人親暱起來。
.
小李看著小盲漸漸豐滿起來、變得比較有生氣了,
心中覺得很踏實,同時也替小盲高興與擔憂──
高興的是小盲健健康康,
擔憂的是自己與阿衍並不是長久在成功嶺,
再過不多時,他們就要往連自己都無法預期、掌握的地方,
是分發到天南、抑或地北,
連自己的明天在哪裡都不知道的人,如何能承諾對小盲的照顧呢?
.
.
潛度
慶幸的是,阿衍把這件事解決了,趁著一次點放的機會,
阿衍把小盲藏在背包中,小李還記得,
那時阿衍得意地向小李眨了眨眼,暗示他在進行祕密任務。
.
小李後來才知道,阿衍帶著小盲回到埔里的老家,
而那裡,成了小盲的歸宿,
相對於生活在成功嶺,有許多的不確定性,
小盲生活在鄉野之間,對牠而言無疑是更好的安排。
.
小李自那一次之後,就沒有看過小盲,
只是時過多年,偶爾還是會想起那隻與他一同上成功嶺的小狗。
有時他也禁不住自問,為何會對小盲這麼好呢?
是因為小盲很可愛嗎?那如果有一天,小盲不再可愛了呢?
當牠變成既老又盲、老態龍鍾之時,人們還會對牠投以關愛的眼神嗎?
如若情感、關心依附於外貌,
當這些外在條件逐一消逝遠去時,是否情意也如煙消散?
小李無從在小盲身上找到這個問題的答案,
因為兩者已然相離,不過這個問題,卻是縈繞小李心頭,久久不去。
.
.
改編自跟我們一起上成功嶺-小盲的故事
.
.
於主後2016年4月27日蒙刊於《台灣教會公報》3348期
http://www.tcnn.org.tw/news-detail.php?nid=11798
.

心有所感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標誌

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com 帳號。 登出 /  變更 )

Google photo

您的留言將使用 Google 帳號。 登出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 登出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 登出 /  變更 )

連結到 %s

This site uses Akismet to reduce spam. Learn how your comment data is process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