挨家有水天上來

.
參訪位於台北公館的自來水園區,並不在我原本行程內,
但到達那一帶的時間太早了,左右無事,
適逢自來水園區開放進場,便買了票入園走走。
.

.
進了園區後,意外地發現,除了工作人員與一組前來拍攝的團隊之外,
我是唯一的訪客。我忍不住帶著雀躍的心情獨自遊走在這個曾供應台北地區民生用水的重地──舊稱「台北水源地慢濾場」,
為台灣自來水發展史上最早期的建築物,又稱「台北水道水源地」。
.
.
戰爭與水
台北水道是日本在台興建的第一個都會型水道,
源於1895年日本領台作戰時,日軍對當時的台灣共和國占有軍事優勢,陣亡僅154人,
因疾病死亡者卻高達4600人,這還沒有算上返回日本本土就醫的2萬7000人。
顯見水土不服、衛生條件惡劣,對日軍造成打擊,
時任日本內務省衛生局局長的後藤新平於是將調查台灣衛生狀況定為要務。
.
1896年8月,台灣總督府派遣衛生工程顧問技師、英國人威廉‧巴爾頓(William Kinninmond Burton,1856~1899年)與濱野彌四郎(1869~1932年)等人,
調查全台衛生工程及台北自來水建設,而後依巴爾頓建議,
於公館觀音山腳的新店溪畔汲水、淨水及配水。
.
賦予台北水源地慢濾場古典美感的功臣,是師承辰野金吾的建築師森山松之助(1869~1949年)。
森山在台灣留下來的作品頗豐,
著名者包括台灣總督府(今總統府)、
台灣總督府專賣局(今台灣菸酒公司總部)、
台南州廳(今台灣文學館)、
台中州廳(今台中市都發局等局處辦公處)、
台北州廳(今監察院)等。
而竣工於1908年的唧筒室,即抽水機房,是森山來台早期的工程,
如今為國家三級古蹟,建築樣式仿巴洛克式,望之壯麗典雅,
可看出日本政府對自來水工程的重視。
.
.
古典機組
唧筒室前的花圃,曾經豎立著巴爾頓的銅像,
但因為太平洋戰爭時被徵收,已不復存。
.

.
而唧筒室現已規劃為「自來水博物館」,
外觀有著嚴謹的對稱、比例,整齊排列的愛奧尼柱式扇形門廊,
是不少人取景、拍攝婚紗的選擇。
.
不過讓我眼睛為之一亮的,是唧筒室中昔運轉不停、今已然安歇的大型機組。
當年九具機組皆自美國進口,四具是將新店溪水抽至淨水系統的原水一至四號,
五具是將沉澱、過濾後的水運送至觀音山上淨水池貯存的清水一至五號。
如今這些黝黑壯實的機組俱已於1977年卸下重任,在穿透過窗櫺的晨光中沉靜地佇立。
.
看似一切靜好,但思及這些機組當年輸水至台北地區波瀾壯闊的工程,
仍不禁令人悠然神往。
館內只有我獨自一人,比較安靜,不少雀鳥飛入室內,嘰嘰喳喳聲憑添了幾分熱鬧和生氣,
自然與人文,在此時此刻融洽地交會。
.
.
小丘淨水
唧筒室雖然是整個水源處理系統的核心,但不是全部。
.

.
我愉快地走出唧筒室,下個目標前往位在觀音山上、與唧筒室高低差約40公尺的淨水池。
沿途的山路上,不時可見被草木埋沒的衛哨,
說明此處作為水源供應地的重要性。
當然1950年代,台北北區司令部設置於此,應也是另一個保存自然的原因,
可見無論基於軍事或民生考量,此處都不能等閒視之。
今天此處雖然軍事、民生的功能皆已不再,
卻因昔日戒備森嚴而意外地為台北留下一片接近原始森林的綠地,
緊鄰著新店溪,展現造物之美。
.

.
登上小丘頂端後,觸目所及是一片平坦的綠地,
綠地之下便是蓄水量達5000立方公尺的淨水池了。
雖然沒有開放,但從一旁的文字說明可知此處供水的古老故事,
也可視為台北發展的簡史。
尤為艱難的是建造初期,在沒有大型機具作業的當時,
要將巨大的水管運輸、設置到山丘頂部,需挹注的人力、物力、心力非一語能道盡。
.
但如此勞心勞力並非徒然,淨水系統利用高低差產生的重力,
足以輸送巔峰時達5萬噸的民生用水供台北城區超過10萬人使用,省卻可觀的電力消耗。
.

.
活水泉源
概覽了這個百年前完工的水利設施後,
除了感嘆昔時人們工程之周延、完備及美學外,也體會這座園區傳達的信息──
我們視為理所當然的水源,點點滴滴確然來自無數人傾注的心力,然而追根究柢,
更是仰賴上帝的創造。
.
畢竟即令機具設計再巧奪天工,也僅是處理、加工,而非無中生有。
直至今日,人仍然不能憑空創造點滴之水,至多汲取溪河泉源,或是仰賴雨潤甘霖。
.
目睹這工程的浩大,讓我無法不聯想另一個更偉大的故事。
以色列人在曠野40年,水的需求遠大於百年前的台北,
荒野的環境更為嚴峻,然而他們沒有缺過水。
固然他們曾在米利巴爭鬧,也惹動至高者的怒氣,甚至摩西因此而受虧損,
但因著上帝的憐憫、保守,他們沒有因此失去活水的供應。
.
即令他們中間多數人為上帝所不悅,也承擔倒斃曠野的結局,
卻無法否定泉水甘甜的本質。
.
以色列人在曠野的遭遇,只是那個更偉大故事的起頭。
保羅闡明:
他們所喝的,是從那隨著他們的靈磐石那裡來的,這磐石就是基督。」(哥林多前書10章1~6節,新譯本)
此言乃是呼應耶穌住棚節時的宣告,在那個記念曠野年歲的節期中,
人子高聲道:「信我的人,就像聖經所說的,從他的腹中要湧流出活水的江河來。」(約翰福音7章38節)
自來水廠終究是死物,唯有永活磐石迸發的泉源,直湧到永生(約翰福音4章14節)。
.
挨家有水,自天上來。
.
.
參考資料:
https://zh.wikipedia.org/wiki/台北水道水源地
https://zh.wikipedia.org/wiki/濱野彌四郎
https://zh.wikipedia.org/wiki/八田與一
https://zh.wikipedia.org/wiki/森山松之助
https://zh.wikipedia.org/wiki/辰野金吾
https://www.taiwan.net.tw/m1.aspx?sNo=0001090&id=9988
https://www.youtube.com/watch?v=leTeFiACKYk&feature=youtu.be
.
.
於主後2020年7月日蒙刊於《台灣教會公報》3568期
.
.

心有所感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標誌

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com 帳號。 登出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 登出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 登出 /  變更 )

連結到 %s

This site uses Akismet to reduce spam. Learn how your comment data is process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