草記2020

.
隨著年紀的增長,時間消逝的感受是益發深刻;
走過的路已成定案,但對於未來的不確定性,卻沒有多一分篤定;
我們能做的,是老老實實的一步,一步,
直到屬於自己的那一天,停歇下步伐。
.

.
總之,主後2020年在不覺間,已到了盡頭,
我也即將邁向不惑之年,就差臨門那麼一腳了;
雖說如此,人生中還是有數不盡的疑惑待解、待尋,故言:
.
雖近不惑惑仍多,
惟倚主恩恩常覆。
.
.
壹、信道
今年的信道文章,一如這幾年的狀況,數量上一直都不是很多;
除了時間排擠,外務變多之外,使得我的思考空間被壓縮;
加上我又不太喜歡寫已經提過的主題、論點,
所以除非有明顯的觀點變化,或是如公報社這類服事性質的文章,
已寫過的是不會再寫,其中也有資源分配的考量;
而我作為一個器皿,有其限制,這也使文章的產出質量趨於降低。
.
夜路漫漫—十三階,這是自主後2008年起,十三年來每年一度的年度作業,
我在主後2017年正式放到部落格公開,自此每年的版本也都會同步發表(灌水);
今年的會員大會特別早,比去年來得早,所以我很早就準備了報告,
差不多是去年11月中,初稿就已經完成了,擱在草稿匣,等著負責人來跟我要;
報告之前,我一度想說:「請參考附件說明,以上。」就差沒說聲:「FYR」。
鑒於會眾中有些老人家,我沒有用這種方式表達,而且太簡短,有意氣之嫌
問題是,本年度沒有附件啊,雖然負責人是有說要各團契提供,
但我這邊一直在等人和我索取,拖到最後,也就沒有交稿,形同部落格是獨家發表。
而且這篇有稍微提到我個人當天,源自於信仰的情緒,
後來自己也覺得措辭有些激烈,但覆水難收,說了,就要承受應有的代價;
無論如何,若有疑義,請以聖經說服我,至少我是本著聖經,發展我的論點。
.
花絮一,無益之褒
也藉此紀錄今年聚會相關的一些花絮,
譬如報告當天的一個小插曲,有人在我口頭報告之後,
稱許我很忠心,即使孤身仍堅守崗位;
然後回想起當年大家輪流當兵,也是類似情形云云。
.
恩….先不說,這個肯定對我並沒意義,我當耳邊風;
我想說,服役來來去去,也不過就兩、三年的時間,
若再加上三、四個人輪流去,前後了不起五、六年;
這個對比性似乎在程度、性質上,似乎不太相同呢;
再說,追本溯源,這兩個案例的濫觴也不太能相比。
無論如何,我不認同這樣的稱許,我不認為自己算什麼,有什麼好談的;
我在這個位置上,按著所得的恩服事,直到主有其他帶領為止。
.
再說了,退一步說,就算無人,我們就可以忽略讀聖經之事嗎?
若然,讀聖經豈非是為了滿足聚會需求?我認為這是本末倒置,
我們讀聖經,不是為了聚會預備,而是因為我們讀了聖經,才得以在聚會中分享;
這個差異看似很細微,但在本質、動機方面有巨大差異;
容我引用一個我不想證實的小道消息,曾聲聞一位傳道人退休後,就不想讀聖經了,
這在我來說是不可思議的事,意味著此君讀聖經,不為個人信仰,而為職業需求?
.
花絮二,製圖留念
還有個小故事,在貼出這篇的時候,心血來潮製作了圖片,這可是特殊待遇呢;
那張圖,雖然頗為粗略,但形象出我這段時期的夜路。
.
但也是其來有致,這一段歷程的影響之深遠、重要,僅從系列文章即可見端倪,
The Notebook of Jonah、主後2013年,當時讀約拿書整理的筆記;
The Notebook of Malachi、主後2014年,當時讀馬拉基書整理的筆記;
淺論要理、主後2015年,首次將聚會內容,在聚會前整理成筆記;
辯論者、主後2015年,以瑪拉基書的筆記為基礎,進行小說改編;
法利賽人四謬、主後2018年,問道求真階段,提出關於法利賽人的看法;
上述這些系列文章,均是從這個服事所衍生,
就是在主後2009年的默默遊記中,也略有提及,只是當時以「打破玻璃」形容;
而按照目前的規劃,主後2017年開始的夜路漫漫,有望成為文章量最多的系列文章,
目前佔榜首的是淺論要理的廿篇,夜路漫漫迄今十五篇緊追其後
更別提其他不時出現、根據聚會內容整理的信仰心得了。
.
如果說,關鍵聚會中,我是接收、汲取著來自基督裡的豐富;
那麼,這個聚會的意義,在於試著分享我源自於真理的領受;
故言:「默然錘與鑄。」
.
一如我無法精確的評估,關鍵聚會對我的影響,
照樣我不能準確的分析,這個聚會對我的形塑。
.
花絮三,難能群聚
還有一個自我解嘲的小故事,主後2020年最具震撼、標誌性的事件,
莫過於是名字很多、正式名稱「嚴重特殊傳染性肺炎疫情」(COVID-19)的疫情,
因為各種考量,稱呼有「新冠肺炎」、「武漢肺炎」、「中國肺炎」、「嚴重肺炎」等,名字之多,目不暇給,總之,主後2020還沒過四分之一,全球就被捲入,人人自危;本文定稿之時,全球確診人數離譜的達6,450萬人,死亡人數達149萬人,
徹底了改變全球化的格局,改寫了這世界的許多規則(2020/12/03資料)。
說了那麼多,這事件和聚會有什麼關係?主要是基於疫情的關係,各地聚會有諸多調整;包括分堂、拉開距離、戴口罩聚會、暫停實體聚會改線上聚會等措施,以避免群聚感染;當我和柏牛聊到這個議題時,我調侃道:「根據聚會人數,我們群聚感染風險很低。」
由此可知這篇文章概略的定稿時間
.
花絮四,長老與談
此外,今年長執改選,同工的結構、分工也有變更,
約莫年中的時候,負責各團契、主日學的新任長老到聚會中漫談,
提到了未來團契調整的方向,包括鼓勵更多人參與云云。
.
我們不置可否,這些年來,多多少少也培養些應變的能力,
所以若要調整,也不是不行,雖然幅度可能也不大就是了;
但正如我所認知,如若要讓更多的社會青年參與,問題不在我們這邊,
因為在我眼中,這些人有其他的問題,非是增加聚會平台可解決,
他們若要維繫情誼,自已有公開、私下的聚會可達目的;
他們若要建造信仰,我所聚會的地方,有不少這類聚會,而他們也沒參加;
故此在我而言,他們有其他問題,尚待探索,
因此此次會談並無結論,一年將盡,聚會也沒有增加其他成員。
.
不過會談雖沒有形成結論,聚會就組成而言也沒有改變,
倒是把團契這些年來的若干觀點、想法,和與談的長老簡單介紹;
雖說多數內容,也是每年會員大會會的老生常談,並無太多新意
而我們也感謝主,這看似簡單至單調的聚會,有著非常高的效益,
讓所有的人無論長幼,都成為神的話所教導、吸引、啟明的對象,
我們也因此存謙卑之心相待,以學習之姿相交。
.
花絮五,口徑一致
在長老與談的過程中,有一個小插曲,具有探討的意義;
由於到場時間的關係,有一段我與長老單獨討論的階段,
那個時候多少已經探討部分議題、交流各自的想法;
而正式開始之後,長老頗感意外,因為我們各自談論了幾乎一致的想法,
那就是「我們終有一天要結束」。
.
這是我們的共識,也是我時常在聚會中提起的,
我們也在這前提,留心、珍惜聚會的內容與時間;
但這個觀點的一致性,也讓我在後續的一些聚會中,
提醒莫要跟隨我,莫要對我的信息、論述照單全收。
.
這有許多的原因,但概括而論,我自知是個有爭議的人,
有些觀點、立場未必受眾人接受(雖然我也沒打算放棄我的堅持),
那些觀點、立場在大公教會中,迄今尚未形成共識,
雖然我們都同意聖經不會矛盾,但與我意見不同的肢體,
確實也有他們的聖經根據、論述,值得思考、討論;
其次我同樣是個有限的罪人,同樣是個跟隨基督、需要恩典的人,
我不是一個可以跟隨、倚靠的對象,我也以此拒絕這個位置,
我可以陪伴一段路,但我不能長久相陪,我會有我的人生終點,
我想我們最理想的狀況,是人對我們說:「現在我們信,不是因為你的話,
是我們親自聽見了,知道這真是救世主。」(約翰福音四章42節)
.
對鏡觀看,雖說最近時間的壓縮很嚴重,沒什麼時間撰文、思維構思,
所以信道的文章量大幅降低,根據後台的紀錄,整整落後引用文章一百多篇;
但我還是希望能夠保持信仰論述的醞釀,對於其他的服事也有正面意義;
加上近期聚會有點領受,因此還是擠出一點時間,慢慢完善這篇文章,
還好只是聖經中一個細節,故沒有太大的負擔。
.
總的說,這個認識讓我頗為振奮,這觀點為肢體合一提供了方向,
我們可以有不同,但那不同,是否只是程度上,而非內涵、本質?
對鏡觀看的概念,接受前者,而不接受後者;
即或是後者,我們也存在調整的時間、空間,畢竟我們並非完全,還未見主,
今日的許多領受、認識,都是我們本著聖經,靠著聖靈啟示,摸索對主的認識;
最後,這個觀念也提醒我們,不以現況為足,乃是戮力奔跑,直到見主。
.
About revelation,這篇雖然屬於信仰觀點的文章,
但基於批判、個人性,所以歸類在「心事」資料夾;
我在其中提出九點,指出我不能同意其中觀念的原因,
若一言以蔽之,其核心精神乃是「唯獨聖經」(Sola Scriptura);
雖說當事人對啟示頗為重視、渴求,但對於啟示的定義,認知,我有不同的看法;
也因此,衍生不同的態度與論述。
.
壹之一、千週恩與道
雖然剛說,近期時間壓縮很嚴重,很難挹注時間於信道文章中;
但沒想到,今年的系列文章,還是信道類別;
自主後2009年起,每年都有系列文章,
有些系列文章是有心規劃,而今年的則在無心插柳的狀況下冒出來了。
.
事情的緣起是這樣的,
因為轉眼之間,禮拜六早上的讀經聚會,我已經參與了廿年頭;
回首來時,那個青澀的少年人,經過歲月的洗鍊,已經是略見老態的中年;
那個人聲鼎沸的房間,經過時間的沖刷,已經是空蕩的客廳,寥寥數人;
我該怎麼說呢?如同文中所提,那來自幾個要素:聖經、成員、時間,缺一不可;
當然,真正要緊的是主的恩典與話語,但我們也格外珍惜這得來不易的聚集,
不需要等到散場之時,我們已經深感主莫大的眷顧,
竟然使我們得以曉得主話語?哪怕只是觸及皮毛,都令我們得以堅固寄居之路。
.
本來的規劃,是寫篇長約四、五千字的文章,
綜整這廿年來關於聚會,有付諸文字的紀錄;
但在兩個變數的催化下,事態就逐漸失控了。
首先,是我追加一個單元,原本在前言、後語之外,
只有參與的成員、經過的事、萌生的思想等三大項;
結果在一次聚會中,發現我也聽了不少素未謀面者的事蹟,
這些人對聚會也有具體影響,於是照著我的印象,羅列了一份清單,每個人寫一點。
另外一個變數,是我在萌生的思想中,每篇加點註腳、評語。
在這兩個因素的交叉影響之下,文章篇幅就由本來的規劃二、三倍膨脹了。
.
到了這種狀況,我也不想堅持了,就順勢將這篇文章拆成系列文章,
雖說從信仰內涵的角度而言,水分其實有點多,更多的是歷史、個人意義。
.
千週恩與道,由於改為系列文章後,篇幅的彈性變多了,
是以,我稍微描述參與聚會的濫觴,
現下想想,那可真是我人生數一數二的重大決策。
千週恩與道—第壹段、旅伴,文中有提及,這個聚會,最重要的組成因素,
除了聖經、神所默示的話之外,就是參與的成員了;
在這一篇中,我整理了過去曾經出現在部落格中的人,
簡單回憶他們曾在我人生中留下的痕跡、記憶;
現在再回來讀當時的文字,還是有無數的感觸,
如今好多人都已經在主那邊等候我們了,感謝主,曾與這群肢體同行。
千週恩與道—第貳段、風聞,我的交遊不算廣闊,見識也不算廣博;
不過透過弟兄的分享,多多少少風聞一些教界消息,由於有些訊息求證不易,
所以我在這一部分,定調那是轉述,若有價值判斷,那也是依據我所聽聞而得;
若有和事實有偏差,可能性是存在的,
留下這些參考性低的文字,反映的是旅伴的背景、視角。
千週恩與道—第參段、軼事,整理文章的過程中,
發現有若干文章和聚會中發生的事有關,於是就規劃了這一篇章;
而改為系列文章之後,發現這一部分的篇幅太少了,於是又追加了一些雜記性質,
信仰意涵不多,卻是屬於聚會中的細節,使人得以更多認識這段時間的聚會。
千週恩與道—第肆段、萌思,出乎我意料的,我從這個聚會中衍生的論述,竟然不多;
但仔細想想,倒也有跡可循,其一是我的時間不多,其次是聚會中我的話也少;
加上以責任論,我在這個聚會的責任並不重,所以刻意為這個聚會所準備的,也少;
不若夜路的聚會,我撥出更多的時間預備,萌生的論述也就更多了。
不過我插了一段時事評論,當作是小彩蛋,就看有沒有人發現囉,藏樹於林嘛
千週恩與道—第伍段、沉澱,不過即使因這聚會萌生的論述不多,
我還是得說,主藉著過程中所建立的觀點視角、論述方法,
仍是我得以在夜路、教會公報社服事的基石。
此外若說,上一段表明的是思想,那這一段呈現的則是性格、特質;
如此,雖然聚會尚未寫下句點,對我來說,有些已是定案;
當然,我的性格在旁人眼中,變得有一點古怪,也是定案。
.
另外,為了歷史意義,未來將在每開始一卷書的查考時,
記錄時間在系列文章的最後一篇,作為來時備考。
.
想想也有點哭笑不得,因為要我說的話,
我的信仰建造,主要來自這個聚會,而非透過教會體系、牧師牧養等;
我在主後2017年的回顧中,有提及對我有重大意義的三位牧師,過些時日再來談吧
而從組織而言,這個聚會很鬆散,並無特定的人主導,我也不承認這是哪個人在負責;
所以,我常戲稱,我的信仰,就像一株野草,放著放著,也就長大了;
但「培植我們的就是神」(哥林多後書五章5節),這無庸置疑。
.
也藉此主題延續一個相關的插曲,主要是因為朱伯伯蒙主恩召已屆十年,
我在老人家過世十周年那天,於Facebook貼了張安息聚會的照片,並寫了段簡語:
.
斯人固已十年遠,
音容依稀若身畔;
我儕仍履天路程,
惟待來時父家逢。
.
然後我就被「節哀」、「保重」等詞彙洗版了….
等…等一下,這是不是有什麼誤會?我沒有哀傷阿?
逼得我一個一個回覆,表示感激,並且澄清,委婉的說:「您誤會大了。」
雖說不是新聞,但這生死觀的差異,著實讓我受到了些衝擊,
因信基督,所存有的價值觀與世人有巨大分歧呢。
.
.
貳、點心
點心的服事,自主後2013年底開始至今,已朝第七個年頭邁進;
我得說,去年無論是投或刊,都達到一個自己難以追上、超越的高峰;
但物極必反,日正當中之後,就是邁向日落,
今年在質與量方面,自己都感覺到落差,但庫存還有一些,可以撐著。
.
貳之一、雲彩見證
要寫這類文章,需要些可以著力、有所感觸的狀況,屬於可遇不可求的類型;
之前還可以找過去所發生的事件切入,但那些素材多數已消耗殆盡;
今年這類情境並不多,年初時僅有一樁,就是弟弟掛急診的事件。
.
一傷百體癱,坦白說,當父母年歲到一定程度,下班跑醫院已有心理準備,
但沒想到首次是因為弟的關係,具象的說明當時的狀況,
以醫生的視角,這不是什麼大事,
不過以當事人的處境,基本上就是癱瘓了;
我藉此事件談點我對教會的理解,因為這也是保羅談論教會的對比之一,
教會是基督的身體,基督是教會的元首。
.
恩….其實我還在一次互動中,想起我還有段歷程可以寫;
投稿之後,才發現誤打誤撞,
符合明年關於甘為霖(William Campbell,1841~1921年)的專題,
不過具體發表的時間,則是是配合盲朋友的專題,
該期還包括一些西羅亞合唱團的近況;
但我這邊為了出清一整年沒有發布的文章,所以就被排擠到明年發表了;
總之,鑒於近期沒有重大經歷,我並沒有太多見證類別的議題可以發揮,
過去一些經歷,也都逐次被挖掘出來,不誇張地說,都可以編成一本自傳了。
為了方便管理,我將相關文章整合成一個檔案,
基於見證和遊記的個人色彩,統合在同一個檔案中,洋洋灑灑已經是百餘頁
.
貳之二、古韻仍新
古韻仍新若陳釀,悠悠響起溢滿懷。
.
這個以台語聖詩為主軸的專欄,到現在都還持續著,
精確的說,是所有詩歌,因為我把國語詩歌的「樂揚真理」,也合併發表
讓我在訝異之餘,也滿了感恩,能夠從中汲取詩歌的精粹、信息,
體會詩人的領受,這是很有幫助的過程,也是人們對福音、真理的回應。
.
古韻仍新—救主耶穌萬福本源,這是去年的文章,被排擠到今年來了;
通常文章在刊登前,會有個給我校對的程序,少數的則沒有,原因則不一定,
總之,這篇就沒有校對,是當我收到紙本後,才知道已刊登;
但還好,不妨礙我這邊作業,畢竟原稿在我這邊,稍加整理,也就放到這裡了;
這是一首表明何為「福」的詩歌,所以以我們所熟悉的「五福」破題,
當中雖然有令人難以消受的翻譯,然卻是聖經所啟示、我們的本相。
.
古韻仍新—上帝疼痛哪會赫大,同上,這也是去年刊出的文章,被排擠到今年才發表;
總之,這首詩歌的架構,是聖經中的奧秘之一,三位一體(Trinity),
這個觀念引發了不少人的議論與反彈,如耶和華見證人等異端更是高聲反對;
是的,這個詞彙在聖經中是找不到的,但並不是不合乎聖經;
相對的,是因為古聖先賢為了要符合聖經,才提出這個詞彙,
使我們思想聖經中關於父子靈皆為神,卻又獨一不互相混淆;
這首詩歌也以三位一體為主要結構,陳述聖經對三一的啟示。
.
古韻仍新—見若有人互罪苦楚,查了後台紀錄,赫然發現,這是主後2013年底的投稿,
距今竟已是七年光陰,令人唏噓歲月如梭啊;
不過話說回來,該年所投稿的文章,到此時還沒有出清完,也就是了;
這首詩歌很美的是,直指我們受到罪惡所苦、所困的實情,也提出了人的出路,唯一的出路:耶穌基督的名,我們可以靠著得救(使徒行傳四章12節)。
.
古韻仍新—榮耀歸主名,這首詩歌節奏輕快,意義深遠,聚焦於神的榮耀;
這也是福音的主要目的,顯明主拯救人的恩典,使罪人稱為義的贖罪祭;
之所以稱為榮耀,乃因這一切的工作,都出於主,教我們無有誇口之處。
若有人要說,人的自由意志在哪裡呢?他若不接受,不就不能得救嗎?
若有人憂心,這樣過於機械、程式化,若一切出於神,人就沒有當負的責任;
是的,他若不接受,確實與救恩無分,這是他的責任;
但他的接受,乃是出於主的選召與恩典,這不是他的意志;
試問,我們這些原本死在過犯罪惡中的人,如何棄惡擇善呢(以弗所書二章1節)?
試問,我們是否同意詩人的歌,表明蒙牧者使我們的靈甦醒呢(詩篇廿三篇3節)?
試問,我們是否承認若非主的光,我們無法看見神的榮耀(哥林多後書四章6節)?
我想,這些經文的內容都是非常清晰的,叫我們承認,
所有一切美善、恩賜,唯獨出自於那樂意恩待人的主。
.
古韻仍新—在早上帝默示聖經,這是首每逢聖餐都會唱的詩歌,
很明顯的,是很熟悉的詩歌,但也是不會深加思考的詩歌,因為行禮如儀的緣故;
但是「以死開活路」,卻是精確的指出聖餐的性質之一,是「表明主的死」(哥林多前書十一章),我們也藉此聯於基督、合一。
.
古韻仍新—主,我要回家,不確定是不是我的表達問題,
在編輯階段,讓人產生一些困惑了,所以衍生一段作為補充性質的討論。
.
討論一、問題
當時編輯拋來這個問題:
「根據這樣的論述,小兒子有行為稱義的傾向?這似乎與傳統理解不同。
一般認為,小兒子只敢作雇工,不敢作兒子,是因為自認不配,而這正是悔改的特徵之一。若認為他的目的單單放在求溫飽、作雇工,好像是放大解釋,
也和耶穌舉這個例子的目的不太符合。」
.
討論二、回應
於此,我的回應是:
「在我近日讀到浪子的比喻,在我的認知中,是有這樣的意涵,
加上從經文的上下文,他當時所想的,是圖溫飽、謀職(路加福音十五章17~19節),
而不是回到兒子的身分(或許也不敢多想),他兒子的身分是父親此後復加給他的。
我不否認,只敢做雇工、不敢做兒子,確實是自認不配,確實也有一定的悔悟;
但我認為,這個悔悟仍與父的心意有落差,
這使得這個比喻在小兒子這一段,出現兩個轉折,
一個是小兒子的回轉(但仍是只想以雇工的身分,按羅馬書四章4節,那並不是恩典,而是行為);但父親所給予的接納,卻是另一個更大的故事。」
.
在我的認知,想以雇工的身分,
就帶有行為的意涵,有工價的對價關係;
如以悔改而言,我認為這還是有一定的價值;
但我想表達的是,這份心意和父的心,仍是有距離的,
這個距離的本質,是想以雇工(行為)在家中棲身立足,
而非父親對兒子白白的接納(恩典)。
如講更細的,雇工在家中,並不是長期的(有僱傭關係),
但兒子卻是承受產業的(加拉太書四章)。
.
就我事後的觀察,這個討論衍生出一個關鍵的分歧,
在於「小兒子應該如何?」坦白說,這不是我的焦點,
我的焦點乃是,他想到以雇工的身分,並不是父的心意。
.
我所關切的不是小兒子當怎麼做,才真正符合父的心意;
我只是認為,他想當雇工的想法,沒有切中父親失喪兒子的心。
假設他真的回去當雇工,或許可以溫飽,可以在家中,
但那是以他的工作得酬勞,是應得的工價;
只是,這就不是兒子,白白的在家中(甚至在此前曾得罪父親)。
.
討論三、根據
當時編輯問我,有無資料來源?
當時我得承認那是我的個人領受。
.
不過如果現在問我,我會在個人領受的回答外,多了一點相近的觀點;
事情是這樣的,近期在準備加拉太書的分享,
看到約翰.斯托得(John Robert Walmsley Stott, 1921-2011)論及應許和律法,
提起這段經文,以帶有貶抑的角度談論小兒子的想法,
認為小兒子還想要以奴僕之姿回到父家,實是愚蠢;
我的觀點雖然和斯托得有細節上的差異,但本質都是對小兒子想法的否定;
誠然,小兒子醒悟自己的錯誤,值得肯定,但是他並非以兒子的身分回去,
甚至認為自己的罪,會失去兒子身分,這並不是父親的看法。
.
這或許衍生一些比較細緻的分別,重生、得救、稱義與赦罪,
對蒙恩的人意義重大,也有其關聯,卻不是同一件事;
不過這些都是很大的議題,我也只是隱約感覺到差異,
但還不是很有把握的談論這些事。
.
當然,我這部分的領受,說不定是受斯托得影響,
畢竟這本書我之前已經看過,只是印象不深;
再說論資排輩,我不知道要排到哪裡去呢,
當這位肢體已經盡程時,我還在寫一些沒什麼營養的雜文。
.
討論四、子民
回到小兒子的議題,在我近期讀兩約聖經的比較,
我感到小兒子的故事,有如新約時期以色列人的故事;
相比於士師、王國時期以色列人對律法的悖逆;
新約時期法利賽、文士、祭司對於律法的持守、講究;
我們可以看到某種程度的變革。
.
插句關聯性較低的話,我認為這是以斯拉服事的結果;
而且如果卡森(D. A. Carson,1946~)在著作《神的全權與人的責任》(Divine Sovereignty and Human Responsibility)中,關於猶太拉比的論述是正確的,
那麼問題可能比我們所認知的還要嚴肅,那是猶太教已經偏離舊約聖經,
走向了功德神學的道路。
.
總之,藉由新約聖經對猶太人的敘事,我們可以發現一種歸正(儘管是表面),
但是耶穌所帶來的,是因信而被接納為兒子的信息(約翰福音一章12節),
保羅在基督裡所看到的,是相對於律法的信、相對於行為的恩。
.
之所以如此撰文,有一部分原因,是我注意到作詞者衛理公會的背景,
加上路加福音十五章三個比喻的脈絡,不希望這篇論述偏向聚焦「人的回應、悔改」(雖然三個比喻中,這個比喻確實有特別之處,有這樣的性質),
但我仍然認為,那相比於恆久等候、接納浪子、挽回大兒子的父親而言,
不應該是焦點,這是文末所要表明的。
.
最後,補充點關於原文的知識,此處所出現的雇工(G3407)μίσθιος
新約聖經中只用在這段敘事,似有深入探討、思想的空間。
.
古韻仍新—此時禮拜啲欲息,如歌名所顯示,這是一首聚會結束時所吟唱的詩歌,
目前在這個系列中,我寫了兩篇這種性質的心得,這些節奏輕快、意涵明確的詩歌,
具有簡潔有力的教導性質呢。
.
古韻仍新—主,我愛就近祢,這首歌一出,確認了主後2013年的投稿,已全部出清;
當旋律在《鐵達尼號》(RMS Titanic)中響起,或許蕩氣迴腸,亦有如這艘巨輪的輓歌,但就我今日的領受,這首詩歌的歌詞,更有意義:「苦境變作聖路」,
這誠然是蒙恩聖徒的歌。
.
古韻仍新—你豈有就近主使祂洗清潔,這一篇因為在用字遣詞上,有些讓人產生困惑,
有因「好行為」得救的疑慮,所以我這邊有做些調整,
不過似乎沒有完全解決問題的樣子。
.
古韻仍新—哈利路亞,祂有復活,基於這個系列的庫存已告罄,
所以這篇幾乎是一投稿,馬上就被刊登出來了,可以說是左手進右手出;
觸發當中領受的,不是因為復活節節期,而是因為我們聚會,剛讀完哥林多前書十五章,其中有著很長的篇幅,論及復活之事,我即以此基礎探討。
.
古韻仍新—耶和華,我堅固石磐,我對這首詩歌並不熟悉,
是在一篇聖樂簡介中,曉得有這首詩歌,看了歌詞、聽了旋律,
深感有發揮空間,於是就寫了這篇心得,比較特別的是,它其實在草稿中躺很久,
主要原因是當時此系列還有很多庫存,所以就不急著投稿了;
不過如上篇所提,此系列庫存已見底,故此就投出去囉。
.
古韻仍新—真神之愛,基本上寫到這個階段,我有概念的詩歌,多數已成為落筆的對象;
易言之,我個人的知識儲備已近告罄,不過這不是絕望的事,再接收新知就好了;
於是這首詩歌,就是在這背景下所學習的詩歌,旋律可以,也有些故事性,
於是就成為新一輪詩歌心得的撰寫主題。
.
古韻仍新—我罪極重不得推辭,前些時日,有弟兄在聚會時,提起一首詩歌;
其中的描述讓人悠然神往,也不禁感嘆長老教會怎麼少有這種詩歌?
後來我在找資料時,發現這首詩歌,正是弟兄所言的《照我本相》(Just as I am),
恩…這是翻譯造成的誤會啊,好在只是詩歌名稱的差異,信息主軸並沒有太大出入,
我個人就不是很滿意《奇異恩典》(Amazing Grace)的台語聖詩版本,
並不是說家庭不重要,但相比於《奇異恩典》所指向的宏恩,家庭是相對次要的;
扯遠了,總之這首詩歌在台語聖詩亦有一席之地,表白我們在主面前的本相,
但主卻按著祂的憐憫,接納我們這些罪人,並設立了使我們稱義、成聖的恩典。
.
古韻仍新—點名時候,雖說是衛理公會所寫的詩歌,可能有阿民念主義的色彩,
但是根據「我亦必在其內」的篤定,我認為作詞者是有得救確據的;
不然若以救恩有可能失去的觀點,這句話就不應如此肯定,而該說:「我亦盼其內」;
為此我有幾點心得,首先,根據羅傑.奧爾森(Roger E. Olson, 1952-)的說法,
古典阿民念主義只反對鬱金香中的ULI,不反對TP,故也接受得救確據之說;
此外,就我有限的接觸範疇,至少就有兩位明確支持阿民念立場的,
當我問及本人是否確定有分於永生?他們給我的回覆是肯定的,
但如若救恩可能失去,他們至少要到死前才有可能肯定,不然誰知道明天呢?
說不定明天就失落、背道、跌倒了,失去救恩了,故只要否定永遠得救,也不會有得救確據;再者,前一陣子的聚會中,有人直指阿民念主義難以回答的問題,
發問者只是誠心求道,問了:「什麼條件下會失去?」
這根本無法在聖經中找到回應、支撐的問題,只能空泛的說,這無法量化。
.
古韻仍新—遇著試煉災禍圍你真艱苦,輕快的旋律,是我對這首詩歌的早期印象;
只是其中所呈現的,卻是指向這世界常有的苦難,而基督徒因著主恩、因著聖經,
有著有別於世人的看法,反而訴求數算主恩,一如這首詩歌的原名,
即令罪惡橫行、患難充盈,仍深知天地的主掌權,祂良善的旨意仍成全。
.
古韻仍新—今要散會求主賜福,這篇的出清,代表主後2014年再無庫存,
扣掉主後2019年有三篇因各種原由無法刊登的文章之外,現在的庫存都是今年投稿的;
不過在公報社無法刊登的,未來我也會擇期發布在部落格
許久之前,我就體會散會的重要,無論從接觸的時間、面向、複雜度,
因此我個人檢視聚會益處的指標之一,即是可否帶到散會之後的生活?
我也以此服事,雖不知果效如何,但禮拜六的聚會即是以此原則發展。
.
貳之三、電影賞析
近期看的電影不算多,尤其是時間有限的緣故,我對於看電影一直很斟酌,
除卻服事性質的邀約,對於自己要看的電影,多是做了功課之後,才前赴電影院。
.
電影《淪落人》—主僕之愛,基於早些年在嘉義服務的經歷,加上我也接觸了些外籍勞工,所以我對這個議題頗有興趣,所以一看到這部電影的廣告,二話不說,排入必看的清單,是一部帶有現實意涵、反映底層弱勢生活的電影呢。
.
電影《馬丁‧伊登》—表象的批判,這部也是因媒體招待而觀賞的電影,
而且是一年以來少數於公報社網站發表的文章,也因此符合我個人的原則,
不用等到年底,馬上於部落格刊登;
其中我稍微表達出一些尖銳的詞彙,用以形容主人公的性格,
並且略帶諷刺的指明主角的矛盾,這確實也是她的困境,也是左右派的困境;
從這個角度,這部電影,或說傑克‧倫敦(Jack London,1876~1916年),
本身就具有很高的批判性。
.
電影《不丹是教室》—3000公尺高的圓滿之歌,還是媒體招待的電影,
這部由不丹人所執導,在現地拍攝的電影,向世人展示了不丹的美麗與哀愁;
今時提到這個山中小國,總是聯想起「最幸福國家」的刻板印象;
只是幸福本身就是很主觀的感受,而不丹在全球化的浪潮之下,亦不能自外,
諸多社會問題,於我們而言並不陌生,只是換了個舞台演出罷了。
順道一提,不知道是不是有名人加持的緣故,這部電影的票房不錯呢。
.
電影《失眠的北風吹來愛情》—虛擬的靈魂觸動,依舊是媒體招待的電影,
概念和1998年電影《電子情書》(You’ve Got Mail)如出一轍,
但內容的爭議性則較高,畢竟《失眠的北風吹來愛情》的女主角是有夫之婦,
因此也衍生出軌問題,我認為,在這個議題上,現代人們已然將婚姻的基礎導向情感;
若情感出現問題,婚姻也就因此出現裂痕。
只是,聖經中對婚姻的定義,乃是「約」與「律」,而這是神聖而沉重的,
只有死亡才能解除這個約,足見約束力(羅馬書七章1~3節)。
.
電影《聖雅各的天空》—朝聖的分別,觀諸我在分享電影時,有些作品屬於紀錄片,
如《生命》、《地球,奇蹟的一天》、《他們不再老去》等;
自然,紀錄片雖以事實為基礎,但不是客觀的,取材、視角帶有編導的立場,
他們所述說的,或許是真實的故事,但並不是不帶色彩的故事;
《聖雅各的天空》的主觀色彩比較不明顯,但仍呈現朝聖路質變的事實,
我也藉此切入,探討天主教的弊病與信仰質變的問題。
.
貳之四、畫中有道
雖說宗教畫在藝術史上是大宗,理應不缺主題,但是我可以寫的,是越來越少了;
兩個原因,一來是我的閱歷、見識有限,二來是信息若有寫過,就不太想再著墨;
於是乎,我手邊可以拿來發揮的空間,均受到壓縮。
.
畫中有道—平靜風浪,這其實是去年的文章,
但是因為排程的關係,所以就排到今年才發表;
這一篇的後台有個小故事,它是經過頗大幅度改版的,
在改版前,由於我在其中,以希臘原文為切入,
致使在討論時,出現了若干關於詞性、需要釐清的事項,
主要的原因,是不知道我為何要從「信」的名動詞之別,探討耶穌的話?
先列出幾個相關名詞的原文資料。
.
信的動詞:(G4100)πιστεύω
信的名詞:(G4102)πίστις
信的字根:(G3982)πείθω
小信(馬太於此段用字):(G3640)ὀλιγόπιστος
為複合字,是少(G3641)加上(G4102)所組成的,也是名詞。
.
以下是相關補充,對於「即使人不信,主仍能拯救,這段論及信,似乎意義不明」,
我的回應是,我同意人即使不信主,主仍能動工,
我們的虛謊、軟弱、不信,並不改變主的旨意;
會講究動名詞之別,原因是門徒不是不「信靠」(動詞)耶穌能拯救,
而是不信耶穌能拯救,他們沒有這樣的信仰(名詞);
更白話的說,此時他們眼中的耶穌,是人子,而不是神的兒子,
如果以神學用語來說,可以說是神觀的問題。
門徒認出耶穌是基督、是神子,那也是馬太福音太十六章、馬可福音八章、路加福音九章以後的事了
.
我會有這觀點,主要來自於福音書的脈絡,當我注意到耶穌以「還沒有信心嗎?」(馬可福音四章40節)、「信心在哪」(路加福音八章25節)問門徒,使用的是信心的名詞時,我一度納悶,何以看似門徒膽怯、符合人之常情的事件,耶穌如此用字遣詞?
將議題訴諸至信的問題?
我後來在前面的經文中找到頭緒,門徒在此前已經經驗了許多的神蹟,
他們自己也從耶穌得了權柄傳道行神蹟,在在顯明這位拉比,並非尋常人,
這些神蹟,是一個個的記號(神蹟原文之意),具有信息的意涵,
顯明耶穌是舊約所指的那位,而此時門徒在遭遇風浪時,仍然還不知道、不認識,
我想這是耶穌以「信」相詢的原因,也是我的立論出發點,
是以文末才有神人二性之說。
.
神蹟的原文:(G4592)σημεῖον
.
補充一點最近在《從舊約傳講基督》(Preaching Christ from the Old Testament)讀到的觀點,平靜風和海的事件,也可以連結到詩篇八十九篇9節,
詩篇以此對神的歌詠,門徒在此時也經歷耶穌的權柄。
.
從另外一個角度看這段互動,也可以觀察到我某些堅持(或說偏執也成),
要寫別的方向不是不行,而是如果問我的意見,我還是會就我所知的回應。
.
畫中有道—應許的實現,這算是一個共七篇的企劃,從此時起至復活節;
撰文當時,剛好參與了巴克禮文字學校,聽了陳小小對於原文名字的解釋,
雖然是我比較少使用的方式,因為就我而言,這種方式不確定是否為經文本意;
基於原文編號的使用,這種論述對我而言,並不算陌生,我自己有時也會用
不過這樣串起來也滿有趣的,我就援引參考囉;
總之,卡爾‧布洛赫(Carl Bloch,1834~1890年)的作品有著濃厚的宗教情懷,
但相對於中世紀的表現方式,又沒有那麼的浮誇,而相對平實,
這是我接受而欣賞的平衡,在馬利亞和伊利沙伯相會的情境描繪,尤為如此。
畫中有道—祂生在律法之下,報載部分以「看見耶穌」為題,這是第二篇,
以孩提時的耶穌在聖殿教導為主題,此主題在藝術史並不多見,
但在路加福音還是有若干紀載,所以還是有探討空間。
.
畫中有道—屬天的福氣,這幅作品的能見度之高,讓我很早就接觸到;
只是當時還不知道這是布洛赫的作品,細細品味後,
確實有著很多畫家的高明之處,無愧其經典地位;
而此山上教訓的形象,亦與摩西有了鏈結、對照。
畫中有道—祂的順服,我認為,客西馬尼園是人子一生中,情緒最為激烈的時刻;
比曠野的受試探艱難,因為那個時候面對的是處心積慮試探的惡者;
比聖殿的逐買賣苦澀,因為那個時候面對的是將聖殿變成賊窩的人;
但客西馬尼園,面對的是祂的天父:「耶和華卻定意(或譯:喜悅)將他壓傷,使他受痛苦。耶和華以他為贖罪祭(譯:他獻本身為贖罪祭)。」(以賽亞書五十三章10節)
父的旨意,在人子一生中,成為最嚴肅、艱難的課題,而那位道成肉身的:
既大聲哀哭,流淚禱告,懇求那能救他免死的主,就因他的虔誠蒙了應允。
他雖然為兒子,還是因所受的苦難學了順從。」(希伯來書五章7~8節)
.
畫中有道—祂的挽回,耶穌看彼得這一幕,在福音書有詳實的刻畫;
這位曾經領受啟示、認出基督的人,他卻在這個艱難的時刻軟弱了;
然而對我們這些同樣性情的人,我們有苛責他的資格嗎?倘若同樣情境,
我們能否承認主名呢?事未臨頭,我們總能說:
我就是必須和你同死,也總不能不認你。」(馬太福音廿六章35節)
但這句話成為證詞,見證我們若不靠主恩,若不倚聖靈保守,我們無能堅固。
畫中有道—立約之死,我在準備發表於部落格時,驚覺我竟然沒有把這篇整合進來,
趕緊調整發表的順序,推測可能是那個時期雜務太多,就沒有把進行相關作業;
這種聚沙成塔的作業,還真的是馬虎不得,差點就造成遺珠之憾了;
以作品主題而言,這畫面已然是人子氣絕,人們已經要將遺體入殮;
人子的受難、復活,是福音書的主軸,
福音書的作者可以不記述耶穌降生之事,如馬可、約翰;
福音書的作者可以忽略耶穌成長之事,僅路加寥寥數筆;
福音書的作者可以摘錄這位拉比的教訓,四福音各有著重;
福音書的作者可以選擇這位先知的神蹟,四福音各有區別;
但沒有福音書不提各各他的十字架,不談三天之後的復活;
我們可以說,那是基督福音的根基,是使徒與先知傳講的主題(使徒行傳二章),
是我們罪得赦免的憑據(羅馬書五章)。
.
畫中有道—祂的勝利,此作也是系列的結束,
持平而論,我認為以主題、布洛赫的表現,這幅作品均未達水準,
但以系列、信息而論,反而是最重要的,所以還是得以之落筆;
而且後來才知道,從編輯的角度,推系列文章需要充足理由,
復活節無疑是最明確的著力點,好在復活本身就有不少切入之處,
隨著近期對保羅書信的查考,我發現我可能還少寫了。
.
畫中有道—三個四十年,最近的庫存越來越少,這個專欄的文章也是,
於是這幅作品的感想剛投稿,沒過多少時間就被刊出來了;
也是在這次投稿的資料整理中,才發現西斯汀禮拜堂(Sistine Chapel)有些切入空間呢,而且這些年來,西斯汀禮拜堂中的新舊兩約十二幅壁畫,已經寫了三幅,
另兩幅是《穿過紅海》(The Crossing of the Red Sea《叛軍的懲罰》(Punishment of the Rebels;我也製作了南北壁畫比較表,權為參考,果不其然,有人提問了,
有備無患,悠哉的回應:「請參酌附表。」
言歸正傳,這篇的信息是綜整之前論及呼召信心的文章,
所以很快就寫完、投稿了,反而比較多時間是使用於西斯汀禮拜堂的研究。
.
貳之五、書籍介紹
雖說我讀的書不算多,但今年也有一些書可以介紹。
.
重新認識恩典,這個名稱看起來沒什麼問題,但書名可是很辛辣呢:《沒有基督的基督教:美國教會的另類福音》(Christless Christianity: The Alternative Gospel of the American Church)?這種具有挑戰、挑釁性質的文字,很快的攫取我的目光,成為書單之一;不過這本書還好,不難閱讀,只是其中所形容的美國基督教,堪慮啊。
而在文化、政治上都相當認同美國的台灣,說不受影響是自欺欺人,
至少,其中有些關於教界的描述,讓我發現若干相似之處;
我當時有準備另一篇美國電影的心得,作為佐證,不過沒有被編輯採納;
這沒關係,終有一天,這些文章都會刊出的。
.
剛好談到了美國基督教這個議題,
就順便整理了近日讀到的兩篇新聞,以及兩段私人性的談論;
兩篇新聞,是柏牛轉貼給我的,而後者都是我在餐敘時,和長輩的一次對話,
不過對話的對象、內容不盡相同。
.
延伸一、兩篇文章
前者是柏牛閱讀到《基督教論壇報》時,感到有一絲不對勁,但說不上來為什麼;
在找資料的時候,似乎找到了答案,那是源於《時代雜誌》(Time)的評論,
相對於《基督教論壇報》對唐納德.川普(Donald Trump,1946年~)的國情咨文給予肯定,《時代雜誌》則是不帶宗教色彩、開宗明義的指出川普的基督教信仰:
「不過川普的福音信仰跟歷史上過去的福音信仰大不同。」
後又指出,川普的信仰根源,屬於「豐盛福音」(The prosperity gospel)。
基於《時代雜誌》不是以基督信仰為基礎的媒體,對此並沒有價值評斷,只是指出現象;但《基督教論壇報》對川普的肯定,我就無法認同了,因為這與純正的福音不符,
這也正是柏牛感到怪異之處,為此我感謝主,我們有著同樣的想法。
.
延伸二、左右為難
這同時也是今日美國基督徒悲哀之處(或許台灣基督教的處境也相去不遠);
我可以同情美國基督徒的感受、境遇,
受到自由派、左派的侵蝕,想要維護以聖經為基礎的基督信仰並不容易;
就我所知,今日美國和法國的教界越來越趨近,
「宗教自由」的相關政策反而成為宗教不自由的枷鎖,
同性戀、廢死以人權之名攻城掠地,爭取話語權,我可以體會美國基督徒受的威脅感;
此情此景,有一個人高聲擁護「聖經」、「上帝」,他所獲得的肯定,也是理所當然;
我後來得知,有位我所敬重、成長於美國的年長弟兄,也持支持立場;
另外也在一段論述中,聽到類似的觀點,
這位頗有知名度的傳道人,在此段論述中雖未直接表態支持川普,
但也肯定支持川普的人,是出於敬虔的緣故,將國家交給有信仰、為真理爭戰的人。
.
但這是好的選擇嗎?從川普的爭議言行,以及《時代雜誌》所披露的信仰脈絡,
我可以同理、同情這個選擇,但不能認同、肯定這個選擇;
這不僅讓自由派更加團結一致,積蓄反彈力量,伺機而動;
更直接的原因是,川普所持,不是聖經所啟示的福音、信道。
.
但若不擁抱、支持川普,美國的基督徒還有出路、其他選擇嗎?
川普是不是好的美國總統,政治的部分我就不多提了,
假設我有選舉權,這一票要不要投給川普,還真糾結。
或許這也是川普民調不佳、投票率比想像中來得高的原因,
畢竟有些人無法、也不願支持,但在投票方面,他們無從選擇
但是從信仰、福音的立場,答案就清晰了,人從來不是擁抱的對象;
我們所要擁護的,以之為基礎的,是聖經,因為那是神所默示的話;
我們也藉著聖經認識那啟示自己的三一真神;
政府的權力來源固然來自天地的主(羅馬書十三章1節),但那不是倚賴的對象,
更不是評估神是否掌權、行事、保守的依據。
以為神興起川普,從羅馬書而言,我同意;但若稱川普敬虔、純正?我保留;
因此若我們面對這個議題,我認為本著個人政治素養、偏好決定即可,
避免如《基督教論壇報》對政治人物有過多的屬靈評價、褒貶。
.
上述這段論述寫於總統大選前,所以下筆時並不知道選舉結果;
他的主要競爭者、曾任副總統的喬.拜登(Joe Biden,1942年~),
兩人各有優劣,使得這場受到全球矚目的選舉,意外的膠著,
這算是最糟的發展趨勢,意味著無論誰勝出,都要面對分裂的美國。
.
這裡並不是要談論政治(雖說我個人還是有所關注、評論),
但或許,從美國基督徒對川普的支持,也反映了純正福音的論述、思維,
在面對左派的進逼,缺乏了群眾的基礎,人們情願有著鮮明的立場,
而不願本著聖經、藉由基督明辨是非,深知所信;
這點,和台灣反同性戀由靈恩派主導的模式相仿,
立場上,我反同性戀,因為那不符合聖經;
但作法上,我不能認同靈恩派的方式,因為那不符合聖經的屬靈原則,
只是以人的方式,美其名民主原則,欲以人數維護自己的立場。
.
延伸三、相會長者
言及此,也就要帶到我所說的私人性對話了;
肇因於我當時在讀的書,討論的議題帶有神學爭論,
我在一次私人場合中,以此請教一位長輩;
該長輩有傳道人的身分,目前在美國服事華人教會,牧職也是我以神學議題就教的原因。
未料該長輩反應有點大,讓我有點意外,他要我不要受神學家影響而捲入爭論。
我後來思索,不排除這位長輩知道「第三逆」的始末,畢竟這也不是什麼機密;
當時我略帶好奇的詢問:「您牧會時,不會遇到類似的問題嗎?」
這個問題沒有獲得正面回覆,不過從後續的論點,大概就有個端倪了;
該長輩表示,自己牧會時,會期待會友更多關注讀經、靈修等議題;
言外之意,這類「神學性」的議題並非傳講的範圍。
.
我並不否認讀經、靈修的重要性,而且相信從部落格中,可以看到我的進度;
但我也認為,一個正常的讀經生活中,無可避免的會產生神學性的思考。
且另一個促使神學思考萌生的原因,在於基督徒的信仰生活,
未信者會拋出對基督徒信仰的疑惑,我們自己也會遇到一些聖經沒有明言的狀況,
甚至有時肢體間,對同樣名詞、同段經文的理解並不相同,導致有如各說各話;
尤其以這個議題而言,涉及救恩的理解,其實很多時候人們會不自覺地提起;
上述都使得我們在聖經中尋找相關原則,以此回應我們所遭遇的議題。
故我認為,讀經、靈修與神學問題,或許範疇、焦點有所不同,但不存在扞格、互斥。
.
我之所以在此時提起這段段話,主要的目的是,這位在美國牧會的長輩,
對神學議題的思辨興趣似乎不高,這或許是單一個案,不宜以偏概全;
但是我認為,既然作者已經指出美國如今是「沒有基督的基督教」,
其中一個病徵,是失去了對基督信仰的認識、思考,
可能還保有宗教的熱誠,感性的激動,神學名詞的宣告,
但卻已經失去對信仰內涵的理解、持守,徒有基督教之名,卻無基督。
.
資料來源:
https://www.ct.org.tw/1356542?fbclid=IwAR2o1XLv8038LEBQSomGviVa3aFjzxhmLnh7lkWHP_VJE90fO2xmxSq3OzE
https://www.thenewslens.com/feature/timefortune/62633?fbclid=IwAR1kPtdlc4x6oc-orsC3ZAh759F60JfQBy1IwDVsUYHCpPgCLgcRNmw0l80
.
延伸四、淺評美國
關於美國選舉的現象,私以為,美國的弟兄姐妹,可能還沒有做好一個準備,
這個是處在台灣乃至於東方,這個非基督教文化背景的地方,早已習慣的事;
那就是處在一個非基督教文化背景的國家、社會,以聖經所教導的價值度日,
我認識的美國基督徒並不多,沒有太多合宜適切的觀察,
但這個準備是必要的,因為我們的國度,不是屬這世界。
.
我認為,美國的弟兄姐妹,還期望國家、政治帶有基督教色彩,
也因此,仍然追求一個表面支持基督教、高舉聖經的政治人物;
在這狀況下,川普就入列了,畢竟相比之下,民主黨的左派價值,讓人無法苟同,
這部分我可以同意美國基督徒的反對,只是我不同意美國基督徒的支持。
.
或許這對我們而言,是早已熟悉的事,但對於美國的基督教而言,那是陌生的;
畢竟美國仍保有悠久的基督教傳統、文化,總統就職要按著聖經,
教堂也與社區密切結合,或許去教堂聚會,也是習以為常的活動,
直到如今,美國仍能出版一些具有屬靈深度、具啟發性質的書籍。
(與此同時,也有不少具爭議性質的著作)
.
只是從人口結構而論,美國這個多民族、多文化的國家,
無可避免的面對來自印度的印度教徒,來自中南美的天主教徒,
來自中東的穆斯林,來自中國的無神論者,來自歐洲的左派信徒;
就是基督教內部,也有來自靈恩派、成功神學、自由派的侵蝕,
這些都使得美國的基督徒,處境更為艱難,但也無法迴避,
我想,聖靈對教會的呼聲,一直都沒有變,仍是按著所賜的話,
尋求、持守,直到與主相見,即使我們所處的世代,彷如夜深之處。
.
救贖歷史的前後呼應,《從舊約傳講基督》這本書,
和《沒有基督的基督教:美國教會的另類福音》是同時買的,
我是先讀完後者,再讀這本書,當時我就和柏牛說,《從舊約傳講基督》有若干觀點,
可以回應《沒有基督的基督教:美國教會的另類福音》;
其中最重要的,就是新舊兩約的一致,作者桂丹諾(Sidney Greidanus,1935年~)羅列從舊約傳講基督的歷史,其中提及從舊約聖經傳講,避免今日基督教誤解新約聖經,
這是對聖經的尊重與嚴肅態度,也正是鏈結基督教的猶太根源;
當然,我們要避免回到猶太教,但是新舊兩約的神,是一位,
連結新舊兩約的,是立約、自我約束的神,是約的內容。
故此,桂丹諾不使用「希伯來聖經」這一今日學界普遍應用的詞彙,
因為「舊約聖經」一詞,表達了新舊兩約的關聯,此說深具啟發性。
為此,我也想到,舊約一詞,算是是新約的概念,沒有新約,就沒有舊約
.
漫畫《百姓貴族》—大自然的恩典,今年在與編輯討論時,探討一個新的發展方向,
那就是漫畫介紹,在發展的過程中,發現這比想像中的還要困難,
因此這系列發展沒想像中成熟,暫且放在書籍介紹(因為也是書),
在概述這篇文章之前,先說說我所發現的難度吧;
首先,在台灣的漫畫以日本漫畫居多,但多數是娛樂性很強、深度有限的作品;
再者,基於連載性質,很多漫畫在劇情、內容的資訊量都頗為可觀,濃縮不易;
最後,編輯希望介紹近期的漫畫,不希望介紹太早期的作品,可能是聯繫困難;
在這樣重重條件,又想和信仰議題鏈結,使得撰寫的難度不斷增加;於是乎,直到截稿的現在,我只找到兩部可以發揮的作品,《百姓貴族》就是其中之一。
.
毫無疑問的,這是部非常有趣、寓教於樂的作品,
以詼諧、熱鬧的風格,介紹農家的價值觀與生活型態,
我則藉著農家的主題,概略提及聖經中以農事為引的論述,
藉由那些農家點滴,我們得到一幅具象的畫面,指向形而上的議題。
.
貳之六、耶穌在哪裡
今年度還是有繼續此專欄,雖然還是有不少挑戰性;
具體的挑戰性有二,一個是本來就有的表達問題,和兒童互動非我所長;
另一個是衍生出來的,隨著自己的功課做足後,更深體認不能隨意詮釋,
應竭力理解舊約的本意,才在這基礎尋求與基督的聯繫。
.
耶穌在哪裡—耶和華有預備,此事件是一幅舊約中重要的圖畫,
直接描述父親將兒子帶到死地的情境,間接表明死裡復活的信仰;
也是亞伯拉罕因著信的見證,於是,放到這個系列中,是毫無懸念的。
.
耶穌在哪裡—與神重聚的天梯,在我個人現在喜愛的詩歌清單中,
《救主我愛就祢》(Nearer my God to thee)必定排得上前五名,
當中所勾勒的情境,也讓我這稍微經過點苦路的人,悠然神往;
正如雅各路曠野,驚見天門開,在他欺騙父親、得罪兄長後,
本該配得責備的人,卻看見揀選、看見恩典之門大開?
在那個離鄉背井時,茫茫於未來時,雅各遇到神,他祖父、父親的神。
.
耶穌在哪裡—上帝的面容,在這一篇中,我也發揮我調侃人的特質,
譬如說「慣老闆」、「宮鬥」等現代用詞,均穿插在字裡行間;
毘努伊勒與伯特利這兩個被雅各命名之地,在其經歷中遙相呼應;
一個是雅各離開迦南之時,一個是雅各返回迦南之際;
一個使雅各親睹上帝的殿,一個使雅各親見上帝的面;
一個是雅各正值氣盛壯年,一個使雅各自此軟弱跛行;
當然,毘努伊勒不是雅各的終點,我們還要更進一步指出,這裡是以色列的起點;
一個被上帝所更名,顯出其將來榮耀、得勝的起點;
一個自此需要扶著杖頭,度過餘生的起點;
一個被上帝所觸摸,顯出軟弱的起點。
.
耶穌在哪裡—作夢的人,這段以約瑟為主軸的論述,是得自於《揭開奧秘—發現舊約中的基督》(The Unfolding Mystery-Discovering Christ in the Old Testament)的啟發,
於此也有在參考資料中附註,預示亞伯拉罕子孫使萬國得福的應許。
.
耶穌在哪裡—牧養我的神,雖然我很受雅各的臨終之言感動,
但在本來的撰寫計畫中,並沒有這一篇,
只是去年閱讀《從舊約傳講基督》時,赫然發現還有「同主題以傳講基督」延續的方法,彷如看到一道曙光,於是就把這一段寫進去了;
也在這一次查考中,發現雅各不只是第一位以牧者稱呼他的神,
他也是第一位稱呼神是救贖者,
就這點而言,新譯本翻成「那救我脫離一切禍患的使者」,
倒是沒有把「贖」的概念翻出來,是可惜之處。
.
耶穌在哪裡—逾越節羔羊,由於自這篇起,聖經經文進入出埃及記,
所以有承先啟後的需要,在撰文、敘事的方式上,都有些調整;
直接以逾越節開場,以米利暗的視角拉開新章序幕,也算是一點新的嘗試。
剛好最近主日講台提到逾越節與聖餐的關聯性,基本上我是認同的,
但何為聖餐呢?在我所聚會的地方,多會視聖餐為悔罪性質,
然而若要以逾越節為鏈結,逾越節主要的意涵在於死亡的替代,
滅命者因羔羊的血,以證其替代之死,逾越而去。
若然,悔罪、贖罪,並不適合與逾越節有所連結,
畢竟在以色列三節中,尚有贖罪日,更具對應的意義,
最低限度,逾越節另一個名稱除酵節,有著類似的觀念,
但除酵與除罪、贖罪是同一件事嗎?似乎還有待考察、思想;
我認為,逾越節和聖餐所表達的,比較接近得救、替代死亡的性質。
.
耶穌在哪裡—走過紅海,以色列人過紅海,可說是大部分的基督徒都聽聞過的事,
也成為人們爭論真實性的焦點,認為這不可能發生,若非杜撰,就是誇大;
關於這些探討,我認為聖經的記載是清晰的,以色列人明顯的走了一條奇蹟之路;
問題在於我們是否相信、接受聖經的見證?
此外從信息、意義的角度,這段事件與洗禮的連結,還是有不少討論之處,
於是就成為我用以切入、討論舊約中關於耶穌的關聯性。
.
耶穌在哪裡—這是什麼呢?以色列人的曠野路,另一個頗為人知的是曠野的嗎哪;
不僅成為摩西體認真正使人存活,不是食物,而是神的話(申命記八章3節),
更是人子用以拒絕、駁斥惡者試探的根據,也是宣告人們天糧已至的呼召;
誠然,我們無法解釋嗎哪,但靠著主恩,我們得以領受、享有嗎哪;
基督福音的性質之一,是存在奧秘,我們不能完整、真確的解釋,像我們解釋自然現象,但我們有份其中,靠著主的權能、恩典,主動賜與。
.
耶穌在哪裡—曠野磐石,如果說嗎哪是食物方面的供應,那麼曠野的磐石就是水的供給;
我們都曉得兩者不可或缺,但後者對人體的重要性是較高的,
且以儲存、替代性而言,後者的難度也較高,特別是對曠野的以色列人而言,更是如此;因此我們可以概略的說,這條曠野路,以色列人經歷了跟隨、倚靠等課題,
往後他們還要藉著律法曉得神的心意,面對順服與否的問題,直至進入應許。
.
耶穌在哪裡—西乃山之約,這一段聖經的主題,對於很多人來說,
即使不會背,即使不知道精確的內容,但也知道那就是十誡,是律法的同義詞,
其重要性,在於顯出主的心意、標準,先知也據此指責神的百姓(何西阿書八章12節);當然,站在新約的啟明,我們不能接受律法主義,因為那不是稱義之路;
但藉著舊約所記載的歷史,我們也不能反對律法,因為那還是神的聖言;
合宜的方式,是承認律法是神的話,同時承認我們無法藉之稱義,
我們得以稱義,乃是藉著那成全律法的救主,因著信仰而將義歸算在我們身上;
故此,照保羅所得的福音,律法不是稱義之途,卻把我們領到基督那裡,
我在這篇文章中,概略的提到這樣的領受。
.
貳之七、滄海一瓢
從文字量來說,這個系列有拉低水平之嫌;
但從精煉程度,這個系列則有他的韻味與濃粹;
原則上,要滿足兩個條件,我才會納入投稿中,
一是信仰內涵,二是文字雋永、簡約;
前者不一定是新意,但必定是要義或個人信仰路;
後者有些短語,其文學造詣,為個人一時之選。
.
有不少文章我想貼上「文長慎入」的標籤,這些就可免了。
.
滄海一瓢—恩賜用於教會,相對於之前幾篇的要理概說
這篇被改的幅度最大,共有兩方面,一方面是刪除其中關於異端的探討,
一方面是題目,將恩賜與教會連結在一起,尤其是後者,導致產生改寫需求;
其時剛好讀完哥林多前書十二章,於恩賜有一些領會,於是很快改完的交稿;
也是在更改的過程中,想到保羅的世界觀,而教會正可以恰當體現此世界觀,
以基督為根基,以聖靈合一、賜下恩賜彼此建造,潔淨、成聖如新婦歸於祂。
.
滄海一瓢—道成肉身,這一段是在聚會中體會到的信息,
尤其是前兩句,讓我感到基督道成了肉身,是如何的捨己、順服;
寥寥數語,也濃縮了人子降世動機、一生苦路。
.
滄海一瓢—新舊兩約,要說我對新舊兩約的興趣,可有些歷史了;
在我印象中,最早可以追溯到我在嘉義的時期,詢問了當時的牧師,大意是:
「在新約中,舊約的意義是什麼?」
我已忘記當時牧師如何回應,但我就記得我問過這個問題,
現在雖然不太能回答這個問題,卻已經有些粗略想法,
「在新約中,舊約的意義是指明基督,鋪下一條堅實的路,引人歸向基督。」
因此,藉著新約與至高者、永生神有分的基督徒,應當準確地對待舊約,
輕忽或過度看重,都不符合新約對舊約的視角。
.
滄海一瓢—主是道路,兩句話,一句採用俗諺,一句則採用對比,
比較出世界與聖道的差異,一者五花八門,一句單一無二。
.
滄海一瓢—滴水驚濤,這兩句話算是回收再利用,標題個人也很滿意;
因為是很早以前就整理出來的觀點,說穿了就是「滴水穿石」的改寫,
加上海浪拍岸的意象對比,潮起潮退,只餘泡沫。
不過真要講究這個對比,其實也有未足之處,因為一般來說,浪潮也是經年累月,
在同樣「時間」的影響力,自然是遠勝於滴水;
只是若以同等的「水量」,就不如滴水集中於同一處了。
我認為,這段簡語頗能陳明部分的個人人生哲學,我不是善於機變的人,
與之相對的,我很耐煩,蹲在一個地點,默默地打磨我的作品、人生、性情;
一個很明顯的事例,那就是我人生中很多經歷,少則以數年記,多則十餘年,
部落格中不時可看到「十年」、「廿載」等紀念性文章,俱是此事之證。
.
滄海一瓢—相互歸屬,我屬基督,基督屬我,這是何等可貴的事?
於前者而言,我們是重價所贖,不當為自己活,不當有別的臣服對象;
於後者而言,基督為永生神的恩賜,為了愛賜給世人,我們不當有他求,好像仍不滿足。
.
滄海一瓢—困難,這是苦難神學嗎?
如我之前撰文認為,聖經論及苦難的性質是多樣的,
我們除了應當避免犯罪受苦,但我們也當在主所允許的打擊中,
仰望那使死人復活的主,並曉得那是我們唯一的依靠、倚賴,
從這點論,苦難使我們真實的認識自己的無有、無力。
.
滄海一瓢—謙卑,這段乃是以「夏蟲語冰」作為片語的起首,
說明我們在面對公義、聖潔、永恆、真實,我們實在太渺小、短暫了;
這事實使我們卑微、俯伏,然後驚嘆:「人算什麼,祢竟眷顧他?」(詩篇八篇4節)
.
滄海一瓢—古道新跡,我認為在後現代的今日,人們喜歡重新詮釋、定義,
在許多領域,這成為創新的來源,頗有思考、發展的空間;
然而,如果我們認同真理跨越時空,顛撲不破,那麼我們應該避免新的定義;
因為那形同對過去教會歷史的否定,是對古老聖道的隔絕,
我們也隱然拒絕一路走來,歷代聖徒對真理的理解、領受;
我們應當做的,不是對真理重構、尋求新的意義,而是留下我們的足跡,
見證真理依然常新,仍然吸引今時的人跟隨。
.
滄海一瓢—造物宏微,這是對人無法宏觀、亦無法微觀的感嘆,
我們的視野決定了我們的界線,有了這認知,教我們謙卑,
在如此廣闊的天地,在如此細膩的世界中,向那創造一切的主俯伏頌讚。
.
滄海一瓢—有一天,我想這一段語意清楚,毋須再行補述,
那是每個人都會面對的一天,問題一直很明確,我們如何面對呢?
這一篇,是我的回答。
.
貳之八、難得遊記
請容我再次強調,對我這個常態生活圈只有家、公司、聚會三點移動的人來說,
遊記不僅是可能性不高的文章,而且還有一點匪夷所思,怎麼生出來的?
關鍵字之一是「常態」,由於有時候還是會路過,或是某些任務在身,
所以基於資源節約,順道把附近的一些景點納入散步範圍,也是合情合理的,
您說是不是?是不是?
.
挨家有水天上來,在上述的模式下,當時藉五一假期,走了趟寶藏巖;
出門前,隨口問問柏牛,有沒有去過?有沒有什麼建議?
之前在新店念書的柏牛,表示去過幾次,不過印象很淡了,
但他推薦隔壁的自來水園區:「也是個可以去走走的地方。」這句話我聽進去了;
到了寶藏巖之後,赫然發現一個驚人的事實:11點才開放入村?但現在才8點啊?
於是乎,我就摸摸鼻子在附近閒晃,晃著晃著,就到自來水園區入口處附近了;
嗯?9點?那不就剛剛好,再過幾分鐘就9點了?入園費50元?毫無負擔;
選在這個冷門的時段,好處是,園區裡面扣掉工作人員,沒有幾個人,與獨享無異啊。
除了介紹自來水園區之外,想到以色列人在曠野四十年,竟然沒缺水問題?
他們的存活,飲食無虞,本身就是一個神蹟了。
.
河岸小丘,藝居共生,這才是真正關於寶藏巖的遊記,
果然初來乍到,一度還沒找到入口,正要打退堂鼓時,
想說再掙扎一下,跟著人群走,果不其然經過廟宇,走進寶藏巖;
由於之前已經有人介紹過寶藏巖了,所以這次是必要寫些別的東西,
剛好手邊有本關於寶藏巖保存的史料,有一些關於寶藏巖轉型的記載,
特別是因為康樂里拆遷之故,所引起的爭議,成了寶藏巖獲得重視的契機;
不過我是從寶藏巖地處邊緣的角度,類比歌珊,切入探討信仰議題。
.
燕尾飛簷,時移事往,平心而論,這個標題下的比我好很多;
我原本的標題是「大戶人家閩古厝」,不無挑戰公報社政治立場的想法,
在此要說明一下,我原則上尊重各自的政治立場,
但我不認同為了政治立場抹煞、扭曲事實;
我們有許多先民來自於中國大陸,我們的文化主體和中國文化淵源極深,
直到今日我們許多典故、俗語、觀念等,均來自於中國,這是事實;
兩岸在政治、主權上互不從屬,存在意識形態的矛盾,這也是事實;
多數住在台灣的人民,有著一定民主素養而不認同中共的統治方式,這也是事實;
我們可以不喜歡事實,面對是實的方式也可以有討論空間,
但是我們不能夠睜眼不看,甚至扭曲強解,這只能令我們的根源斷絕、根基鬆動;
在我來看,在兩岸主政者的通力合作下,古典的中華文化已岌岌可危了
這是我的基本立場,而很遺憾,在台灣,許多人處理這個議題時,採取的方式並不合理;當然,從國際現實而言,這是另一個故事,在此不多表,我已經快離題了。
.
總之,這個標題雖然和我的本意有別,但我認為下得很文雅,
當中曾經修改過一次,以強化與信仰的連結。
.
貳之九、文後閒語
自從去年開始,在公報社的服事出現兩個重大轉折,
其一是刊出量就比我的投稿量還多,其次是在公報社網站上鮮少發表。
.
這兩個狀況都持續到今年,定期會發表的在網站上的,多是「耶穌在哪裡」專欄;
關於第一個狀況,由於投稿還在持續中,所以不至於庫存告罄,還有些文章未出清;
至於第二個狀況,那就會導致年底大爆發,雖然今年整體沒有去年那麼多,
但是那個數量也足夠填滿12月,讓該月每天都有文章發表;
當然基於文章量不足,連發紀錄就不用想了,不過亞軍還是沒問題的。
.
關於去年的指標性事件,是刊登數量超過投稿數量,還可以再多說一些,
之所以有這種現象,此前說明過,因為有先投稿文章,被分為多篇刊登;
今年的指標性事件,是扣掉三篇有爭議的文章,以前的庫存,基本上都被清空;
這意味著在未來,如果沒有太多變數,將在庫存有限的狀況下進行投稿作業;
這不過是我個人有限性的明證,不足掛懷,我從主後2016年就有這感慨了,
能夠走這麼長的路,我很意外,也很感恩主的恩賜,能有份於這個服事。
.
在可以預見的未來,還會有個指標性事件,
那就是「引用」資料夾的文章在點心的催化下,將會超過部落格總文章數的五成,
雖然我個人努力在延緩這件事發生,
但在人力、心力、智力有限的狀況下,分水嶺不斷的逼近。
.
.
參、小結
由於年初有銜接到去年的六十四篇連發紀錄,
所以跨年度連發紀錄,最終在六十八篇止步;
主後2020年於普世、於個人,都有代表性,
在此稍加叨絮幾句。
.
參之一、鼠年
今年庚子年,以生肖來說是鼠年,
各式各樣帶有「鼠」字的祝福俯拾即是,
我看了,有點感觸,內容大概是這樣的:
.
街訪記者:「請問您對此現象,有什麼想法?」
「我….我過個街終於不用被人人喊打了,十二年一次啊,多難得?」家鼠泣訴。
.
「憑什麼穿比較亮眼的衣服、長得比較圓一點,就受到大家的歡迎?」家鼠淚流滿面;
「別哭了。」天竺鼠、倉鼠表示理解,安慰著:
「我們也就長得順眼一點,不然你不要穿灰色或黑色衣服了,白衣服也還過得去。」
.
「憑什麼掛件蓬鬆皮草、抱個堅果,就人見人愛?即使記憶力差到不行?」家鼠嚎啕;
「沒聽過可愛力量大?」松鼠冷靜而尖銳的分析:
「長得灰溜溜、愛翻垃圾桶怪誰?」
.
「憑什麼經過媒體包裝、市場推廣,就變得全球追捧、月入斗金?」家鼠悲痛欲絕;
「別難過,一來我也經過多次整形,不信去看我的造型演進史;
更重要的是,我是美國來的。」米奇老鼠(Mickey Mouse,1928年~)捻了捻鬍鬚,表現的一派雍容,無愧演藝界長青樹的實力;
咦?你跟我說米奇老鼠沒有鬍鬚?早期的版本有喔。
.
恩….從這段小劇場,可以看出我的尖酸刻薄,
看到大街小巷的「鼠」字祝福,實在無法不產生聯想啊;
怎麼平常就沒有看到老鼠這麼受歡迎?
以這個疑問為出發點,萌生了上述這段短文,
以對終日提心吊膽、見不得陽光的老鼠,表達由衷的同情,世態炎涼啊。
.
參之二、疫年
今年的重大事件,毫無疑問是年初開始、較之主後2002年嚴重急性呼吸道症候群疫情(SARS事件)影響幅度更甚的新冠肺炎疫情,
台灣的疫情相對於世界各地,談不上嚴重,但生活還是受到了許多衝擊;
我們不知幸與不幸,親睹世界經歷此重大變局,遊戲規則被改寫,
至於可逆與否,尚在未定之數。
.
參之三、忙年
忙碌是近幾年的常態,今年的強度有加增的趨勢,
工作的案子不因疫情減少,反而增加,加上和同事配合的問題,
那真說得上是手忙腳亂、人仰馬翻。
.
聚會的狀況也有好些變化,譬如長執改選,當選名單頗具指標意義;
當然,每一次以人數多寡為決定的選舉,具體的是呈現這個群體的面貌、傾向,
是以我也可以接受這個結果,這是一個事實,
如我之前所提,我們可以不喜歡事實,但不能否認、忽視;
總之,這個所呈現出的現象,看似蓬勃,卻讓人不能樂觀;
其中的意志是統一的,這有利於未來工作推展;
其中的層次是有限的,這將直接影響工作效益。
.
我就在此打住吧,再多說,臆測、主觀成分高,
無益於探討,留下這些文字,在於供日後檢視。
.
參之四、惑年
因為四十不惑,所以四十之前,就是惑年(好像不是這樣解釋),
咳,其實只是要讓整個編輯看起來很一致,所以才搞出這個名堂;
總之,今年是我最後一次可以自稱三十幾歲,明年就不行啦。
.
站在不惑的大門之前,我有什麼想法、感觸嗎?
說實在的,並沒有,這些年來,除了時間感覺過得很快、體能漸衰之外,
我並沒有覺得自己有什麼明顯變化、突破性的成長;
但沒有長進嗎?好像也說不過去,至少這些年來的學習、累積,依然持續中;
關鍵的聚會,如今已達廿年,更成為今年系列文章的主題;
怪胎的職涯,如今站穩了些腳步,不像之前般吝亂、狀況連連;
繞路的學習,如今完成另一個階段的學程,暫時沒有再進學校的想法;
這三方面,又可以交錯出不同的故事,雖然不知道意義是什麼,但足以令我感恩,
感謝主的引領、保守、恩典,人生雖然談不上順遂、豐盈,但讓人感到滿足。
.
不過想想也有點哭笑不得,我覺得自己還像個學生,還在學習當中,
怎麼想著想著,過著過著,就要四十歲了?歲月不待人啊。
假設我能活到八十,現在已經過了一半,假設活到六十或七十,人生所剩無多;
活著一天,都有可以品味的空間,畢竟,我是認為活到二十五歲就足夠的人呢,
如今多活了十五個年頭,我覺得很好,但如果哪天要離世歸塵,也當知足才是。
.
總之,無論人如何評價我,
對於人生要踏上另一個時期的自己,
我保持開放的心態,來時如何發展,我沒有定見;
但靠著主恩、尋求主心、渴慕主言,這並無更改,
直到與我的救主、慈牧相見那日。
.
參之五、紊年
就在這篇文章快截稿的時候,
小弟我個人家中發生一些讓人頗感棘手的事;
相比於去年出差時順道帶骨灰罈回家的奇葩事件,
今年年底則是引爆了兩樁禍水事件;
雖然我不在風暴最核心,但是也算是位在近距離觀察颱風眼的觀眾席,
不知道會對未來有什麼影響,但會產生一些結果,應該是免不了,
說不定還要成為參賽者,下場處理一部份事務;
樂觀的說,又能提供什麼素材發揮;
又或者說,這是一段新生活的開始。
.
多年後,或許我會對這段論述,評價為過度樂觀(聳肩);
總之,對於未來,我拭目以待,人生就是有這麼多變數,才豐富刺激哪,
笑語天涼好個秋。
.
參之六、來年
最後,趁著歲末年終,預告一個未來明顯變革,
那就是我將要變更部落格的佈景主題;
現在這個以書房為背景、以便籤為底色的佈景主題,我個人是滿喜歡的,
有著古典的書香氣息,便籤的格式,也暗示著這些文字的筆記性質;
自主後2009年從MSN space搬到Wordpress後,沿用至今。
.
但這版的缺點也是明顯的,
那就是字體偏小,配上黃色的底色,這是視力檢查嗎?
幾經思考後,決定換個比較清爽、閱讀比較沒壓力的佈景主題;
目前已有初步的構想、期望,也將現在的主題截圖備份,以茲紀念;
預計於明年初進行改版,保證煥然一新(廢話)。
.
目前計畫採用Wordpress提供的主題Independent Publisher 2,
文章設定為顯示摘要,整體風格就會變得簡潔有力,
缺點是該模板的上面的頁籤會消失,需要另外規劃;
此外每排文字由原本最多39個字,變為38個字,壓縮了文字呈現的數量,
或許,這個調整,也標示我關於價值、美感的變化。
.
.
附、時痕
時間總是會留下痕跡,記錄著好的、壞的,
如果沒有,那可能就是我們虛度光陰,致使留下一片空白,只餘時間的刻痕;
我不認為自己很重要,需要什麼都留下來,
但最低限度,我要為自己負責,留下隻字片語,
告訴未來的我,我走過這些歲月,度過這些光陰。
.
附之一、歷年
從這之後就是附錄了,是回顧過去的年度總結,有著歷年全紀錄,
在主後2013年至2018年之間,這些介紹都是扮演開場白的角色;
但是隨著時間的累積,我意識到這樣規劃,存在尷尬的狀況,
那會讓前言過於冗長,於是在主後2019年,將這段文字設定為附錄備考,
如果有看過去年的版本,這部分只要從最後面閱讀即可,因為前面都是複製貼上。
.
嚴格來說,經營部落格是我人生中的一個意外,
廿歲之前,我並沒有書寫的習慣,年少時有寫日記的嘗試,
但總是落入興致沖沖的立志、流水帳式的乏味、索然無味的放棄這三個階段,
至於閱讀量,也不算大,範圍諸如溫氏、金古等武俠小說,論述性就甭提了;
廿歲前後,開始有些在主裡的尋求,思想的衝擊,
當時開始有些不成熟的筆記,記錄了那些年的青澀。
.
在主後2005年開始寫部落格之前,文字主要發表於哇咧星樂園,
在替代役的時候,開始寫些敘事性的觀察、引述性的評論、論述性的想法,
那個時候談不上成熟,但也就是千里行,始足下的階段,一切都還在摸索。
直到正式經營部落格,相較於部落格的發展歷史,並不算早;
當時多數的部落客以無名小站起家,我的起點則是當時有點小眾的MSN space;
總之,初期還是玩票性質的撰寫,這點可從發文的質與量可窺一二;
其不成熟的程度,至今我都會感到羞赧,很想湮滅證據,
會留下來,大概也就只有歷史意義的考量了,
部落格的定位、架構,在銜筆十載一文中有概述,
雖說因撰寫時間之故,只有記錄到主後2014年。
.
不過可以說一個巧合,那就是我那些玩票性質的文章,
全部都是在MSN space時期寫的,因為當我開始認真經營部落格後,
過沒多久,MSN space就停止服務了…….故此,此時期有正經內容的文章不多,
常會看到一些自娛娛人的文字,有考古興趣的朋友可以試著挖掘。
.
一、主後2005年
遙想2005,雖說是2005,但是在主後2018年所整理,
因為此階段並沒有年度總結的概念,那是在主後2009年之後才萌生的,
所以從主後2005年至主後2008年,才以遙想為名,彙整這四年的總結;
這一年文章量不算少,原因有二,質量沒有管控,也還沒讀大學,時間還有點餘裕。
現在回頭想,這一年有很多轉折性的事件,只是當時沒有好好記錄;
譬如說當時的團契,大膽嘗試啟用年輕人主政,至終仍難敵舊習,
從當時的紀錄,我自己也受了一些干擾,只是不知餘人如何;
順道一提,個人方面,我也是在這一年開始畫個人自畫像的賀年卡,
不過當時的畫技、配色慘不忍睹,實在不太想拿出來丟人現眼。
.
二、主後2006年
遙想2006,此時文章量就有下滑的趨勢,
不過可能當時課業還不算太重,所以寫的文章還不算太少;
此階段也沒有很認真地想經營部落格,想到哪裡,就寫到哪裡;
但這一年值得紀念,發生了行塑我信仰性格,很有意義的事件,
關鍵字是:四逆,夜路啟程;
於此,很多人對我特立獨行很不諒解,我沒有話說,這是事實。
不過,那些喜歡強調歷史、脈絡的人,是不是可以考古一番呢?
若期待我改變態度,是不是輕看了這十餘年夜路來對我的形塑?
如期許我調整行徑,是不是輕忽了在下小弟我長年以來的堅持?
.
三、主後2007年
遙想2007,這一年對我的意義深刻,對於信仰、職場,這一年都是轉折之年,
當然於前者的時間點而言,事件是在前一年底發生的,但這一年明顯動盪;
但我對這一年,也很扼腕,如果時間重頭,在那個年輕的歲月,我應該能有更多充實;
但凡事有主的美意,雖然這一年出自於我的怠惰,但也成為來年認真的砥礪。
.‎
四、主後2008年
遙想2008,以文章質量來說,這可謂十餘年來的低點了,幾乎是慘不忍睹的狀況啊;
那個時候我在做什麼呢?職場稍上軌道,夜路的服事也有些初步心得,
學業方面,也沒印象有什麼難處,怎麼就這麼少文章呢?不可考。
.
五、主後2009年
這部分要開始正經一點了,不過多數也是沿用之前的文字;
在主後2009年,動筆寫下恭送2009
這是第一篇的年度總結,追溯濫觴,是因為那年大學畢業,故文章量激增;
這真的很關鍵,君不見主後2008年,該年只有十二篇,至今仍是敬陪末座啊,
近幾年雖然不能說輕易,但很多次都是上半年度就超過這個數字了。
.
六、主後2010年
在主後2010年,寫了回首2010,這一年有好些值得紀念的婚喪喜慶;
其中包括多年老友的成家立業,景仰孺慕的年長弟兄離我們而去,
直到今日,朱伯伯仍不時被弟兄姐妹所提及。
.
七、主後2011年
在主後2011年,寫了縱覽2011,這一年甫而立之年,寫了些相關感觸,
且具有一定意義的是,這個階段開始透過文章表明自己,怪胎三拼圖之一,已然完成。
抓到小辮子,竟然不是12月31日發文?
.
八、主後2012年
在主後2012年,寫了小結2012
這一年為自己做了個決定,盡量避免寫價值、深度不高的文章;
回顧當時,許多對自己的重要剖析,也來自這一年的文章,
譬如怪胎三拼圖,當中有兩塊是在這一年完成的。
又抓到一條小辮子,也不是12月31日發文?這兩條辮子很難改了
.
九、主後2013年
在主後2013年,寫了概述2013,這一年以文章數量而言,是少的,但內涵、品質是夠的;
數量偏低的緣故,可能是因系列文章有兩篇,耗了些心神,加上外務的資源排擠等;
總之,品質控管這個訓練很重要,因為下個階段,首要的就是質的控管(雖然我在量的部分好像有點失控)。
.
十、主後2014年
主後2014年是撰寫年度文章的分水嶺,
這一年寫了聚沙2014,由於吃點心的緣故,文章量有爆炸性的成長,
之所以稱之為「聚沙」,乃是部落格一有更新,馬上整理到這篇文章內;
此前的年度總結,都是到了年底時才慢慢整理的。
這種模式的好處很明顯,能夠因應大量文章,且能敘述的很詳實;
此後食髓知味,之後每年的這篇文章,都是循此模式,以一年的時間撰寫。
還是要說,若不是這樣處理,可真的是一場個人式的災難……………….
試想,至少四十幾篇的文章要在短時間內整合成一整篇?光用想的我就心寒了
另外有個問題,這種文章是否是必要呢?在這個階段是需要、而且極富意義,
寫這種年度總結的文章的好處,就是有如目錄般的將所有文章整合在一起,
除了要找文章很方便,也稍微可以看出這一年到底在想什麼,做什麼,經歷了什麼,
順便可以對這些文章加上一些個人的註解感言,相當於摘錄。
應該就是受到Wikipedia的「啟發」……………….
.
十一、主後2015年
在主後2015年,寫了匯流2015,這一年頗值得一書,
真不曉得那一年哪來那麼多時間,繼主後2014年後發文量再爆炸一次,
一舉打破多項在2014年所創下的紀錄,如年度最高、信道、引用資料夾最多等,
讓主後2014年只保住了單月最多、連發最高等紀錄,
而且這一年的紀錄,至今還是保持著,未被突破;
一看這三年的紀錄,真如《左傳.莊公十年》所載:
「一鼓作氣,再而衰,三而竭。」要持恆撰文,實非易事啊,
如同我在另一個部落格的留言:「敬每一顆持之以恆的心。」
.
十二、主後2016年
在主後2016年,寫了臚列2016,果不其然,
這一年相較於前年度,發文量銳減五成,原因無他,力有未逮,僅只如此;
追根究柢,可能和重返校園有關,畢竟多了課業需要適應、面對。
.
十三、主後2017年
在主後2017年,寫了簡憶2017,這一年教會有些徵兆發生,
致使我預判將會有些轉折性事件,值得拭目以待;
不過依照這一年來的觀察,目前於我而言,生活還沒有因此有很明顯的轉變。
.
十四、主後2018年
而主後2018年,第十次寫年度總結文章,所以也有改版,
寫了懷想2018,這是第一次在一篇文章中,有著歷年全紀錄的連結,
未來按規劃,應該每年都會有(就是這一段會越來越長的附錄……………….);
總之,這一年的文章量不算少,引用資料夾在點心的推波助瀾,更是創歷史新高,
看著點心的存貨越來越少,雖然談不上焦慮,但還是心生感慨,
一個不留神,參與這個服事,已有五年的時間,
從正面的角度,也是敦促我思考、閱讀、撰寫。
.
十五、主後2019年
到了主後2019年,基於前言已經益發冗長,所以歷年紀錄改為附錄;
這一年的文章量雖非最多,生活也沒有很豐富,但是在整理略疏2019時,
多寫了些個人評論,加上一些事件描述、個人立場申論,
所以截至目前為止,這篇文章成為單篇文字量之最,文長慎入。
這一年打破了主後2014年所保持的單月最多、連發最多的紀錄,
也很極端的創下了單篇文字最多與最少的紀錄,咳,到底是怎麼回事?
這似乎說明了我的某些不平衡性格,有時話很多,有時話很少。
.
.
附之二、紀錄
雖然我因為資料整理之故,本來就有做些紀錄,
但卻是在主後2019年正式公布在部落格上,以供參考,
故後續的年份,將在文末作為附錄呈現,必要的話會更新。
.
除了幾個持續中的紀錄,以短期間不太會變動的紀錄為主,
有些如單月、單日最多文章的紀錄,基本上已不會被超越;
如年度文章量最多、最少等紀錄,也不是能說突破就突破;
所以那些短期變動可能性高的,如點閱率最高云云的紀錄,我就不列入了,
不然要更新維護很麻煩,於日後解析部落格沿革的意義也不大(就是懶)。
.
單篇文字量最多
今年有個意外,就是去年所創下的單篇文字量最多的記錄,今年就被打破了……
打破紀錄的,同樣是這篇總結一年紀錄的文章,
問我發生什麼事,我也不知道啊,不是說今年頗忙,事務頗雜嗎?
這個有點難解釋,若要拿個理由出來,
大概….大概是有些文字是整理自聊天紀錄吧?
.
01. 虛吾小築開張:主後2005年6月14日,第一篇文章為感恩,至今十六年,紀錄持續中。
02. 年度文章量最多:主後2015年,九十四篇。
03. 年度文章量最少:主後2008年,一十二篇。
04. 年度文字量最多:主後2015年,246,277字。
05. 年度文字量最少:主後2007年,010,311字。
06. 年度平均每篇文字量最多:主後2012年,3,247字。
07. 年度平均每篇文字量最少:主後2006年,0,457字。
08. 單篇文字量最多:主後2020年,草記2020,29,930字。
09. 單篇文字量最少:主後2019年,滄海一瓢—歸算,10字。
10. 單月文章最多:主後2019年12月、主後2020年12月,卅一篇。
11. 單日發表最多:主後2005年6月14日,六篇(轉貼自哇咧星樂園時期文章)。
12. 年度連發最多:主後2019年,六十四篇。
13. 跨年度連發最多:主後2019~2020年,六十八篇。
14. 每月文章發表:自主後2013年11月起至今,持續八十五個月均有文章發表,紀錄持續中。
15. 系列文章發表:自主後2009年起至今,持續十二年均有系列文章發表,紀錄持續中。
16. 第一篇系列文章:主後2009年,默默遊記,八篇。
17. 系列文章篇數最多:主後2015年,淺論要理,廿篇。
18. 系列文章篇數最少:主後2010年,懷朱,四篇。
19. 系列文章跨時間最長:主後2017年,夜路漫漫,至今跨四年,紀錄持續中。
.
為何要連最少紀錄也計算呢?
對我來說,那也是另一個指標,證明來時路的記號,
且像是文字最少,代表高度精練的文字,具有正面意涵,
這也是中文優美之處,君不見《三字經》、成語、詩詞,俱是寥寥數字、發人深省?
.
.

心有所感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標誌

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com 帳號。 登出 /  變更 )

Google photo

您的留言將使用 Google 帳號。 登出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 登出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 登出 /  變更 )

連結到 %s

This site uses Akismet to reduce spam. Learn how your comment data is process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