千週恩與道—第肆段、萌思


.
在部落格中的文章,「關鍵」聚會的心得,相對來說不算多;
而禮拜六晚上的聚會,文章是比較多的,畢竟有四個系列文章支撐,
可以說,信道文章有相當高的比例來自於禮拜六晚上、被我稱為「夜路」的聚會;
是以這個聚會雖然關鍵,我在文章的整理方面,倒是有所不及了。
.
另外,我本來還想規劃一部份,用以說明這廿年來,讀了那些聖經?
後來發現,其實這樣依時間序列整理出心得,多多少少就可以呈現軌跡了;
不過當年都沒有寫到以新約為基礎的論述,所以我還是略題幾句。
.
據說,這個聚會是從馬太福音開始,而我於主後2000年參與之時,
已是哥林多後書,因此可以推測,應已經過了三年左右;
從那個時間再往後推兩年多,我就去服役,
雖說放假若有回台北,總會參與聚會,但次數畢竟是零星的,
所以又錯過了很多查考福音書的聚會,真是傷腦筋啊。
.
但其實都好,也感謝主,因為方法已建立,路已踏上,主仍帶領,聖靈仍光照;
以我個人而言,動筆之時,尚餘雅歌、以賽亞書、以西結書、但以理書等,
未在聚會中讀過,其他的至少都在聚會中讀過一次白紙黑字,
只嘆真道浩瀚勝蒼穹,人心偏狹僅方寸,還是太淺薄、無知了;
但話說回來,若有人問我意見,我還是可以說點心得的,
至少,這些年來,我也整理了若干想法。
.
肆之一、(2009)論摩西的轉變
這篇聚會中的領受雖然沒有特別說明,但從時間推斷,應該就是了;
因為這個聚會約從主後2008年開始讀舊約,算一算時間是差不多的;
在這段論述中,我試著從原文用字遣詞,探索其中的深意,
因為在摩西這段與神的互動中,中譯「拙口笨舌」,
但比較出埃及記第四章、第六章,卻使用不同的字,其用意頗耐人尋味。
.
肆之二、(2009)論過紅海的信心
這篇就很清楚地提及,是因為聚會讀到,所以提出來的想法
其中有幾個很有意義的要素,一來這是對朱伯伯論述的側記,
也有我對「以色列人因著信,過紅海」的理解,
可見此時的論述模式已略見雛形。
.
肆之三、(2009)論天路有起落得失
當時還挺直白的開場呢,直接說這是聚會心得
這似乎也成為一個軌跡的紀錄,見證當時聚會的進度;
但這一篇的深度有限,也就是陳明主裡有得失的水平。
.
肆之四、(2009)論山上所指示的樣式
不整理沒注意,當時寫了好多和出埃及記有關的筆記
聽聞過有人讀到出埃及記那些關於事物的尺寸細節,就感到大為頭疼,
其對策不是略過,就是快速通過,更糟的就是在此止步。
真要我從三種中選一種,我會建議第二種,至少白紙黑字是讀過了,
按我的經驗,主若願意,會將其中的真意啟明給尋求的人;
此外,有很多聖經節,揭示其內涵的鑰匙,在其他處的聖經節,
聖經本身具有解釋自身的性質,聖靈的幫助、光照,更是如此。
.
肆之五、(2009)論金牛犢事件
我都不知道我當時對出埃及記有那麼多觀點可以寫,
又或者說,我對於舊約是太陌生了,這樣的讀經聚會,彷彿看到另一片天地;
在這一篇短文中,我發現了以色列人以摩西為仰望的對象,
且期望設立屬於自己的神祇,其中也有利未人的見證,以及對今日的反思;
以今日的標準而言,已可見一定程度的論述能力。
.
肆之六、(2012)論聖誕節
我得說,我不過聖誕節,和這個聚會所領受的信息、參與聚會的人,有直接的關係;
不過我也有點反骨,我後來希望自己是經過思考、尋求的,而非人云亦云,
所以也花了點時間考察,尋找聖經關於聖誕節的論述。
.
簡言之,我發現聖誕節之所以受到追捧、重視,
諷刺的是因為所見證的是不會斥責人,不會呼召人跟隨,不會上十字架的耶穌;
誠然,襁褓中的嬰孩有其意涵,那表示至高者竟然取了如此卑微的樣式,
與我們同有血肉之軀,同有軟弱、需要依賴人幫助的歷程;
但正如馬可福音直指耶穌作為僕人、先知的事奉,約翰福音直指太初有道,
我們或可說,聖誕節的記載,不是四福音的交集,十字架才是,救恩才是。
.
寫到最後,才發現這一篇文章的出現,和上一篇差了兩年多啊;
而且,這一篇還不算是聚會中的領受,只算是聚會中的影響結果。
.
肆之七、(2012)論執事
在長老教會體制中,執事是同工中的一種,通常負責教會行政等庶務;
生成的途徑,則是透過會眾選舉,在我所聚會的地方,一屆四年,連選得連任。
若要被選舉為長老,必須要有執事資歷,所以執事可謂成為長老的必要條件。
.
基於會眾選舉,所以我這個有失人和、沒有群眾基礎的人被選舉上時,
頗有突如其來、被悶棍打到,不知道發生什麼事的錯愕:「發生什麼事了?」
主後2008年,我被選上執事,記得當時敬陪末座,還和某人同票,重選後被選上;
主後2012年,我沒意外的落選,當下很開心地寫了卸任感言,這才符合我的理解嘛;
主後2016年,我沒意外的沒有當選,繼續當著閒雲野鶴(其實也沒很閒啦,只是體制外);
主後2020年,驚聞以長老組成的小會,竟然把我列為長老候選人?
眼鏡差點沒摔碎的我,連忙自清:「不是要當兩任執事才有候選資格嗎?」
會吵的小孩果然有糖吃,經提出並查證後,確認虛驚一場,只列為執事候選人(註);
待四月下旬改選之後,我沒意外的沒有當選,繼續當我的邊緣人。
.
我拉拉雜雜的說了那麼多,主要是在鋪陳我對「執事」的認識;
文中我列舉實務、知識、價值三個層面,分述我卸任乃是理所當然、毫不戀棧。
實務層面,即是被我稱為「夜路」的聚會,如今已是十三年;
知識層面,則是我個人讀經所領會的,我關注的不是法規的執事,而是聖經對執事的定義;
價值層面,主要便是來自這個聚會,對「弟兄」的重視。
.
我很難想像,我的姓名後面被加上「執事」,更別提「長老」了;
我願意藉藉無名,願意被直呼其名,更願意被稱為弟兄;
因為那表明我們在基督裡,有著相同的生命。
(在我主日所聚會的地方,除卻某些不熟的人,我也很少稱其他肢體長老或執事)
.
註:
這裡有個小故事,雖說經查證,並無前例,但我印象中就是有,只是不確定;
於是我找了本會員大會手冊,很認真的做了列表,喔喔,果然我的印象沒有錯,
不但有,而且還比我預期的多,除了我印象中的人以外,還有好幾位我不陌生的人;
恩….或許是當年法規允許,後來再修改了,或者說,有其時空背景;
既說沒有前例,我就當沒有前例囉,
據說也和許多人確認過了,我接受。
.
順道一提,在閱讀會員大會手冊時,發現有很多有趣的描述,耐人尋味;
譬如說某君為了更上一層樓云云,決定如何如何;
又如主後2012年的人數調整,恩,純粹推測,看圖說故事而已。
.
是說,父親歷任執事之久、屆數之多,無出其右啊,
主後1987年當選至今,已有卅餘年,共十屆。
.
肆之八、(2014)論聖物之製作
這個領受,和舍弟的專業有點關係,相關的概念,均來自於與他的互動;
透過這些製程,我感到那些關於聖物的製作,不也和基督徒所遭遇的相符?
熬煉與擊打,使我們更為純粹無參雜,使我們的生命更為豐富細膩,
皆因牧者的允許,皆因救主的保守,皆因聖靈的工作。
.
肆之九、(2014)論耶羅波安的罪
算一算時間,這個時候已經到了列王記了,
所以想起耶羅波安,也是剛剛好而已;
我不曉得弟兄姐妹對於耶羅波安是否熟悉,
但是依照我的理解,耶羅波安的影響貫穿了北國以色列,
直到今天,耶羅波安的罪仍隱伏於今日基督教;
簡單的說,這罪,不是單純的拜偶像這個層面。
.
不過有一點,至今我仍不是很清楚,鮮少有先知被差遣去指陳這個問題;
同時期的以利亞、以利沙,在聖經中頗有知名度,他們行的事多而且大,
但藉著他們所傳的信息,相比於其他先知,倒是少得可憐,
他們的信息,也多以指責亞哈、巴力為主;
於此,我不禁感到納悶,耶羅波安的問題,不是那時期所關注的嗎?
還是說,如麥子、稗子的問題一般,這不是容易分辨的問題?
這個疑問,我至今仍沒有一個比較清晰的想法。
.
肆之十、(2014)論邱壇
邱壇的討論,是相對於北國的錯謬,
北方有耶羅波安的罪,南方則有著邱壇的問題;
性質上並不相同,但是仍然是得罪主的事,求主開我們的眼睛,
曉得主所喜悅、所厭惡。
.
肆之十一、(2014)論希西家的禱告
這一篇還很貼心地做了時間紀錄,
恩,當時已是十四年……,
可怕,距離那一篇文章,六年竟也過去了;
這一部分領受存在爭議,因為希西家在舊約歷史中,是相當正面的見證,
但在即將病死而禱告這一點,我認為他對比了耶穌,比較出人的自義;
然而這樣的評析,並非要凸顯希西家的難處,乃是呈現我們的人性,
我們不能忘記我們倚靠救主的需要。
.
肆之十二、(2014)論耶路撒冷第二區
雖然沒有明確的說是否和本聚會有關,但按著出處,可能性很高,
因為經文的出處是列王記下和歷代志下;
這一個經文記載的細節,讓我感到,當時的人們其實知道先知在那裡,
正如今天,我們理智上知道,神的話在這裡,在所默示的聖經中(提摩太後書三章16節),但我們經常沒有尋求、倚賴,我們在還有時間的時候,對主的尋求,總讓我們感到缺乏。
.
雖然我無意為這個聚會抱屈,但就我所知,曉得有這個聚會的人,
總是比參與的人多了些,我不認識他們,但他們曉得這個聚會,
如同那個時代的人,曉得何處有先知,他們也曉得何處有對主聖道的尋求。
.
肆之十三、(2015)論摩西、大衛的遺憾
算是二分之一吧?來自於兩個聚會的啟發,其中之一是這個聚會;
摩西沒有進到所應許的迦南地,這可謂他一生的遺憾;
大衛沒有見到耶和華的殿立基竣工,也難免悵然(詩篇廿三篇6節);
我們在世寄居,或許也有類似的遺憾;
然而,我們若同意順服的價值,我們在這些事,就當願主的旨意成就;
況且,我們若同意盼望的價值,我們雖尚未得著,卻盼望成就萬事的主;
雖難免遺憾,卻是存心仰望,因那信實的主,終必成就。
.
肆之十四、(2019)論回轉
這時候已經讀到詩篇了,但一口氣就從八十篇的領受開始寫啊?足見之前的打混摸魚。
而且這篇文章,算是既有文章的改寫,以一個非常折騰、汗流滿面卻是徒然的經歷開始;從而切入詩篇八十篇,論及亞伯拉罕、以撒、雅各的神在以色列身上所行的恩。
.
肆之十五、(2019)論惡人與義人
詩篇九十二篇中,同時論及惡人與義人,且都以其成長論,我也藉此比較異同;
相同之處,是都會成長,除此之外,其結局截然不同,其經營所投注的也不相等;
我們曉得草不需要照料,就可以蓬勃發展,相反的樹卻需要時間、養分方能茁壯;
前者的成長凸顯了罪人的本性,我們受汙染、敗壞的本性,
使得我們不太需要學習惡,就能有相當程度的表現;
相反的,行義之路,卻是困難險阻,我們自己也不見得樂意。
最後,我也在這段領受中,略提及「目的」:「顯明耶和華是正直的。」
.
肆之十六、(2019)論神與人
詩篇一百篇並不長,所以有關於詩篇的領受,內容也不算多;
當時對這篇詩篇的領受,乃在於看到這篇詩篇,
呈現了人的身分、神的神性,以及神與人之間的關聯;
這篇詩篇表明,我們在永生神面前,應當存怎麼樣的心思、態度,
那個關係,是建基於神性以及人性的。
.
肆之末、小結
檢視這份領受清單,也算是見證了這廿年來信仰路;
為此,我刻意把年份放在標題之前,可以發現文章的撰寫,時間上有著明顯的跳躍,
顯示我並不是經常以這聚會所得的領受撰文,當然,這也與我的時間分配有關。
.
我認為文章之所以少,除了我的時間並不多、效率低、人也懶等原因,
再者聚會的豐富度也不可忽略,若要整理,需要的時間和精力不容小覷。
還有一個個人因素,那就是聚會中也不少論點是來自於他人,
在我這邊所寫的文章,即便不成熟,我還是希望寫些出自於個人的領受;
所以他人的論點、分享,若沒有特別的狀況,我沒有想要以之為文。
.
上述這些情形,都削減了我整理聚會心得的動機、動力;
希望沒有讓人誤會,以為這個聚會沒有產出太多的內涵;
事實上剛好相反,我雖未照單全收弟兄的論點,也對弟兄的瑕疵有所觀察;
但正是因為豐富,所以不容易具體扼要的寫出聚會內容。
.
我只簡單說一句,這份清單,確實是少了;
因為只列出「直接」因聚會而衍生的觀點,並未列出「間接」產生的思想;
我可以說,我所能寫出來、和信仰有關的文章,多數和這個聚會是有關係的,
至少,那建立了我的思維的脈絡、表述的方式,
我想這部分可以留待下一篇文章簡介。
.
.

千週恩與道—第肆段、萌思 有 “ 1 則迴響 ”

心有所感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標誌

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com 帳號。 登出 /  變更 )

Google photo

您的留言將使用 Google 帳號。 登出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 登出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 登出 /  變更 )

連結到 %s

This site uses Akismet to reduce spam. Learn how your comment data is process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