畫中有道—榮耀的復活


資料來源:Wikipedia
.
不同福音書的作者,對於記載耶穌哪些事蹟的看法並不相同,
譬如馬可和約翰就沒有著墨伯利恆的降生,但有些主題卻是四福音書都看重的,
例如人子的死、埋葬與復活。
法國畫家詹姆斯‧迪索(James Tissot,1836~1902年)創作「基督生平」(The Life of Christ)系列時,
也畫了《復活》(The Resurrection)。
.
值得一提的是,若與之前迪索描繪英倫風情、士紳淑女的作品相較,
「基督生平」系列的作品,用色顯然樸實了許多,畫風也判若兩人。
今人不太容易得知畫家繪畫風格、創作路線轉變的原因為何,
但比較確定的是,他的摯愛凱薩琳‧紐頓(Kathleen Newton)在1882年去世,
這明顯為他帶來了衝擊,讓人聯想到或許是他畫風丕變的緣由。
.
.
墳開迸發大榮光
在迪索的《復活》中,復活的人子飄在墳前,神色從容,姿態輕鬆,
身上披著裹屍布,裸露的肌膚仍然可見鞭笞的痕跡。
祂彷彿在展現著死而復活的身軀,一如祂對多馬展示傷口時的落落大方,
也讓我們想到祂說:「不要疑惑,總要信。」(約翰福音20章27節)
.
在迪索筆下,耶穌額上荊棘冠冕留下的傷處,
手腳因釘子造成的創口,不是斑斑血跡,而是微泛光芒。
對比之下,眾人面對如此威榮不能站立,狼狽地東倒西歪。
天使則隨侍,立於後方觀看這一幕。
.
嚴謹地說,迪索所畫的這一幕,並未見於聖經。
四福音書的見證中,均未有人子離開墳墓那一刻的紀錄,
人們見到死而復活的耶穌,是在墳墓已空之後的事。
比較接近的是馬太福音記載的情境,也可能是畫家參考的聖經經文,
馬太對當時的描寫是地震、大石滾開,天使降臨報信,
守衛驚懼不已,與死人無異(馬太福音28章1~8節)。
.
不同於福音書,迪索描繪的不是降臨顯現的使者,而是三天以來躺在死地的耶穌。
但我們不必以聖經無謬誤的標準來審視人的創作,
這點分歧也無損於我們思想耶穌復活的意義。
.
論到死人復活,無疑是不尋常的超自然之事,
但聖經中並非只有耶穌復活,新約時代,耶穌使睚魯的女兒、拿因城寡婦的兒子、拉撒路復活,
彼得使多加復活、保羅使猶推古復活;舊約時代,以利亞、以利沙都曾使死人復活。
新約論及亞伯拉罕獻以撒,也說他獻以撒,是因為他信神能使死人復活(希伯來書11章19節)。
故此,死人復活在聖經中雖不常見,卻也非孤例,
那麼,耶穌的復活有何獨特之處?
.
.
祂應驗經上所記
耶穌復活的獨特,在於那不只是一件神蹟奇事,更是聖經見證的福音。
這不只是我們今日當思想的問題,也是使徒們經歷了復活的基督之後,
靠著聖靈啟明、本著律法和先知的見證,所得到的答案。
.
當面對耶穌的復活,使徒們赫然發現自己並不明白聖經的意思,
他們還不明白經上所說『祂必須從死人中復活』這句話的意思。」(約翰福音20章9節,新譯本)
及至五旬節,他們表明了他們在聖經中所查考的答案,
證實這位聖者不被死亡所拘禁(使徒行傳2章24節),
祂的不朽壞,早已在詩篇中提及:
因為祢必不把我的靈魂撇在陰間,也必不容祢的聖者見朽壞。」(詩篇16篇10節)
耶穌也引用約拿的經歷,明確地提及自己的死,
如同約拿離開魚腹,人子也將離開地裡(馬太福音12章40節)。
.
也就是說,耶穌的復活,早已見於祂道成肉身之前的舊約聖經,這是絕無僅有的。
這對我們如何看聖經,是一個重要的提醒。
在這個世代,有人認為聖經只是人所寫的信仰文集,不是神的話;
有人認為重要的是發生的故事、人的作為,而不是聖經裡的教條。
然而在耶穌道成肉身乃至於死而復活的時日中,
我們看到祂遵守了每一條律法,也應驗了每一個經上所記的細節,
經上的話:『那吃我飯的,用他的腳踢我』,必須應驗。」(約翰福音13章18節)
為了要使經上的話應驗,就說:『我渴了。』」(約翰福音19章28節)
耶穌對聖經的重視不言而喻。
.
.
生死權能在祂手裡
耶穌復活的獨特,在於祂自己極清楚祂將要面對的處境。
.
當西門彼得告白耶穌是基督時,耶穌即陳明自己將要被殺害並且復活(馬太福音16章20~21節);
當門徒以為受膏者是要復興以色列國時,耶穌已然知道這杯的苦澀(馬太福音20章20~24節)。
祂深知自己的死,在人來看或許是惡謀得逞,但這杯卻是天父的旨意(馬太福音26章20~24節)。
耶穌復活的獨特,在於無論是死、復活,祂都擁有完全的主權。
.
這對我們是難以想像的,莫說復活,面對死亡的召喚,我們再怎麼竭力掙扎,也不可能多爭取到幾口氣息,
焉能像人子昂然說:「沒有人奪我的命去」呢?
我們更不可能像祂如此宣告:「我有權柄捨了,也有權柄取回來。」(約翰福音10章18節)
.
.
重生信徒見證榮耀
耶穌復活的獨特,在於那是無數新生命的開始。
.
這粒麥子的死,結出了不可勝數的子粒(約翰福音12章24節),為這個無望的世界,
帶來了復活、不朽壞,「死既藉著一人而來,死人復活也藉著一人而來。」(哥林多前書15章21節)
耶穌的死而復活,不僅僅是帶來精神的感召、價值的契合、思想的共鳴,
而是蒙選召的人,都在基督裡聯合,進而更新改變。
從此,死亡和罪,在這些已和基督同死的人身上,不再是主人(羅馬書6章4~11節)。
.
在他們身上,我們會看到與基督同坐在天上的盼望(以弗所書2章6節);
他們在地上寄居,心卻思念著天上的事(歌羅西書3章1節);
他們在世人當中生活,卻流露著神的性情(彼得後書1章4節),
使人們得以看出,他們不屬於這世界(加拉太書6章14節)。
.
於此,我們看到耶穌復活有許多獨特性,這些獨特性的本質,是榮耀!
一如迪索作品《復活》所描繪的。這榮耀在於聖經的見證,
永生神早已藉先知預示了祂將要成全的工作,並在祂預定的時間,按著祂的旨意成全應驗;
這榮耀在於耶穌的自知。
.
我們懼怕死亡,甚至不惜為免於一死而作罪的奴僕,
然而耶穌主動捨了自己的生命,並且勝過死亡的拘禁。
這榮耀也映照在我們身上。我們本在亞當帶來的罪惡中不能自拔,
與神相隔離、作神的仇敵,然而神羔羊的死與復活,
成就了一條涵蓋了赦罪、稱義、和好、恩典、永生……在基督裡的路。
.
.
參考資料:
https://en.wikipedia.org/wiki/James_Tissot
.
.
於主後2019年4月日蒙刊於《台灣教會公報》3503期
.
.

心有所感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標誌

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com 帳號。 登出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 登出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 登出 /  變更 )

連結到 %s

This site uses Akismet to reduce spam. Learn how your comment data is process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