畫中有道—不叫我們遇見試探


資料來源:Wikipedia
.
對於藝術史而言,宗教信仰經常是藝術家創作取材的主題,
無論是故事、當中蘊含的人性探討以及寓意,都提供了可觀的創作題材及靈感。
對西方藝術史而言,尤其是中世紀、文藝復興及巴洛克等時期,
宗教藝術稱為主流並不為過。
.
不過即使聖經主題如此豐富,風格也各有千秋,
但是藝術家在主題選擇上仍有共通性。
於是乎,部分主題頻繁出現,部分主題就算不是無人聞問,也是極為罕見。
.
荷蘭畫家林布蘭(Rembrandt Harmenszoon van Rijn,1606~1669年)1626年創作、現收藏於巴黎科涅克—傑博物館(Musée Cognacq-Jay)的作品《巴蘭和驢》(Bileamen zijn ezelin)便是一例。
這個故事雖然富戲劇性,但是以此為主題的作品卻不多見。
.
不過林布蘭的前輩彼得‧拉斯曼(Pieter Lastman,1583~1633年)便曾以此為畫作主題,
而林布蘭也創作了同樣主題的作品,並且更加生動。
.
拉斯曼版本的《巴蘭和驢》

資料來源:Wikipedia
.
.
林布蘭是巴洛克藝術的代表畫家之一,也是17世紀荷蘭畫派的第一把交椅,
被稱為荷蘭歷史上最偉大的畫家。
根據一項2004年舉辦的「最偉大的荷蘭人」票選,林布蘭獲得第九名的肯定,
次於留下《安妮日記》(Het Achterhuis)的安妮‧法蘭克(Anne Frank)。
林布蘭所處年代被稱為荷蘭黃金時代(Gouden Eeuw),當時荷蘭的科學、藝術、商業及貿易成就皆達到頂峰,
而林布蘭是藝術領域當中的佼佼者。他以聖經主題畫、自畫像聞名,
並且作品帶有濃厚的舞台色彩,他的作品與拉斯曼相形之下,呈現了更多的張力。
.
.
細究經文
不過,拉斯曼的影響畢竟是留下來了,
除了主題的選擇相仿之外,林布蘭的繪畫風格,也如同義大利畫家卡拉瓦喬(Caravaggio,1571~1610年)一樣重視明暗對比。
拉斯曼受到卡拉瓦喬影響,而由於林布蘭一生從未踏足義大利,且與卡拉瓦喬隔了一個世代,
因此一般認為林布蘭的表現是因拉斯曼而間接師承卡拉瓦喬。
.
《巴蘭和驢》雖是林布蘭年輕時期作品,技法卻已相當成熟。
特別的是,這幅作品除了掌握到古典的構圖方式及對聖經文本的理解,又融入了自身經驗,
特別是對生活於阿姆斯特丹的猶太族群的觀察。
因此《巴蘭和驢》較之早期的宗教藝術作品多了考據,
畫中人物的衣著更合乎歷史背景,更顯真實。
這些細節的揣摩與掌握,令林布蘭被美國藝術評論家肯尼斯‧克拉克(Kenneth Clark)譽為「偉大文明的先知之一」。
.
在《巴蘭和驢》這幅作品中,先知巴蘭因著所騎的驢伏在地上不肯前進而怒氣勃發,
一手扯著韁繩、一手高舉棍棒怒視著座下的牲畜。
驢子因吃痛轉頭看著巴蘭,睜大的眼睛充滿委屈與苦澀,張開的嘴巴似乎正開口質問巴蘭。
在巴蘭身後有人影幢幢,冷眼看著巴蘭教訓他的驢子,
我們從民數記22章可以知道他們是奉摩押王巴勒之命的使臣,前來邀請巴蘭前去咒詛以色列。
.
不過,這幅作品最為顯眼卻是畫中人物視若無睹的,
應屬神色凝重嚴肅、高舉著手中長劍準備取巴蘭性命的天使。
我們從聖經記載曉得,天使將要對先知巴蘭說:
驢看見我就三次從我面前偏過去;驢若沒有偏過去,我早把你殺了,留他存活。」(民數記22章33節)
林布蘭顯然對聖經進行了一定程度的考究,整幅畫作精準表現各個人物的特色,
藝術表現的張力讓觀畫者宛如親臨事件現場。
.
.
現實觀點
我們由聖經中曉得,這事件的背景起因於摩押王對以色列人的疑慮,
當時以色列人即將進入上帝應許的迦南,下個階段就是要越過約旦河。
只是在左近活動的摩押人,因之前以色列人與亞摩利人爭戰而憂心,
所以摩押王巴勒差遣使者,帶著厚禮卦金前去請求米甸的先知巴蘭咒詛以色列人。
.
第一次,巴蘭因著上帝給他的指示,拒絕了摩押王的賄賂;
第二次,他卻怦然心動、欣然赴約。
其實,就世界的觀點,巴勒與巴蘭的作為不但不難理解,甚至還合情合理。
巴勒的對策,顯然符合現實主義對國際衝突的觀察。
現實主義認為,兩個政治主體之間,會因安全的緣故追求實力的提升,
又因國家擴張、侵略的前提,一者的實力提升必然引起另一方的不安,
於是兩者陷入了「安全困境」,意即兩者陷入國家層級的零和遊戲。
而剛剿滅亞摩利人的以色列,無疑帶給了摩押相當程度的威脅。
.
巴蘭的反應也不算難以領會,正如巴勒的提問:「我豈不能使你得尊榮嗎?」(民數記22章37節)
富貴擺在眼前而唾手可得,不拿的是傻子。
.
.
真理觀點
我們雖能理解巴勒與巴蘭的抉擇,卻不能只知道甚至認同,
反而必須藉著聖經的警戒避免相同的反應。
.
巴勒的問題,在於他尋求依據的不是主的旨意,而是人的經驗。
顯然巴蘭這位米甸的先知有成功案例,足以證明他的祝福、咒詛並非空口白話,
所以巴勒找上他。
然而,我們當尋求的對象豈是人嗎?
不當是創造天地的獨一真神嗎?他若尋求的是上帝的意思,
便知道以色列不是摩押的仇敵,因為那領以色列人出埃及的,
明言禁止與摩押衝突(申命記2章9節)。
.
相較巴勒,巴蘭的複雜更耐人尋味了。
作為一個先知,巴蘭很具代表性,
因為綜觀聖經歷史,以敬虔為得利門路者有之,不過被記載下來的,巴蘭是第一位;
新約三次提及巴蘭,有兩次都是指出他為了利益走岔了路。
彼得更援引此次驢開口的事件,指出先知所受的責備(彼得後書2章15~16節)。
我們從民數記的記載,看到巴蘭第一次其實是謹守分際的,
可是當他面對第二次更豐富、更尊榮的饋贈時,他動搖了,
一面保持他的矜持,一面留下了後路。
.
他因而自欺,認為上帝與他一樣,會因這樣的富足而改變了心意。
這當然是一個很危險的錯謬,以為上帝會改變原則、可以賄賂。
根據之後的發展,他的差池是從受到金錢試探開始的,而後種種不過是延伸出來的問題。
.
巴蘭明顯的問題是貪財,這使得他好像仍保有先知的位分,
也因此可以祝福、咒詛,然而卻已經與主的旨意背道而馳了。
保羅對提摩太論及知足的時候所說的話,直到今日對我們仍是深刻的提醒,
他提醒年輕人不僅要逃避試探,還要追求公義、敬虔等(提摩太前書6章9~11節)。
這個逃避並不可恥,有些事情我們應當奮勇以對,但是對於試探、貪財這類的事,
我們不當對自己有太多自信,認為可以勝過根植於我們本性中的劣根。
.
歷史讓我們看到,有太多自信的人,都是栽在他們自以為有把握的事上。
主耶穌教導的那句禱告雖然簡短,卻有力、精闢地指出我們的軟弱:
不叫我們遇見試探。」(馬太福音6章13節)這也是巴蘭留給我們的教訓。
.
除此之外,我們還可以在林布蘭的作品看到足堪玩味的一幕。
巴蘭並沒有看到利刃出鞘的天使,他的眼中只有那看似忤逆他、實則是救護他性命的驢子,
這提醒我們,我們是注重眼見的呢?抑或也留心那眼所不能見卻在暗中察看一切的上帝?
.
.
參考資料:
http://nl.wikipedia.org/wiki/Rembrandt_van_Rijn
http://de.wikipedia.org/wiki/Balaams_Esel
.
.
於主後2019年1月22日蒙刊於《台灣教會公報》3490期
https://tcnn.org.tw/archives/48170
.

畫中有道—不叫我們遇見試探 有 “ 1 則迴響 ”

心有所感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標誌

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com 帳號。 登出 /  變更 )

Google photo

您的留言將使用 Google 帳號。 登出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 登出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 登出 /  變更 )

連結到 %s

This site uses Akismet to reduce spam. Learn how your comment data is process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