漫談2021

.
今年在我的人生歷程中,有許多的意義,
其中之一,是小弟正式踏入一個新的階段:不惑之年;
於是我在Facebook援引了〈三百六十五里路〉,寫下:
此路已履四十回,
冷暖難將言文對;
前景仍如雲霧濃,
主羊惟倚天恩垂。
.

.
其實我對於進入這個階段,並沒有特別的感觸,
生活也沒有因此有什麼特別的調整,
可能我已經進入定型穩定的狀況吧?
.
壹、信道
和過去幾年相同,撰寫資源受到服事的排擠,所以文章相對而言並不多;
但也與前幾年相同,我還是希望寫些和信仰領受有關的文字,
畢竟這是根本,服事也是立基於此,順序還是很重要的。
.
Ephesians 1:4 Notebook,是從去年底開始,就在整理的筆記,
也算是在去年底完稿,但是當時正在出清文章,所以就排到今年了;
是一篇我原本規畫只有一兩千字,後來超標的文章;
不過相比於所探討的議題,我算是寫少、寫淺了。
.
初信之誠,來自一些粗略觀察,
除了附上我對今日基督教的想法,
並從生命、知識、關係三方面,提出我的一些觀點;
雖說是抓零碎時間完成的,不過可能是之前就有類似概念,
所以這篇心得堪稱是一氣呵成,很快就完成了;
流暢的讓我懷疑,是不是我寫過類似的主題呢?
若有寫過,也沒有新想法,那這篇就要打住了;
經檢查,類似的用字遣詞、觀點,是有出現過,
但針對這「初信熱心,現在不然」這個說法的論述,倒是沒有過;
那麼我就不客氣了。
.
夜路漫漫—十四階,這其實沒什麼好說的,因為是老規矩了;
不過為了紀念,還是提一下,自主後2008年起,每年都要提交會員大會報告,
這是我個人所寫的第十四篇,也代表著十四年的歲月;
寫這種文字,是沒什麼人看的,去年的報告,由於編輯的忙碌,
並未見諸於會員大會手冊,更讓這類文章無人聞問;
今年更進一步,為了節省時間,連上台報告都省了,
我也樂得當我的邊緣人,靜靜的在旁邊當個旁觀者,
以下簡單記錄一些旁觀心得。
等等,會不會有人因為我們存在感太低,已經解散或停止聚會了?
沒有啊,冤枉,如果真的要解編或是卸任,我一定會發通知公告的
.
花絮一,將來如何?
和去年相同,會員大會有一些耐人尋味的小花絮,可以隨意聊聊;
由於此次會員大會前,主事者拋出一個關於教會未來想望的議題,
我在前一個禮拜聽到這個想法時,第一時間,感覺其中有些違和;
經過剖析、在聚會中討論後,發現這還是以人為本的老毛病作祟,
因此在這篇報告中略略提及我的觀點,當然,發表的用字遣詞是拿捏過的。
.
在其中,我認為教會的發展,不該是由人的定意、選擇,
而是根據教會元首的帶領,靠著聖靈所賜的恩賜,使主得榮耀,使教會得建造;
在我和弟兄的交通中,我提出三個實例,讓我的論點更為具體、清晰。
其一是弟兄近期常去服事的教會,處在特殊的環境,但他們也能服事這群特殊的人;
其中狀況的特殊,與我們所處的環境大相逕庭,但那不是他們決定的結果,
反而是在人所不曉得、無意之間,教會就形成如今的樣式。
.
第二個例子是常以弟兄家為空間的聚會
這個聚會來的人、發生的事,都不在人的預期,
我們也不認為人能形塑這廿年以上的簡單聚集,
更甭提當中種種讓我們感謝、回味無窮的恩典。
.
最後則是我們所聚會的地方,如果按著現象的觀察,
出乎意料的,從既成事實的現象,這個地方竟然具有外展的特質,
有如探出牆外的枝子(創世記四十九章22節);
這些外展不見得純正,範圍也不算大,但確實向其他教會擴展,產生影響,
而這同樣不是來自人的規劃、籌謀、立志。
(甚至如果要從人的期望而言,有一些認為有意義、重要的聚會,也無人聞問)
.
由於這三個例子對我們都不陌生,甚至切身,而且是本於事實,
不若未來展望般,具有很高的不確定性,以及以人為本的爭議;
所以目前我們現階段是從這個角度,思考、回應這個議題。
.
當然,如果再以後見之明觀之,
因之後疫情爆發的緣故,打亂了所有的規劃與預想,
這點倒是頗有意思的發展,果真是人算不如天算啊;
甚至有些人因疫情之故,降低實體聚會的參與,
理由充分到連邀請聚會都不知道該如何開口。
.
花絮二,凝聚共識?
再者,會中有一段讓我啼笑皆非的話,當時有人詢問要如何達到這些目標:
「我們現在只是凝聚共識、確定目標,具體方法還要一起禱告。」(大意如此)
所以,方法要禱告,目標不用?我們來定即可?好吧,當我太敏感吧,
但從很多面向而言,怎麼能怪有人把教會當非營利事業組織(Non-Profit Organization, NPO)呢?這樣的狀況、特徵,確實越來越接近、相似。
.
前些時日,我也口頭上表達我對於把教會當作NPO看待的反對,
因為這是我還在此處的原因,若此處只是NPO,如同這篇聲明的結論,
我如何立足、為何駐足呢?啟不當尋求真正的教會嗎?
再說了,若是NPO,何以為弟兄姐妹的閒懶、不認真,而義憤填膺呢?
(我發現之前寫的是NGO,那是指非政府組織……我檢討)
.
花絮三,閒雲野鶴?
或許,有些觀察是我的多心、過度聯想,我個人也不介意;
但與情緒、感受無關,有些事實的觀察,
還是要給予正確的描述,才有正確理解的可能。
.
首先,我在第一季的服事表中,看到服事配比的消長,
以我個人觀點,我對於幾次並沒有太多意見,其實不安排我也可以,
我對於思、聽、寫方面,確實是比口頭講述來得有經驗些;
不過當中有人的次數不少呢,讓我不禁好奇,這是要練兵嗎?熟能生巧?
我也只能朝練兵方面思考了,因為就我的標準,名單中最有練兵需求的,就是此君了。
這種安排也使我凜然,取消了原本在職進修的想法,不過這是另一個故事了
.
其中也提到現階段同工的不足,希望聘請神學生,以支持事工推動;
於此,我的態度是審慎的支持,並且應當先評估既有狀況;
支持的原因,是因為這樣確實能得到更多元的接觸、思維;
審慎的原因,是因為就我的經驗,神學生乃至於神學院,不是純正保證;
評估的原因,是因為我所聚會的地方,並不是人力缺乏、困窘至此;
恩…言盡於此,此情此景,我總是會忍不住想到漫畫《不是人》裡的一段對話:
「丞相喜歡人才,喜歡聽話的人才。」
誠然如此,反骨者就算不該誅,也當棄、當疏呢。
.
壹之一、路加四謳歌
雖說這些年關於信仰的文章較少,
但今年卻在很自然而然、不知不覺的狀況下,生出了系列文章;
由於與過去不少文章有關聯,所以我也將相關文章列入延伸閱讀;
又因為那些文章多數是畫評,所以我也在文章中插入所找到的畫;
基於上述理由,這幾篇的畫面,看起來會比較豐富。
.
路加四謳歌,在此稍微說明這篇系列文章的濫觴、架構;
路加四謳歌—序曲,使者報信,出處:路加福音一章05~38節,
福音書始自於天上的信息,來自屬靈的工作,天使的信息,傳達將要成就的事;
路加四謳歌—第一詩章,兩婦同頌,出處:路加福音一章39~56節,
這一段有些經文,是我們非常熟悉的,但整體結構,我們似乎鮮少探討;
這是路加福音一、二章的縮影,我們熟悉若干細節,但少有整體性的了解;
路加四謳歌—第二詩章,祭司獨詠,出處:路加福音一章57~80節,
在所有被忽略的信息中,撒迦利亞的頌讚,是最受到忽略的,包括我自已也是;
因此,這一系列中,我以不少篇幅談論我對這段頌讚的理解、領受,
說是這一段信息作為核心,推動這個系列文章的發展,也不為過;
路加四謳歌—第三詩章,天地齊歌,出處:路加福音二章01~20節,
在一般的聖誕節中,這一段算是主要、頻繁引用的聖經節了,
原因不難理解,因為天使的信息,既簡潔有力,又富有深意;
路加四謳歌—第四詩章,白首禮讚,出處:路加福音二章21~52節,
相對之下,這一段雖不算陌生,但西面與耶穌童年時期,較少被一起探討,
通常都視為分開的事件,我在這次系列文章中,結合起來討論;
路加四謳歌—小結,作為系列文章,還是希望有個結論性質的文章,
可以談一些概括、延伸、補充性質的議題,算是個人的一點強迫症作祟;
但也因為想談的項目太多,弄到作為小標題的希臘字母不夠用,
權宜之下,只好取消其中一個項目,因此這篇的前言略長。
.
壹之二、兩約異同
在東摸摸、西摸摸的狀況下,今年產生了另外一篇系列文章,
談論的是我個人很感興趣的兩約異同問題;
咦,不是說很忙嗎?之所以很快就生出架構,
主要是因為去年讀到哥林多後書三章時,整理出一個對比表格,
這篇系列文章,是從這份表格開始發展的。
.
本來只想單純分享我對這份表格的領受,概要性的說明其中一些細節;
結果隨著文字的增加,就朝著失控的趨勢發展了,本來沒有打算當成系列文章的;
但是寫一寫之後,發現這個可以寫一點,那裡可以寫一點,於是架構就逐漸浮出囉。
.
兩約異同,扼要的說明這個系列文章的動機,並說明這篇文章的架構;
兩約異同—壹、區別,雖然我們對新舊兩約的詞彙相當熟悉,
但是如果詳論區分的方式,有時間、聖經、內涵、狀態等不同的區別方法,
當陳列這些差別時,會發現當中存在有趣的細節差異;
兩約異同—貳、相同,為了避免馬吉安(Marcion, ca 110-160)對舊約的否認,
我們需要了解藉著兩約的相同之處,體會其中的一致、延續;
兩約異同—參、相較(一至五),如標題,開始論及兩約的差異,第一項至五項,
前三項的觀念來自於《基督教要義》(Institutes of the Christian Religion);
兩約異同—參、相較(六至十),論兩約的差異,第六項至十項,
從第四項開始,會有比較多個人的領受,不少來自於哥林多後書三章的比較;
兩約異同—參、相較(十一至十四),論兩約的差異,第十一項至十四項,
於此,使徒看明,兩約俱有榮耀顯出,但新約的榮耀卻遠大於舊約;
兩約異同—參、相較(十五至十八),論兩約的差異,第十五項至十八項,
著重於新約關於稱義的歸算與實現,是法庭上的,也是關乎生命,源於聖靈工作;
兩約異同—參、相較(十九至廿一),論兩約的差異,第十九項至廿一項,
嚴格而論,這有些屬於預表,不過基於重要性,所以特別強調;
兩約異同—參、相較(概述),由於實在太多項目了,所以我製作一個比較表,
基於工科背景,我還滿喜歡將資料視覺化,這也是梳理思緒的方式之一;
兩約異同—肆、相和,這部分具有小結的性質,也說明探討這個議題的重要性。
兩約異同—補、希伯來書,由於本文寫完一段時間之後,聚會才讀完希伯來書,
好像覺得這個主題,不納入希伯來書好像不太對,所以……
又是一個不小心,就寫了這篇定位是補充,但是篇幅有點超標的領受;
但真要說,希伯來書確實是我思考兩約異同的重要切入點之一,
當年因為讀過希伯來書,所以對於舊約的禮儀有概略性的認識,
那些敬拜、獻祭的禮儀條例,隨著連結基督,
對當時的我而言不再那麼枯燥,而富有指向基督的深意。
.
.
貳、點心
還是要說,這條路來得意外,走得意外,持續的時間也是;
自主後2013年底投稿、主後2014年開始刊登自此,已是八個年頭;
檢視過去的紀錄,我自主後2017年時,就開始在提消耗的問題了,
去年也不禁感嘆質與量俱不如前,不過蒙主恩典,仍然蹣跚前行,
直到主所給的恩賜暫告段落為止。
.
貳之一、雲彩見證
雖說近期平淡無波,導致於沒有素材可以寫類似的文章,
但有一些想法,還是從塵封的記憶中汲取而出,今年有些見證屬於此類。
.
瞎眼得看見,去年曾經提到,有一篇見證被我的刊登期程排擠到今年,
就是這一篇以我接觸盲朋友的經歷為基礎,寫成的見證;
以個人而言,這段歷程甚至早到我已經忘卻,淡出記憶了,
要不是某次和人閒談,提到弱勢等相關議題,我才想到這段往事;
也因為記憶不算清晰,怕有疏漏、錯誤,所以我以「少年」代稱。
.
活出新人的樣式,去年聚會的會堂,因為經過整修,所以聚會受到影響,
由於切合所讀的聖經,所以就以環境為引,指向聚會的內容,十足的借題發揮;
再者,也藉著這事,提醒所謂「改革中」,指的是在聖靈中的更新,而非與時俱進;
前者是關乎屬靈生命,後者只是對世界潮流的附從。
.
她給我的隨堂考,這也是去年的故事,或說是事故;
突如其來的,我就被陌生女子給攔了下來,嚴正說明,
這絕不是什麼豔遇之類的,比較像是攔轎伸冤的情節;
順道一提,本篇可以和遊記觀三樓,桃城憶往一起閱讀,
因為視同一天發生的事。
.
攑香綴拜的婚禮實況,最近我有機會到幾個地方田野調查,
得到的初步、片面心得,並不是很好,譬如說這篇我在場聽到的信息好了,
被我戲稱為憂鬱症衛教,是近期聽到,最讓我感到最為枉費光陰的信息,
這與基督福音,有什麼關係呢?與所引用的詩篇八十八篇,有什麼關聯呢?
我藉著這次見聞,提醒我們不該過度倚重專業人士,
倚賴救主以外的對象,無法使我們單獨面對信仰生活。
.
基督徒的另一條網路,從公報社的專欄分類,
這篇並不屬於雲彩見證,而是歸在公報廣場;
以我個人而言,性質仍屬於個人心得、觀察,
所以在我這邊還是屬於雲彩見證,這篇所談的,是疫情之下的工作心得,
持平的說,疫情讓我們有了很多新穎的體驗感受,衍生許多有討論價值的議題。
.
空蕩的會堂,這篇也是屬於公報廣場的文章,
拜疫情之賜,各教會都度過了兩個月被封鎖的日子,
我也參與了兩次服事,一次直播,一次錄影,這一篇所寫的,是從錄影的經驗發展;
誠如文中所提,方法是好還是壞,還有待檢視、觀察,
但我們的信息,是否純正,這無關方法好壞,而在於內容。
.
初信的熱心,文章中,我明言這是改編自初信之誠,
不過基於公報廣場的篇幅考量,所以經過濃縮精減,
閱讀起來會比較輕鬆一些,當然代價就是論述的內容較不完整;
公報廣場的需求顯然不低,因為經常是投稿過沒多久後,馬上見報,
不像是耶穌在哪裡、畫中有道等,有庫存到編輯覺得可以暫緩投稿,
把時間用在其他類型、主題的文章上。
.
超時空合唱,我得說,這個投稿與刊出的時間差,短到讓我接近措手不及,
根據我的後台資料,僅有十天,就出現在公報的網站了,
這說明公報廣場的供需有失衡的狀況呢。
.
兩三個人的聚會,今年疫情爆發初期,大型聚會受到了限制,
但我們這個聚會因為人數不多,所以聚會受到的影響不大(雖後續還是改為線上);
為此我寫了一些觀察,從某個程度來說,疫情對我們過去的堅持,是予以正面肯定,
因為我們過去對聚會、教會的堅持,使得我們在這波疫情中,衝擊相對較低,
疫情如炎炎日頭,照出很多實情。
.
永恆的遺書,我有時認為自己有點叛逆,還沒卅歲就開始寫遺書,
但我有我的理由,這一篇基本上就是在解釋這些考量;
本來是投稿到公報廣場,不過編輯看了之後,覺得也適合放到雲彩見證,
於是這一篇就轉到見證這邊發表了,我對這類事情向來是全力配合、依編輯考量。
.
接受差異與否?這一篇也是快進快出的,投稿到刊出之間僅距離半個月;
其中的觀點,反映了我對教會的認知,有些差異,是合乎聖經的,這是肢體的特性;
有些差異、區別,不應該出現在教會中,這是聖經所拒絕的。
.
貳之二、古韻仍新
這部分可謂是點心的主力,畢竟教會歷史中,有太多經典的詩歌;
譬如荒漠甘泉樂侶,就提供不少詩歌可聆聽,若以數量論,比我這邊更多呢。
.
古韻仍新—奔行天路,相較於傳統詩歌的曲調,
《基督是主》中有一些格式上較為特殊的詩歌,
譬如說這首詩歌,在分節方面,並不是以同樣的旋律分節;
所以校稿時,讓編輯感到一陣困惑,這也是可以理解;
藉著這首詩歌,談論些關於「天路」這個我們經常使用、耳熟能詳的詞彙,
在聖經中其實找不到這個詞,很意外嗎?我很意外。
.
古韻仍新—憂悶世間是迷路,在這首台語詩歌中,我提到了主同在的議題;
對於這首詩歌,我談不上熟悉,但聽到英文版本後,發現旋律還不錯,
加上歌詞也算純正,因此就寫了些領受,順道一提,我選詩歌的依據,
通常是旋律或歌詞中,要有讓我認同之處,特別是後者,
因為詩歌要廣傳,和前者關係較大,但要能夠在歷史中駐足,成為經典,
經常需要後者的支撐,才能讓歷世歷代聖徒接納。
.
古韻仍新—祢是我的一切,對我而言,這是一首新歌,至少是比較近的詩歌;
雖然有時會看到有人以古典詩歌稱之,這讓我不禁費解,這個歷史算是古典嗎?
還是說,對於資訊快速變化的今天,1991年已經是上個世紀的事(本來就是)?
這篇心得本來具有批判性,不過後來稍作調整,淡化了批判的意涵。
.
古韻仍新—我們不會疲倦,這首詩歌的節奏對我來說,太快了,
所以我不是很喜歡唱,領詩的時候更不會選來找自己麻煩;
不過話說回來,仍不更改這是一首好聽詩歌的事,抖擻地告白我們向著主的心;
這一篇還有個小插曲,就是有發布在公報社的網站,而且是很低調的出現,
我發現的時候,已經過了好幾天了,所以刊出時間有點落差,
而且…..似乎,Wordpress刊出的日期,和我所理解的有別?
我貼出時是8月30日,但系統似乎設定成是檔案產生的8月2日,
這也算是樁耐人尋味的事呢。
.
古韻仍新—此時當就耶穌,不定時,我會去TCNN晃晃,
即使不見得每個觀點都認同,但還是可以從中了解一些概念;
結果在當中看到一篇詩歌評論,嗯?最近沒校對過這篇阿?
點開後,發現是去年投稿的,基於有刊登在官網、就發表於部落格的原則,
於是日期雖然晚了幾天,篇名也有些差異,不過還是趕緊整理、發表在部落格;
我個人非常喜歡這首詩歌的旋律,迥異於〈救主我愛就祢〉的歌詞,
亦提供我們思考聖經所啟明的福音信息。
.
古韻仍新—祂藏我靈,這不是我特別喜歡、熟悉的詩歌,但也算是頗經典的詩歌,
傳唱的是我們蒙主保守,在祂大慈愛裡;
而我以創世記犯罪之後的躲藏為引,闡述詩歌對「藏」的觀點,
兩相比較之下,逃避與依靠,截然不同。
.
古韻仍新—耶穌的手扶持我,在撰寫這些詩歌的介紹時,多少發現自己的一些傾向,
雖說我對歌詞有相當高的重視,但多少還是會關注旋律如何,
前者會留心是否合乎聖經,後者則評估是否旋律優美、便於傳唱;
這首詩歌側重與主的經歷、關係,而旋律方面,亦頗輕快、朗朗上口。
.
古韻仍新—一件禮物,必須承認,內容是帶有一些批判的,
以禮物比喻恩典的〈一件禮物〉,雖是頗有知名度的詩歌,但是細細剖析,
其所呈現的概念,恐有半伯拉糾主義(Semi-Pelagianism)的意涵;
我認為這不是作詞者有意為之,而是作詞者對若干神學觀念的模糊,
這似乎是個廣泛的狀況,普遍出現在華人的教會中,連帶這種意涵的詩歌盛行;
也因為文中含有批判性質,所以撰文的時候,頗留心文字拿捏。
.
貳之三、電影賞析
最近看的電影不多,所以能寫的主題也有限,
前兩篇還是去年看的,只是因排擠的關係,放到今年發表。
.
《指揮巨星亞尼克》—聯合成一個身體,這算是紀錄片,紀錄一個加拿大樂團,
我對紀錄片的理解,雖然畫面都是真實、不見得經過彩排,
但並不代表編導沒有主觀立場,鏡頭語言、敘事結構、取材,都有主觀性質;
於是我試著從中尋找導演所要表達的意涵,並且延伸出信仰的議題、觀念。
.
電影《只有悲傷才是美麗的》—墜落的伊卡洛斯,這篇的結論被改的幅度有點大,
不過這無妨,因為當初我在想出結論時,也想得很辛苦,致使這段結論力道有所不足;
有時候遇到議題性太強的作品,要從中找到切入探討信仰的地方,可不容易呢,
後來這篇是以「依靠」作為信息的重點。
.
電影《盡孝的滋味》—親情大餐,這一部電影在台灣上映的票房,似乎不理想;
可能和上映時間也有關係,排不上母親節檔期,這主題適合放在母親節;
文末稍微和恩典的性質有些連結,思考「唯獨恩典」(Sola Gratia)的意涵,
也藉這層思考,意外想到我們所有人,都是從恩典開始的,
只是隨著年歲增長,我們忽略、忘記了,我們的來世界、成長,都是白白得來的。
.
電影《農場我的家》—受造物的共鳴,若要我說的話,會以大膽形容這部電影;
因為黑白、無配樂、無「人」物(但有角色),都是很突出,美其名特色的運用;
《農場我的家》可能有素食、動物福利或動物權利的訴求,
在不確定的狀況下,我沒有特別著墨此傾向,乃是直言聖經中對飲食的觀點。
.
《是誰得手林布蘭?》 —大師的永恆揮灑,當得知這部試映訊息時,
二話不說就答應下來,除了電影的考量之外,也有畫評的考量,
畢竟林布蘭為大師,這是毫無爭議的事,過去也有好些是以林布蘭的作品發展論述;
於是乎,參考其他人對林布蘭的感受,就成了必要的安排。
不過從紀錄片的編排,其間的邏輯性有其獨特思維,所以理解起來不是那麼容易,
所以在評論的撰寫,我做了比較大幅度的更改,
並以創作為引,將焦點轉向創造天地的創造者。
.
貳之四、畫中有道
這個系列算是最近的主力了,雖然以投稿的數量,排在詩歌賞析和雲彩見證之後,
但是藝術史中還有不少畫作可供發揮,所以還是有找到不少可以運用的議題。
.
畫中有道—恩典之約,以救贖歷史而言,創世記三章的記載非常重要;
說明了人最初的狀況,以及解釋人類全然敗壞的來源,
兼之最近若有餘裕時,看的資料中,有一部分是聖約神學(Covenant Theology),
於是在這篇畫評之中,就整合相關的概念到文章裡。
.
畫中有道—我們的罪,歸在祂身上,不得不說,卡拉瓦喬(Caravaggio,1571~1610年)這幅《荊棘冠冕》(Crowning with Thorns)頗有臨場感、魄力,
畫中的角色幾乎填滿了畫面,讓觀賞者產生了近距離旁觀的感覺;
藉著受刑,我稍微提點這世界的不義與公義,看似弔詭,卻不是不能解釋。
.
畫中有道—引導你們明白一切的真理,當看到《五旬節》(Pentecoste)的畫面後,
第一時間就想把他列入畫評的清單中,不僅因美感,這個主題在藝術史也不常見;
作為早期引入光源概念的畫作,這篇畫評得益於柏牛提點,有一些美學方面的探討;
並且著眼聖靈在兩約聖經中的記載,也順道調侃近年教會、特別是靈恩派的傾向,
過於重視約珥書關於聖靈的記載,而無視聖經其他對於聖靈的論述,
我想這是不健康,也不應該的狀況,因為相對於能力,性情的更新、認識的開啟,
是聖靈更為重要的工作。
.
畫中有道—人子來了,早些時候,我本來有打算以「人子來」寫些領受,
後來在寫這幅畫作的領受時,就把相關概念、文字放進這篇文章中;
我認為,人子能如此果斷的說「來」(come),源自於對自己清楚的認識,
祂受天父的差遣而來,因成全了天父的旨意、為我們預備地方而去。
.
畫中有道—救贖身,立約血,來自西斯汀禮拜堂(Sistine Chapel)的作品越來越多,
令我萌生一個想法,想要把這十二幅畫湊齊,但這並不是容易的事,
主要是畫中有些主題,要不是我已經寫過了,再不然就是發揮空間有限;
不過只要找到切入之處,還是會盡量湊齊這十二幅畫的感想,
這一篇有做了一些調整,修改後的版本,是為了讓議題更適合聖餐主日;
說到聖餐,在我所聚會的地方,偏向認罪悔改的性質,
只是如果聖餐和逾越節對應,那麼和羔羊死亡的替代,應更為貼近。
.
畫中有道—一生的守候,如果按順序,這一篇雖比路加四謳歌晚發表,
但是標題、架構卻早於路加四謳歌,當然如果以路加福音的記載而言,
我幾乎快把所有的要點都以畫評填滿了,再來若要再寫,就會出現重複議題;
但也因為這些拼湊,一幅由路加所敘述的福音縮影,呈現在起始之時;
撰文之時,我萌生兩個問題,其一,西面的祝福並不似祝福,反而帶有肅殺;
其次,耶穌孩提時在聖殿的記載,是否歸屬於路加對聖誕的範疇中?
後者自然不在西面的討論範圍內,我於系列文章中也有表述我的看法,
前者讓我意識到路加福音遙指人子受苦之事,更使這兩章聖經耐人尋味。
.
貳之五、書籍介紹
我看的書,算是又少又慢,加上有些看的書籍,不適合寫書評,
所以這個系列的文章,不算太多,也就聊表心意囉。
.
漫畫《櫸之木》—情感的牽絆,由於是散文改編,所以文字感頗強,
致使漫畫所呈現的,有插圖、繪本的感覺;
但也因為作品本身的信息是清晰的,所以如何與信仰鏈結,
反而不是那麼容易,而且選了四個小故事,相當於要想四個主題,
過程可不是那麼容易呢。
.
世界遇見光,是一本篇幅可觀的著作,整整有三大冊,並不是我主動買來看的書,
雖我同意宗教對社會、國家的影響,不過以我對國際關係的理解,
我不會採用這條路作為主軸,以之思考國際情勢、國家發展,
我在這方面是採取現實主義(Realism)的視角觀察;
在我對國際政治的認識,作者採用的方法,放大了宗教的影響,
低估了其他因素對國家運作、決策的影響,政體對國家利益的重視;
此外,書中占有重要地位的「選國」概念,我自認我沒有在聖經中看到相關說法,
所以在這篇文中,多次提及,那是作者的看法;
或許,這個觀念帶有「昭昭天命」(Manifest destiny)的影子,
此政治口號認為在美國的國家發展,有著神的旨意,以此支持擴張。
.
貳之六、難得遊記
我的活動領域,算不上廣闊,所以寫的遊記,既少且平凡,
而且拍的照片,實在談不上什麼美感,這部分還請海涵;
不過也因為這個系列的投稿,所以促使我更加留意足跡所到之處,
看看有沒有可以切入探討的議題。
.
這一兩年受限於疫情,國外的遊記想必大幅縮水,
所以編輯就想努力開發議題、景點,我這種散步路線也就有點點發揮空間;
因此今年還有一些遊記可以發揮。
.
觀三樓,桃城憶往,去年,我一時興起,衝去嘉義參訪嘉義美術館;
由於搭的是高鐵,所以我在前往目的地前,繞去服役時聚會的教會看看,
印象中還為了把零錢找開,前往便利商店買了飲料,錯過了一班公車,
下了公車後,還去服役時住的地方附近晃了一下,買個早餐等等;
之所以提這些細節,是因為這麼一繞,外加這麼一耽擱,就發生了事故了,
即是她給我的隨堂考中的情節;
嚴格來說,那讓我早上去嘉義美術館的規畫,被延到下午;
不過還好,沒有造成太大的問題,嘉義美術館沒有大到逛不完,
我順著特展的順序,從所造的天地,到人心的隱晦。
.
一個時代的落幕,由於地點的關係,有觸及到一些敏感議題,
對於這篇造成編輯的困擾,我深感理解與抱歉;
我知道公報社的政治立場,所以也多少帶著感嘆與抑制的在寫過去的歷史,
但從側面所得的資訊,似乎只要看到不認同的文字,就覺得礙眼,
那和對岸的六月硬是少了一天,有什麼區分呢?都無法正視既成事實,
連別人原本的名字,都要更改?早的有「中國石油」改為「台灣中油」,
三不五時拿來吵的冷飯則有「中華航空」更名爭議,
這樣來看,已然沒落荒廢的「中國製片廠」,去中化也是理所當然;
我個人沒有堅定不可動搖的政治立場,
對我來說,政治不是真理,不需要用表明真理的態度堅持;
但有些事實,即使諸君不喜歡,也請認清,那是無法更改的過去。
(是說,歷史因政治考量被掩蓋、竄改的事也不是沒有過,我或許太認真了)
.
夜市以外的歷史風情,士林也是頗有歷史的地方,
由於時代更迭,每個世代對她的記憶、印象也有別,
因此我稍微列舉了不同時代對她的概略理解;
不過整體而言,這篇找不太到切入信仰議題的地方,
因此關於信仰的探討,也略為薄弱。
.
踏東西文化,評宇宙文章,去士林的意外收穫,是發現另外一個景點,
當時看了看地點,看了看時間,評估一下交通方式,就前往附近的林語堂故居。
到了之後才發現,這裡我來過啊,也常經過,但就是沒有好好的認識這個地方,
於是老老實實貢獻門票一張,看看故人的生活起居;
由於公報社的立場,在撰寫時著重林語堂對台灣的情感,
也融會了之前看《光陰的故事》時感受到的大時代中小人物悲歌,
加了一句「咫尺千山路」歌詞,致敬這一段歷史;
而作為信仰文章,則以「故鄉」為引,連結基督徒的信仰路。
.
牢獄見光明,本來,台灣新文化運動紀念館基於政治敏感而不列入撰文計畫,
因此當時雖然拍了照,做了基本功課,不過也就擱置了;
後來,因為疫情爆發,去年就已經受到壓縮的旅遊版,再次被壓縮,
別說我們不方便到處跑,很多地方進都進不去;
在這樣的重重限制下,這一個主題也就重見天日了,
當然我還是有心迴避一些敏感議題,專注建築、特別是牢獄的探討,
那可是我們平時不會有機會接觸到的設施呢。
.
火噬後,根基猶存,以我的生活型態,我是寫不太出像樣的遊記,
但基於投稿需求,有時候還是會從生活圈中,擠出一些素材發揮,
這一點之前已經有說明過,那麼,為何我要重提?
因為這一篇是主後2019年投稿的,但是一直都沒有被刊出來,我也不以為意;
但是有次被詢問,最近還有遊記的文章嗎?不禁讓我感到疑惑,這篇不行嗎?
把我的問題拋出來之後,才知道原來是消失編輯在信箱中了,於是重新寄送。
.
暖暖泡湯行,身為一位北投人,寫些關於北投的事,也是剛好、剛好而已;
可是…心虛地說,關於北投的文章,在比例上好像有點多
發表當下,氣溫剛好往下滑,正是合時呢,
能夠藉此對自己所生長的土地,多幾分認識,深感榮幸,
自己都覺得可以開幾個導遊團了,如悠悠鬼坑行、雙谷幽境、舊日北投等。
.
貳之七、滄海一瓢
今年這個系列可說是趕鴨子上架,
因為某次我收到校稿需求時,打開一看,馬上蹦出兩個想法:
首先,我最近沒有投稿這個系列阿,未完稿還躺在資料夾呢;
其次,這個文字很眼熟啊,確定是我自己寫的;
答案很明顯,重複刊登了,我去部落格一查了之後,
明確的告知,這幾篇短文在哪一期刊登過,換來編輯震驚的表情。
.
為了亡羊補牢,我趕緊把半成品再整理一下,
雖然篇數方面有些出入,但字數沒有差太多,所以就拿來擋了。
.
滄海一瓢—遙望永恆,這一段話,最初發表自Facebook,
Facebook在我的定位中,是讓我練習短文的,
這規劃有一部份來自於Facebook的版面設定,
我覺得長文放在Facebook上,並不適合閱讀,
且會被大量資訊所掩蓋,這一段短語,比較的是我們的短暫和永恆,
這是基督徒的視角。
.
滄海一瓢—基督福音,這是我現階段對基督福音的粗略理解,
簡略的表述稱義、赦罪、得生、和好等四方面;
結構上俱以舊約所指陳的問題為始,對應的是救恩所成就的結果。
.
滄海一瓢—羅馬書11章36節,我近期很受羅馬書這節經文所感動,
如此扼要有力的涵蓋起頭、過程與結果,於此,我深感敬畏;
不過,也由於這段聖經對神主權的強調,所以有時多少會注意到,
有些肢體對這觀念是有反彈的,畢竟這似乎會削減人的責任;
然而,這樣的反對並不合宜,若想探討人的責任,在他處另有論述,
但不是在這裡。
.
滄海一瓢—萬物與真道,前者是短暫、多變的,那形塑我們的價值、觀點,
因此我們常聽聞:「這世界唯一不變的是改變」這類的話;
然而,我們在聖經中,看到主對自己的啟示,乃是不改變的,
是以我們若同意「這世界唯一不變的是改變」,是否我們沒有見到真理呢?
.
滄海一瓢—以馬內利,有時候我也會以藏頭詩的方式,寫些短文;
這裡就可以看到以「時空高深」作為起首,淺論「以馬內利」這主題。
.
滄海一瓢—我主基督,這是我對基督的部分理解,祂是兩約的中心;
所成就的是和好的工作,以自己的身體開啟又新又活的路,
完成的是使人白白稱義的恩典。
.
滄海一瓢—基督徒之路,看到信望愛了嗎?
信的基礎,乃是本於神的話語;
望的根據,乃是出於神的應許;
愛的緣由,乃是聖靈結的果子。
.
滄海一瓢—基督來,說個和出處有關的小道消息,
「晨光照幽冥」這種非常中國式的講法,有聖經根據嗎?
其實不過是路加福音一章78節的改寫,近期認為撒迦利亞的頌讚,
頗有深究的價值,如之前在介紹系列文章所提,
期盼探討的想法,催化了今年第一篇系列文章:路加四謳歌。
.
滄海一瓢—傳道者之見,其實就是傳道書擷取經文改寫,
應該是為了趕快補足足夠的文字而加上去的,畢竟這次投稿有點匆忙;
除了所熟悉的日光之下與虛空捕風之外,前兩句來自傳道書一章5~6節。
.
滄海一瓢—恩典與憐憫,這個概念來自於一次聚會中,
袁弟兄所提的論述,當時頗有豁然開朗之感,於是在此稍加整理。
.
滄海一瓢—當趁有時,如之前所說,我有時會在Facebook寫些想法,
不見得成熟、有深度,但是文字結構看起來還可以,也有一些反思性,
於是就整理整理,放個主題投稿囉。
.
滄海一瓢—基督門徒,這幾個字真的是簡潔有力啊,
汲汲、殷殷,是我們當有的態度,我們所誇的是基督的宏恩,
而回應這莫大恩典的,是照著主所給我們的恩典,活出、等候基督的生命。
.
滄海一瓢—逾越節羔羊,很明顯,我所指涉的,是主的晚餐,也稱聖餐;
近日觀察,有時我們在談論聖餐時,那個以省察為立論基礎的悔罪,成為強調重點;
但聖經所著重的基督的捨身流血,所成就的贖罪意義,似乎被模糊、失焦了;
在此背景下,我寫了一點以逾越節為基礎的領受。
.
滄海一瓢—五個唯獨,由於前些時日,我有個整理自己信仰堅持的想法,
於是寫了篇我對於五個唯獨的認識,文章初稿已經完成,
之所以還沒發表,是因為那是放在一本冊子中的文章,
而冊子發表的時機還沒到,所以那本冊子在意義上也還沒完稿;
拉拉雜雜說那麼多,是因為這五句短言,靈感來自那篇文章小標題的擬定,
俱有對應的行動或方向,以對應五個唯獨。
.
滄海一瓢—真理與教會,由於前些日子聚會讀到提摩太前書,
提摩太前書三章15節於我而言,一直有個疑惑,
教會怎麼會是真理的根基?是不是反了?
這次在預備時,讀到約翰.斯托得(John R. W. Stott,1921~2011年)論到這個問題時,提及兩者是相互關係;
這是我可以接受的,因此把這個概念,以較為文言、對仗的方式寫出。
不過提到教會,我們確實應當釐清現在所談論,
是宇宙性獨一、無形的教會,還是地方性多樣、有形的教會?
兩者有重疊性,但是卻不相同,至少在歸屬的順序方面,就有差異;
我們經常是先接觸有形的教會,才從教會所宣講的聖道認識救主基督耶穌;
但我們必須先有分於基督的赦罪與生命,才屬於這無形的教會。
.
額外一提,這一篇對於今年的文章發表,具有歷史性的意義,
因為今年是首次發表超過百篇文章的一年,而這篇文章即是第一百篇;
自然,並不因為這一篇特別獨特,若無前面九十九篇的累積,
沒可能讓這篇獲得100的編號,因此這一篇的意義,在於凸顯這整體;
我沒想到我自己能發表那麼多文章,要我說,當中有些水分存在,
但事就這麼成了。
.
滄海一瓢—主揭七印,直到今年初,我都還有參加啟示錄的查經,
在疫情爆發前,我就告了段落,主要是對3月21日成人主日學的無聲抗議;
至於箇中發生了什麼事,那個話會變很多,所以我就不囉嗦了,
但大抵與主後2019年開始執行前,我的一些預想有關,遺憾的是,不幸言中;
總之,因為這個聚會,我概略性的讀了我領受不多的啟示錄,
把自己的筆記稍作整理後,寫成帶有東方風格的七印。
.
滄海一瓢—續印七號,七印的末尾,即提到七號,
所以我也寫了關於七號的短文,印象中「焚星天落」、「蝗軍」等詞,
是聚會當下就略有概念的,之後再整理成完整文章。
.
滄海一瓢—載怒七碗,這三篇算是一系列了,啟示錄最後提到七碗;
本來的格式是「三碗血泉湧」之類的,但後來擔心數量、次數的混淆,
於是加上「頭」、「傾」等字,以強化經文中關於順序的記載;
在這一篇中,「朱海成」、「獸國闇」、「偉城崩」等語是我頗為滿意的。
直到現在,我對啟示錄仍無比較明確的領受,所以這一系列三篇文章,
嚴格而論,只能算是經文的改寫、改編,並不帶有什麼特定的信息。
.
滄海一瓢—挪亞與約拿,將挪亞與約拿比較,是兩個極端的比較;
一者百年盡心竭力,一者一日漫不經心,
如果我們要以忠心、敬虔論,那麼後者難以和前者相提並論;
如果我們要以果效、人數論,那麼前者拍馬也難及後者萬一;
那麼,我們更認同誰呢?早些年,我提過一些關於約拿的反思
多年後,我認為問題本身,並沒有太多的變化。
.
貳之八、耶穌在哪裡
這是自主後2019年開始新開的專欄,也是我第一個、唯一一個在親子報的專欄,
由於親子報是一個月一刊,所以刊登的數量相對而言比較少;
但因為已是常駐的專欄,所以刊登的頻率相對而言比較穩定。
.
耶穌在哪裡—上帝的帳幕在人間,本來按我的想法,一有刊登,
就會同步刊登在部落格上,但是這篇真的沒辦法,因為既有的文章都已經排上,
基於排擠效應,就推到今年了,不然看日期,在去年12月中就已經刊登於公報社網站。
.
耶穌在哪裡—永遠的祭司,在整理這部分信息時,我赫然發現一個不得不處理的議題,
那就是亞倫犯罪的問題,首任大祭司無論是職分、歷史定位,都非同小可,
怎麼亞倫使百姓陷在罪中之事,似乎沒有被嚴肅處理?
至少相對於拿答、亞比戶干罪,亞倫無論是程度、即時,都無法相提並論,
按我們的理解,就算因憐恤而不遭到擊殺,剝奪職分也是合乎情理;
可是亞倫沒有,亞倫好像沒事兒,繼續擔任大祭司,直到四十年後的死期。
.
問題在哪裡?我想,這是神的恩賜與選召,沒有後悔的事例(羅馬書11章28~29節);
當然,亞倫所行的,無疑是罪,這個並不改變,
這也使我作為對比,以亞倫比較耶穌基督這更美的大祭司。
.
耶穌在哪裡—聯合的祭物,我們得以與主相親,並非毫無依據,乃是藉著祭物;
新約常說「在基督裡」、「藉著基督」等,表示基督的中保身分、工作;
在利未記中,也看到這個輪廓,人奉獻,是藉著祭物為代表(燔祭),
和好也是藉著祭物(平安祭),犯了罪的補償、解決,也是藉著祭物(贖罪祭),
利未的名字本來源自於利亞的期許(創世記廿九章34節),
然而在出埃及乃至於新約之後,這意涵有著更進一步的意義。
.
耶穌在哪裡—曠野的拯救,約翰福音三章16節是許多基督徒都會背誦的經文;
但在這一節中,所提及的「滅亡」前設,卻少有被嚴肅看待,
這也使得神的愛、耶穌降世、拯救的張力被淡化;
再者,約翰福音援引的舊約事件,同樣呈現了普遍滅絕的絕境,
而在當中,主賜下了被仰望的對象,設立了以仰望得救的方式;
基於親子報的特性,不能寫得如此詳盡、直白,故在此補述。
.
耶穌在哪裡—像摩西的先知,以摩西生平為主軸的介紹,在此告一段落;
由於剛好遇到受難週、復活節,所以有經過一些修改,使之更切合節期;
總之,摩西的故去代表一個階段的結束,他按著所託的,忠心服事了那個世代的人;
但他所預示的另一位管家、先知,忠心有過之而無不及,不會被死亡所阻隔,
重要的是,那一位將要來的,不僅與神面對面、更顯出至高者那人所不能見的形象。
.
耶穌在哪裡—耶和華必拯救,從這篇開始,聖經經文進入約書亞記,
換個角度說,摩西五經中關於耶穌的尋找,正式告個段落,
雖說我後來才發現,庇護城沒有寫,不過後來應該還有機會;
約書亞在舊約關於耶穌的預表,有著特殊的意義,
僅從名字而言,他的名字和耶穌的名字是相同的,
帶領百姓進入應許的呼召,也是相同。
.
耶穌在哪裡—真正的安息,約書亞雖然有與耶穌相似的部分,
但是就真實的安息而論,約書亞仍然沒有達到成熟的地步;
從他最後的遺訓,我們可以感受到他的悲觀,而他也不幸言中。
因此在希伯來書中,指出耶穌較之約書亞,引領屬祂的人進入安息,
而我們也從希伯來書認識,真實的安息,是工作的完全,一如創世記,
當工作已經完成,旨意已經成全,工作者不再工作,歇息安坐。
.
耶穌在哪裡—終極的英雄,銜接約書亞記的,
是很多人不喜歡讀的士師記,或說,讀起來很不舒服;
但這很真實,呈現我們無法照著律法而行的真實,
也不過才幾代人,以色列人的偏離、是如此的快速,
當中或許有少數人仍然持守,但整體而言,已是全然敗壞;
這篇著重基甸,拜基甸會(Gideons International)所賜,我們對這名字很熟悉,
但從對一些成員的觀察,這個團體的狀況不容樂觀呢,一如這一篇對基甸的描述。
.
耶穌在哪裡—大能的戰士,士師記另一個代表性人物,非參孫莫屬;
如果聖經中有個爭議排行榜,參孫必然榜上有名,
在士師記明明是負面代表,為何新約作者看待參孫,視為信心的見證人呢?
除了艾德蒙‧克羅尼(Edmund Clowney,1917~2005年)提供的原則外,
我認為他人生中最後的禱告,是本著信的禱告;
在他無有可誇,無有所見,生後亦是千古笑罵,他禱告神。
我們怎能輕看他的信呢?
他信的神,是即令在他如此軟弱、羞愧之際,仍然聽禱告的神,
這也是我們該有的信,補充說明,我對參孫有這看法的改觀,源自於希伯來書。
.
耶穌在哪裡—溫柔的財主,原則上,我對於標題沒什麼意見,
不過對於這一篇的原案:「至近的親屬」,倒有一點想法,
在路得記,這個字原文是(H1350)גָּאַל,又有另一個意思,是「贖回」,
如在路得記四章4、6節,均是使用這個翻譯;
我認為這是路得記其中一個連結基督的方式,按著律法,那位至近親屬不能贖,
但波阿斯這位親屬,雖非至親,卻承擔了這個任務,以他自己產業有損的代價;
不過我承認,要談這部分,對親子報而言,是比較複雜的;
我認為,整卷路得記,是得著的故事,
路得固然得到了丈夫,波阿斯得到了妻子,
拿俄米由苦復甜得到了兒子,就是以利米勒的產業也得到保全;
在那個各人任意而行的時代、環境中,
仍有人虔心遵行主的話,而以色列的神更在罕人聞問的小城中,
接納本無分於以色列會中的人,並預備救恩。
.
耶穌在哪裡—被厭棄的王,循著聖經的歷史,士師時期將告段落,
緊接著進入我們眼簾的,是地上君王的時期;
然而為這個時代拉開帷幕的,是天上君王遭到棄絕,這同樣是耶穌所遭遇的事。
.
耶穌在哪裡—我的牧者,在以色列有合法的受膏者階段,第一位受膏的是掃羅,
我在撰寫時,開頭時很概略的比較各種政體的領導人生成方式,
也一度想給掃羅安個「謙卑,謙卑,再謙卑!」的台詞,
雖然借古諷今並不少見,不過這實在太針對了,容易失焦,所以我就作罷了;
簡言之,在這一篇中,謙卑王掃羅與牧羊人大衛,先後登場。
.
耶穌在哪裡—逃難的君王,這篇在校對的過程中,發現一個小細節,
文中稱撒母耳為祭司,不禁為之一楞,撒母耳有被稱為祭司?
依據歷代志上六章27~28節與33~34節,
撒母耳很可能是利未支派,也曾擔負膏抹、獻祭的任務,
也曾被稱過先知(歷代志下卅五章18節)和士師(撒母耳記上七章13節),
不過聖經似乎沒有以祭司稱呼撒母耳,莫非是別的譯本的翻譯嗎?
經確認後,應為沒有修改到的地方,按我的理解,
主要還是膏本身顯明上帝的揀選,執行者相對而言倒是其次;
王國時期,執行者多為大祭司,但在以色列歷史中,執行者並沒有限定在大祭司身上;
如摩西、以利亞、以利沙,也曾經擔任膏抹的任務,
以利沙那次還是授權給別人膏立耶戶呢(列王記下九章);
而且受膏者的範圍,也不只是君王,祭司、先知(如以利沙)也算是受膏者。
這一篇在這細節上,有上述這些討論,焦點還是以大衛逃難的經歷,連結耶穌。
.
貳之九、文後閒語
今年從投稿的角度,有著很明顯的變化,那就是多元性降低;
年初的時候,我只有樂評、畫評、「耶穌在哪裡」幾個專欄循環投稿,
畢竟這與素材直接相關,見證、遊記要有實際經驗,
電影、書籍也都要花時間直接接觸,所以能夠作為文章的素材就有限了,
且一度因疫情之故,電影、遊記連蒐集素材都有困難。
.
此外,今年在整理資料時,用excel將這幾年的資料進行彙整、視覺化,
預期在未來結案時,得以完整的呈現,現階段仍在過程中,比較難提供結論;
不過,在這過程中,仍然可見一些端倪,有些如煙花瞬閃,僅出現數次,是偶得;
有的如長流細水,多年來持續可見,那或許是我的性情、特點;
總之,路走得如此的長,對我而言,即令來時路未明朗,
但昨日足跡,已教我無限感恩,我是何等人,如此蒙恩?
.
前頭雖說多元性降低,但今年的投稿量卻是歷年新高,達到六十篇以上;
這點我自己也感到納悶,不是在喊忙嗎?怎麼生出這些文章的?
不過有兩點是確定的,我的期待是每一個禮拜都有一篇;
其次則是今年有些篇幅較短的文章如公報廣場,因此完稿速度比較快些,
與此相對的,是投稿的文字比例降低,因此實際上文字量並沒有很多。
.
.
參、如今常存
才說到來時路未明朗,馬上就有新鮮事。
.
這是今年的變化之一,是因緣際會,得以在信望愛上發表文章;
信望愛信仰與聖經資源中心是華人世界中非常令人感謝主恩典之處,
對華人世界接觸聖經資源、原文資料、信仰建造,裨益良多,
以我個人而言,搜尋經文、學習白話字,都是得益自信望愛
在撰寫讀經APP介紹時,也發現信望愛CBOL計畫於原文資源的分享;
多年前也曾向信望愛厚顏索取委辦譯本,迄今銘感五內;
因此雖水平有限,但能在這事工上略盡綿薄之力,小弟於有榮焉。
.
不過初期基本上不是主動投稿,而是以原有的文章發表,
所以可能會看到一些似曾相似、甚至一模一樣的文章出現;
我一度有打算不要刊登在部落格,不過第一篇就有稍作修改,
加上信望愛和公報社的編輯條件不同,會有不同的呈現方式,
因此幾經琢磨之後,還是決定發表在部落格,作為紀錄(兼充版面)。
.
此外,由於信望愛的網路、非紙本特性,所以文章會在一千字上下,
這也算是呼應這時代的快節奏吧?大家的時間都變得很破碎、稀少。
.
參之一、網路作家Ⅰ
https://www.fhl.net/nbg/writer1/old.html
如今常存—沉默的父親,由於幾乎是原本文章的重新發表,
讓我非常猶豫、尷尬、心虛,所以如果有調整空間,我會把握機會,
盡量讓文章不是百分百重複發表,就如這一篇,我加上一些後續的事件觀察補述。
.
參之二、網路作家Ⅱ
https://www.fhl.net/nbg/writer2/old.html
如今常存—唯獨倚靠基督堅立,這是具有紀念性質的第一篇,
也是因為這一篇有經過若干修改,所以決定這一單元的刊登;
修改的方向,就是一些細節可以講得比較直白些,
畢竟這裡不是公報社,限制性有所差異;
照說這篇應該算在細拉思想起中,不清楚什麼原因放在此專欄,
不過這是小問題,不須在意。
.
如今常存—與年輕人同行天路,不覺間,已經是六年的事了,
當時參與討論的三位年輕人,如今各有發展,讓人不禁感慨;
這就是人生,聚了,散了,為我們在這世上的必然,
因此所關注的,是我們是否能在有限的時光中,竭力闡明真理?
讓我們在各奔東西之後,繼續過跟隨基督的日子、路程?
直到有一天我們息了地上勞苦,安然見主?這是我期待的目標。
.
參之三、細拉思想起
https://www.fhl.net/nbg/Sekiong/old.html
如今常存—試煉中數算主的恩典,第二篇見諸於信望愛的,也是詩歌;
這也可以理解,畢竟我所投稿的詩歌,不僅有相當的數量,
篇幅有些也不長,很適合信望愛對篇幅的要求。
.
如今常存—每一天,天父供應我們所需,這幾篇刊出後,發現信望愛也是有專欄規畫,
《細拉思想起》即是詩歌方面的專欄,不過這個專欄許久沒更新了,
之前一篇文章是主後2015年….嗯,看來間隔有點時日呢,
公報社的文章,或許可以在這部分補上一些。
.
如今常存—境遇好壞,上帝都照顧你,承上文,畢竟如果純以詩歌而論,
我目前投稿數量最多的即是詩歌,國語、台語的都有,走筆至今,已超過百首詩歌;
所以對於這個專欄,應該可以挹注一定比例的文章量。
.
如今常存—父,我要回家!從旋律與意境而言,這是一首動人的詩歌;
尤其詩歌的故事,更提醒我們與主的關係,在基督裡的信、望、愛,
以及,我們是否有著切慕父家的心?
.
參之四、信望愛閱讀
https://www.fhl.net/nbg/reading/old.html
如今常存—《真假福音》你信對了嗎?純粹以個人意見,這本書的意義在於指出近況,
與邁克‧何頓(Michael Horton)的《沒有基督的基督教:美國教會的另類福音》(Christless Christianity: The Alternative Gospel of the American Church)遙相呼應;
兩相比對之下,看到美國基督教的偏差之普遍,心中一面唏噓,一面悚然,
尤其我們基於歷史、政經、文化等種種因素,我們對美國的事物接受度很高;
此情此景,這種狀況是必須要警惕、分辨、過濾的。
.
如今常存—《揭開奧祕》新舊兩約都是指著基督說的,這本書的重要性,
在於開啟了「耶穌在哪裡」這個專欄,當中提供的觀念,幫助我們從舊約看待基督,那或許是隱藏的,卻是明確的;
為了避免私意、寓意解經,所以我在連結基督方面,經過不少琢磨、拿捏;
在發表前一段時間,我才和一位年長的弟兄有幾次較為熱烈的拉鋸,
主題就是舊約和基督的連結,當時弟兄所採用的方法,是很直接的連結基督,
這樣的方式,使得我們還未嚴謹的看待舊約信息,就直接探討新約聖經。
或許從結論而言,這段舊約確實可以導向基督;
但從過程而論,我們並沒有得著舊約的信息,自也難比較兩約的差異,
因為舊約有時引領我們向基督,是以呈現反面、困境的方式,
使我們不致循聖經所拒絕的方式如靠行律法稱義,從而盼望更美的新約。
.
參之五、信望愛小說—繼承者
https://www.fhl.net/nbg/novel/old.html
如今常存—繼承者(I)—漢彌爾頓的邀請,我得說,看到這篇,著實讓我為之一驚,
這不就要佔五個禮拜的電子報?這意味著今年文章數量,有望創新高;
如果要我自評的話,繼承者在結構、情節、意涵方面,不如辯論者,
辯論者可說是我個人寫過最好的短篇小說,當然那得益於瑪拉基書本身的張力;
繼承者的兩個主軸,是基業以及五個唯獨,不過因為整合了遊戲、通關等概念,
著實費了好大的心力,而且效果還差強人意,屬於事倍功半那種。
.
如今常存—繼承者(Ⅱ)—是否相信他?這個階段,小說中的人物開始面對唯獨信心,
根據之前的紀錄,從這個階段我也接近讀者的視角,看著一個新鮮的故事。
.
如今常存—繼承者(Ⅲ)—他們的祕密,在這個階段,參與者的隱情逐漸被揭露,
如果我沒記錯,本來的版本結局比較具批判、衝突性,在過程中會逐一呈現;
甚至我基於人生有遺憾、失落的考量,設定有些人是帶有反派性質的,
這也是為了增加角色的豐富、讓角色間的互動存在張力。
.
如今常存—繼承者(IV)—看見基督,自此,角色的故事即將告終,
作為故人,漢彌爾頓以回憶、留言的形式與角色互動,
雖然這篇小說篇幅略短,角色略多,但還是盡量讓這些角色性格飽滿些。
辯論者的角色就少了些,各自的功能也很明確,繼承者在這部分有所不足
.
如今常存—繼承者(V)—漢彌爾頓的再次邀請,經過了一番波折,故事終告段落,
也在此階段解釋各關卡的意涵,並作結束,如之前所提,我在此階段也是讀者。
.
既然是照搬過去的文章,我想補一下小說後記的連結,也算是合理的服務吧?
敬請笑納指教。
.
參之六、文後閒語
在信望愛發表文章,是我曾經萌生過的想法,但未付諸實踐;
得以發表,則是出乎我的意料與規劃,其性質有點類似在公報社的投稿,
部落格自主後2005年寫著寫著,於主後2013年底開始在公報社投稿,
公報社自主後2013年寫著寫著,於今年開始於信望愛電子報刊登。
.
從部落格經營而言,這其實帶有水分的,畢竟文章的內容並沒有太大更動;
從服事的歷程而言,卻具有重要的意義,畢竟讀者群有所區分;
無論如何,這條路已經滿了驚奇與意外,我為此獻上感恩,
來時路仍未清晰,但牧者在引領、保守,我期待與等候。
.
.
肆、雜絮
由於年初有銜接到去年的四十五篇連發紀錄,
所以跨年度連發紀錄,最終在五十三篇止步,是屈居亞軍的紀錄;
但連主後2019年的年度連發都沒超過,純粹是計算問題
不過年底的連發,有點冒險,因為開始連發之際,尚缺數篇,
但評估最近的狀況,所以大膽在十一月十五日就開啟連發作業。
.
肆之一、一載百文
今年倒是也有個紀錄,就是發表文章達歷年之最,數量達一百零九篇,
僅在十月初就可預見,將超過之前的第二名、主後2019年的的九十一篇,
這意味著之前的冠軍、主後2015年的九十四篇,將在短期間被超過;
果不其然,十月下旬,就已經肯定今年文章量必然成為第一名,
最後還創下另一個難以跨越的門檻,遙遙領先第二名十幾篇。
.
不過必須平衡報導,「滄海一瓢」系列這種以文字簡短扼要為取向的文章,
在爭取文章數方面貢獻了可觀的數量,至於文字量,那就只能忽視不見了,
讓今年的文字量勉強達到亞軍的規模,遠遠不及主後2015年的246,277字;
畢竟那一年的每篇文章,都有達千字以上的標準(不像現在有圖文充數),
且又有人生哲學報告、惡者三試、淺論要理、辯論者等四個系列文章挹注,
其中淺論要理更是達到七萬字,扎實程度前所未有,短時間也很難追得上。
.
根據分析,今年能夠一舉超標,原因不僅是點心的部分;
公報社的文章雖然也有七十一篇的規模,但仍不及主後2019年的八十一篇;
有一部分是因為信望愛的文章挹注,而信道的文章也比預期中來得高,
兩篇系列文章均屬於信道,對於文章量的累積,有不少的幫助。
.
肆之二、新裝面世
今年的重大決策之一,就是部落格版面改版,
改用風格極簡、排版相似,
由Wordpress所提供的佈景主題Independent Publisher 2;
後來才發現那是熱門首選,從閱讀的便利性而言,我同意這個版本具有吸引力;
至於會否有跟風疑義?這個我倒不在乎,能夠呈現、傳達信息即可。
.
肆之三、三級之宅
今年台灣的重大消息,莫過於疫情升溫,
五月中進入三級警戒之後,許多人的生活、生計大受影響;
去年全球所受的苦楚艱難,如今在台灣上演。
.
我整理一下我受的影響,發現一個哭笑不得的狀況,藉此調侃一下;
三級警戒對我的影響,目前比較明顯只有四項,第四項過於奇葩,故分項說明;
影響以發生頻率而言,由高到低依序分別是口罩、通勤、聚會。
.
首先是口罩,雖然去年開始,口罩就是通勤時必備的物品,
但是隨著疫情升溫、三級警戒之後,連走在路上、辦公室內,都要戴口罩了;
在此充分體現東西方的差異,台灣會抗議戴口罩的人不是沒有,但算是少數,
不過我們從歐美的新聞看到,歐美部分人對口罩還是滿排斥的,
好像戴口罩相當於干犯了天賦人權般,無可容忍。
.
其次是通勤,在疫情升溫前,我是大眾運輸的愛用、依賴者,
無論到哪裡,基本上都是以大眾運輸為前提規劃的;
疫情升溫乃至於三級警戒後,出門幾乎都以機車代步,
只有一次因為機車沒電,無法發動,所以搭乘公車;
標準的降低染疫風險,增加交通風險的兩害相權取其輕。
這個狀況在疫情趨緩、我個人打完兩劑AstraZeneca後,就結束了,
畢竟大眾運輸於我而言,具有如假寐、閱讀等諸多的好處。
.
第三則是聚會,疫情緊張期間,為了避免群聚,宗教活動是被禁止的,
導致所有實體聚會都被禁止,我所有的聚會雖照舊,卻都改為線上;
所有制度、模式的轉換,都會有一段陣痛期,聚會改為線上,也是如此,
我這邊遇到的災難之一,就是要在線上幫忙長輩設定通訊軟體,
那個對雙方都是折磨,我們視為理所當然的事,對長輩而言可不盡然;
過程中,我常是需要透過長輩所傳來的訊息,推測長輩看到的畫面,
再依據我對介面的理解與推測,提出建議,總算在彼此摸索的過程中逐一排除了。
但線上聚會也是有好處的,當疫情趨緩的時候,我可以基於下午的行程,
先到外頭連線參與聚會,結束後悠悠哉哉前赴下個行程,
若不然,之前要不很匆忙,要不就只能向隅,不過有人反映外頭雜音有干擾,
這點真的只能說對不起了,是我的問題。
.
列出了這些疫情對我的影響後,赫然發現,其實對我的影響不多呢;
這樣看來,我之前的生活,本來就屬於準三級了,很居家、單純的生活啊。
.
肆之四、被迫低頭
回首我們這個世代,不太懂事時,蘇聯解體、冷戰終結;
較為年長的時候,見證了全球化與資訊化浪潮襲捲世界;
到了步入中年之際,參與了衝擊全球的疫情,真是精采。
.
剛剛那個都是前言,主題是因為疫情之故,我換了手機,
離經叛道多年後,為配合政府實聯制,用了智慧型手機,
不然我之前用的都是智障型手機,服役時間達七年之久,
此為疫情對我的第四項影響,足以成為朋友圈的大新聞。
.

.
即使換了智慧型手機,我的使用方式還是沒有改變,
不聽音樂,不看影片,不玩遊戲,在外面也很少滑,
所以電量使用少得誇張,開省電模式的狀況之下,
兩三天才充一次電,這對那台尺寸精緻,
但續航力遭人詬病的iphone 12 mini而言,也算是少數狀況了;
至於使用流量,我主要活動的地方都有Wifi可用,所以也很少使用行動上網,
一個月下來,用不到500MB,這些多少反映了我的使用模式與態度;
除了上述在外頭聚會的模式,通常一個小時Skype光通話,就要消耗1GB,
因此這模式在網路成本、空間成本方面,要另外安排;
綜上所述,可見我有意識的在抑制我對手機的依賴。
.
肆之五、回首來時
今年在整理資料時,發現有一些文章,具有里程碑的意義,
於是整理一個連結列表,若後續有更新需求,再整合進去;
在過程中,發現自己曾寫過廿歲至卅歲的回顧,心想今年不惑
好像也該統整一下這十年的概況,時光飛逝,不待人啊,
至於我的感想呢?盡在不言中(雖說我已經很長舌了)。
.
不過在部落格的經營方面,可以預見未來文章的發表會頻繁些,
主要是過去在公報社所投稿的文章,有機會在信望愛再次出現;
這種類似重複發表的方式,對我來說有灌水之嫌,讓人頗為心虛;
不過從成長曲線的指數成長概念,確實有相似之處,
因為我的投入並無明顯增加,那些都是過去的概念、思想;
但從產出而言,卻多了些結果,雖不是很多,但未來可期。
.
言而總之,主後2021年,從此不復,只存談笑、回憶間。
.
.
附、時痕
時間總是會留下痕跡,記錄著好的、壞的,
如果沒有,那可能就是我們虛度光陰,致使留下一片空白,只餘時間的刻痕;
我不認為自己很重要,需要什麼都留下來,
但最低限度,我要為自己負責,留下隻字片語,
告訴未來的我,我走過這些歲月,度過這些光陰。
.
附之一、歷年
從這之後就是附錄了,是回顧過去的年度總結,有著歷年全紀錄,
在主後2013年至2018年之間,這些介紹都是扮演開場白的角色;
但是隨著時間的累積,我意識到這樣規劃,存在尷尬的狀況,
那會讓前言過於冗長,於是在主後2019年,將這段文字設定為附錄備考,
如果有看過去年的版本,這部分只要從最後面閱讀即可,因為前面都是複製貼上。
.
嚴格來說,經營部落格是我人生中的一個意外,
廿歲之前,我並沒有書寫的習慣,年少時有寫日記的嘗試,
但總是落入興致沖沖的立志、流水帳式的乏味、索然無味的放棄這三個階段,
至於閱讀量,也不算大,範圍諸如溫氏、金古等武俠小說,論述性就甭提了;
廿歲前後,開始有些在主裡的尋求,思想的衝擊,
當時開始有些不成熟的筆記,記錄了那些年的青澀。
.
在主後2005年開始寫部落格之前,文字主要發表於哇咧星樂園,
在替代役的時候,開始寫些敘事性的觀察、引述性的評論、論述性的想法,
那個時候談不上成熟,但也就是千里行,始足下的階段,一切都還在摸索。
直到正式經營部落格,相較於部落格的發展歷史,並不算早;
當時多數的部落客以無名小站起家,我的起點則是當時有點小眾的MSN space;
總之,初期還是玩票性質的撰寫,這點可從發文的質與量可窺一二;
其不成熟的程度,至今我都會感到羞赧,很想湮滅證據,
會留下來,大概也就只有歷史意義的考量了,
部落格的定位、架構,在銜筆十載一文中有概述,
雖說因撰寫時間之故,只有記錄到主後2014年。
.
不過可以說一個巧合,那就是我那些玩票性質的文章,
全部都是在MSN space時期寫的,因為當我開始認真經營部落格後,
過沒多久,MSN space就停止服務了…….故此,此時期有正經內容的文章不多,
常會看到一些自娛娛人的文字,有考古興趣的朋友可以試著挖掘。
.
一、主後2005年
遙想2005,雖說是2005,但是在主後2018年所整理,
因為此階段並沒有年度總結的概念,那是在主後2009年之後才萌生的,
所以從主後2005年至主後2008年,才以遙想為名,彙整這四年的總結;
這一年文章量不算少,原因有二,質量沒有管控,也還沒讀大學,時間還有點餘裕。
現在回頭想,這一年有很多轉折性的事件,只是當時沒有好好記錄;
譬如說當時的團契,大膽嘗試啟用年輕人主政,至終仍難敵舊習,
從當時的紀錄,我自己也受了一些干擾,只是不知餘人如何;
順道一提,個人方面,我也是在這一年開始畫個人自畫像的賀年卡,
不過當時的畫技、配色慘不忍睹,實在不太想拿出來丟人現眼。
.
二、主後2006年
遙想2006,此時文章量就有下滑的趨勢,
不過可能當時課業還不算太重,所以寫的文章還不算太少;
此階段也沒有很認真地想經營部落格,想到哪裡,就寫到哪裡;
但這一年值得紀念,發生了行塑我信仰性格,很有意義的事件,
關鍵字是:四逆,夜路啟程;
於此,很多人對我特立獨行很不諒解,我沒有話說,這是事實。
不過,那些喜歡強調歷史、脈絡的人,是不是可以考古一番呢?
若期待我改變態度,是不是輕看了這十餘年夜路來對我的形塑?
如期許我調整行徑,是不是輕忽了在下小弟我長年以來的堅持?
.
三、主後2007年
遙想2007,這一年對我的意義深刻,對於信仰、職場,這一年都是轉折之年,
當然於前者的時間點而言,事件是在前一年底發生的,但這一年明顯動盪;
但我對這一年,也很扼腕,如果時間重頭,在那個年輕的歲月,我應該能有更多充實;
但凡事有主的美意,雖然這一年出自於我的怠惰,但也成為來年認真的砥礪。
.‎
四、主後2008年
遙想2008,以文章質量來說,這可謂十餘年來的低點了,幾乎是慘不忍睹的狀況啊;
那個時候我在做什麼呢?職場稍上軌道,夜路的服事也有些初步心得,
學業方面,也沒印象有什麼難處,怎麼就這麼少文章呢?不可考。
.
五、主後2009年
這部分要開始正經一點了,不過多數也是沿用之前的文字;
在主後2009年,動筆寫下恭送2009
這是第一篇的年度總結,追溯濫觴,是因為那年大學畢業,故文章量激增;
這真的很關鍵,君不見主後2008年,該年只有十二篇,至今仍是敬陪末座啊,
近幾年雖然不能說輕易,但很多次都是上半年度就超過這個數字了。
.
六、主後2010年
在主後2010年,寫了回首2010,這一年有好些值得紀念的婚喪喜慶;
其中包括多年老友的成家立業,景仰孺慕的年長弟兄離我們而去,
直到今日,朱伯伯仍不時被弟兄姐妹所提及。
.
七、主後2011年
在主後2011年,寫了縱覽2011,這一年甫而立之年,寫了些相關感觸,
且具有一定意義的是,這個階段開始透過文章表明自己,怪胎三拼圖之一,已然完成。
抓到小辮子,竟然不是12月31日發文?
.
八、主後2012年
在主後2012年,寫了小結2012
這一年為自己做了個決定,盡量避免寫價值、深度不高的文章;
回顧當時,許多對自己的重要剖析,也來自這一年的文章,
譬如怪胎三拼圖,當中有兩塊是在這一年完成的。
又抓到一條小辮子,也不是12月31日發文?這兩條辮子很難改了
.
九、主後2013年
在主後2013年,寫了概述2013,這一年以文章數量而言,是少的,但內涵、品質是夠的;
數量偏低的緣故,可能是因系列文章有兩篇,耗了些心神,加上外務的資源排擠等;
總之,品質控管這個訓練很重要,因為下個階段,首要的就是質的控管(雖然我在量的部分好像有點失控)。
.
十、主後2014年
主後2014年是撰寫年度文章的分水嶺,
這一年寫了聚沙2014,由於吃點心的緣故,文章量有爆炸性的成長,
之所以稱之為「聚沙」,乃是部落格一有更新,馬上整理到這篇文章內;
此前的年度總結,都是到了年底時才慢慢整理的。
這種模式的好處很明顯,能夠因應大量文章,且能敘述的很詳實;
此後食髓知味,之後每年的這篇文章,都是循此模式,以一年的時間撰寫。
還是要說,若不是這樣處理,可真的是一場個人式的災難……………….
試想,至少四十幾篇的文章要在短時間內整合成一整篇?光用想的我就心寒了
另外有個問題,這種文章是否是必要呢?在這個階段是需要、而且極富意義,
寫這種年度總結的文章的好處,就是有如目錄般的將所有文章整合在一起,
除了要找文章很方便,也稍微可以看出這一年到底在想什麼,做什麼,經歷了什麼,
順便可以對這些文章加上一些個人的註解感言,相當於摘錄。
應該就是受到Wikipedia的「啟發」……………….
.
十一、主後2015年
在主後2015年,寫了匯流2015,這一年頗值得一書,
真不曉得那一年哪來那麼多時間,繼主後2014年後發文量再爆炸一次,
一舉打破多項在2014年所創下的紀錄,如年度最高、信道、引用資料夾最多等,
讓主後2014年在當時只保住了單月最多、連發最高等紀錄,
而紀錄就是拿來被打破的,這一紀錄在若干年後就被打破了,請參後文;
一看這三年的紀錄,真如《左傳.莊公十年》所載:
「一鼓作氣,再而衰,三而竭。」要持恆撰文,實非易事啊,
如同我在另一個部落格的留言:「敬每一顆持之以恆的心。」
.
十二、主後2016年
在主後2016年,寫了臚列2016,果不其然,
這一年相較於前年度,發文量銳減五成,原因無他,力有未逮,僅只如此;
追根究柢,可能和重返校園有關,畢竟多了課業需要適應、面對。
.
十三、主後2017年
在主後2017年,寫了簡憶2017,這一年教會有些徵兆發生,
致使我預判將會有些轉折性事件,值得拭目以待;
不過依照這一年來的觀察,目前於我而言,生活還沒有因此有很明顯的轉變。
.
十四、主後2018年
而主後2018年,第十次寫年度總結文章,所以也有改版,
寫了懷想2018,這是第一次在一篇文章中,有著歷年全紀錄的連結,
未來按規劃,應該每年都會有(就是這一段會越來越長的附錄……………….);
總之,這一年的文章量不算少,引用資料夾在點心的推波助瀾,更是創歷史新高,
看著點心的存貨越來越少,雖然談不上焦慮,但還是心生感慨,
一個不留神,參與這個服事,已有五年的時間,
從正面的角度,也是敦促我思考、閱讀、撰寫。
.
十五、主後2019年
到了主後2019年,基於前言已經益發冗長,所以歷年紀錄改為附錄;
這一年的文章量雖非最多,生活也沒有很豐富,但是在整理略疏2019時,
多寫了些個人評論,加上一些事件描述、個人立場申論,
所以截至目前為止,這篇文章成為單篇文字量之最,文長慎入。
這一年打破了主後2014年所保持的單月最多、連發最多的紀錄,
也很極端的創下了單篇文字最多與最少的紀錄,咳,到底是怎麼回事?
這似乎說明了我的某些不平衡性格,有時話很多,有時話很少。
.
十六、主後2020年
主後2020年必然如主後2002年的911事件一般,成為近代歷史的重要分水嶺;
因為正式名稱「嚴重特殊傳染性肺炎疫情」(COVID-19)的疫情,其衝擊是全面的;
我個人認為,台灣的防疫成功,乃是基於反中、島嶼、抗疫歷史(SARS)等複合因素,
從相關舉措觀察,如果當時爆發地是美國,可能我們的防疫措施不會定的如此嚴格;
不過言歸正傳,部落格受到影響並不是很大,比較明顯的是聚會受到一些影響,
這些在草記2020中有略為說明,在此不多贅言(這一年的話已經很多了),
總之在歲末之際,決定改版,這多少反映我的一些價值取向的變動。
.
附之二、紀錄
雖然我因為資料整理之故,本來就有做些紀錄,
但卻是在主後2019年正式公布在部落格上,以供參考,
故後續的年份,將在文末作為附錄呈現,必要的話會更新。
.
除了幾個持續中的紀錄,以短期間不太會變動的紀錄為主,
有些如單月、單日最多文章的紀錄,基本上已不會被超越;
如年度文章量最多、最少等紀錄,也不是能說突破就突破;
所以那些短期變動可能性高的,如點閱率最高云云的紀錄,我就不列入了,
不然要更新維護很麻煩,於日後解析部落格沿革的意義也不大(就是懶)。
.
01. 虛吾小築開張:主後2005年6月14日,第一篇文章為感恩,至今十七年,紀錄持續中。
02. 年度文章量最多:主後2021年,一百零九篇。
03. 年度文章量最少:主後2008年,一十二篇。
04. 年度文字量最多:主後2015年,246,277字。
05. 年度文字量最少:主後2007年,010,311字。
06. 年度平均每篇文字量最多:主後2012年,3,247字。
07. 年度平均每篇文字量最少:主後2006年,0,457字。
08. 單篇文字量最多:主後2020年,草記2020,29,930字。
09. 單篇文字量最少:主後2019年,滄海一瓢—歸算,10字。
10. 單月文章最多:主後2019、2020、2021年的12月,均為卅一篇。
11. 單日發表最多:主後2005年6月14日,六篇(轉貼自哇咧星樂園時期文章)。
12. 年度連發最多:主後2019年,六十四篇。
13. 跨年度連發最多:主後2019~2020年,六十八篇。
14. 每月文章發表:自主後2013年11月起至今,持續九十八個月均有文章發表,紀錄持續中。
15. 系列文章發表:自主後2009年起至今,持續十三年均有系列文章發表,紀錄持續中。
16. 第一篇系列文章:主後2009年,默默遊記,八篇。
17. 系列文章篇數最多:主後2015年,淺論要理,廿篇。
18. 系列文章篇數最少:主後2010年,懷朱,四篇。
19. 系列文章跨時間最長:主後2017年,夜路漫漫,至今跨五年,紀錄持續中。
.
為何要連最少紀錄也計算呢?
對我來說,那也是另一個指標,證明來時路的記號,
且像是文字最少,代表高度精練的文字,具有正面意涵,
這也是中文優美之處,君不見《三字經》、成語、詩詞等,
俱是寥寥數字,卻是富含深意、發人深省?
.
.

心有所感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標誌

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com 帳號。 登出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 登出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 登出 /  變更 )

連結到 %s

This site uses Akismet to reduce spam. Learn how your comment data is processed.