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 King 20 Notebook

.
在我目前的經常性聚會中,有三個聚會是依照著一次一章的進度進行,
主日早上的半小時即是其中之一,以白話字讀到列王記上廿章。
.
在這一段記載中,我們看到一場兵力懸殊的軍事衝突,
亞蘭大軍兵臨城下,以色列國都撒馬利亞則危如累卵;
亞蘭大君遣使提出過分的要求,以色列王只能忍辱接受;
不意便哈達得寸進尺,亞哈忍無可忍,決意一戰;
只是從雙方的叫陣中,不難看出兩軍的優劣之勢,
以色列情勢不容樂觀(列王記上廿章1~12節)。
.
此時,一位先知奉主的命告知亞哈王,主將這群外敵交在亞哈手中,
亞哈將藉此知「我是耶和華。」(列王記上廿章13節)
而我們在後續的記載,看到這場戰爭的逆轉,
擁有優勢的亞蘭聯軍非但沒有取得應有的勝利,
反倒遭到以色列的一支小部隊擊敗,潰不成軍;
類似的狀況於翌年再發生一次,亞蘭集結兵力於亞弗,遍滿地面,遠多於以色列;
他們認為透過戰場的選擇可取地利,軍力的重整可奪人和,對峙七日可獲天時。
此次的戰果與前度相同,一位神人前來告知亞哈,主的旨意如何;
果不其然,以色列以寡敵眾,亞蘭兵敗如山倒。
.
.
主動介入的神
對於這個事件,我們並不陌生,
然而對比了整個事件的脈絡以及當中的參與者,赫然發現一個之前未留意的盲點;
簡言之,以色列人在面對這樣存亡之時,並未尋求以色列的神,
他們沒有如大衛仰望,沒有如約沙法求告,沒有如希西家呼求;
相反的,在他們那個世代,雖有以利亞的疾呼,雖有俄巴底的敬畏,
但經過了耶羅波安的金牛犢、經過亞哈耶洗別的巴力,但整體的情形早已敗壞不堪,
致使他們在危難之時,甚至也忘記萬軍之耶和華,較之士師時先祖更為不如(士師記三章9節)。
.
因此,極為耐人尋味的,是主仍然介入了,
不因他們的祈求,不因他們的純正,這兩者他們都沒有;
沒有因為他們忘卻,沒有因為他們敗壞,因而拒絕拯救他們。
純然是因為「我是。」(列王記上廿章28節)
.
意識到這件事,讓我感到驚訝與不配,
對舊約歷史有些認識的人,都會同意亞哈不是什麼正面典範,
甚至有些負面評價,是他獨有的(列王記上廿一章25節),
造亞舍拉、引入巴力、拿伯的血,俱是亞哈之惡,
他自己的下場也極之悲慘(列王記上廿二章),
他所娶的妻子,到新約還作為敵擋真道者的代表人物(啟示錄二章20節);
這樣的人,以色列的神施以拯救?且不是因著人的祈求,而是主動介入?
為此,我們可以排除亞哈的敬虔,或是以色列人的禱祈,
而唯獨將榮耀、感謝,歸給那眷顧、慈憐悖逆者的神。
.
領略了這點,讓我頗有豁然開朗之感,
是啊,在人隨己心行事、任意而行時,神立了挪亞傳義道;
是啊,在亞伯蘭尚在吾珥營生時,神呼召他走一條信心路;
是啊,在希伯來人服苦為奴於埃及人手下時,神設立祂的僕人施拯救;
是啊,在以色列人不住的敵擋、悖逆時,君王、祭司、先知受差遣挽回神的百姓;
是啊,在世人喜愛黑暗,習慣罪惡,無懼主怒,不知死亡、沉淪終局時,
上帝的羔羊按著父的旨意,來到世人當中,成為更美之約的挽回祭。
早在我們歸向主之前,已然被揀選(約翰福音十五章16節),
就是我們當中有稱為N代基督徒的(我還是要說,我不喜歡這個詞彙),
我們生在這個較容易接觸基督福音、較年少時曉得聖道初階,豈是我們的意思?
.
如此,我們在這事件看到,亞哈從來不是一個心向神的人,直到死時也不是,
然而拯救、幫助,仍然按著主的旨意、性情,臨到惡人身上,
這不是新約所指,使人與神和好的福音、脫離死亡的救恩,然而仍是莫大的恩典;
我們可說,黑暗拒絕光,光卻沒有因此止步,依然照在黑暗裡(約翰福音一章5節)。
.
.
今日基督教的盲點
誠然,我們不能因亞哈得幫助,就以為他是可以效仿的對象,
我們仍然有我們的責任,我們仍然有當尋求的敬虔、渴慕的聖潔;
但我想說的,今日基督教存在若干盲點,值得討論,而此事件可以為切入之處。
這盲點,乃是以為主的作為、行動,是按著人,
然而從對亞哈的對待,我們看到神的作為、行動,在於祂自己,而不是我們。
.
我不否認聖經中有諸如「你若….我就….」(利未記廿六章3~4節)
看似主是依照我們的行為,決定祂的作為;
然而,這都還在應許、命令的範疇當中,神還是按著祂的旨意、性情行事;
因此,這樣的語句,與其說神是被動行事,不如說是在明白告訴我們,
祂對於良善的喜愛,對於罪惡的憎惡,
而祂更是審判全地、按著各人所行的報應各人的全能者。
.
但是我們當中,有些人似乎認為,主施恩典,是因為我們的良善、純全,
是的,主確實眷顧、保守這樣的人,我們靠著主恩,也切慕這樣的生命;
然而,這不是主作為、行動的依據,
因為若神的恩典施予,是憑依著我們的敬虔,那我們就有可誇之處;
只是,我們在主面前,除了神的慈憐以及所施白白的恩典,沒有可誇,
若有可誇,也是誇口我們的不配、軟弱,而主眷顧憐恤我們(哥林多後書十二章5節)。
.
同樣的,類似的問題,我們也可以藉亞哈之例,切入關於禱告的討論;
在我們這個時代,有很多人倡議禱告的方法、祈求的公式,
他們聲稱只要按著這個路徑,禱告必蒙應允,祈求必得回應。
我不知道他們的根據何來,也不曉得他們引用的聖經可否符合整本聖經的一貫原則,
我們也不能因亞哈這例子,否定禱告的價值,更不當忽視關於祈求的鼓勵、教導;
然而列王記上的這段記載,提醒我們很重要的信息,
要緊的是主的心如何?主自己是如何?
.
神的旨意、性情,是我們當認識的,也是我們尋求的標的,
祂的所行,乃是根據祂的所是,而非我們如何;
在我們禱告、祈求之先,主已經知道我們的需要(馬太福音六章8節)。
.
.
離了恩典的地位
當然,我沒有要替亞哈翻案的想法,因為列王記對他的記載,
顯明了他即使蒙幫助、憐恤、保守,仍然沒有棄絕惡道,歸向以色列的神;
當以利亞得勝巴力先知時,他沒有;
當傾盆大雨一解旱災飢荒時,他沒有;
照樣,當以色列人脫離亞蘭軍事威脅時,他也沒有;
而且,從他對亞蘭王的寬宥、仁慈,指出了他另一個問題。
.
這問題乃是,他已經離了恩典的地位了;
倘若他還在恩典的地位,他不會以為他有權決定便哈達的生死;
因為若照著他的能力,亞哈本該淪為便哈達的階下囚。
換言之,今日暗利之子得對便哈達表示善意,全因主以大能介入,而非自己的勇力;
然亞哈的表現,卻像是這一切都是他的功勞,所經歷的神蹟奇事,全然拋諸腦後;
從這點而論,亞哈不只不順從主的託付,也已然離開恩典的地位。
.
論到我們如何看待恩典,是另一個值得深入的議題,
前些日子我在另一篇領受有稍微提及;
可以確定的,是我們不當據恩典為己有,
我們對恩典的態度,除了感謝頌讚之外,
是順從主的心意,按著施恩的主行事為人,
這是亞哈給我們的鑑戒。
.
.
延伸閱讀:
https://arsone14.wordpress.com/2018/03/09/app讀聖經-dr-bible/
https://arsone14.wordpress.com/2018/05/11/得失惟恩/
.
.

I King 20 Notebook 有 “ 5 則迴響 ”

    1. 真的,這對夫妻頗有討論空間,
      之前就有點概念,這次在讀時,又有多些體會,以此簡單分享;
      也願主使你藉著主的話,認識、親近主自己,願你平安喜樂。

      1. 謝謝分享,已讀;
        看起來是聚焦另一個同時期的人物以利亞呢,相關主軸、結論也與香港的近況有關。

  1. 引用通告: 懷想2018 | 虛吾小築

心有所感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標誌

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com 帳號。 登出 /  變更 )

Google photo

您的留言將使用 Google 帳號。 登出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 登出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 登出 /  變更 )

連結到 %s

This site uses Akismet to reduce spam. Learn how your comment data is process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