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he buildeth from Eli

.
聖經中所記載的人物,有些讓人心儀,也有讓人警醒,
通常我們提到撒母耳時,指的是前者;
而若論到年長他數十歲的以利時,往往指的是後者。
.
以利所以遭致如此負面評價,與他的家庭有密切關係,
作為以色列的士師、祭司,
聖經給予的形容是垂垂老矣、眼目黯淡、身體沉重;
他在處理哈拿一事上,說明他對於苦情的遲鈍;
對兒子的尊重而使神受到藐視,更是悲劇收場的癥結(撒母耳記上二章29節);
約櫃被擄的噩耗,更直接成為老人的喪鐘(撒母耳記上四章18節)。
.
凡此種種,均讓以利無法在屬主的人心中留下正面的評語;
不過若從撒母耳的角度看以利呢?他會給予怎麼樣的評斷?
近日聚會讀到撒母耳記上三章,記載了這一老一少的互動,
或許由撒母耳的眼中,會多了些對以利的認識,以及對今日的提醒。
.
.
給撒母耳的益處
我可以稍微大膽的先說結論:以利對撒母耳是有益處、幫助的。
.
因為在那個耶和華言語稀少,不常有默示的年代,
以利猛然意識到這個孩子所聽到的呼喚,來源何方?
那是那個已然沉默多時、以話語創造諸天地的萬軍之主,
因此給了撒母耳應對之道,這是撒母耳從以利得的幫助;
從這一刻開始,撒母耳正式與耶和華殿的主人往來,
可以說這是離開以利面前事奉的第一步(撒母耳記上三章1節)。
.
從這點而言,也實在是個悲哀的情形,
除了罕有主的話之外,人們即或聽到主的聲音,也不認識,也不曉得,
撒母耳雖然單純,亦很忠誠的回應那呼喚,但顯然在此時方向並不正確。
.
再者,以利對撒母耳的警告,對一個甫被立為先知、卻仍是稚童的撒母耳而言,
有著重要的意義,教訓他先知必須忠誠、放膽傳講所得的信息,
即或這信息讓人發顫,即或這信息讓人厭惡;
我們要先回頭看聖經對撒母耳的形容:「不敢將默示告訴以利。」(撒母耳記上三章15節)
這個對以利來說並不陌生的信息(此前已有人傳給以利),
年幼的撒母耳或未透徹人情世故,也知道神所託給他的言語,是兇信而非吉語,
所以他的膽怯雖不可取,但可以理解。
.
我們看到以利在這一點上,嚴肅地要求他吐露主藉著孩子所傳的話:
耶和華對你說什麼,你不要向我隱瞞;
你若將神對你所說的隱瞞一句,願他重重地降罰與你。」(撒母耳記上三章17節)
這是很重要的要求,我們綜觀聖經中的見證人,
他們口中所吐的話語,往往不是讓人感到舒服愉快,
這並不是說使徒和先知以責備人為尚,乃是因為他們受託主的旨意,聲切的挽回背道的人,
犯罪的人,怎麼會接納公義之言呢?
私心的人,怎麼會欣賞慈愛之語呢?
自義的人,如何能接受恩典之道呢?
自愛的人,如何能邁步十架之路呢?
因此,放膽傳講所領受的話,是先知和使徒的共同特徵,
這也是撒母耳領受上帝話語後,第一個、也是日後長久事奉所要面對的課題,
以利在這部分幫助了撒母耳,聽了之後坦然接受:
這是出於耶和華,願他憑自己的意旨而行。」(撒母耳記上三章18節)
.
之所以會認為這段的主題是撒母耳而非以利,
主要的原因乃是這個審判,此前已有人傳給以利了(撒母耳記上二章),
甚至從內容而言,主要求撒母耳所傳的還不如之前的具體、尖銳;
因此我認為這段記載,主要的目的是設立撒母耳,開始了他的先知之路,
而他所得的第一個信息,刺入了老人的心,宣告了對這一家的判語;
以利在這過程中,一直扮演著推動者,而非阻攔者,這點也是可以肯定的。
.
.
給我們的省思
那我是不是要改變對以利的評價、替他翻案呢?我沒有這個意思,
因為聖經對以利的譴責,主要是「尊重兒子過於神」、「知道作孽…卻不禁止」(撒母耳記上三章13節),
他在行為上沒有和兒子同路、同罪,但是也沒有走主的道;
因此在聖經中所留下的,仍然是警告多於肯定,
而且隨著他給撒母耳的幫助,令警戒更為深沉。
.
這促使我思考一個問題:
一個自己有缺失、或說爭議的人,
是否也能因主恩,為別人帶來屬天的益處?
坦白說,我在以利身上,看到了肯定的答案,
是可以的,因為所靠的是主恩,而不在於他是否合主心意、得主喜悅。
.
進一步地說,我們要思考一個迷思:「主所用的人,就是主所喜歡的人。
是的,經此次思考,我發現這是一個我們常有的迷思;
我們總以為,這個人若為主用、或是給予教會真實的屬天益處,
那麼這個人總錯不到哪裡去,總有主所喜悅、肯定之處。
.
我不否認有些主所喜歡的人,為主所用,行了極大的事;
但我否認為主所用的人,「都是」主所喜歡的人,
主所用的,與主所喜歡的,兩者並不能直接劃上等號;
因為主所用的,在於遂行神所要行的事,
但他們並不見得是在順命、或是生命成熟的狀況下;
約拿不是去尼尼微傳道嗎?
尼布甲尼撒、古列,不也被稱為神的僕人、牧人(耶利米書廿五章9節、以賽亞書四十四章28節)?
這些人容或有更新的經歷,但那也是後話了,
在他們為主所用的同時,他們的生命如何,我們毋庸多言,
但我們藉此,也就可以得到一個結論,這兩者並不存在必然的關聯性,
一如以利之於撒母耳,有其益處,但對於自己在主面前,仍要承擔他的惡果,
而我們也不當將神使用他,作為神喜悅他的證據,
當聽保羅對教會的提醒:「屬肉體的人不能得神的喜歡。」(羅馬書八章8節)
(況且有很多事,是否有屬靈、屬天的意義,尚在未定數呢,本文所談的是真實的益處)
.
反過來說,主所喜歡的,主便使用他行大事、奇事嗎?
好像也未必然,或者說,所行的事,與我們對大事的認知有別;
試想以諾一生,留下的見證是什麼?是與神同行;
再問雅各一生,所做的工作是什麼?是見證神在他身上的工作,牧養、熬煉、建立他;
或說約伯受苦,有做什麼「事工」嗎?他卻留下了忍耐的榜樣(雅各書五章11節)。
.
我想,這兩者的關聯性,是有,但並不是那麼高,
我們當避免因我們受了好處,而以此推論他蒙主所悅納;
在撒母耳身上,我們可以說,他所得的幫助,是真實的,
主藉著以利提醒他,是確切的,這些都於撒母耳有益;
然而,以利因輕視主而受到指責、咒詛,這也是沒有任何問題,
兩者結合,我們可以說:以利固然於撒母耳有益,但卻不一定能使自己蒙悅納;
我們若有份事奉者,也不當以自己靠主恩行事、使教會得益處,就以為自己得主喜歡,
這對我們這些稍有些服事、負擔的,實在是一個深刻不過的警惕。
.
.
給我們的教訓
或者,保羅對自己的見證可為我們的警戒:
我是攻克己身,叫身服我,
恐怕我傳福音給別人,自己反被棄絕了。」(哥林多前書九章27節)
我們手若有什麼可誇的,乃是聖靈所賜的恩賜,藉著我們使教會得幫助、建立;
我們自己仍須時常靠著主恩,不斷的更新變化,更認識、親近我們的救主基督,
一舉、一動,有新生的樣式,求主憐憫、堅固,因我深知我尚不足。
.
但不足,就不說嗎?
不是的,我如此說,不是因為我做到,乃是我信聖經如此說,
我也信能做到,不是因我的意志、堅持,而是聖靈的大能、所結的果子;
而我們所當關心的,不在於我們的手做了什麼,而是主在我們身上做了什麼,
不在於成就了什麼善工,而在於滿足主心意與否,求主憐憫、紀念在世寄居的我們。
.
.

The buildeth from Eli 有 “ 1 則迴響 ”

  1. 引用通告: 簡憶2017 | 虛吾小築

心有所感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標誌

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com 帳號。 登出 /  變更 )

Google photo

您的留言將使用 Google 帳號。 登出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 登出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 登出 /  變更 )

連結到 %s

This site uses Akismet to reduce spam. Learn how your comment data is process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