畫中有道—主啊!祢是誰?


資料來源:The Athenaeum
.
在聖經中,有些人的人生歷程頗為波折,因而引人入勝,
如雅各一生的顛沛,大衛一生的爭議,俱是如此。
.
但若論到人生轉變之劇烈,
大數人掃羅歸信基督的過程,無疑叫人最是嘖嘖稱奇,
對比轉變前後的他,實在是判若兩人。
.
這段在使徒行傳9章的記載極戲劇化,
不僅從基督信仰角度頗有討論空間,
亦吸引了藝術家的目光,成為創作的主題。
1600年,羅馬人民聖母堂(Santa Maria del Popolo)左側的切拉西小堂(Cerasi Chapel)計畫整修成巴洛克風格的教堂,
委託建築師卡洛‧馬爾代諾(Carlo Maderno,1556~1629年)籌措相關事宜,
而加入畫作即是其中一個整修項目。
.
在眾多畫作中,卡拉瓦喬(Caravaggio,1571~1610年)所繪的《大馬色路上的轉變》(Conversion on the Way to Damascus )即是其中之一。
值得一提的是,卡拉瓦喬另一幅作品《聖彼得倒釘十字架》(The Crucifixion of St. Peter ),
同樣陳列在切拉西小堂中,與之遙遙相對。
而兩幅畫作中間的作品,則是與卡拉瓦喬一時瑜亮卻風格迥異的巴洛克畫家安尼巴萊‧卡拉奇(Annibale Carracci,1560~1609年)創作的《聖母升天》
(Assunzione della Vergine )。
若我們有機會遊歷羅馬,會看到這三幅巨型油畫並列,典藏於教堂中。
.
.
被大光所照
以彼得為主題的《聖彼得倒釘十字架》,和以保羅為主題的《大馬色路上的轉變》,
兩者有相同的特徵,即畫中主角均是頭下腳上。
依據教會傳統說法,彼得因自覺不配和耶穌同樣的死法,
故此要求倒釘十字架,卡拉瓦喬的作品即依此說法創作。
至於《大馬色路上的轉變》,則是凝結在大數人掃羅被大光所照、倒地不起的時刻。
朝著觀賞者仰面而倒的誇張姿態,彷彿跌下了馬、跌出了畫作,充滿了臨場的動感。
卡拉瓦喬善用光影明暗的技巧,讓掃羅好像被舞台燈所照,戲劇性地仰望著上方。
.
不過若從畫面的比例來看,被光照、雙手向天的掃羅,卻不是作品唯一的焦點,
駿馬及牽著馬的馬夫,占據了畫布多數的空間。
卡拉瓦喬這幅作品,以馬的姿態、肌理而為人稱道,
乍看之下,甚至不會注意到仰躺在地上、比例相對縮小的掃羅。
但即使空間如此配置,以情感的表現而論,駿馬和馬夫又顯得淡漠而冷靜,
對於當下發生的異象似無知覺。
.
掃羅則緊閉雙目、撐開雙臂,以乎向著那個未進入畫面的光源摸索、尋求,
讓人聯想掃羅驚疑地說:「主啊!祢是誰?」以及之後他失明的經歷。
.
.
不談自己
足堪玩味的是,相比於之後保羅一生服事的歷程、所寫的書信,
他幾乎沒有提及這段特殊經歷,只有在對耶路撒冷居民和亞基帕王的分訴中,
略略提及大馬色路上的際遇(使徒行傳22章3~16節、26章12~18節)。
.
今日的我們,不由得對保羅此舉感到費解。
畢竟,觀諸今日基督教媒體,我們看到的許多見證,
不都是在談論他們與眾不同、神奇的經歷嗎?
為什麼保羅沒有將大馬色所得的光照,當作他論述的主軸、傳道的佐證,
以證明基督福音的真實呢?
.
在這個「喜歡聽故事,不喜歡聽道理」的時代,保羅的重點似乎剛好相反。
他對於自己蒙恩的經歷,相較於他對福音的詳加闡述,顯得簡略許多。
這個傾向在保羅其他書信也可一窺端倪,他在提及自己為基督所受的諸多苦楚時,
不過就是一語帶過(哥林多後書11章23~33節);
他在描述三層天、樂園、隱密的言語時,也只是輕描淡寫地說:
那是一個在基督裡的人。」(哥林多後書12章1~7節)
相對於今日基督徒崇尚分享自己的見證、經歷,
保羅多數教訓的焦點,卻是以道理的論說為主。
.
.
只說基督
嚴格來說,這不只是保羅的特性,
我們也在其他新約作者身上觀察到這個共通之處。
.
馬太少有提及他前為稅吏、後為使徒的改變;
馬可沒有探討他與保羅、巴拿巴的三方糾結;
路加未敘述他傳福音艱難的感受;
約翰沒有說明昔日的「雷子」如何成為愛的使徒;
彼得的大起大落,更沒有成為他筆下的重點。
.
若要理解使徒何以寡言自身經歷,必須從他們的論述中理解他們的想法。
顯而易見的是,他們的經歷雖然真實、特殊,
也必然對他們個人產生重大的影響,但卻不是福音的本身,亦非福音的核心。
他們的遭遇雖然扣人心弦、驚心動魄,卻不是每個跟隨基督的人都必須經過的歷程。
.
正如保羅向著亞基帕王所言:
無論是少勸是多勸,我向神所求的,不但你一個人,就是今天一切聽我的,
都要像我一樣,只是不要像我有這些鎖鍊。」(使徒行傳26章29節)
這句話突顯出保羅盼望他人成為基督徒的殷切,
同時也說明鎖鏈加身這樣的經歷,並非基督徒所必須。
.
況且,一如《芝加哥聖經無誤宣言》(Chicago Statement on Biblical Inerrancy )所認定,
作為主所用、聖靈所默示的器皿,他們雖然仍保留他們的個性和風格(第八條),
但他們不會是主角。他們所見證、所傳的,乃是如同使徒的自白:
因為我曾定了主意,在你們中間不知道別的,只知道耶穌基督並祂釘十字架。」(哥林多前書2章2節)
如此,大馬色的光照再怎麼對保羅具有意義,為基督所受的苦楚再如何可誇耀,
三層天所見的隱密再如何開闊他這位福音執事的眼光,都不會是他書信的主題。
.
.
神的福音
使徒所欲闡明的,是如同約翰在福音書中做的小結:
但記這些事要叫你們信耶穌是基督,是神的兒子,
並且叫你們信了祂,就可以因祂的名得生命。」(約翰福音20章31節)
他們關注的,是更深認識基督耶穌。
.
原來夫子不只是在世30餘年,
原來不只是肉身與他們朝夕相處,而且是在創世之前便早已是神,
這救恩更是歷世歷代先知靠著聖靈考察的主題(彼得前書1章10~20節)。
他們因此受到極大的激勵,以更宏觀的視野,看到耶穌基督的恩典、救贖的歷史,
從太初有道,貫穿了律法和先知,直到如今末世顯現(希伯來書1章2節)。
.
如此,我們可以稍微體會,何以使徒們極少提及自身經歷。
他們所遭遇的,或許對自己而言意義非凡,他們的成長、更新也與這些歷程密不可分,
然而,在神恢弘的旨意、萬古永存的真理中,稱他們的故事為點綴可能都太超過。
再者,蒙恩的經歷或許吸引人注意,但那只是福音的結果,而非福音本身。
太多著墨於個人外在具體經歷,更有可能使人著眼於外在,而非裡面,
但那裡面、出於聖靈的,才是最真實不過的(羅馬書2章29節)。
.
.
延伸閱讀:
https://arsone14.wordpress.com/2014/10/02/淺談見證/
.
.
參考資料:
https://en.wikipedia.org/wiki/Caravaggio
https://en.wikipedia.org/wiki/Conversion_on_the_Way_to_Damascus
https://en.wikipedia.org/wiki/Cerasi_Chapel
https://en.wikipedia.org/wiki/Conversion_of_Paul_the_Apostle
https://en.wikipedia.org/wiki/Santa_Maria_del_Popolo
https://ss.net.tw/collection-211.html
https://it.wikipedia.org/wiki/Annibale_Carracci
https://it.wikipedia.org/wiki/Assunzione_della_Vergine_(Annibale_Carracci)
https://en.wikipedia.org/wiki/Cross_of_Saint_Peter
https://en.wikipedia.org/wiki/Chicago_Statement_on_Biblical_Inerrancy
http://www.pcchong.net/1Samual/chicago_statement_on_biblical_inerrancy.htm
.
.
於主後2019年5月日蒙刊於《台灣教會公報》3508期
.
.

心有所感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標誌

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com 帳號。 登出 /  變更 )

Google photo

您的留言將使用 Google 帳號。 登出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 登出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 登出 /  變更 )

連結到 %s

This site uses Akismet to reduce spam. Learn how your comment data is process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