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惑仍惑


資料來源:http://blogs.discovermagazine.com/crux/2016/09/26/the-arrow-of-time-its-all-in-our-heads/#.WGtVOFV95pg
.
實在來說,這一篇不在我的撰文計畫內,
不過從紀念意義而言,倒也有些撰寫價值,
所以就抽點零碎時間,暫時擱置目前仍在整理的文章,
先來寫寫這十年來的心得,畢竟,看到叩卅這篇文章,
感觸雖然沒有很強烈,但總是走過的一段路,也就試著回顧、整理。
.
這種文章多少會與其他回顧型的文章,議題有所重疊,
我盡量從不同角度切入,若有雷同,也是難免,畢竟撰文者、議題是相同的。
.
卅一歲那年,主後2012年,
這個階段,我已經有了些對自己的認識;
這並不是說我之前對自己就沒有了解,而是在這階段,我對自己的理解趨於成熟,
一個明顯的記號,那就是被我稱為怪胎三拼圖(怪胎繞路關鍵)的文章陸續完成;
直到如今,仍是我自我介紹時,最明確、扼要的文章;
之後雖有更為完善或後續發展的文字,但基本都不出這三篇文章的框架。
.
也是在這一年,我落選了執事一職,直到如今仍未回到長執會;
也是在這一年,我換了單位、轉了職位,直到今日仍在這位置;
也是在這一年,我第一次出差,就離開亞洲、體驗到美國風情;
也是在這一年,我經驗到一場發人深省的婚禮,迄今記憶猶新;
也是在這一年,我準備了故人愛吟,想說遲早會用,果不其然。
.
這樣回顧起來,這一年頗為重要呢,
很多重要議題在這階段都開始、或是埋下伏筆,
單從這點而論,這一篇的整理已有價值。
.
卅二歲那年,主後2013年,
我覺得我人生中關於婚禮的經驗,在這一年都湊齊了;
那一年當了兩次伴郎(而且是兩周之內,一南一北),接了兩次影片製作,
幫忙兩次喜帖與程序單製作,當了一次手忙腳亂的總招待;
那一年可謂印象深刻,至今仍無其他時期可堪比擬。
.
當時工作方面還有很多要學習之處,也常常出狀況,所以綜合起來,是比較忙亂的;
加上當時仍在進行的外務,算得上是多方交織事繁雜的處境;
結果,彷彿認為我還不夠忙,在年末我還在處理婚禮與總招待時,
一封信寄來,詢問供稿的意願,我看了看條件,很好,不符合,就婉拒了;
出乎意料的,雖然特定專欄不符資格,但在其他方面,還有發揮空間,
於是就開始了被我私稱「點心」的服事,故人愛吟就是這時候用上的。
.
卅三歲那年,主後2014年,
這一年年初時,相處十餘年的李小波壽終
直到今日,我們都沒有養另一隻狗,雖然我是很想,我是看到狗會多看幾眼的狗派;
這是個插曲,不過我還記得那一天早上的一些細節。
.
這一年的重大事件,大概就是我的文章登上了教會公報社,
本來以為會先是初時討論的故人愛吟先刊出,沒想到是帶有自傳性質的見證搶先;
這樣也好,當作是自我介紹。
.
卅四歲那年,主後2015年,
夜路的聚會有了重大變革,在成員討論的結果,在年中時調整了聚會的模式,
從過去逐章的方式,改為議題探討,我也因此留下更多文字紀錄,
養成了提供大抄的習慣,雖然不一定會用上,但證明了有過準備。
.
這一年也是我經營部落格滿十年的時候,
我也再次進入校園,重拾半工半讀的生活;
簡言之,這一年很忙,或說,過了卅歲後,幾乎每一年都很忙,
差別在於忙了什麼,留下什麼紀錄。
.
卅五歲那年,主後2016年,
在這一年,我繼卅一歲那年之後,第二次出了差,分別是新加坡與大陸,
記得新加坡那一趟,還打亂了我和指導教授的行程;
也是在這一年,正式將論文的題目、架構定好,
讓後續設定計畫、撰文,更為明確、清晰。
.
這裡值得一提,與我們多數的同學相反,
我的論文是先完成簡報,之後再完成紙本;
會有這樣的順序,是因為指導教授安排另一位老師,要求我先簡報;
在這樣的狀況下,我被逼著在最短時間內將簡報完成,並且提報;
事後證實,這歪打正著的讓論文的進行格外順利,除了累積簡報經驗,
同時也確認了論文架構,並研議可能會遭遇的問題。
.
卅六歲那年,主後2017年,
在我卅歲回顧那篇,有些文字寫得比較隱晦,就是指著被我私稱「夜路」的聚會;
在這一年,因為屆滿十年,所以我有感長路漫漫,於是在部落格發表了一些看法。
.
在這一年,有許多轉折性的事件發生,
年底時,通過論文口試;職涯除了頻繁出差,也兼了另一位同事的工作;
周遭許多成員也有各自的調整,有出國深造、有服役、有身體出狀況者;
此外聚會之處任職達廿六年、年逾七旬的牧師退休,也帶來另一個更迭;
上述這些轉折性事件,至今仍存在影響,其中一段公開互動,有點紀錄。
.
卅七歲那年,主後2018年,
延續去年底的通過論文口試,學位是在這一年初才取得,算是結束個身分、任務;
這一年的出差也不少,不過我的適應力,基本上已經可以習慣這種舟車往返,
或者說,這個歲數,還沒有到會受不了的階段。
.
信仰方面,長年所使用的新約原文編號,被我正式查考過一次,
那本已然斑駁破爛的聖經,陪我走過近廿年的歲月,
被我珍而重之地放到紙盒內保存起來,正式退休,作為紀念;
年末的時候,發生兩件事,都留下深刻的印象與影響;
其一,聲聞聚會要導入新的方式,希望對弟兄姐妹有所建造,至今未見曙光;
其次,向來樂觀開朗的堂弟,在眾人的驚愕中走上絕路,迄今原因不明。
.
卅八歲那年,主後2019年,
這一年有個有趣的狀況,值得留念,
那就是我的跑腿清單中,多了一個特殊物件:骨灰罈
那是外公的骨灰,藉著出差之便,帶回台灣,
而且我還和骨灰罈共處七個晚上,知情人士無不動容,
各種關心、建議紛至,深恐我發生什麼意外之類的;
在此重申,除了我的腰因為骨灰罈太重閃到之外,沒有其他意外。
.
另外還有一樁聽起來有點違和的事件,那就是我在甜蜜親子報有了專欄
這對於沒有妻小、少與孩童接觸的我,真的是不尋常的發展,
所以我算是兢兢業業地在寫這個專欄,也盡量讓文字淺白、口語化。
.
卅九歲那年,主後2020年,
在最後可以自稱卅幾歲的這一年,
全球迎來了「嚴重特殊傳染性肺炎疫情」(COVID-19)的疫情,
對我個人的影響,就是所有出差需求一律歸零,
大部分移交工廠的作業,改以文書方式完成。
.
其他方面,並沒有太多的更新,
倒是在年底的時候,有些事逐漸明朗,
這多少影響了未來的發展與責任。
.
四十歲這年,主後2021年,
面對不惑之年,一如這一篇文章的名稱,我仍然有許多疑惑未解;
人生的路程如何?
信仰的疑問如何?
有些看似逐漸明朗,但仍有模糊空間。
.
但有一些是可以確定的,譬如在這一年年初,我承擔起家中的某些事;
事情的發生,與我沒有絲毫關係,但有能力承擔的,也沒有多少人,
於是,我就吃下來了,如果沒意外,這個會影響十年,
如果十年後我還在寫,那這件事或許是可以拿來調侃的事。
.
但基於十年雖然從永恆來說,連一霎那都談不上,
對我們個人而言,卻是充滿未知、遙遠的(甚至對我們個人而言,不存在);
所以我們只當認真的面對每個今天,多年之後,再來看看當時如何。
.
總之,從上述文字可發現,其實後期這幾年的變化並不明顯,
至少不如廿歲到卅歲那十年,幾乎每年都可以觀察到一些事件或狀況;
這或許是我略為成熟或僵化的記號,我還是盡可能學習新知,
但我也清楚人力有窮、有限,終有盡頭。
.
在抵達盡頭之前,
我就盡主所給的恩典、生命,
盡量學習、體驗,盡量思考、探索;
敬這四十年,更感謝救主在這些年的保守、引領,
走的路雖有苦澀和疑惑,但有更多的感恩與順服。
.
.

心有所感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標誌

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com 帳號。 登出 /  變更 )

Google photo

您的留言將使用 Google 帳號。 登出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 登出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 登出 /  變更 )

連結到 %s

This site uses Akismet to reduce spam. Learn how your comment data is process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