電影《高年級實習生》—圓的精髓

The-Intern-new-poster
資料來源:http://goodmenproject.com/
.
看到勞勃.狄尼洛(Robert De Niro)和安.海瑟薇(Anne Hathaway)在《高年級實習生》(The Intern)預告片中互動時,
馬上就讓我對這部南西.梅爾斯(Nancy Jane Meyers)所導演製作、2015年上映的電影的大感興趣。
觀察近年商業電影,好萊塢片商為了獲利,主題選擇趨向翻拍有市場保證的作品,
而想以劇情取勝的劇本,相較之下較難獲得青睞。
《高年級實習生》這樣的電影縱非絕跡好萊塢,卻也由於日益罕見而讓人忍不住唏噓。
.
因此,這部在預告中就知會有「世代衝突」的電影,很快攫取我的關注,
果不其然,觀影結果也與預期相符,是一部可看性很高、也值得討論的電影。
這部影片不只呈現世代之間的對照,也蘊含有兩性對話,
諸如女性面對個人職場理念和維繫家庭間的兩難、退休規劃、人生歷練是資產或負債等議題亦有著墨,
在娛樂效果之外,也觸發我不少思考。
勞勃.狄尼洛飾演的班,兼具風度、風趣的氣質,
老練而不壓迫的手腕,
敏銳卻不尖銳的反應,
令人拍案叫絕,對人生成熟階段也心生嚮往,更讓整部電影倍增流暢。
想必觀眾也要像安.海瑟薇飾演的茱兒一樣忍不住讚嘆:
為何你總能說對的話?
老者經過年歲累積下來的睿智、成熟,
於遲暮之年散發奪人眼目卻不刺眼的餘暉,
就如陳年老釀般教人為之醺然。
.
.
從零開始
電影使用了若干東方元素,以太極拳揭幕,也以太極拳落幕,
前後呼應的表現,相當符合太極「圓」的精髓。
班從高階主管的位置退休下來,
卻以最基層的實習生身分加入另一個世代的職場,隱隱有「歸零」的意涵;
茱兒在最後隨著班加入打太極的行列,更予人世代傳承、生生不息的聯想;
而班買給茱兒的味噌湯、所學的瑜珈、所習的中文,
除了呼應班雲遊四海的經歷、廣納百川的興趣,
似也反映了好萊塢融合太平洋彼岸文化的意圖。
.
劇情由一位退休老人獲知紐約時裝公司ATF別出心裁的實習生計畫展開,
為了獲得錄用,他打開了掛滿西裝的衣櫃,
西裝筆挺地在孫兒的遠端指導下錄製了一段自我介紹,
經過重重面試後成為ATF實習生,且陰錯陽差成為CEO茱兒的助理。
.
這位讓ATF網拍時裝業務蒸蒸日上、不願浪費一分一秒的女性領導人,
根本沒把實習生計畫放在心上,冷落這位白髮蒼蒼、不知電子商務為何物的老人,
是想當然爾的事。
.
班毫不氣餒地努力,逐漸與這群年紀足以當他兒女的同事打成一片,
也收服了那個對老人充滿質疑的幹練執行長,
她不只對這位高年級實習生大為改觀,彼此更建立難能可貴的信賴關係,
班也因此融入了這個職場大家庭,並幫助茱兒解決了不少突如其來的挑戰。
.
.
辨識本質
在班解決的問題中,
有一樁事件是茱兒誤將一段對母親語帶怨懟的電子郵件傳給母親,
嚇得花容失色的茱兒緊急召集公司的資訊團隊,
務必要在母親回家打開電子信箱前刪除信件。
.
其中涉及的技術問題讓ATF的資訊工程師一籌莫展,
原本在旁邊不發一語的班卻指出問題的癥結是刪除信件,方法卻可以有許多彈性,
於是班帶著臨時組成的任務小組,前往茱兒的母親家刪除那封見不得光的信件。
.
這一段之所以有趣,在於實境與虛擬大量的連結。
入侵母親家是駭客行為,而茱兒掌握的資訊、漏洞則猶如木馬程式,
遠端操控的模式更與駭客並無兩異,當然,也少不了扮演防毒軟體的警報系統和警察,
就事件結果而言,也都達到相同的效果,電影巧妙地指出駭客行為的本質。
.
這讓人忍不住想起傳道者那深入人心的精闢論述:
已有的事後必再有;已行的事後必再行。日光之下並無新事。」(傳道書1章9節)
這樣說來,這世界上並無太多創新的事,
許多新穎事物在一探究竟之後,不難發現早在歷史中留下足跡,
我們之所以感到新鮮,不過是我們淡忘了塵封的事實,
抑或它們以別的面貌及形式再度出現罷了。
.
.
檢討形式
那麼,是不是可以因為本質相同而不重視形式?
電影中另一幕,焦點是班的同事傑森得罪了心儀對象貝琪,
道歉卻不見其效,只好向班請益。
.
班得知傑森的道歉方式是這樣的:
寫一封加註表情符號的道歉信函,而且當然是寄到貝琪的電子郵件信箱,
結果彷彿石沉大海。然而貝琪顯然還是對傑森難以釋懷,
也因此讓傑森不得其解。
.
在班眼中,這種道歉欠缺誠意與溫度,因此與傑森分享他熟悉的道歉方式。
電影並未就後續發展多加描述,顯然這段的用意僅在呈現世代的差異,
但這一差異或可切入本質相同、形式是否可以不加限制的探討。
.
由這一幕可知,即或本質相同,
形式、管道、方法,對於結果仍然有直接影響。
如此看來,拘於外在的形式主義固不可取,但是形式卻可能對內容造成折損的結果。
.
這麼說或許有些抽象,舉個對基督徒而言不陌生的例子,就是敬拜的方式。
近年來有好些聲音認為敬拜重要的是內心,方式倒為其次,
因此層出不窮的新穎橋段出現在禮拜之中。
當然,約翰福音4章23~24節往往在這主題的討論上被大量引用;
然而我們要問:人子的意思,是在支持我們可以在敬拜上發揮自己的創見嗎?
心靈和誠實,怎麼成了讓敬拜隨心所欲的代名詞呢?
豈不知「誠實」的原文就是「真理」嗎?
再說,我們加入搖滾和電音,使會堂和夜店、舞廳幾無分別,
又要如何表達對至高者的敬畏呢?
.
我們在所謂的聚會、靈修中如癡如醉,
焦點是我們自己對氣氛、感官的享受,還是對耶穌基督為我們受釘十字架的專注呢?
我們尚未對本質一探究竟,就可發現這些形式的變化,已然對於內容造成了相當程度的折損。
是的,就算這些由本質而言或仍算為「敬拜」,
但如同聖經一再的提醒:「要獻得可蒙悅納。」(利未記19章5節)
這些形式上的更替,是否為那當受敬奉、尊榮者的悅納?
我們仍應當本著聖經尋求問題的答案。
.
.
唯一安慰
不過,這部電影雖在各方面都值得肯定、也具討論價值,
卻有一個懸而未決的問題,那是觸發班投出履歷、可謂這部電影濫觴的「空虛」;
正是這空虛,讓老人家不斷的學習嘗試,
正是這空虛,讓老人家重返職場。
.
電影到了尾聲,並沒有真正解釋、解決這空虛,
而我們在班和茱兒的太極拳中,好像以為這空虛已經獲得了圓滿,
好像「被需要的需要」獲得滿足就是這空虛的解答。
.
實則不然,我們得說,班的重返職場、有所貢獻,
只是他的空虛獲得一時的滿足,有一天他終將力不從心,
或說他的一切不再被需要而又落入孤身一人時,
他仍然必須獨自面對這個空虛的啃食吞噬。
.
基督徒很清楚那個空虛是什麼,那是與神隔絕的結果之一,
那個自始祖犯罪起就使神和人之間隔絕的罪,正是空虛的本質,
這使得受造的我們,不但如始祖一樣害怕面對神,
亦在罪中不斷的拒絕、抗拒造我們的主,
致使萬物都在虛空之下(傳道書1章2節、羅馬書8章20節)。
.
面對這空虛,我們可以思想《海德堡要理問答》提出的問題:
什麼是你在生與死當中唯一的安慰呢?
願我們都能回應:
生死之間,全然屬主,罪得血贖,恆蒙保守,甘為主活。
這是蒙恩拯救者的安慰。
.
.
資料來源:
https://en.wikipedia.org/wiki/The_Intern_(2015_film)
http://blog.roodo.com/yml/archives/11471207.html
《海德堡要理問答》(The Heidelberg Catechism)
.
於主後2016年7月5日蒙刊於《台灣教會公報》3358期
http://www.tcnn.org.tw/news-detail.php?nid=12275
.

心有所感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標誌

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com 帳號。 登出 /  變更 )

Google photo

您的留言將使用 Google 帳號。 登出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 登出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 登出 /  變更 )

連結到 %s

This site uses Akismet to reduce spam. Learn how your comment data is process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