兩約異同—貳、相同

.
雖說新舊兩約相比之下,有許多差異之處值得探究,
但是在一些特性中,我們還是可以發現,兩約相同之處;
這些相同之處,我想對於兩約比較而言,是必要的,
因為這使得我們不會只專注於差異,乃至於以為兩約並不相同;
從相同處而言,我們甚至可以說,兩約在一定程度上,是一個約。
.
這怎麼說呢?因為從救贖歷史的視角,
兩約的關係與其說是對立,不如說是先後,具有延續性。
如前所述,若從改革宗聖約神學的角度,兩約同屬於恩典之約的範疇,
乍聽之下這觀點有些令人錯愕,與既定的印象頗為扞格;
但我們細查聖經,並非不是不能接受,而有脈絡可循。
.
為此,我們需要先陳述兩約相同之處,免得我們以為這是兩個約,
落入馬吉安(Marcion, ca 110-160)否認舊約的謬誤。
.
貳之一、立約者
使兩約串聯起來,或者說兩約最重要的相同之處,在於立約者是同一位。
.
祂在西乃山藉著摩西與以色列人立約;
祂在各各他藉著耶穌的血與我們立約。
.
我們閱讀新約聖經時,不難留意到新約作者的一個意圖,
那是在舊約聖經中,提出耶穌是基督的證明,
而非否定、批判舊約聖經,像馬吉安所做的;
這一方面是因寫作者、寫作對象多為猶太人,
另一方面則是因為設立新約的,是同一位神;
這不是使徒的牽強附會,而是那說話的神,藉著先知耶利米所揭露的事。
.
這個相同之處的確立,有助於我們更加清晰的認識兩約差異,
亞伯拉罕、以撒、雅各的神,如何紀念祂所立的永約,如何逐次在不同的世代行事;
藉由這些異同作為,我們也更為認識那啟明自己是自有永有的主,
是祂主動與人立了約,設立了立約的內容、方法;
從這點而論,這約不是依照對等原則而設立的;
再者,我們從整個救贖歷史,一直在持守這約的,也都是單方面,出於主的憐憫;
而不是人這一面,我們這邊,只有罄竹難書、不堪入目的背信紀錄。
.
這也可以稍微延伸提及另一個重要的議題:「唯獨聖經」(Sola Scriptura);
新舊兩約的共同之處,是同一位立約者,也反映另一個事實:
新舊兩約聖經,都是神的啟示,這是唯獨聖經的根基。
.
貳之二、立約的內容
兩約除了立約者,都是那守約施慈愛的神之外;
令人訝異的,在於兩約的內容,實質上是相同的。
.
聖經在於論及約的內容,都提到了永生神與人立約的核心目的:
我要作你們的神,你們要作我的子民。」(利未記廿六章12節、耶利米書卅一章33節、哥林多後書六章16節、希伯來書八章10節)
直到世界的末了,我們還聽到這樣內容的宣告(啟示錄廿一章3節)。
.
若我們依照這目的,查考自創世記至啟示錄的記載,
我們將發現這目的以及相應的作為貫穿了聖經;
我們可以說,包括神以自己形象造人,也有這樣的意涵;
而創世記三章,罪進入了世界,無疑破壞了這樣的關係;
對我們今時而言,罪與惡經常是不可分開的,
但回溯創世記,並沒有發生我們今時所認知的惡,
最初的罪,在於人拒絕了造他的神,行了神所禁止的事。
.
我們從西乃之約中,看到這種關係的建立;
雖然這關係在亞伯拉罕、以撒、雅各已略見端倪,也與基督所成就的尚有明顯距離;
但我們仍可觀察到幾個重要議題,已然出現在救贖歷史中,在在顯出關係的親密;
其一,是至高者支搭帳幕,住在人中間,這幾乎已是伊甸園的恢復,
雖不是存在普世、聖所與人有間隔,也與基督將要成就、住在人裡面等,有所區別;
其次,是神的話、心意,藉著律法顯明,雖然我們不是藉著律法稱義,
但藉著律法,我們認識神的公義、聖潔、良善等性情,
而我們雖然做不到,這卻是本於神的性情,而對我們的要求(利未記十一章41節);
最後,西乃之約也提供了與神互動的方式,即是獻祭的規範,
使人得以藉著所設立的祭,與神聯合。
.
這些關於約的內容、原則,我們也發現延續至新約聖經;
甚至我們可以本著聖經說,新約聖經所顯明、神在人身上的作為,更為徹底;
當然,這是之後進行兩約差異時,會做的比較,在此只要陳明,
兩約的內容在本質、內涵方面,幾無差異,那就足夠了。
.
貳之三、盼望永生
從這裡開始的以下三點,均是從《基督教要義》所讀到的觀點;
但這會是我個人對聖經以及這部經典理解的整理,若有出入偏誤,以原著為主。
.
加爾文的論據,主要在於古時信心見證人如亞伯、挪亞、亞伯拉罕等人的處境,
他們若不是盼望著來生,他們的遭遇不過就是人間的一場苦難、悲劇;
我認為最為扼要有力的根據,是加爾文引用耶穌論及亞伯拉罕的行為時,
指出「亞伯拉罕歡歡喜喜的仰望我的日子,既看見了就快樂。」(約翰福音八章56節)
.
加爾文還有其他的的論述、舉證,在此不多贅言,不然就是抄書了;
那本大部頭的書,抄起來相信不會是愉快的事。
.
貳之四、在憐憫與接納中與神和好
加爾文指出,舊約的設立,仍然是根植於神的憐憫,而非以色列人的行為;
在這一點,新舊兩約都是相同的。
.
這一點可能與我們的直觀有別,但是我們確實可以在聖經中找到這樣的觀念;
首先,是全能的神,主動揀選了亞伯蘭,主動賜給他應許,主動與他立永約;
是自有永有者按著所定的時間,揀選了摩西,預備、呼召他,向他顯明自己;
是天地的主向埃及、以色列顯出祂的權能、榮耀,分別了兩者,重創埃及地;
是滅命的主設立了逾越、替代的方式,使滅命之災不臨到羔羊血所蔭庇之家;
是萬軍之耶和華引領祂的百姓走過曠野,經過紅海,嘗過嗎哪,飲過磐石泉;
這些都在西乃山之前,他們並不是因為行律法或是什麼行為,才得神的恩典。
.
加爾文說得好,這全憑神的憐憫、主權的選召;
祂自己陳明是亞伯拉罕、以撒、雅各的神,並將這地賜給他們;
不是按著他們的義,而是為著審判這地的人,成全所說的話(申命記九章4~6節),
叫人沒有所誇,只誇那願意恩待、憐憫人的主(出埃及記卅三章19節)。
.
說到這裡,雖然與主題不太相符,不過阿民念主義可能會排斥這樣的理解,
認為若只恩待特定的人,與神慈愛的屬性牴觸。
但如果我們同意全人類都應死在罪惡過犯中,
那麼神若不拯救人,也與祂的性情無損,因為這本是我們當得的;
然而神畢竟還是介入了這個苦難、虛空的世界,
我們還認為神應當要一視同仁的給予拯救的機會,才算是神的愛嗎?
這不禁讓我感到費解與心驚,蒙恩的人,豈不該存敬畏與感謝的心?
豈能認為救主所做的太少呢?
.
總之,選召人,與人立約,這不是祂的義務,而是祂的恩典;
舊約與新約縱然有許多不同之處,但出於神的憐憫與接納,
確實是相同的。
.
貳之五、以中保與神聯合
加爾文在這點上,以舊約同樣需要牲畜的血以成聖,需要祭物以贖罪,
指出即便在律法之下,人仍然需要這些祭物作為中保,才能與神聯合。
.
這是非常可貴的提醒,我們在新約中,看到一些救贖原則、模式的延續,
始自於舊約,豐富於新約,無論是神的居所,或是救贖,均是如此,
藉著舊約摩西、新約基督這中保而立的約,更具體的顯明這個相同處。
.
貳之六、以基督為中心
我們必須很莊重的說,新舊兩約都是以基督為中心!都是指著基督說的!
.
這得自於桂丹諾(Sidney Greidanus, 1935-)的著作《從舊約傳講基督》提醒,
雖然在以馬忤斯的會談中,這個觀念已經清晰的顯明了(路加福音廿四章27節),
但有時還是需要提醒啊,這是一個重要的相同之處,兩約之下的人,都在仰望基督;
律法、先知、詩篇上,都有指著基督所說的話,而兩約也就有了對話的焦點。
.
當然,桂丹諾也提醒,不能因為舊約聖經也以基督為中心,
就以強解附會的方式,一股腦、不加檢視的認為舊約可以直接連結新約,
今天我們仍要避免寓意詮釋的誘惑,那或許很直接、快速,也有部分新約使用寓意;
但代價是犧牲了舊約聖經原本的信息,因此桂丹諾提出幾個新約引用舊約的方式;
這是另一個議題,但整體而言,我們仍可視以基督為中心,是新舊兩約共通之處。
.
貳之七、小結
從我目前所領受的這六項相同之處,我們可以看到兩約實則為一約;
尤其當我們以神為中心、以基督為中心,兩約的一貫性就更為明顯;
我們從新約聖經大量引用舊約聖經,可見他們是以這前提進行論述。
.
之所以我們會有會有舊約的神嚴厲、公義,新約的神憐憫、慈愛,
除了兩約確實存在不容忽視差異性(這是下個單元會稍加說明的部分),
另一個原因,可能在於我們對舊約聖經並不夠熟悉(或許對新約聖經也是如此),
所以才會有這樣的刻板印象,但這觀念顯然與聖經的啟示並不那麼一致,
至少按著我粗略的認識,聖經清楚的顯明,新舊約聖經的神是一位,
祂的作為容或在新舊兩約有不同的側重之處,但並不牴觸、矛盾,
這是我想在這個單元、兩約的相同所呈現的。
.
.

心有所感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標誌

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com 帳號。 登出 /  變更 )

Google photo

您的留言將使用 Google 帳號。 登出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 登出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 登出 /  變更 )

連結到 %s

This site uses Akismet to reduce spam. Learn how your comment data is process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