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he Law of Liberty

.
使人自由的律法」,這是使徒雅各對律法的形容。(雅各書一章25節、二章12節)
.
或許,我們先天都有反律法的傾向,所以當加拉太書看似有著對律法的反對時,在好些人的認知中,律法彷彿走到了信心、恩典的對立面,因此有了舊約是律法,新約是恩典之說。
.
只是,使徒所反對的是律法嗎?我們不難看到,保羅等所反對的,是「行律法稱義」(加拉太書二章16節),並不是「律法」本身,甚至,保羅極力的擁護律法的聖潔、良善、屬靈(羅馬書七章),如同人子宣稱,自己不是廢掉,乃是成全了律法(馬太福音五章17節);因此,問題的根本,不在於律法與恩典對立,而是在於我們的行為,在根本上無法滿足律法,故此人若在律法之下,律法不是使我們得神的喜悅,而是招致神的忿怒(羅馬書四章15節)。
.
藉著摩西所傳的律法,雖然有著對人性「心硬」的容忍(馬太福音十九章8節),但仍然是神的話,仍然是我們得以認識亙古常在者的依據;我們當留意,雖然在以色列歷史中,無人能行全律法,甚至干犯各樣律例可是俯拾即是,可是卻無損於神的旨意、標準。
.
因此,我們不僅在律法中曉得如何親近至高者,也知道了贖罪之法;且藉著新約所顯明的啟示,揭開了舊約所隱藏的奧秘。再者,我們也藉著律法的立法精神,體察神向著人的慈悲、恩惠,直到今日,我們仔細考察摩西的律法,固然不以行律法稱義,卻仍感到,其中蘊含了許多讓人嘆服、難以望其項背的要求(施行細則或許需要討論適性,但總體的原則,卻是超越時空的限制)。盼望透過這篇簡短的分享,列舉些和社會生活有關的律例,使我們對舊約的律法,多幾分親近。
.
.
關顧窮人
貧窮向來是各個世代、族群都會有的現象,律法並沒有要打造一個均富或均貧的社會,但我們可以從若干記載,看到對貧窮、弱勢的照顧與責任,典型的莫若於利未記廿三章22節這類誡命(出埃及記廿三章11節、利未記十九章10節有類似的要求)。
.
在你們的地收割莊稼,不可割盡田角,也不可拾取所遺落的;要留給窮人和寄居的。我是耶和華─你們的神。」(利未記廿三章22節)
.
對這段聖經的記載,最具知名度的受惠者,就是拿俄米婆媳;當然,波阿斯在路得記所給予的,已過了律法所律定的本分,那是另外一個議題,總而言之,這個要求呈現了幾個信息:
.
一、神的百姓中,也難免有窮乏困苦者。
二、但有餘力的,也當留一條路讓這些處境難堪者,有路可走。
三、行為的準則,不是慈惠、善心,而是以色列的神,是如此行事,
意即,最後一句提醒了神的百姓,這樣的舉措,是立基於神的性情。這樣的概念無獨有偶,出埃及記廿二章25~27節、申命記廿四章10~22節等,也有著相同的精神。
.
.
杜絕貧窮
在我們的世代,貧窮已然是許多有識之士急欲解決的問題;律法除了對窮乏人的對待之外,也提供了根治貧窮的途徑,那是七年一次的「豁免年」。
.
在申命記十五章中,我們可以看到,律法提供了窮人翻身的機會,豁免窮人的債務;我們的弟兄難免陷入困境,但是豁免的律定,讓困境不會長遠。
.
你所留意聽從…在耶和華─你神所賜你的地上,無論哪一座城裡,你弟兄中若有一個窮人,你不可忍著心、揝著手不幫補你窮乏的弟兄。」(申命記十五章7節)
.
欠債還債,對我們來說似是天經地義,然而,律法表達出了神憐恤的性情,並且也要求有能力的人,如此待軟弱的人。誠然,這對於經濟上有能力的人而言,豁免是經濟的損失;只是,對於經濟上處於弱勢的人而論,沒有豁免,卻是無可翻身的悲劇;因此,豁免的法度,提供了窮人不致於永遠貧窮,甚至有我們今日貧窮世襲的問題。
.
那麼,對於經濟有能力者,因豁免產生的損失,該如何是好呢?律法將他們的損失,與至高者的賞賜進行連結:「在耶和華─你神所賜你為業的地上,耶和華必大大賜福與你。」(申命記十五章4節)這樣,或許有人會說,那麼主耶和華自己賜福給窮人,不就得了?如此說的人,實在不了解至高者的心意,並且也暴露了自己的私心;律法如此說,乃是一面表明神的性情、心意,同時,也要求著屬神的百姓,也有著屬神憐恤、恩待人的性情,故此,這些律例典章,都直接的連結到主自己,神的律法,是以神自己為基礎的。
.
況且,這些有能力的人,真會損失嗎?誠如智慧書大膽的說:「憐憫貧窮的,就是借給耶和華;他的善行,耶和華必償還。」(箴言十九章17節)到了新約,同樣的神髓在恩典中,更加顯明:「你們若借給人,指望從他收回,有什麼可酬謝的呢?就是罪人也借給罪人,要如數收回。你們倒要愛仇敵,也要善待他們,並要借給人不指望償還,你們的賞賜就必大了,你們也必作至高者的兒子;因為他恩待那忘恩的和作惡的。」(路加福音六章34、35節)
.
表達豁免精神更為積極的,是五十年一次的禧年,禧年除了不可耕種、讓地得享安息以外,也讓土地、人生自由有著贖回的機會;這些雖然不見得能夠完全杜絕貧窮,但這樣的律定,讓貧窮有了限制,窮苦人並非永不翻身;就是今日政治不正確的奴隸(有人因此批評聖經支持奴隸制),也有相當寬宥的規定,其性質與其說一生為奴,不如說是長工較為恰當(申命記十五章)。
.
.
體恤新婚
身為一個勞工,對於放假是很敏感的,前些時日台灣鬧得人仰馬翻的一例一休,就是為了勞工休假的問題。在台灣現行的法規,有八天的婚假可以運用,然而摩西的律法呢?
.
新娶妻之人不可從軍出征,也不可託他辦理什麼公事,可以在家清閒一年,使他所娶的妻快活。」(申命記廿四章5節)
.
或許當時「在家清閒一年」,與我們對於放假的定義,有所不同;但是很明顯的,這段聖經的要求,給予了新婚者相當大的彈性。至少我們可以確定,與平日的工作量相比,這一年必然是較輕的,且高危險、公眾事務,是被明文禁止的工作項目,而目的很明確,是要維繫與新婚妻子的關係。
.
我得承認,當我體會到「在家清閒一年」的意義,堪稱是瞠目結舌;那些認為人權是與日俱增的人,可以思想那藉著摩西所訂的律法,對於身為人者的權益,有著如此跨時代的保障。
.
.
比例原則
今日有些人詬病聖經,或是批評律法,是根據:「以眼還眼,以牙還牙,以手還手,以腳還腳。」(出埃及記廿一章24節)就是新約也好像有反駁的話(馬太福音五章38~48節)。
.
但我們在對這些話感到反感,認為過於粗暴原始時,是把它當作受害者的「報復法則」嗎?只是我們閱讀上下文,我們應該把它視為,是對加害者所律定的「刑罰法則」,加害者做了什麼事,就要在他身上,行同樣的事。
.
這還有重要的意義,在於「比例原則」,不能因他損了別人的一隻眼,就要了他的一隻胳臂;不能因他傷了別人的一顆牙,就要了他的一條大腿;造成別人什麼損失,自己也要承擔同樣的傷害,體會自己所造成的傷害;但受害者也不能因受傷,因而要求更高程度的報復。
.
如此,我們也可以稍微提一下今日所爭執的死刑問題;這件事在我來看,其複雜度在於,主張廢死的人們,認為死刑是教育、嚇阻的工具,因而從其效應不彰,而否定死刑的正當性;並且把死刑犯的作為,歸因於整個社會結構的問題;同時,質疑政府執行死刑,是迴避上述的癥結而無作為,甚至有冤案的弊端。
.
然而,死刑雖有嚇阻犯罪的效應存在,但其本質並非教育社會的工具,而是彰顯這個社會對於生命的尊重,姑且不論極權、獨裁社會,在今日會被判決死刑者,常是因他終止了一個人的生命、未來(甚至是多人),從摩西的律法中,以命還命,不在於加害者能夠以死償還受害者,或是人死復生;而是在於,加害者也要承擔自己所做的事。
.
.
例外原則
除了比例原則之外,律法也保留了一些彈性,以處理例外事件。
.
在今日,我們的法律中有「過失致死罪」的觀念,以減輕有些人無意造成死傷時的刑責;在律法中,則是以「逃城」的方式,使誤殺人的人,有路可走。
.
在民數記卅五章中,並非對於殺人者的寬容,而是給予條求生之路;六座逃城分布在約旦河兩岸北中南,誤殺人的,當極力逃到逃城中,若逃到逃城,就有聽審的機會而不至於死。這機會也不是理所當然,若發現他是有意置其死地,這個人還是要面對死刑。
.
就算他是無心殺人,一條人命因此畫上句點也是事實,因而需要承擔一定的代價;所以逃城雖然提供了生路,卻也是有限制的生路,他必須等到大祭司死後,他才能回到得為業之地;當然這在新約有另一層的含意,在此不多說,但簡言之,用我們所習慣的稱呼,是將死刑變成有期徒刑。
.
.
王權約制
在人類的歷史中,一直嘗試著各種的政治制度,君主制、議會制,封建、獨裁、極權、民主、共產等等,其中更有許多的衝突,文有辯論,武有戰爭。上個世紀隨著蘇維埃政權的解體,因此有法蘭西斯.福山(Francis Fukuyama,1952-)歷史終結之說,認為民主、資本主義將是人類發展的最終型態。
.
姑且不論民主是否為最好、最終的制度,至少溫斯頓˙邱吉爾(Winston Churchill,1874-1965)所嘆:「它不是最好的制度,但是它是我們找的到最好的制度。」(Democracy is the worst form of government except for all those other forms that have been tried from time to time.)但民主制度的權力制衡,確實限制了君王、獨裁者制度的弊端,權力的分散、彼此的制約,雖有國家停滯的缺點,但也避免了權力集中而一意孤行的弊病。
.
在我的認知,律法本身並不支持君主制,但對於人若要設立君王,仍給予了寬容,因此申命記的記載,乃是以但書的方式起首:「到了耶和華─你神所賜你的地,得了那地居住的時候,若說:我要立王治理我,像四圍的國一樣。」(申命記十七章14節)「像四圍的國一樣」,本身已然是對世界的嚮往、認同,何況萬軍之主對撒母耳所說的話,更讓人感到哀傷難過:「因為他們不是厭棄你,乃是厭棄我,不要我作他們的王。」(撒母耳記上八章7節)就不用提日後掃羅、大衛、所羅門、耶羅波安等君王對國家所造成的分裂、紛亂了,那是個很大的題目;總之,以色列若沒有君王,人民保有最大的自由,但他們把這權力,交在君王手中。
.
即令如此,律法仍然對王權有了約制,這乃是對全民權益的保障(申命記十七章14~20節),在律法的要求中,君王不能為自己積累財富,不能擴張自己的權力,也要為自己抄錄律法書,奉為圭臬。這裡有一句話很可貴:「免得他向弟兄心高氣傲,偏左偏右,離了這誡命。」(申命記十七章20節)人類的歷史告訴我們一個顛撲不破的事實:「權力使人腐化」,君權神授,並不代表他高於他的弟兄(如法老以神的代理人自居,高於全民),而是嚴肅的提醒,他與弟兄,並無二致,他連心態上,都不能對自己有所抬舉。
.
這樣的律例典章,並不是制度的建立,而是直指君王之心,最大限度的限制君王;當然,我們承認,聖經歷史中,也沒有這麼節制的君王,但這樣的教訓,仍然凸顯了律法對於君王的要求,降低了君王轄管人民、在人民之上的可能性。
.
.
文末小結
試舉數例,顯出神向著屬祂子民的心意,並且也反映出,律法的涵蓋面,不只是人向著神的,更也包含了人我之際,提醒了屬神的人,應當如何待人處事;因為我們乃是生活在世上,至高者掌權的世上,我們舉手投足,一舉一動,乃是在那終要審判我們的主眼中,因為律法的根基,在於:「我是耶和華─你的神,曾將你從埃及地為奴之家領出來。」(出埃及記廿章2節)這樣的信息,常見於各樣的誡命、律例之中,顯示了我們當過著以主為念的生活(世界可憎、可憐之處,在於拒絕了創造她的主,將之排除於價值體系之外)。
.
最後,仍要有點簡單的提醒,我們雖然對於摩西律法有簡略探討,但我們不能回到律法主義中,
因為我們或許會欣賞律法,卻無法靠著律法得以稱義;之所以分享這點心得,是因為我們仍不能否定律法仍是聖潔、公義,是神藉著摩西傳給人的(約翰福音1章17節)。
.
.
延伸閱讀:
https://arsone14.wordpress.com/2017/01/11/古韻仍新-願我能愈愛祢,我主基督/
.
.

The Law of Liberty 有 “ 1 則迴響 ”

  1. 引用通告: 懷想2018 | 虛吾小築

心有所感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標誌

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com 帳號。 登出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 登出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 登出 /  變更 )

連結到 %s

This site uses Akismet to reduce spam. Learn how your comment data is process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