畫中有道—我們的罪,歸在祂身上


資料來源:Wikipedia
.
對16、17世紀義大利畫家卡拉瓦喬(Caravaggio,1571~1610年)而言,
藝術收藏家文森左‧朱斯蒂尼亞尼(Vincenzo Giustiniani,1564~1637年),是藝術生涯舉足輕重的贊助者。
.
朱斯蒂尼亞尼不只在資金上支持卡拉瓦喬,也高度肯定他的藝術造詣。
朱斯蒂尼亞尼在一篇藝術評論中設立了12個成就等級,
只有兩人有資格列在最高等級,
一個是巴洛克繪畫代表人物安尼巴萊‧卡拉奇(Annibale Carracci,1560~1609年),
一個就是卡拉瓦喬。
朱斯蒂尼亞尼認為,兩人的作品難分軒輊,在現實主義與其個人風格的結合方面,
均有著優異的表現。他在評論中即以《荊棘冠冕》(Crowning with Thorns)說明卡拉瓦喬獲得高度評價的緣由。
.
藝術史上,以荊棘冠冕為主題的藝術作品所在多有,
卡拉瓦喬一生中創作的至少有兩幅,內容同樣呈現羅馬兵丁對人子的凌辱,
但詮釋方法不同,張力、意境也有所不同。
.
本文介紹的這幅創作於1602至1604年間(A作),也可能是1607年,
現收藏於維也納藝術史博物館(Kunsthistorisches Museum);
另一幅約在1604年創作(B作),
用另一個視角、姿態勾勒人子在羅馬兵丁手下的情境,
現收藏於義大利普拉托的阿爾貝蒂宮(Palazzo degli Alberti)。
但後者是否為卡拉瓦喬作品,其實尚有爭議,
而且若以卡拉瓦喬個人的特色而論,前者更能體現這位義大利畫家對於光影的掌握。
.
.
猶如親睹
卡拉瓦喬兩幅《荊棘冠冕》的巨大差異之一在於對耶穌神情的描繪,
B作的耶穌仰面張口,A作的耶穌則默然垂首。
.
兩個兵丁手持棍棒,無情地擊打戴著荊棘王冠的猶太之王,
他們將衣服捲起,露出賁張的肌肉,顯示出他們的力道,
同時也反映人子所承受的苦痛。
另一名身穿甲冑的武人則袖手旁觀,從其姿態、神情看起來,
像是監刑的長官,確保兵丁按著命令行刑。
.
從構圖而言,兩根棍棒形成交叉,
指向的焦點即畫面中心耶穌扭曲的身形,
只見祂荊棘冠冕刺穿額頭,滲出斑斑血痕,
紅袍下暴露了猶如待宰羔羊般的癱軟身軀,
顯出祂無力抵擋眼前的苦楚。祂手中拿的葦子,
身上披的紅袍,標示的不是君王權柄,而是人們對人子的嘲弄(馬太福音27章28~30節)。
.
以基督受難為主題的作品其實不勝枚舉,
卡拉瓦喬這幅《荊棘冠冕》之所以帶來巨大衝擊,
在於畫作以極近距離的視角描繪,讓觀賞者宛如親臨刑房。
.
昏黃的光影下,人體細緻的肌理、甲冑的反光,
無論是構圖或細節,俱讓人感受到逼真的現場參與感,
彷彿可以聞到空氣中散發的血腥味與汗臭,
聽到棍棒擊打肉體發出的沉重聲與人子的悶哼。
卡拉瓦喬的呈現臻至化境,罕有其他同主題作品能與之相提並論。
.

卡拉瓦喬的另一幅《荊棘冠冕》
.
不義之審
誠然,卡拉瓦喬按著他對福音書的理解,
創作出極具衝擊張力的經典。
他凝結了人子受刑的那一瞬間,讓人們感受到人子所承擔的冤屈苦難,
稍有正義感之人,都難免為這千古奇冤發出不平之鳴。
.
毫無爭議的,這是一樁屈枉正直的冤案,
充斥著親近者的出賣、敵人的構陷、假證據的虛謊、群眾的盲目、司法的不公。
《荊棘冠冕》這一幕的不義,就是出賣者猶大也自承被賣者是無辜之人(馬太福音27章4節);死囚也知道這人雖與他們一同受刑,卻和他們不同,
不是因犯罪行惡之故(路加福音23章39~43節);
審斷的官長敏銳地看出,主謀者的居心乃是嫉妒(馬太福音27章18節),
他甚至遍查羅馬法律,試圖找著說服自己的法條,
同時滿足祭司等意見領袖的野心,只是最後不得不逃避屈從。
.
至終,當殺人者與無罪者同列時,
他們此時寧願將後者送上刑架,群眾的吶喊一槌定音,
更斬釘截鐵將這血歸在他們自己和子孫身上(馬太福音27章20~26節),
讓事態毫無轉圜。
.
在此之前,耶穌曾指責他們的敬虔乃是假冒為善,此時他們的作為自證其實。
他們在意表面的清潔或汙穢,卻毫不猶豫出於惡意陷害人;
他們自認為忠心持守十誡第一誡,卻一意孤行干犯了第九誡,
其善行終究徒勞,「因為凡遵守全律法的,只在一條上跌倒,
他就是犯了眾條。」(雅各書2章10節)
.
.
公義之刑
然而,若耶穌被釘十字架只是一樁充滿惡毒企圖的謀殺案,
只是一齣司法不公的社會悲劇,那麼這事件有什麼記載在聖經的必要?
耶穌既能預告:「人子將要被交在人手裡,他們要殺害他;
被殺以後,過三天祂要復活。」(馬可福音9章31~32節)
又為什麼不能從這樣的陷阱脫身?
.
確實,任誰都會認為那個拿撒勒人受了不該受的刑罰,
但事實上,荊棘冠冕真正的重點並非不義的陷害,反而是公義的判決。
那些留下深刻鞭傷、留下貫穿釘痕的刑罰,正是對罪惡公義的處置。
.
率先提出這觀點的人,並非那個世代的人,
也不是後世哪個想要提出獨到之見的歷史學家,
而是耶穌出世之前古時的先知。
.
先知以賽亞領受上帝關於以後將出現那位義僕、受膏者的啟示,
指出受膏者受人鄙視,不被尊重,
甚至人們錯以為祂所受的苦是上帝的懲戒苦待,
以至先知忍不住駭異道:「哪知!
.
我們彷彿可以感受到,以賽亞寫下這段默示時的戰兢與敬畏。
以賽亞指明,荊棘冠冕確然是為了罪的緣故,
只是這個罪的來源不是上帝的兒子,乃是罪人,
為我們的過犯,為我們的罪孽,
祂受刑罰、祂受鞭傷。」(以賽亞書53章5節)
這是何等令人震驚的事!為了罪人,
人子在行刑者手下的沉默,
一如羊羔在剪毛人的手下(以賽亞書53章7節);
祂不為自己辯白澄清,甚至邀功的意圖也欠奉,
以無罪、未行強暴、未吐詭詐之身,
成就了耶和華的定旨,成就了主所設立的贖罪祭。
.
人子情願受冤屈,因為這正是祂的使命,
祂必看見自己勞苦的功效,便心滿意足。
有許多人因認識我的義僕得稱為義;
並且祂要擔當他們的罪孽。」(以賽亞書53章11節)
.
.
義之歸算
我們透過救贖歷史的觀點,看到奇妙非常、超乎人想像的事。
.
藉著大祭司該亞法的手,獻上律法所預示真實的贖罪祭,
哪怕他不知道自己做了什麼(約翰福音11章49~52節);
藉著帝國的宣判,確立大衛子孫的王權(約翰福音19章19~22節),
上帝透過這些人成就祂預定的旨意,如同另一位受冤屈者所說:
從前你們的意思是要害我,但神的意思原是好的,
要保全許多人的性命,成就今日的光景。」(創世記50章20節)
.
我們藉著聖經宣告使人稱義的福音、啟明使人得救的恩典,
曉得荊棘冠冕這一幕在救贖歷史中真實的意義。
我們滔天的罪,歸在上帝羔羊身上,
而耶穌基督成全的律法之義,
則因信歸在我們身上(羅馬書3章21節~5章21節)。
.
.
資料來源:
https://it.wikipedia.org/wiki/Michelangelo_Merisi_da_Caravaggio
https://en.wikipedia.org/wiki/The_Crowning_with_Thorns_(Caravaggio)
https://en.wikipedia.org/wiki/The_Crowning_with_Thorns_(Caravaggio,_Prato)
https://en.wikipedia.org/wiki/Kunsthistorisches_Museum
https://en.wikipedia.org/wiki/Jesus,_King_of_the_Jews
https://it.wikipedia.org/wiki/Vincenzo_Giustiniani_(marchese)
https://en.wikipedia.org/wiki/Crown_of_thorns
https://en.wikipedia.org/wiki/Belvedere_Torso
https://en.wikipedia.org/wiki/Overdoor
https://en.wikipedia.org/wiki/Annibale_Carracci
.
.
於主後2021年3月日蒙刊於《台灣教會公報》3604期
.
.

心有所感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標誌

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com 帳號。 登出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 登出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 登出 /  變更 )

連結到 %s

This site uses Akismet to reduce spam. Learn how your comment data is process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