沉默四百年

.
自從對聖經有些認識、對主有些尋求後,
便對一個詞彙不陌生,那是形容兩約間的情形,
有說是神沉默的四百年,有說是黑暗的四百年,
這些固然有其根據,我們也習以為常的如此稱呼,
畢竟在兩約之間,聖經沒有記載一個先知奉差遣說話,直到施洗約翰為止;
人們好像看到這個時期正合撒母耳的記載:
耶和華的言語稀少,不常有默示。」(撒母耳記上三章1節)
不說別的,就是我自己也是如此認為,這四百年是神對以色列沉默的一段時間。
.
真是如此嗎?
這陣子的聚會先後讀到以斯拉記、尼希米記,
就歷史上而言接近舊約尾聲的時間,也就是這四百年的起頭,
再過不多時,瑪拉基這個先知照著所給他的默示,盡了他的職任,
此後,我們所熟悉的前約,就再沒有新的信息了;
但我結合以斯拉、尼希米兩卷書,猛地想起,
這樣,可以算是神沉默嗎?
非但沒有沉默,反而相比於舊約各個時期,
這一段時間,最沒有理由說神是沉默的,我們要在主裡說:
神依然說話,神沒有沉默。
.
這個認知如果說給稍早以前的我,
我就算不會當場反對,卻也不敢苟同,
怎麼說這和過去的直觀、朗朗上口的認知差異太大了;
不過我願意承認,過去的這些觀點,存在盲點,
包括對舊約的不夠熟悉,致使不假思索的認為,兩約之間,神是沉默的;
我們或許可以換個角度來說,是律法和先知,在這個時候已經完備,
那個時期的上帝百姓,有著比他們祖先更為完整的聖經可讀,
他們不僅找著了律法書,他們也有神藉著先知對他們說的話,
而相當切身的,是他們自己的歷史,成為他們的鑑戒。
.
.
以斯拉定志
我們提任何觀點、領受,都要有聖經的根據,
就是引經據典,也當尋求聖靈的光照啟明,遠避以私意解說(彼得後書一章20節),
若不然,這是極重的錯謬,勢將戕害許多人,我們也將自己討罪。
.
我們都曉得,以斯拉記、尼希米記乃至於以斯帖記這三卷書,記載了以色列亡國後的情形,
簡單的說,從政治上而論,他們是窘迫的,
但在亞伯拉罕、以撒、雅各的神面前,這群回歸的餘民有著熱切的心,
盼望再次獲得神的收納、憐憫,一如他們的祖先所得的恩典;
我們看到他們被召聚回到這個已然頹傾敗落的城邑,
他們有的重建聖殿,有先知哈該、撒迦利亞幫助他們(以斯拉記五章1節),
他們有的建造牆垣,如尼希米所得的感動(尼希米記二章18節),
而以斯拉所得的份,是「定志考究遵行耶和華的律法,又將律例典章教訓以色列人。」(以斯拉記七章10節)
.
這一段事件有很多發人深省的信息,為了我們的主題,暫且不表,
我只是想說個階段性的結果,以證明這個時代的起頭,他們相對走到一個屬靈的高峰;
這是記載在尼希米記八章,以斯拉在水門前朗讀著律法書,
從清早到响午,眾民側耳而聽,
當書卷一展開,百姓便起身站立,他們俯伏敬拜,他們講明律法的話,
並且,眾民聽到神的律法便哭了,因為實在知道自己和列祖的罪愆,
這不僅是在舊約極其榮美的一幕,也可證明他們實在重視神的話,
如果概略瀏覽以色列在萬軍之主面前的歷史,讓人倍感激動啊。
.
他們曾經被神以大能的手引領出埃及;
他們曾經在西乃山下領受藉摩西傳的律法典章;
他們曾經於大而可怕的曠野嚐了天糧,飲了磐石水;
然而在士師秉政時,他們各人行自己眼中看為正的事;
然而在列王掌權時,他們在各山崗樹立木偶,致使諸神與眾城的數量概等;
然而在先知呼喊時,他們掩耳拒絕神藉著先知的挽回,難免被拋在萬國的悲劇;
而在以斯拉、尼希米這個時候,他們對律法如此看重,不得不說這是件美好的見證。
.
而也是這個時代,有文士開始扮演講解律法的職分,
固然我們在新約看到這一局面已經變質,他們從輕忽律法,變成表面的敬重,
但是我們可以理解,在這個時期,誦讀、聆聽律法相對而言,並不是那麼困難的事,
我們還有別的證據支持。
.
.
摩西和先知的話
在新約,有一段記載是人所不陌生的,也引發是事件描述還是比喻的討論,
我個人是傾向前者,不過這不是我想討論的重點,
我想提及的,是當財主向亞伯拉罕哀求、希望差遣拉撒路去勸說弟兄時,
亞伯拉罕給他的回應值得思考,那個時代是否神是沉默的(路加福音十六章)?
.
當財主飽受烈焰煎熬,因深淵限定、求水不得,
他不想要他的弟兄也受到同樣的極大痛苦(顯然他知道為何如此受苦,而他的弟兄正在排隊等候),
故此希望拉撒路以死裡復活者的身分,挽救他的弟兄不受如此苦痛;
亞伯拉罕對這似乎極有說服力、果效的建議,給了否決的回應,
而關鍵是:「他們有摩西和先知的話可以聽從。」(路加福音十六章29、31節)
這意味著什麼呢?除了意味著他們不能逃罪之外,
也提醒了我們,就是死裡復活的神蹟,也不能使拒絕律法的人聽從勸戒,
對我們的主題而言,這也顯出在這個時代,他們是有機會聽到律法的。
.
法利賽人怎麼假冒為善是一回事,
文士祭司怎麼錯解律例是一回事,
但是在他們這個時代,是有機會聽到神在古時藉著先知所說的話,
使徒對耶路撒冷人的見證不是如此嗎?他們每安息日讀眾先知的書(使徒行傳十三章27節),
在另一個地方更指出這樣的傳講誦讀摩西律法的情形,是古來有之(使徒行傳十五章21節),
人子對他們的反詰不也呈現,他們對摩西律法的熟悉(馬可福音十二章26節)?
而耶穌更曾在閱讀過先知的書後,見證先知的預言在今日已經應驗(路加福音四章16~21節),
別的不說,埃提阿伯的太監手上還有以賽亞書呢(使徒行傳八章)。
.
我本來還沒有想到那麼多事例,但隨著這篇文章的整理,
越來越看到過去竟沒注意到,在新約這個時候,人們要讀到聖經並不是那麼困難,
他們當中有些人,聽了聖經的話後,開始了等候的日子,
有如亞拿、西門暮年時等到以馬內利(路加福音二章),
有如腓利、拿但業見到摩西所寫、眾先知所記的那位(約翰福音一章45節),
他們都證實了,這段時間神不僅不沉默,相對的,律法和先知受到了前所未有的重視,
也難怪他們可以誇口:「若是我們在我們祖宗的時候,必不和他們同流先知的血。」(馬太福音廿三章30節)
當然,他們都徒有外貌,不值仿效,但是我們藉此可知,
他們有律法和先知,做他們認識、尋求神的依據,
神仍然藉此向他們說話。
.
.
如今仍言
這樣,我們用這麼多的篇幅探討這個主題,對我們的意義如何呢?
只是一段神學詞彙的討論、學術性質的辯證嗎?
自然不是,這些討論,必須與我們今日在世寄居的生活產生鏈結;
我想先釐清,如果我們同意這段論述,會讓我有這觀念的盲點是什麼?
讓我們以為兩約之間的四百年,神默然不語,言語稀少?
我認為,這個讓我們認為神為之沉默的盲點是:
有被記錄、新的信息、奉差遣的先知,才算是神說話。」
.
然在這個觀點之中,我們忽略了明顯的問題,那就是神已經表明的話,
我們已經證明,在以斯拉、尼希米起頭的這個時期,
神的子民相對於他們的祖先而言更熟悉律法和先知,
那麼,這不算是神的話嗎?不算是神藉著這些已經成文的文字說話嗎?
如果,我們對這些問題,是以肯定的態度承認,這也是神所說的話,
如此,我們便可以說,在這四百年,神並沒有沉默。
.
再者,我們談論這個主題,還有一個更實際的意義,
請容我提問,或許您很快地就會從這些問題,聯想起發問背後的意涵;
請問,我們今天還會看到具使徒統緒的權威嗎?
再問,我們今天在兩約之外,會有新的啟示嗎?
是的,這兩個問題,答案都是否定的,聖經已經完備,
我們不能在這啟示上加添什麼(啟示錄廿二章18節),
我們也不能同意如末世聖徒或是好些人,聲稱主還有新的話給這世代,
從這個的意義上,我們今天的情形,類同於這四百年;
這麼說,在今天,那個從起初創造天地、不斷說話的神,沉默了嗎?
那個差遣一個又一個僕人傳悔改信息、赦罪福音的神,沉默了嗎?
那個顯明自己為太初就有,樂意啟示自己的神,沉默了嗎?
.
神不沉默,只是我們的心是否蒙著帕子?
神不沉默,只是我們的耳朵是不是傾聽神的話?
神不沉默,只要我們回到聖經,藉著使徒和先知,默示我們的聖經。
.
.

心有所感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標誌

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com 帳號。 登出 /  變更 )

Google photo

您的留言將使用 Google 帳號。 登出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 登出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 登出 /  變更 )

連結到 %s

This site uses Akismet to reduce spam. Learn how your comment data is process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