電影《出走巴黎》—夢裡不知身是客


資料來源:Wikipedia
.
在全球化的今日,到其他國家旅遊的門檻已然降低許多,
遷居、移民到其他國家已非難如登天。
只是,若要歸化一個國家、取得該國的國籍,
制度的有形門檻、文化的無形障礙還是存在。
.
以色列旅法導演那達夫‧拉匹(Nadav Lapid)以自身的經歷描寫移民情結,
自編自導2019年電影《出走巴黎》(Synonyms),
一舉拿下柏林影展金熊獎、國際影評人費比西獎雙料大獎。
以色列男星湯姆‧梅西耶(Tom Mercier)在《出走巴黎》初試啼聲,
飾演甫自以色列退伍的男主角約亞夫,急著想拋棄鄙夷的祖國傳統,
一心嚮往在巴黎展開新生活。
哪知眼前的巴黎,遠超過他預期的撲朔迷離。
.
.
初至巴黎
初抵巴黎的約亞夫,落腳在一間巴黎典型的奧斯曼風格公寓。
不料一次沐浴時,他的隨身物品遭竊,
只得赤身露體、尷尬不已地逐一叩門,請求鄰居伸出援手。
他沒有得到任何回應,只得瑟瑟發抖地回到浴缸,泡在熱水裡暖身。
.
幸而,艾米勒和卡洛琳找到了已然昏迷在浴缸、不知死活的約亞夫。
艾米勒和卡洛琳是是一對情侶,艾米勒是作家,卡洛琳是老師,在樂團演奏雙簧管,
他們慷慨給予約亞夫照料、衣物及一筆路費。
約亞夫感到受寵若驚,也有點一頭霧水,他收下了新朋友的禮物。
直到電影結束時,約亞夫一直穿著他們饋贈的黃色大衣。
.
約亞夫沒有解釋他何以遠走他鄉,只是固執地不說希伯來語,
不斷地背誦法語,希冀更快融入法國人的生活。
他行走著、翻閱著字典,喃喃唸著「骯髒」「噁心」等各種同義詞;
電影也透過這些同義詞,簡介著即將要敘述的主題。
.
約亞夫的筆記中,記錄著巴黎最底層的生活,
足以存活,但生活品質沒什麼好期待的。
約亞夫和艾米勒、卡洛琳三人,逐漸發現彼此之間可以互補。
艾米勒缺乏撰寫的靈感,約亞夫的從軍經歷、異國文化,恰巧能刺激作家的思維,
兩人的相處也充滿曖昧氛圍。
相對於兩個男人之間的眉目傳情,約亞夫和卡洛琳則是乾柴烈火般直接。
其實早在初次見面看到約亞夫的裸體時,卡洛琳就已經心猿意馬,發生關係只是時間問題。
於是乎,三人的關係更添錯綜複雜。
.
.
異鄉故土
約亞夫積極學習法語、堅拒說希伯來語,
反映《出走巴黎》涉及的一個主題:國族認同。
.
一次和艾米勒的討論中,約亞夫將習得的負面詞彙,
一股腦全用在以色列身上,讓艾米勒不由得一楞:「真有這麼糟的國家?」
或許,外國的月亮總是比較圓,約亞夫尤是如此。
另一次的閒談中,卡洛琳提醒約亞夫,雖然以色列不好,但法國也不如他所認為的那麼理想,
言下之意,這位來自以色列的年輕人,還不夠認識法國。
約亞夫有點不服氣,急著展現自己還知道其他法國人,
脫口而出卻是歌手席琳‧狄翁(Celine Dion),把加拿大歌手當作法國人,
剛好坐實了卡洛琳對他的質疑。
.
約亞夫之所以討厭以色列,一部分是因為國家的動盪不安,
哥哥赫克特因從軍而被殺死;另一部分則是出於複雜的歷史情感。
當約亞夫的父親千里迢迢到巴黎尋子時,
指責他不說代表文化、宗教的希伯來語,是背棄自己的根源。
約亞夫卻反脣相譏,說父親為了回歸以色列,
不使用祖父所使用的意第緒語(德國猶太人所操語言),不也是背棄自己的根源?
從父子一來一回的脣槍舌劍,可以窺見今日以色列人存在複雜的國族認同。
有人心心念念從未踏足的千年前故土,用盡心機也要重返;
有人則追想著曾世世代代寄居的異國他鄉,巴不得飛奔前往。
.
.
假冒自由
電影進入尾聲時,約亞夫為了入籍法國而參與準備課程。
教師面授機宜入籍時可能遇到的各樣問題,舉凡法語詞態、法蘭西第五共和的歷任總統、法國國歌等。
當教師要求學員背誦法國國歌〈馬賽曲〉(La Marseillaise)時,
相較於其他人的平鋪直敘,約亞夫慷慨激昂、抖擻有力地唱著這首自法國大革命以來便飄揚在法國人心中的進行曲。
斯情斯景讓人一時錯覺,眼前這位以色列青年,
彷彿有18世紀法國人民揭竿而起、抗衡王權的氣魄。
.
發人深省的是,當教師提問:「言論自由是對還是錯?」
學員整齊劃一、有如部隊般回答:「對!」
看似不允許其他答案。自由以統一口徑、限制的方式體現,顯得格外諷刺。
教師提出的另一個問題:「共和國的價值,只限於法國人?」
答案是「錯」時,也讓人頗感詫異。
莫非法蘭西認為自己所持的價值,是放諸四海皆準的標準?
而當教師斬釘截鐵地說:「法國沒有宗教,因為沒有上帝。」
其實,這種信念,廣義而言也可以算是一種宗教信仰,
只是信仰的對象並非木偶、金像,而是自己及奉行的價值。
.
不可否認的是,這樣看似開放自由的思維已然壓抑了其他宗教在法國的發展、生根。
在法國,基於「政教分離原則」(Laïcité),人們雖有信仰宗教的自由,
卻為了避免宗教對公共事務的干涉,禁止在公眾領域進行宗教活動,
包括明示宗教符號,反而形成另一種型式的宗教壓迫及箝制。
.
.
英雄之死
能夠受到柏林影展肯定,《出走巴黎》絕非僅是爾爾。
電影尚且借鑑了荷馬史詩《伊利亞德》(Ιλιάς),
約亞夫心中的英雄,即是史詩記載在特洛伊戰爭大放異彩的特洛伊第一勇士赫克特(Έκτορας)。
.
《伊利亞德》中,希臘第一勇士阿基里斯(Ἀχιλλεύς)未出陣前,
赫克特所向披靡,無人能攖其鋒。
直到阿基里斯出陣,赫克特與之正面對決,才敗死特洛伊城下。
《出走巴黎》藉此隱喻,約亞夫兄弟倆有如赫克特,
先後對戰強大的阿基里斯──以色列傳統、法國文化,卻仍無力回天。
.
另一個借自《伊利亞德》的隱喻,則是特洛伊戰爭的緣起。
赫克特的弟弟帕里斯(Πάρις)與斯巴達國王墨涅拉俄斯妻子海倫發生不倫,
而同樣的情節也在約亞夫和卡洛琳身上重演。
.
.
訣別法國
當約亞夫終於發現法蘭西共和國並非如自己認知的理想國,
甚至誦讀詩篇也被制止,他忍不住萌生去意。
.
約亞夫向艾米勒索討自己贈送的故事,
那些故事或許難堪,總歸是自己的經歷。
在演奏會的後台,約亞夫也向同床異夢的卡洛琳發出猶如鬥雞的怒吼,
指斥法國的麻木與沉淪。
但正如他指責的,法國人已經失去為理念奮戰的熱情,
眾人選擇無視他人,繼續按著自己的步調度日。
.
相比於巴黎人的淡漠,高唱〈馬賽曲〉、鬥雞般的約亞夫,
更像是古老的法國人(法國的國家象徵之一是高盧公雞)。
約亞夫想向艾米勒道別,卻吃了閉門羹。
他衝撞著大門,只換來門內的無動於衷,
一如他初至巴黎遭難時,鄰里對他的求助毫無回應。
差別只是此時的約亞夫不再身無寸縷,而是穿著那件顯眼的黃色大衣,
標記著法國在他身上留下的痕跡。
.
.
參考資料:
https://fr.wikipedia.org/wiki/Synonymes_(film)
https://en.wikipedia.org/wiki/Nadav_Lapid
https://variety.com/2019/film/news/berlin-film-festival-2019-award-winners-1203141753/
https://el.wikipedia.org/wiki/Έκτορας
https://en.wikipedia.org/wiki/Iliad
https://el.wikipedia.org/wiki/Αχιλλέας
https://www.imdb.com/title/tt7016254/
https://star.ettoday.net/news/1482170
https://ent.ltn.com.tw/news/paper/1293338
https://news.agentm.tw/61048/2019-台北電影節-出走巴黎-海角上的兄妹-看點整理/
https://www.youtube.com/watch?v=09FQPwdZezg
https://zhuanlan.zhihu.com/p/40012380
https://dq.yam.com/post.php?id=6505
https://dq.yam.com/post.php?id=7386
.
.
於主後2019年8月日蒙刊於《台灣教會公報》3519期
.
.

心有所感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標誌

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com 帳號。 登出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 登出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 登出 /  變更 )

連結到 %s

This site uses Akismet to reduce spam. Learn how your comment data is process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