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salms 100 Notebook

.
不知不覺,禮拜六的聚會
在一個禮拜一章的進度,已經讀到詩篇一百篇了;
這是什麼概念呢?這是一段不算短的旅程,
以我個人的經驗,僅是詩篇要讀到一百篇就要兩年的光陰,
就更別提詩篇前面的各卷聖經了;
如果我沒有算錯,從創世記到約伯記,共478章,需時九年有餘,
如果我沒有記錯,我們是從主後2008年讀完兩次新約,開始讀創世記,
在主後2017年開始讀詩篇,時間上是吻合的。
.
個人的懷舊就不多叨絮了,這不是這篇短文的重點;
總之,在簡短的詩篇一百篇中,讀到了我們與主的關係,
而這關係的基礎,是在我們是誰,以及神的神性;
有如天和地的兩點,在中間畫出一條線;
當然,一如其他聖經,其中的信息並非詩篇一百篇所獨有,
我們也得承認,詩篇一百篇對這些信息的論述也相當簡略;
但這次在聚會中讀到時,對其中的結構、要素,略感清晰。
.
.
一、我們是誰?
這一篇詩篇提到了我們的定位是什麼,集中在第三節:
你們當曉得耶和華是神!
我們是祂造的,也是屬祂的;
我們是祂的民,也是祂草場的羊。」(詩篇一百篇3節)
分別是被造、祂的民、草場的羊,
這雖然無法盡述我們的定位,但已能夠概略描述我們的身分。
.
被造
這回到了我們一切的根本,也就是被造,這是創世記無比重要的原因,
因為那論及了我們的源頭,天地的緣起,罪惡困境的濫觴;
創世記被新約大量引用,也是有目共睹,
希伯來書十一章有多數見證人,均是源於創世記的記載。
.
如此,詩篇一百篇提及我們的被造,
表明我們不是獨立而有,也不是從偶然而生,更非物競天擇而來,
而是有一位創造者如同窰匠,從塵土中創造了我們(以賽亞書六十四章8節);
且若我們認同創世記的見證,這個創造非比尋常之處,是按著神的形像(創世記一章26節),
這不只如這篇詩篇所言,讓我們曉得我們的歸屬,
更要求我們當如何仰望、敬奉、順服那造我們的主(羅馬書九章20節),
也衍生了我們如何待人處事的基礎(雅各書三章9節)。
.
同屬被造,我們也當存敬重彼此的心,因我們雖然生在罪中,也深受罪惡所苦,
我們也不當否定每個人的差異,也不否認每個人都有長拙,所得的恩賜也有多寡;
但他人為神所造,亦是一般無二,
我們豈可奴役他人,彷彿我們有上下之分?
我們焉能歧視他人,彷彿我們有優劣之別?
誠然,人類的歷史中這些情事層出不窮,但明顯不是本於聖經真道。
.
子民
當詩人自承於自己是子民時,則讓我們想到一個貫穿聖經的主題:國度。
.
在我們這個世代,這個詞彙廣泛的在靈恩派中提及,
導致我一看到有聚會、活動以此為名,常會反射動作的認定帶有靈恩色彩;
這當然是不恰當的聯想,因為國度這個主題,廣泛而深入的存在於聖經各處。
這個國家有天地的主為寶座上的君王(出埃及記十五章18節),
這個國家有屬天、聖潔、公義的律法,
這個國家有神從萬民中揀選的選民(申命記七章6節),
這個國家不像是世上諸國,有始終起佚,而是存到永遠而不能震動(希伯來書十二章28節),
這個國家因著各各他十字架所成就的救恩,令外人與神和好,與聖徒同國(以弗所書二章19節)。
.
說到底,詩人表明自己子民身份時,承認的是歸屬,是對王權的順服,
而我們從黑暗、罪惡中,得成為國民,有分於屬天基業,
本就是當將榮耀、權能歸給主的事(啟示錄一章5、6節)。
.
草場的羊
詩篇共有四處提到草場的羊,
分別是七十四篇、七十九篇、九十五篇、一百篇;
草場的羊說明了,我們被牧養、管教、帶領的身份;
我們無可避免地想起詩篇廿三篇,牧人和羊的互動;
我們毫不猶疑的想起約翰福音中,牧人與羊的互知;
那是關於我們在世寄居的路程,乃隨牧人,或歇水邊,或臥草地,或經死谷,
總有牧人的引領、安慰,詩篇廿三篇動人之處,總讓人無比回味、動容。
.
新約的見證,更為具體而深刻,是牧人為羊捨命。
世上或有雇工不顧念羊,或有惡牧只知牧養自己(以西結書卅四章),
然而新約的好牧人,卻不是從羊群得好處,而是捨了自己給羊,
這是何等作為?這是何等的愛?
我們為草場的羊,不僅是屬祂,也是蒙莫大之恩。
.
綜此,詩篇一百篇以三個身份自白,聚會時,我有感道:「
我們是祂造的,這是本於祂;
我們是祂的羊,實是倚靠祂;
我們是祂的民,乃是歸於祂;願榮耀歸給祂,直到永遠。」(羅馬書十一章36節)
.
.
二、神的神性
我們留意到一個特性,那是在詩篇一百篇中,
論及天地的主,當得頌讚、榮耀,並非因著祂做了什麼,
而是「祂是」,或可說,祂的性情、神性:
因為耶和華本為善。
他的慈愛存到永遠;
他的信實直到萬代。」(詩篇一百篇5節)
.
當然神的神性不僅只是良善、慈愛、信實、永恆這四種,
祂的作為也配得我們俯伏、敬拜、感謝,如同大衛所言(詩篇九章1節);
祂的作為更與性情密不可分。
然而這不是這篇詩篇所涉及的,他所談的,是神自己的神性。
我們尚不用述說神做了什麼,僅從祂的永能和神性,就能教我們屈膝。
.
良善
(H2896)טוֹב這個字,這是聖經中關於神的神性中,最早的記載,
是創造的主,對所有事物的看法:「神看光是好的。」(創世記一章4節)
對真善美的追求,是人所共有的,藝術正是呈現了我們對這方面的渴慕。
.
只是我們也不得不承認,我們對美善的缺乏,
甚至我們聽到若有人宣稱「完美」時,直覺的認為不可能而心生反感、質疑;
然而,我們在這世界找不著真實、美善,並不代表就不存在,
那鋪張諸天、造作萬有的主,本為善;
祂的本性、祂的思念、祂的作為,本為善。
.
我們且看祂為受造物所預備的天地,預備他們賴以為生的一切,怎能否認神的良善呢?
我們且看祂為罪人所持的恆忍,所設立的救恩,怎能否認神的心意呢?
或許會有如伊比鳩魯(Ἐπίκουρος, 341-270 B.C)者,以這世界的敗壞質疑神的全能或善良,
提出他的悖論(Epicurean Paradox),質問若神為善,何以世界有苦難?還是祂不全能?
哲人確實有他的觀察、周延而不易駁斥的論述,只是卻以現象作為他的立論依據,
忽略了神的其他性情,如滿有憐恤、
也忽略了問題的本質,不在於神的善良、全能,而在於我們眼所見、身所處,
早已是罪所進入的世界,處在深深的歎息、無奈中(羅馬書五章1節、八章);
更預設了,我們現在所見的敗壞現象,是永遠而不能改變。
.
況且,提出此悖論,不就已經預設了神的良善?
我們若承認聖經中的啟示,接受這被造世界所顯出的神性和永能,
那我們將發現,我們對神的善良、純全、可喜悅,所認識的還是太少,
致使使徒要求,那將是全然奉獻、心意更新時,將尋求的(羅馬書十二章2節)。
.
慈愛
(H2617)חֶסֶד這個字,更積極的表明神的神性,更與新約的啟示遙相呼應(約翰壹書四章8節)。
有些人認為新約的神是慈愛、憐憫的神,舊約的神是公義、嚴厲的神,
實是刻板印象所致,對於神的屬性以及兩約啟示的一致,缺乏完整的認識。
.
另一篇詩篇論及神的慈愛,是如此說;
耶和華有憐憫,有恩典,不輕易發怒,且有豐盛的慈愛。
祂不長久責備,也不永遠懷怒。
祂沒有按我們的罪過待我們,也沒有照我們的罪孽報應我們。」(詩篇一百零三篇8~10節)
我們循著詩人的口吻自問,
若主照著我們的罪過待我們呢?我們可以昂然自得嗎?
若主照著我們的罪孽處置我們呢?我們可以無懼刑罰嗎?
福音書多數人朗朗上口的金句:「神愛世人。」(約翰福音三章16節)
在亞當身上,在挪亞的世代,在以色列人身上,一覽無遺。
.
他們行了本該死亡、滅絕的罪惡,但是卻沒有在當下就遭遇了刑罰,
反倒有拯救為他們存留,有恩典為了他們設立,
他們的故事,也是我們的故事,
我們直到今日,仍在這蒙愛當中,正如使徒和先知所言(何西阿書二章1節、羅馬書九章25節),
又如另一個詩人所表明:「祂的慈愛永遠長存。」(詩篇一百卅六篇)
.
信實
(H0530)אֱמוּנָה這個字,表示忠誠、誠實,不僅是神性之一,聖經也用在人身上;
相對於良善和慈愛,信實的討論度相對較低,但如同前述,我們不可偏廢,
因為正是信實,我們可以信賴神所說的應許可靠,神所說的誡命當守,
眼前所見的或許不如我們在聖經中所聞,但我們的信心仍有根基,
因為說話的,本身是可信的(提摩太後書二章13節)。
.
如同祂向亞當、夏娃所言,吃的日子必定死,死果然臨到了這世界(羅馬書五章12節);
如同祂向挪亞所言,要施行毀滅,百年後果有怒雨滅絕(彼得前書三章20節);
如同祂向膝下猶虛的亞伯蘭所應許,四百年後老人的子孫果然離開埃及(創世記十五章13節);
如同祂向祂的子民所言,要為他們預備彌賽亞,基督果然按著所定的時間而來(羅馬書五章6節)。
.
我們只是稍微提及聖經關於神成全所言的例子,
聖經啟示神是信實的,也以諸多見證、作為顯明祂的可信;
於是,留給我們的問題是,我們信嗎?我們信祂不會說錯話,不會輕諾寡信嗎?
我們信,祂說有,就有,命立,命立嗎(詩篇卅三篇9節)?
固然這也關於神的權能,因為人的所言,有時過於他的能力所及,但在主並不會如此;
因此概略而言,當神表明祂的信實,是我們信任、信靠聖經的基石之一,
如今我們所處的環境雖然幽暗,真道彷如隱藏,我們自己也是跌跌撞撞,
卻仍信靠永生神仍掌權,慈牧仍保守,聖靈仍幫助,
皆因信實的神,藉著聖言如此宣告。
.
永遠
(H5769)אֱמוּנָה這個字,將我們的眼光聚焦到神的神性之一:永恆;
永遠雖然不存在於這個世界,卻是多數人的追求,
古老的法老興建金字塔等候新生,
中國的始皇遣使謀求長生之藥,
哲人推崇不朽之道,
現代企業尋求永續之法,
人們理性上雖已接受沒有永遠之事,但卻仍然不斷在有限領域中尋求無限,
聖經見證,那是人的心中,存有永遠的觀念,即使那不存在於世上(傳道書三章11節)。
.
但不存在於世界,並不代表不存在(哥林多後書四章180節)
,那以自有永有自稱的(出埃及記三章14節),不僅獨立存在,
更不受時間的限制,超乎一切之上;
藉著外邦君王之口,表明祂的永恆性:
因為他是永遠長存的活神,他的國永不敗壞;他的權柄永存無極!」(但以理書六章26節)
.
我們且就這偉大的神性再多說一點,神的永恆,也是我們的安慰和盼望,
因為我們眼見世局諸多變化,人間諸多無常,但仍可信,在永恆中,主不改變;
基督的永存,更是我們得保守、拯救的依據之一(希伯來書七章24、25節)。
.
如此,這篇詩篇雖然簡略的提及神的屬性,
但已足以提醒我們,聖經中所啟示的神,其神性如何,
教我們專注天上、關乎至高者的事,祂的良善、慈愛、信實、永恆,
教我們感到自己的微小、有限,卻又感謝、頌榮永生神的崇高。
.
.
三、我們應當
於是,我們在這篇簡短的詩篇中,除了看到神和人、天和地兩端,
我們也看到,這篇詩篇表明了這兩端應當如何連結。
.
雖然照著創世記三章之後的世界,人的心傾向逃避、抵擋造他的主,
但是這並不違反人對造物的主應當有的回應;
這正是詩篇一百篇所言,應當向祂歡呼歌唱,事奉讚美,進入祂的院,親近祂,
不為神做了什麼,而在乎我們是屬祂的,祂的神性本當配得稱頌,這是理所當然。
.
我們隨著對聖經中啟示的獨一神越加認識,越發體會神本性的豐富和深邃;
雖不太恰當,但我們且用人我之際,以更具體思想更為崇高、永恆的神。
若我們見到一個有愛心的人,豈不是加以肯定嗎?
何況祂的慈愛,令屬祂的民是有福的(詩篇卅三篇12節);
若我們遇到一個極善良的人,豈不是給予稱許嗎?
何況祂的良善,令草場的羊無有顧慮,不怕失腳迷途(馬太福音十八章10~14節);
若我們認識一個有信用的人,豈不是報以讚揚嗎?
何況祂的信實,令受造的我們可以深信祂所說的話,所表明的護理。
若我們知道個始終如一的人,豈不是正面評價嗎?
何況祂的永遠,令處在世道洪流漂泊中的我們,可以持定永生之道。
若我們待人尚且如此,何況向那創造我們、拯救我們離惡從善的主呢?
.
神一無所缺,我們能獻上的,是我們的尊榮、敬拜和讚美;
願那成就萬事、配得一切稱頌的神,得著當得的榮耀。
.
.
參考資料:
https://www.blueletterbible.org/lang/lexicon/lexicon.cfm?t=kjv&strongs=h2896
https://www.blueletterbible.org/lang/lexicon/lexicon.cfm?t=kjv&strongs=h2617
https://www.blueletterbible.org/lang/lexicon/lexicon.cfm?Strongs=H530&t=KJV
https://www.blueletterbible.org/lang/lexicon/lexicon.cfm?t=kjv&strongs=h5769
https://en.wikipedia.org/wiki/Problem_of_evil
.
.

Psalms 100 Notebook 有 “ 2 則迴響 ”

  1. 引用通告: 略梳2019 | 虛吾小築

心有所感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標誌

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com 帳號。 登出 /  變更 )

Google photo

您的留言將使用 Google 帳號。 登出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 登出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 登出 /  變更 )

連結到 %s

This site uses Akismet to reduce spam. Learn how your comment data is process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