兩約異同—參、相較(六至十)

.
由於篇幅的緣故,請容我在兩約相較的部分,拆為多段陳述我的領受;
本來想要依據項次平均分布,但是後來考慮信息的連貫性,稍作調整。
.
參之六、根據的性質為何?
舊約:字句(經文)(G1121)
新約:精意(靈)(G4151)
經文:哥林多後書三章6節
.
如果哥林多後書三章3節,沒有讓我們聯想到新舊兩約的對比;
那麼哥林多後書三章6節,就毫無懸念、想像空間的指出了新約。
.
不過這一節存在一個重大的翻譯問題;
和合本的翻譯讓人會認為不要強調文字,而是要追求屬靈的本意,
所以若有人著重經文的探討,有些人就會遭致「搞字句」的批評。
我不否認聽過一些經文解釋,已經到了吹毛求疵、鑽牛角尖的狀況;
但是對經文真實意義有合理的理解,是我們藉著聖經認識神、福音真理的基礎。
以「字句」否認經文真意的深究,存在非理性、誤解聖經的風險。
.
這一點不得不說,我並沒有給予很高評價的現代中文譯本,較貼近原文與上下文:
這約不是字面上的法律,而是聖靈的約。
字面上的法律帶來死亡,但是聖靈賜生命。
因為「字句」(G1121)一字,是「經文」的意思,
新約常看到「經上記著說」,即是這個字,而7節說明是寫在石頭上,
這觀念與3節的墨、石版呼應,是帶來定罪、死亡的工作(哥林多後書三章9節);
然而「精意」(G4151)則是「靈」的意思,8節就沒有問題,是「屬靈」的,
與寫在石版上的約不同,是帶來生命、存活。
.
當然,這一段聖經只是起頭,後續還會有一脈相承的論述,
但澄清這段聖經的誤譯,對我們來說是很重要的,
一方面避免我們誤以為文字不重要,再者這也和上下文有連貫性,
聚焦在前約與新約的性質對比,乃是文字與靈的不同;
類似的觀念,還可以在保羅關於割禮的談論中找著,
他論及真正的割禮,乃是根據靈,而非肉體、儀文(羅馬書二章28~29節),
這都說明新約和舊約的差異、對比,是內在、超然,而非僅止步於外在的要求;
當然,新約並非不是反對外在的要求,而是直指那存在於內在、人所不見的根源,
外在尚能裝假欺人,良心有時也被蒙蔽自欺,但生命的有無,在神面前沒有爭議。
.
參之七、結果如何?
舊約:使人死(G0615)
新約:使人活(G2227)
經文:哥林多後書三章6節
.
雖說和上一段引用同一段經文,但鑒於性質的差異,還是區分開來討論;
哥林多後書三章6節上半段著重新舊兩約根據的性質分別,下半段則著重結果。
.
那麼,為何新約使人活,舊約使人死呢?
相比於希伯來書比較兩約時,以基督為祭、為祭司,顯出所立為更美之約,
保羅則以律法的功能切入,指出律法的目的乃是要使人知罪(羅馬書三章20節);
這並不是說律法使人犯罪,或是律法是邪惡的,相反,保羅在也強力擁護律法的純正、聖潔、公義(羅馬書七章12~16節)。
.
但舊約仍然是帶來死亡的,因為律法是聖潔,但我們不是;
行全部的律法可以稱義,但是我們行不出來(羅馬書八章3節);
這樣,聖潔、公義的律法,對我們而言,是定罪、帶來死亡。
就在宣明罪惡帶來死亡絕望的同時,保羅也表明神的恩賜,
在基督裡乃是永生(羅馬書六章23節),這是新約使人活的原因。
那是神所差遣,成全律法的人類代表;
那是神所設立,擔負罪惡的挽回祭;
那是神所賜下,使我們在基督裡得永遠生命的恩典。
.
參之八、歸屬的性質為何?
舊約:屬死(G2288)
新約:屬靈(G4151)
經文:哥林多後書三章7~8節、以西結書十八章31節、卅六章26~28節
.
如此,新舊兩約基於結果的明顯差異,也使得使徒對兩約的歸屬截然不同;
這並不是對舊約的貶抑,而是根據聖經對兩約帶來的結果,所提出的定論;
當然,神為何設立舊約?這又是另一個具有探討價值的議題,
但總的說,舊約基於它的結果、功用,無可避免的宣判罪人必死的絕境;
而新約因著耶穌基督的工作,帶來了恩典、生命、聖靈,因此是屬靈的,
我們在新舊約聖經的比較中,看到一個明顯的差異,那是對聖靈的描述;
當然這與基督的工作密不可分(約翰福音十六章7節),
但聖靈在蒙恩者身上的工作,使得新約在歸屬的性質上,是屬靈的。
.
這不僅只是使徒的論述,同樣可見於舊約聖經中;
雖然以西結並未如耶利米具體的提出新約一詞,但關於「新心」、「新靈」的論述,
卻有著新約指向內在的工作特徵(以西結書十八章31節、卅六章26~28節),
特別是延續在這之後的應許,與新約的內涵如出一轍:
你們要作我的子民,我要作你們的神。」(以西結書卅六章28節)
更證明這兩位先知所領受的訊息,是一致一貫的。
.
就此,舊約對於新約的啟示,或許在名稱上或有差別,清晰程度也有不同,
但都指向著神與人聯合的旨意,以及要介入人的生命裡;
介入這個說法,或許會讓阿民念主義者感到不適,認為不符合真正的互動關係;
若我們對聖經所見證的敗壞歷史、人性有所了解,
我們就不會覺得這樣的說法過度誇張,因為若不是神施恩拯救,誰能得救呢?
若不是神在人生命中動這麼偉大、徹底的工作,誰能歸回呢?
.
參之九、功用的性質為何?
舊約:定罪(G2633)
新約:稱義(G1343)
經文:哥林多後書三章9節
.
這是保羅對新舊兩約的另一個具有關聯性的對比,定罪與稱義;
如前述,律法的功能之一是使人知道何為罪,並且予以定罪(羅馬書五章13節),
使人在公義的審判者前無可推諉,只能承認自己是犯律法的(雅各書二章10節);
當然,在律法之中,預示了贖罪的途徑,當一個人若知道自己得罪了神或人,
他可以按著律法,藉著祭物,承擔罪的代價,替自己贖罪(利未記四章1~3節)。
.
在這樣的信息中,使得律法定罪這個功用,具有弭平、代贖罪愆的積極意義;
但罪人犯罪,這仍是事實,只是在刑罰的承擔上,有個替代者。
但新約更為積極,不但預備了更美的祭,而且還帶來了稱義。
我們談論耶穌基督作為中保,比較多的是向著神那一面,作為人的代表;
但同時祂也向著我們,展示一個合乎神心意、沒有被罪所污染的人,是什麼樣式;
祂成全律法所得的義,加在我們這些不配得的人身上(羅馬書八章4節);
這是保羅稱因信堅固律法的原因(羅馬書三章31節),因為律法無法使罪人稱義,
但罪人在基督耶穌裡,卻得著基督歸算給他的義。
.
如此,我們可以扼要地說,新約所帶來的功用,是稱義;
而且,我們在之後的比較中,還會看到,這稱義不僅是法庭式的宣判,
還包括對罪人的更新,使之有與律法相合的生命,
這是我們未來會在一段不陌生的聖經中看到的。
.
參之十、內涵的性質為何?
舊約:律法(G3551)
新約:恩典與真理(G5485)(G0225)
經文:約翰福音一章14~17節
.
比對新舊兩約差異,並非保羅、希伯來書作者等的專利,
另一位使徒在他所領受的福音中,提出新舊兩約的差異,
十年前,我曾就著這一節談一些領受(歐…..十年前呢),
約翰論及基督耶穌帶來恩典時,將之與律法對比,當然他也追溯兩個源頭。
.
這段信息讓我們認識兩個觀念,兩約的定位性質以及兩約的源頭;
在此我先談論前者,後者會在稍後再討論。
簡言之,約翰雖未以新舊兩約之名,但卻指出了新舊兩約的內涵性質;
舊約主要是以律法作為主要內容,按著其功能,指出神所喜悅、人所當行;
新約中,耶穌基督帶來了恩典與真理,祂自己更以後者自陳(約翰福音十四章6節)。
.
只是這樣的二元對比,是否說律法不帶有恩典,不是真理呢?
按我的領受,這樣的說法也不妥當,兩者的對立是明顯的,卻不是排斥對方;
律法仍有恩典的性質,但主要仍以行律法才能稱義(羅馬書二章3節);
律法也有真理的特徵,但沒有給予行真理的能力與路徑(約翰福音十六章13節);
而恩典與真理,使我們得以在基督裡活出與律法相合的生命(羅馬書十章4節)。
.
如果依照其他經文所呈現,律法與恩典的二元對立、相對性,在於得著的方式;
律法的原則,是願意別人怎麼待我們,我們就當怎麼待人(馬太福音七章12節),
是依照我們的行為,給予相應的結果、對待,也就是工價的概念,
就這點而言,保羅說的頗為直接,那不算恩典(羅馬書四章4節);
恩典的原則,是我們不配、付不出任何代價,卻白白的得著(羅馬書十一章6節)。
.
在此,我們看到兩個對比,一個是得著的代價有無;
(當然,恩典並非無代價,且代價極之昂貴,只是代價的給予,並非得著的人)
其次,是順序問題,律法是「先」以人的行為,「再」決定賞罰;
恩典是「先」給予人祝福、能力,「再」提及當有的生活、舉止;
兩者的出發點、順序截然不同,我們可以輕易地看到兩約的差異。
.
那麼真理呢?彼拉多曾經問過耶穌這個問題(約翰福音十八章38節),
這個字直譯是「沒有謊言」(約翰一書二章21節),不太容易給予簡單定義;
但無疑,真理乃是三位一體的神自己(約翰福音十四章6節、約翰一書五章7節)
這是聖經明確地宣稱,亦是新約所顯明,以有位格的方式向人呈現。
.
.

心有所感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標誌

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com 帳號。 登出 /  變更 )

Google photo

您的留言將使用 Google 帳號。 登出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 登出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 登出 /  變更 )

連結到 %s

This site uses Akismet to reduce spam. Learn how your comment data is process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