畫中有道—祂盡了諸般的義


資料來源:Wikipedia
.
對於藝術創作者而言,創作的範圍無限寬廣,
無論是天地萬象、宗教神話、國族衝突、庶民生活、奇思幻想,
俱有揮灑、創作空間,因而產生各種流派、思潮而百家爭鳴。
.
以知名度而言,他們有的在生前就遠近馳名,
有的則是在身故多年後方得伯樂欣賞。
法國畫家詹姆斯.迪索(James Tissot,1836~1902年)屬於前者,
他在世時就活躍於英國藝壇,並以描繪維多利亞時代(Victorianera)人民生活與時尚女性聞名。
.
.
跌宕一生
迪索的童年成長於法國港口城鎮南特(Nantes),
父親是一位成功的布料商人,母親則是虔誠的天主教徒。
父母的身分明顯影響了迪索的創作,
父親的布料生意,讓迪索對時裝一直有濃厚興趣;
母親對於迪索從事藝術的支持,則使他在畫家生涯初期,
即可有足夠的經濟能力,以抵擋父親的反對。
.
1859年,迪索首次在巴黎沙龍展出他以中世紀為主題的作品,
獲得時人熱烈的迴響。聲名鵲起的迪索與同時期畫家相同,
如阿爾弗雷德‧史提文斯(Alfred Stevens,1823~1906年)、克洛德‧莫內(Claude Monet,1840~1926年)等,
都對日本感興趣,有不少以東洋為主題的作品,因而被歸類為東方主義(Orientalism)畫家。
.
1870年,普法戰爭(Franco-Prussian War)爆發,迪索也身赴戰場。
法國戰敗後,迪索加入了巴黎公社(Commune de Paris),
巴黎公社1871年的叛亂引發法國政府的鎮壓,
史稱「血腥一週」(La semaine sanglante),衝突之慘烈,讓迪索就此遠遁英國。
.
倫敦是讓迪索大放異彩之處,他生動鮮明、栩栩如生的作品受到資本家的歡迎,
也為他賺取可觀的收入,從而晉身上流社會,成為英國皇家畫家學會(Royal Society of Painter-Printmakers)的創始會員之一。
也是在這樣的環境中,迪索於1875年間認識了他的謬思女神凱薩琳‧紐頓(Kathleen Newton,1854~1882),
她是愛爾蘭天主教徒、未婚媽媽,無論從宗教或是維多利亞
時代對性的節制來看,都極具衝突性,但也讓迪索深深著迷。
.
迪索與紐頓兩人過從甚密,擁有姣好容顏的她常成為他描繪的對象,出現在作品中。
迪索日後曾說,和紐頓相處的那些年,是他人生中最快樂的時期,
讓他可以實現家庭生活的夢想。這多少能解釋迪索為何於1882年之後創作主題丕變,
因為該年紐頓不敵肺結核,年僅28歲即香消玉殞,此後迪索的作品開始出現不少以疾病、分離的主題。
.
紐頓死後,迪索離開倫敦,於1882年回到巴黎。
1885年他在巴黎展出作品,此時他的作品多以聖經內容為主題,
相對於此前作品多聚焦於時尚女性,路線的轉變格外受到注目。
有一說是他回歸母親篤信的天主教,另一說則是他參觀教堂時,遇到特殊的宗教經歷。
無論實情如何,迪索繪畫主題的轉變都是明顯的。
他甚至為了創作,前往巴勒斯坦地區、耶路撒冷等地考察,
力求作品中的人物、風景、建築、服飾等細節逼真寫實。
也因此,與過去的宗教畫相比,迪索的作品經考據有較高的精確性,
獲得時人對其聖經作品的好評、肯定,他也因此名利雙收。
.
1902年,迪索驟逝於位在杜布斯(Doubs)的自家豪宅,享年66歲。
他死後影響力仍不減,系列作品《基督的生命》(The Life of Christ)、《舊約聖經》(The Old Testament)廣泛成為相關書籍的插畫。
甚至1981年的電影《法櫃奇兵》(Raiders of the Lost Ark)和1993年的《純真年代》(The Age of Innocence),
也大量參考他的畫作,他的作品在藝壇仍是價值不斐。
.
.
無佳形美容
對多數基督徒而言,耶穌第一次登上歷史舞台,是在伯利恆的馬槽中,
且新舊兩約一貫、不悖,早在律法和先知中,已出現關於三位一體第二位格的啟示。
但對耶穌那個世代的人們而言,對這位名不見經傳、貌不出眾的木匠之子開始有初步的印象,
乃是施洗約翰的見證。
.
雖然四福音各有重點,但均記載了施洗約翰如何見證耶穌,足見其重要性。
施洗約翰除承認人子比自己大、神的羔羊背負世人罪孽、神的兒子要用聖靈與火施洗等,
更目睹父、子、靈三個位格同時顯現。
.
迪索以此為主題,創作了畫作《耶穌受洗》(The Baptism of Jesus)。
在這幅作品中,以剛從水中起來、受洗後的人子為焦點,
上方有著光芒照耀,肩上則有白鴿翩然展翅。
施洗約翰及圍觀的群眾位在兩側,他們撐著白布彷彿帷幕,
後方比人高的蘆葦叢隱藏了觀看洗禮的人。
主角耶穌的面貌不算是容光煥發,赤膊的上半身也稱不上健壯,
這或許是迪索對以賽亞所說「無佳形美容」(以賽亞書53章2節)的理解。
.
不見施洗約翰臉龐,隱隱傳達了施洗約翰所言意涵:
祂必興旺,我必衰微。」(約翰福音3章30節)
作為先知所指的曠野人聲,施洗約翰很清楚自己不是主角,
多次向人澄清他不是基督,他不過是預備道路的人。
也因此,當耶穌來受洗,這位施洗者的反應與之前面對其他受洗者截然不同,他大感詫異詢問:
我當受祢的洗,祢反倒上我這裡來嗎?」(馬太福音3章14節)
施洗約翰的疑問,除了突顯耶穌的身分與眾不同,也與他的洗禮性質有關。
他所傳的信息乃是:「天國近了,你們應當悔改。」(馬太福音3章2節)
他所傳的洗禮,是悔改的洗(使徒行傳19章3~4節),
他很清楚法利賽人需要悔改,猶太人需要悔改,世人都需要悔改,
但獨獨眼前這個人,並不需要。
.
只是耶穌給他的回答是:「你暫且許我,因為我們理當這樣盡諸般的義。」(馬太福音3章15節)
.
.
守全了律法
對耶穌個人而言,悔改洗禮不具必要性,是以耶穌「盡諸般的義」,
為的不是個人的需求,而是為了成全律法(馬太福音5章17節),
為了祂要救贖的人。
.
這個洗禮是一個起頭,是道成肉身、住在人中間的人子表明祂願意生在律法以下,
為的是贖出律法以下的人(加拉太書4章4~5節)。
保羅表明,所有以律法為本的,都是欠了行全律法的債(加拉太書5章3節)。
然而,我們要行全律法是難如登天,干犯律法倒是家常便飯(雅各書2章11節)。
整本舊約為證,我們自己的經歷為證,亞當的後裔無法恪守奉行從主來的律例典章,
時常行善而不犯罪的義人,世上實在沒有。」(傳道書7章20節)
.
誠然,從稱義的途徑來說,我們不能靠行律法得以稱義,
但我們得以稱義,內涵仍與律法有關。
因為,在這個嶄新的時代,有個與你我凡事相同的人,
完全遵行了律法,成就了律法的義,
耶穌更闡明律法更深一層的真義,宣告:
你們要完全,像你們的天父完全一樣。」(馬太福音5章21~48節)
.
這如何能解?耶穌即是道路。
凡信耶穌基督的人,自己的罪便因祂作了更美的贖罪祭而得贖,
祂成就的義卻歸算給罪人,「使律法的義成就在我們這不隨從肉體、只隨從聖靈的人身上。」(羅馬書8章4節)
.
於此,我們不得不驚嘆福音的豐富與深邃,因為在耶穌基督身上,
我們看到了至高者最大的給予、恩賜(羅馬書8章32節);
我們也看到神所賜公義、聖潔的律法,得以成全、滿足。
那個在舊約歷史中無人可以遵行的律法,在新約中不再只是突顯人過犯無數、惹動主怒(羅馬書4章15節),
而是有一位有血有肉的人,實實在在地行出律法。
這不僅是空前,也是絕後,在基督耶穌之外,沒有別的道路、別的拯救。
.
.
資料來源:
https://en.wikipedia.org/wiki/James_Tissot
.
.
於主後2019年3月日蒙刊於《台灣教會公報》3500期
.
.

心有所感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標誌

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com 帳號。 登出 /  變更 )

Google photo

您的留言將使用 Google 帳號。 登出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 登出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 登出 /  變更 )

連結到 %s

This site uses Akismet to reduce spam. Learn how your comment data is process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