畫中有道—捨命見證基督的人

.
自17世紀起到冷戰之後,
長達3個世紀時間之久,波蘭國勢的主旋律是一連串悲調哀歌,
經歷了列強瓜分、拿破崙建立親法政權、蘇德條約,
乃至於冷戰時期的兩極對峙,波蘭人民雖多次起義革命,
但仍難以脫離強權的統治,直到蘇聯解體、冷戰結束後方有改善。
.
波蘭遭此命運其中一個原因,乃在於其所處地緣之故。
位於東歐的波蘭,東有俄羅斯,西方則有德、法等西歐諸國,
夾於兩者之間的權力競逐,一直是波蘭等東歐國家無可避免的處境。
然而在這陰翳的歷史中,如同波蘭的國歌〈波蘭沒有滅亡〉(Mazurek Dąbrowskiego):
波蘭沒有滅亡,只要我們一息尚存。
波蘭人民一直都沒有氣餒、絕望,
且有不少波蘭人民即使流亡海外,仍以各種方式表達對祖國的忠誠與掛念,
著名者如居禮夫人(Madame Curie,1867~1934年),
她所發現的化學元素釙(Po),即是以波蘭(Polska)命名。
.
.
故國境遇
居禮夫人的作為並非創舉,
長年活動於俄羅斯的波蘭畫家亨里克.席里瓦斯基(Henryk Siemiradzki,1843~1902),
同樣以他卓絕出眾的畫技,留下了許多關於以聖經典故、古希臘傳說故事、肖像為主題的創作。
其中有不少畫作藉由基督徒受逼迫、殉道的主題,
隱喻波蘭的境遇,也暗示著俄羅斯帝國一如羅馬帝國般,終將消失於歷史洪流,
而波蘭人民將如這群基督徒般,得到盼望的國度。
.
《基督徒在墓穴入口受迫害》(Prześladowca chrześcijan przy wejściu do katakumb)
Семирадский_гонители_христиан
資料來源:Wikipedia
.
這些作品中,
譬如《基督徒在墓穴入口受迫害》(Prześladowca chrześcijan przy wejściu do katakumb),
幾個基督徒為了聚會,躲避著羅馬士兵的追捕而躲入墓穴,
然而他們不知道的是,精明的羅馬士兵早已掌握他們的行蹤,
在墓穴外守株待兔,準備一網打盡,
這幅作品雖然沒有具象的逼迫畫面,但席里瓦斯基對情境的生動描繪,
卻讓人為這群基督徒的處境捏了把冷汗。
.
《尼祿的火炬》(Pochodnie Nerona)
Siemiradski_Fackeln
資料來源:Wikipedia
.
1877年,席里瓦斯基創作《尼祿的火炬》(Pochodnie Nerona),
這幅作品中,基督徒的處境更加艱難,皇帝與臣子喧嘩嬉鬧著,等候即將上演的好戲;
右側的僕役忙上忙下的,有的燒火,有的架梯,有的準備貼上告示,有的準備點燃火炬。
而綁在木頭上的人,男女老幼皆有,告示上的十字架符號表明他們基督徒的身分,
即將點燃的火把,暗喻他們即將面對的命運。
左側的戲笑歡愉,對比著右側即將發生、慘無人道的絕境,形成極強烈而尖銳的反差。
.
《基督教的蒂爾》(Dirce chrześcijańska)
Siemiradzki_Christian_Dirce
資料來源:Wikipedia
.
蒂爾(Dirce)是希臘神話中底比斯王后,被綑綁在狂奔的牛角上,蒂爾死後成為噴泉,即是酒神之泉。
席里瓦斯基創作於1897年,現收藏於波蘭華沙國家博物館的《基督教的蒂爾》(Dirce chrześcijańska),
描繪一幕塵埃落定的殉道,而行刑的方式則是結合希臘神話,更顯得羅馬皇帝對基督徒的惡意。
畫面中尼祿率眾圍觀逝去生命的一人一畜,黑牛身上插著長槍,這是牠吃痛狂奔的原因,
而少女被綁在發狂的牛隻身上,下場不言可喻。
畫家技巧地避開了殘忍的行刑場面,淡化了血腥,只呈現行刑的結果,
讓她如同熟睡一般恬靜而優美地告別這個世界。
.
席里瓦斯基藉由這些以受逼迫、殉道為主題的作品,陳明、暗喻對故國的同情追想。
然而對今日欣賞這些作品的我們,連結我們的不是畫家對波蘭的情懷,也不是他們視死如歸的精神,
而是那些為了基督不顧自己性命的見證人。
.
因為基督徒蒙召與聖徒同國,雖有地上國度的身分與責任,
但最終所服膺、企盼的卻不是終有興衰起落的國家,
而是天上基督掌權、永遠長存的國度。
.
.
聖徒同國
這國度的分別,令受到刀劍威嚇的人,有了一個世人以為奇怪、看為愚昧、不能理解的抉擇。
對為義受逼迫的人而言,他們若對所信的道不那麼認真,
他們就不需在曠野、山嶺、山洞、地穴等艱辛的環境中飄流無定,
只為了與弟兄姊妹的聚集、與主相親;
對殉道者而言,他們若否定所信的道,他們還有生存、得釋放的可能;
他們若想念他們的親從、家鄉,還有回頭的機會(希伯來書11章15節);
.
可是他們沒有,他們似乎做了一個更艱難的決定,
若不是擁有基督信仰,我們很難理解他們的決定。
.
這國度的分別,並不是政治、種族的分別,
而是立基於死裡復活的生命、上帝的話語,
當我們考察聖經,可以發現天上國度呈現的是與世界截然不同的樣貌。
耶穌指出地上的君王對臣民具有轄管權,但是屬基督的,越是為首,卻要做僕人的事,
如同那天上的君王來到屬於祂的地方,乃是要服事人、捨命、作贖價(馬太福音20章25~28節)。
我們閱讀保羅寫給教會的信,他在與基督同死同復活的生命根基上,勸勉教會應當尋求、思念上面的事,
因為在那裡有為我們捨己的基督,坐在上帝右邊(歌羅西書3章1~5節)。
他們深知地上權位雖然強勢,也腐敗扭曲,可是天上仍有公義、聖潔、真實的君王掌權,
所以面對冤屈,寧可讓步,聽憑主怒(羅馬書12章19節),
甚至有作見證被殺的,在天上等候審判伸冤,直到今日(啟示錄6章9~10節)。
.
他們信心的眼睛看到一個天上、永遠的國度,
藉著聖經的啟示,他們清楚知道自己與世人所走的並不是同一條路。
.
.
基督的死
這些見證人的情操、抉擇似乎可歌可泣,
正如他們的經歷有感人之處,因而被這位波蘭畫家作為主題一般。
.
但是我們的焦點不當是他們,而是在天地的主身上,
更直接地說,早在他們選擇這條路之前,他們在創世之前已在基督裡被揀選(以弗所書1章4節);
早在他們為信道受苦之先,基督已經輕看羞辱、忍受十架(希伯來書12章2節)、
在肉身受苦(彼得前書4章1節),人子的死,不單成就挽回祭,
更使一切因信接受祂的,與之同死不在罪中活,不在律法之下,乃在恩典之中,
因信與基督同活(羅馬書3章25節)。
.
如此,我們藉著聖經,曉得這群見證人所以如此,非因他們輕看生命,
乃是因為基督已經為他們的罪死,他們因行善、因持定真道所走的苦路,
不過是跟隨基督的腳蹤而已(彼得前書2章21節)。
而直到今日,這仍是擺在基督徒眼前的路,
逼迫以刀劍以外的形式出現,
試探以層出不窮的樣貌冒出,
但基督徒跟隨基督,且寧可捨棄地上安逸、負起主的軛、奔行永生窄路,
仍與過去千萬聖徒相同。
.
.
參考資料:
https://pl.wikipedia.org/wiki/Henryk_Siemiradzki
https://pl.wikipedia.org/wiki/Historia_Polski
http://baike.baidu.com/view/3857938.htm
http://195.68.141.180/doc/1176794
.
.
於主後2016年6月15日蒙刊於《台灣教會公報》3355期
http://www.tcnn.org.tw/news-detail.php?nid=12155
.

畫中有道—捨命見證基督的人 有 “ 1 則迴響 ”

心有所感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標誌

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com 帳號。 登出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 登出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 登出 /  變更 )

連結到 %s

This site uses Akismet to reduce spam. Learn how your comment data is process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