繼承者(2)—漢彌爾頓的測驗


眾人離開休息室,拿到各自的書冊後,再次會合在一個房間裡。
只見房間中心有座石壇,另一端則有一道古老的木門,
等候他們的安倫指著木門說:
這是『義門』,通過的方式並沒有上一關複雜。
接著他指向石壇說:
這裡有三個選項,按下按鈕便可以選擇,
每個按鈕都可以打開這道門。不過門後有機關,
不同按鈕會開啟門後不同的走道,得到不同的結果。
.

.
義之門
看著石壇上的三個選項,眾人一陣嘀咕,
確實如安倫所言,選擇本身看似不複雜,
但問題是,哪一個才是正確答案呢?
選項二、三還好理解,選項一實在令人匪夷所思。
.
沉不住氣的納許不客氣地評論:
我已經為你準備好了,不用做任何事……有這麼簡單?
不會是混淆視聽吧?這可是關係到一大筆遺產呢!
.
漢彌爾頓先生對教會的奉獻向來很大方,
應該會希望繼承者將財產用來回饋社會,熱心公益。
這個社會需要幫助的人不可勝數呢!」方瞿道貌岸然地說。
他的腦海裡浮現一長串需要贊助的社福機構名單,
若是他們能有漢彌爾頓先生遺產的挹注,那將是何等的甘霖啊!
當然,若能由聖心堂主持這項善舉,也有助於聖心堂的發展,
思及此,他不由得嘴角微揚。
.
方瞿的話打動了泰勒的心坎,在她的教學生涯中,需要幫助的學生可不少,
這麼看來,選項三應該是最好的選擇。
可是,憑著她玩遊戲的經驗,又覺得應該不是這麼理所當然的答案,
她猶豫再三之後忍不住在心裡輕嘆:「唉,如果沃森老師在場就好了!
沃森老師是學校密室逃脫遊戲的主持人,
總是那麼聰明、機智,如果他在場,一定知道怎麼做。
.
牧師您的想法很動人,但身為一位業界人士,我有一點想法想要說說。
身為英國紳士,即使唐諾對方瞿的想法嗤之以鼻,還是盡可能委婉地表達:
我們也不應忽略漢彌爾頓先生的本業,他仍是一位企業家。
發展慈善事業,如果能夠有穩定而足夠的金援,自然是一大美事。
若這裡是單選題,在主從次序上,我想應該還是以企業經營為優先。
.
.
信從所言
我……我相信漢彌爾頓先生說的話。
出乎眾人意料的,當眾人還在審度、揣摩之際,
首先站出來的竟是一直怯生生、寡言少語的丹恩。
.
其他人拋來訝異的目光,讓他講起話來更是期期艾艾:
若我可以做些什麼,滿足老先生的意思,那我當然去做。
……可是我只是一個土生土長的牧羊人,照顧好我家的草場、羊圈和菜園,就已經很偷笑了。
這麼說時,他想起老先生和他在牧場合力抓羊剪毛的情景,
老先生不小心跌個四腳朝天,褲子還在屁股那地方裂開了,
自己竟然哈哈大笑……他忍不住浮現了微笑,回過神時,眼眶卻紅了。
.
見大家仍不說話,丹恩抓了抓頭,接著說:
坦白說,我也不知道我是憑什麼條件來到這裡啊!
除了老先生在這裡住時,我給他送些羊奶啦、菜蔬啦,和他聊聊園藝啦,
我實在不知道我對他還有什麼用處。
所以……我只能選擇相信老先生說的話,他說我可以進去,那我就直接進去吧!
.
丹恩走向石壇,按下第一個選項,門打開時,加強自己的決心地說:
如果這個選擇讓我得不到遺產,也沒關係啦!
畢竟這本來就不是我應得的。
語畢,他的背影消失在門後的幽暗中,留下若有所思的人們。
.
丹恩的一席話,讓方瞿不禁沉吟起來,他是否對故人有足夠的信任?
漢彌爾頓先生是聖心堂的執事,對事工向來熱心參與,
對信仰更是認真投入,平時常和他討論神學,有幾次甚至爭得有點面紅耳赤……
那次吵得最兇的是什麼問題呢?他看著選項一寫的「相信」,
突然靈光一閃,啊!不就是「因信稱義」嗎?
.
是了、是了,就是這個!方瞿感到一陣狂喜,回想起當時爭論的內容,
就是關於人如何可以稱義得救。
方瞿認為,救恩雖然是神白白給的恩典,但若最後人沒有選擇相信,
還是無法得救,所以,人至少要做「相信」這件事。
但漢爾爾頓卻堅持,人之所以能夠相信,也是因為聖靈先使人重生,
所以連相信這件事都不是人自己能夠做的。
就像一個聾子得先恢復聽覺,才聽得到上帝的呼召嘛!
當時已經有點重聽的漢彌爾頓指著自己的耳朵,大聲地說:
所以人一點功勞也沒有,這才是因信稱義!
.
漢彌爾頓雖然會做生意,但說到神學,怎麼可能比我正確呢?」方瞿暗忖著。
雖然還是不能認同漢彌爾頓的看法,但他知道漢彌爾頓的答案是什麼,
所以自信滿滿地按下選項一。
.
.
憑靠行為
我不相信有這種事!這世界所有事情都是努力爭取來的。
納許雖然這麼說,內心卻頗為矛盾。
.
其實,納許很想相信叔叔的話,在所有親族中,
叔叔雖然嚴厲,卻是少數對他公平的人,從未以鄙夷的態度對他,
而且向來言而有信,所以他對叔叔是既敬又畏。
但伴隨可能失去遺產的風險,他實在沒辦法像丹恩那麼灑脫,
畢竟,這可能是他人生最後一次翻盤的機會了……
他低頭看著家徽,彷彿千斤重般壓在胸口,
深吸口氣,毅然決然按下第二個選項。
.
華茲看著納許隱沒在門後的背影,
其實心裡頗認同他的話,甚至覺得他還說得太容易了。
這世界,很多事是努力也爭取不來的啊!
他想起前兩個禮拜剛舉行過的領班考試,已經是他進餐廳以來第十次敗北了。
華茲熱愛服務生這份工作,這些年他服務的細心、耐心贏得不少客戶肯定,
常當選最受客戶信賴服務員,漢彌爾頓先生每次上門更是指定他服務。
餐廳的領班考試極為嚴苛,動作、笑容稍有不對都可能被刷下來,
但他持之以恆針對問題一一改進。
最近這一次,他以為勝券在握,卻敗在「導覽」──
偶爾會有客人好奇餐廳擺設的名貴瓷器,服務生必須介紹瓷器家背景、創作歷史,
這些他已倒背如流,自然沒有遺漏,但主考官仍在他的名字畫下紅槓,
理由竟是「眼神不對」!他忍不住嘆道:「唉!我多麼希望可以直接通過啊!
於是按下選項一的按鈕。
.
.
不計成敗
唐諾看到現場剩下他和泰勒、萊娜,微微欠身說:「女士優先。
泰勒卻已經打定主意要押後,因為她想看到所有人進門的情況,
好盡可能從蛛絲馬跡判斷正確答案是什麼。
.
萊娜走向前,出於工程師的職業本能,對石壇的構造好生研究了一番。
確定從外觀上看不出個所以然後,她坦然一笑,瀟灑地說:
既來之,則安之吧!」她按下選項一。
.
漢彌爾頓先生退休後,出於個人興趣,仍繼續主持一些研發案,
萊娜是由他指定的少數幾個配合的工程師之一。
或許因為兩人都是聖心堂的會友,
所以漢彌爾頓先生對她多了幾分信任吧!
和漢彌爾頓先生工作,是極為愉快而饒富趣味的時光,
年歲並沒有讓他變得遲鈍、僵化,反而增添他的創意與智慧。
.
但最讓萊娜印象最深刻的是,雖然漢彌爾頓先生過程中要求嚴謹,
但是當結果失敗時,即使是因為犯了很大的失誤,漢彌爾頓卻從不苛責,
反而安慰大家:「已盡了最大的努力,就將結果交給上帝吧!
他容錯的態度,反而激發工程師們更投入「加班」而樂此不疲。
我相信先生有最好的安排!」雖不知前方等待的是什麼,萊娜心裡卻很安然自在。
.
由於泰勒堅持留到最後,唐諾便不再禮讓,
俐落地按下了選項二後走入通道,正如他在商場上的果斷。
泰勒見四下已無人,開始仔細尋找線索,良久仍一無所獲,不得不懷疑:
難道,漢彌爾頓先生根本不是設計密室逃脫遊戲?
她垂下肩膀喪氣地說:「如果我輸了,沃森先生會不會對我很失望呢?
最後她按下選項三。
.
七個人走過通道後各自進了不同的房間,無從得知其他人情況如何。
方瞿的房間陳設極簡單,只有一張桌子,
桌上有電腦,他拿起電腦旁的十字架,狐疑地說:
不會是送我這個吧?
此時,螢幕上的相片逐漸清晰,方瞿看了神色大為駭然,失聲道:
這……怎麼會在這裡?
.
.
於主後2019年10月3日蒙刊於《台灣教會公報》3527期
https://tcnn.org.tw/archives/59672
.

心有所感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標誌

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com 帳號。 登出 /  變更 )

Google photo

您的留言將使用 Google 帳號。 登出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 登出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 登出 /  變更 )

連結到 %s

This site uses Akismet to reduce spam. Learn how your comment data is process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